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长篇有声连播与双向采访

(2021-07-07 09:28:01) 下一个

 

高妹(文学城笔名FionaRawson):首先要感谢稀奇奇同学!自去年我的玄幻连载《魅羽活佛》在文学城海外原创版刊登以来,已完成90万字。这当中最高兴的就是结识了很多对文学和演艺有兴趣的朋友。稀奇奇热爱用声音演绎故事传递文化,目前正在喜马拉雅平台上播讲我的连载。这是一本免费的有声小说,我们无论是写作亦或播讲都凭着一腔热情,希望能让更多的听众和读者知道我们的作品。

 另外,我自己虽然做过不少学术界和文学界的中英文采访,“双向采访”的形式还是第一次尝试,不知算不算有创新的成分?采访全文如下,采访的语音在帖子的开头可以播放。要问采访的目的是啥,It’s less about marketing but more about entertainment.  不是我俩好为人师啊,只是希望能娱乐到您:)

 言归正传,请问稀奇奇,你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对播讲感兴趣的?在现如今文学影视娱乐异常发达的时代,你认为单靠声音来叙述一个故事、来和听众进行交流,有什么利弊?

 稀奇奇(喜马拉雅笔名稀奇奇QQ):我一直很喜欢有声演播,高中和大学时候就在学校广播台和班级活动中担任一些播音主持和朗诵工作以及参加学校的普通话比赛之类。不过最近这些年使用到普通话的几率越来越少,以至于水平下滑非常显著。 激起我重新拾起这份年少时的热爱源于教我家小儿学习语文。我觉得声音作品尽管缺乏了影视作品的画面感却也因此大大扩展他娱乐的广度和深度,你可以一边开车一边听,或者在做一些家务的时候听,可以利用很多的碎片时间。这是相对于影视作品很大的优势。

高妹:是这样的。那你认为有声演播者该如何去同影视作品竞争?

稀奇奇:如你所说,单靠一个声音来叙述体验感肯定是不如影视作品好,聊胜于无吧:)同时这也需要演播者不断的学习提高,有一定的文学素养,让声音能最大限度的来发挥他演绎的力量。所以现在有声行业其实也在往多人有声剧,广播剧的方向发展,这个行业无论是主播,投资方,培训方都在迅速的成长和扩展中。 在这样一个大潮中,我想,还是要在实践中不断的提升自己的能力并坚持不懈的努力。

 高妹:很钦佩你的敬业精神。我觉得东方文化中的业余文艺爱好者很容易被贴上“不务正业”的标签。这点西方的艺术家做得比较好,他们能把艺术当做一种严肃和让人骄傲的事。说起小说类的作品,经常牵扯到人物对话。你是如何在播讲中做到迅速“转换角色”的?要做到这一点,都有哪些困难需要克服?你觉得对话多的作品好讲,还是叙述多的作品好讲?

 稀奇奇:在播讲中的角色转换,我觉得最关键的还是要对人物的了解和代入,对我来说就好像实实在在的投入到了小说中,感觉我就魅羽,我就是陌岩,我就是里面的各种人物。其实这也是目前我最薄弱的地方,我本身对诗歌散文的情感投入把握的相对好一些,以前都是读那一类的作品。其实这也是我第一次去演绎一本长篇小说,特别希望在这个过程中能得到听众的反馈,我也可以不断地学习和调整吧。我本身可能还是更擅长叙述,不过最近我觉得对话也挺有意思。当然,对话可能更适合多人,演绎不到位只能希望听众多多包涵了:)

 高妹:哦,怪不得见喜马拉雅上好多作品是多人一起录制的。听你说过,除了朗读之外,配乐等后期制作也是很花时间的。你能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方面的经验吗?这个问题算是替所有对播讲有兴趣的朋友(包括我自己)来问的。

 稀奇奇:对,这个部分我原来是两眼一抹黑的,最近才刚购置了话筒监听耳机等并学了点三脚猫的功夫。选择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很重要,所以我一般都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但是像今天外面烟花声此起彼伏的就不行了。我用的是一款免费的声音编辑软件:Audacity, 来做一些降噪除错,添加背景音乐,到目前为止我会的也大概只有这些了。

 高妹:同影视相比,播讲者无法用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来表达情感,只有声音这一样。能不能介绍一下用声音传递情感的窍门?

 稀奇奇:如果有可能的话先通读了解整本书,非常有益于把握好播讲当中的情感表达。但是像咱们这样的连载尚未完本,而且这么长要先通读时间上也不允许,我只能先大致地了解一下人物,性格特点。我想无论哪种形式的作品,有一点是相通的,都需要投入真实的情感。 班门弄斧的愚见哈,我也尚在学习中:)

 高妹:真实的情感……就说骗人之前要先骗过自己?开个玩笑。单就小说这一大类文学来说,又包括言情、悬疑、科幻、玄幻、历史等各种子类别。你认为哪些种类适合播讲,还是说,要看具体的作品和风格?

稀奇奇:也许并没有不适合的类型,只是有更适合的种类吧。 不同的声音特点也有适合播讲的作品类型。根据你的声线,播音老师也会提示你适合讲悬疑类作品呀还是社科类,还是儿童类呀等等。但这都不是绝对的。只要好的吸引人的作品,无论是悬疑,科幻还是历史应该都会受欢迎,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嘛:)说了这么多,下面我也来问你两个问题吧。首先,为什么一定要写小说?我说“一定”,是因为看得出你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的架势。

高妹:嗯,你说得对,你的问题其实已经替我回答了。写作可以有很多目的,但我认为首先得是作家的内在需要,an inner need. 如果说“不让写就没法活”,在公众听来可能很矫情,但事实就是这样。就像说话一样,不是因为“我们要说话”,而是因为“我们有话说”。没话找话的,既浪费大家的时间,通常也说不好。其次呢,怎么去说?我觉得每个作家水平不一样,年龄阅历爱好都不相同,叙述角度、写作手法都会不一样,但是有一点必须一致的——就是你要真诚。你说的话必须是你脑子里想的,你讲出来的信仰首先得是你自己信奉的。离开了这一点,再花里胡哨也不会打动人。能够做到真诚地来写作的话,其作品究竟能够给大众带来多少启迪也好,娱乐也好,都不是作家应当操心的事。但是真诚又牵扯到另一个前提——勇敢。没有胆量呈现真实的自我,你就做不到真诚。

在这之上,写作技巧也是要不断学习和提高。我感觉东方的作家其写作技巧主要是靠读别人的作品,再加上天赋。西方则有不少creative writing的课程、书籍甚至专业。目前如果去起点中文网的作家网页上转悠,也能发现国内很多作家都在学这个。我个人算是业余学了一些,认为很有帮助。但这些终归是枝叶。

稀奇奇:是这样,其实播讲也是一种内在需要。你的小说读起来有一种渐入佳境的感觉,看来真诚真的太重要了哈, 我俩果然在same page……缘分呐。那你觉得目前这种网络连载和传统的写书方式做比较,优势和劣势都是什么?

高妹:写作历来都是一种很孤独的活动。传统的写书、出书的方式,作家要等好几年才能了解公众的看法,那个时候书早就完结了,作家甚至早move on了。能够一边写、一边收到反馈和鼓励是件很幸运的事(另,收到批评更是幸运的事,证明有人care)。作家可以不用急着收篇来发表,可以慢悠悠地写长一些。但连载的缺陷也是很明显的。其一是很难进行长远的规划。就像我们看有些连续剧,虽然有很多drama发生,但明显是编剧即兴想起来的。前面既没有铺垫,后面也没有后续,发生了很快就解决了。一个作品要有深度,就必须有前后呼应的长线。所以写连载的时候,有时候你不得不在自己没把握的情况下,随意撒一些种子。等很多集以后,你还得绞尽脑汁去圆回来。Tie up the loose end.

稀奇奇:是啊,这个圆回来可真不是个简单的事情!

高妹:其二是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可以回头稍作改动,但是不能改太多。其三呢,就是如何对待公众的反馈。尤其是对初学写作的我们这些人来说,读者和同行们的反馈是很有益的。我能明确看到自己从第一章到第一百章之间,因为接受了意见而获得的改善。但是另一方面,我们读一本小说读的到底是什么?不是为了“和大家都一样”的地方去的,读的是作者本人的uniqueness.  找十个知名作家来一起写本书,未必就比一个普通作家单独写的好看。本来闷头写一气再发出来的作品,有可能在中间因为各种反馈(包括点击率)而自疑,变得不伦不类。所以连载作家在享受“不孤独”的待遇的时候,如何有选择地接受意见是件很考验人的事情。

高妹&稀奇奇:好了,啰嗦得也够多了。欢迎大家去喜马拉雅听稀奇奇讲播(没有账号也可以免费听)。也欢迎大家订阅点评分享,下面是链接,感谢大家过去现在未来的所有支持!

https://www.ximalaya.com/yule/5078609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