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157 弄假成真

(2021-07-24 16:22:59) 下一个

 

“空念师弟……”

魅羽眼前依然是一片漆黑,耳边似乎听到有人在叫她。接着是越来越响亮的诵经声,当中夹杂着木鱼、法鼓、引磬的伴奏。鼻子里能闻到香火味。

“若有眼根恶,业障眼不净。但当诵大乘,思念第一义……”

渐渐地,一座宏伟的佛堂呈现在她四周。金色为底调,红色做点缀。头顶吊着一盏巨大的琉璃灯,上百只蜡烛的火光更映出大殿的金碧辉煌。正前方是华严三圣的金身像,大雄宝殿里常见的。然而释迦牟尼的像前摆着一盆玉雕的菩提树,看来今日是在举办释迦法会。

大殿中央盘腿坐着几百个喇嘛僧,魅羽的宿主是其中之一。不同于普通寺庙里常见的那些面带菜色、弱不禁风的和尚,这里的僧众各个筋强骨健、虎背熊腰。红色僧袍也不肥大,袖口和腰部都扎得紧紧的,一看便是尚武的寺庙。僧袍上用金线绣着蛇、虎、豹、狮等图案,这是瑟塔寺的标志啊,她怎么来这儿了?之前同铮引尝试同入幻境,也不知道他成功了没有,是不是自己身边的某个僧人?

“空念师弟,”又有人在她宿主耳边低声叫道,同时拍了下宿主的肩膀。“监院长老请你去他禅房。”

空念站起身,随着来传信儿的和尚尽量低调地穿梭于人群中,朝门口走去。此时是盛夏,殿外的广场上人山人海,都是来参加法会的信众。释迦法会自然是朝拜本师释迦牟尼佛祖的,相传若是足够虔诚,信众们有可能会看到佛祖显露真身或神迹,所以民众今日的热情格外高涨。

二人离开宝殿区,喧闹被抛在身后。在禅房区里七拐八拐了一会儿,来到一间僻静的禅院。领路人将院门打开,等空念进院后将门在身后关上、闩好。领路人自己进了院里的一间小屋,貌似就是住在这里的门房。空念熟门熟路地进了正厅。

厅里没人,魅羽看厅里的摆设,应当是瑟塔寺里辈分较高的长老住的地方。忽听一间卧房中传来微弱的婴儿哭泣的声音。怎么,莫非还有人在寺庙中生孩子不成?魅羽心道,这种事历来不是只有丫头我才做得出来的吗?嘿嘿。

“空念,进来,”一个底气浑厚的声音从卧房里传出。

空念依言入内,魅羽见床沿上坐着个四五十岁的僧人。身边的床上摆着个摇篮,里面的婴儿虽看不仔细,但貌似才出生不久,而且很虚弱。空念朝僧人行了个礼,这个礼行得不能说不敬,但显然就是走个过场。想不到空念这个十六七岁的小僧人,同面前的监院长老关系竟如此不一般。

待空念在旁边一张藤椅里坐下,魅羽细看对面那人的模样。方脸浓眉,目光凌厉,胡须根根遒劲。铜墙铁壁般的身板说明这是外家功夫的好手。这人不是瑟塔寺堪布常树吗?怎么他此刻还只是监院?这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师父,这是……”空念指着摇篮问。

常树叹了口气。“同你一样,是个可怜孩子。你四岁时被病入膏肓的寡母送进寺里,算是我一手带大的,我只信得过你。旁人,包括堪布在内,若是听到什么风声问起来,就说是我在路边捡的。”

******

空念闻言,压低了声音问:“师父,莫非这孩子也和‘那些人’有关?”

常树没吭声,算是默认了。

空念又道:“师父别怪我多嘴,咱们现在不是挺好的吗?那些人一看就不是善男信女,何必非跟他们搅和在一起?”

“挺好的?”常树自嘲地哼了一声,“名义上咱们也是六大寺之一,实际上早剩副空壳了。蓝菁寺这些年仗着和皇室交好,把大小资源都给划拉走了。印光寺是珈宝他徒弟的,自然也在圈子里。至于龙螈寺,怎么说也是千年古寺,底子摆在那儿。再加上陌岩和景萧那俩家伙也确实有两下子,连珈宝搞不定的难题他们都能给解决喽,颇有些忠心耿耿的大香主追随……”

听他提到景萧,魅羽想起刚拜在陌岩门下时有次法会,景萧在众人面前使出手印绝活,比瑟塔寺此时此刻的场面可要壮观得多。

这时床上的婴儿哼唧了几声。常树伸出指节粗大的手轻轻拍了拍婴儿,一向冷峻的面孔上浮起慈父般的笑容。“多好的小娃!别看你小,我知道你什么都懂,什么都明白,对不对?瞧这大眼睛、宽脑门,将来搞不好能做玉皇大帝。可给你起个什么名才好呢……”

哄了会儿婴儿,又冲空念道:“那些高阶天界的人有的是手段,我替他们做事可不只是图他们那点儿香火钱。待会儿他们就有人来,查看基地入口的安排,顺便送样东西过来。日后我若是不在寺中,就由你负责同他们联络。”

“师父,这个基地究竟建在何处?”

“说是建在我们娑婆世界的一个子世界中,隐蔽性好。我听说他们这个计划遭到自己民众反对,目前只能去别的地方偷着搞。到时会在我们后山安个入口,这样咱们进出基地也方便。当然,最主要的原因与天脉走向有关……我跟你说的这些事,你可不要给别人知道。”

“师父尽管放心。我只是想不通,那些人既然这么厉害,干嘛还要找咱们帮忙?”

“这我不是跟你解释过一回了吗?那些人的目标是高维世界,据他们说,法术本就是一种高维现象。打个比方,”常树指了指地上的影子,“你若是个影子人,你就只能看到地面上的东西,屋里还有什么别的东西你无从知晓。我若是把茶杯扔向你,砸到你身上时你才能发现,岂不是很危险?”

空念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所以低维世界的普通人是不能去高维世界的。修为越高的人,在另外一个维度上看得就越远。说来可笑,那些高阶天界的人虽然在道理上明白,自己却不能去,反而要依赖我们这些旧世界里,什么都不懂的修行者,哼哼。”

“哦,原来如此。那这孩子是师父您这次去高维世界弄回来的?”

“说来话长。四个月前有个什么地质勘探队的七个人,在夜摩天海底掉进一个洞,稀里糊涂地就去了高维世界。也是他们运气不好,刚好落到了车来人往的繁忙路段上,他们又看不见多出来那个维度上发生的事,死的死伤的伤。

“最后只有重伤的二人被高维人救了下来,当中一个女的还怀着三个月的身孕。一番抢救,两个大人虽然暂时脱离了危险,可命不久矣。高维人于是把孩子取出,将两个大人送了回去。孩子因为早产虚弱,得拿他们的高科技养着……”说完又怜惜地望了婴儿一眼。

魅羽先前一直心不在焉地琢磨碑文藏在何处。见靠窗的书桌上摊着张白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会不会是碑文?还是藏在书架上的某本佛经里?此刻骤然听常树说起婴儿的出身,当真是五雷轰顶!这不就是说的境初的前妻、艾祖吗?怪不得她出现在少光天怪洞附近的时候,肚子里的孩子已不翼而飞。

又瞅瞅摇篮里的婴儿,想不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境初失散六七年的儿子。当初她同境初在天庭分别的时候,他要赶去无所有处天找儿子。那之后前庭地就飞离六道了,和他再没联系过,也不知儿子找着了没有。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是落到常树手中了。倘若前庭地能成功回六道,得想办法知会他一下才好,虽然他俩已经分道扬镳。

又听常树说:“我这次去高维世界,本是受无所有处天人的委托,去查探那边的状况。不料一去就被发现了,我只好说自己是修行时出了岔子,不知怎么就被送到这里来。他们也没起疑,同意放我回来,只是要我把这孩子给稍回来。孩子是低维人,无法在他们的世界成长。”

空念点点头。“那师父今天叫我来,有何吩咐?”

“娃还太小,得给他找个奶娘。这儿是寺庙,又不能叫奶娘住进来。你去山下替我物色一个靠谱的,给足银子,先放在那儿寄养一年,我有空就去看他。等一年后基地建好了,我会把他安置在基地分给我的住所。”

“一年后就更不用愁了,”空念压低声音,语气中带着讨好,“堪布这几年身体不好,不是说一年后退位吗?到时候以师父您的威望,再加上那些人的支持,还不是——”

“说这些还言之过早,”常树打断他的话,站起身,从书桌的抽屉中取出一袋银子。空念走过去接银子的时候,魅羽瞥了眼桌上的文稿,都是看不懂的蝌蚪字,果然是碑文。

常树随后将门房叫进来照看婴儿,自己带着空念出了禅房,应当是去会见无所有处天人。怎么办怎么办?魅羽一边走着,心下好生为难。已经确定碑文就在身后的屋里,可若是此刻强行操纵宿主回头去翻碑文,并使用记忆诀,幻境当下就会破掉。还是先跟出去看看吧,她想知道来的是什么人,并弄清楚基地入口所在处,日后好去救人。碑文反正跑不了,过会儿再想办法折回来便是。

******

瑟塔寺建在一座低矮平坦的山坡上,后方还有几座小山。空念跟着常树来到后山,见一个中年人等在山脚下,身上穿的是旧世界的长袍,神态举止却明显不是这里的人。头上罩着的“商贾帽”下能隐约看到两寸长的短发。

啊呦,居然是这家伙?魅羽的怒火被腾地点燃了,差点儿控制不住一拳打过去。此人是她去四天王天基地见过的那个总管,当时看着像个温雅有礼的文明人。不料她前脚回到前庭地,后脚就有两颗核弹追了过来。若不是为了躲避核弹,前庭地又何至于出离六道?她现在也无需在一个个幻境中疲于奔命了。

常树跟来人互相客套了一番,管来客叫“庆老板”。随后朝一旁的山谷里指了指,说:“入口处就建在这谷内,不知庆老板意下如何?当然,开通之前会先放出风去,说谷中出了厉害的瘴气,禁止闲人入内。”

庆老板点了点头。“有劳长老了。另外,天脉汇集处长老查到了吗?”

“在蓝菁寺。”

魅羽注意到,庆老板听到这个回答时,眼中亮光一闪而过,但并未说什么。从随身携带的布包中取出一个蓝色方盒子,交给常树,并简单讲了下使用方法。

常树接过盒子,道了谢,又将空念叫上前去和庆老板认识。“寺里寺外盯着我的人不少,以后就由我这个小徒专门接待贵客。”

“我是其他基地的,”庆老板澄清道,“上头只是派我前来协助基地建设。建成后自会有新的负责人。”

庆老板又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空念跟随常树登上一座小山。俯瞰下方的大雄宝殿,广场上依然是人头涌动,鼓磬齐鸣。常树手捧蓝盒子,按了按上面的几个按钮,前方的空中登时现出一副巨大的释迦全身影像。影像能动能笑,就像佛祖的真身立于半空一样,只是不能发声。

广场上的信众自然是炸了锅,一个个跪下来磕头如捣蒜。站在常树身边的空念也赞不绝口,魅羽则在心中一个劲儿地冷嘲热讽。没有真本事,靠这个骗钱,亏心不亏心?转念想起禅房中的婴儿,常树待这么个非亲非故的孩子也算尽心尽力了,还是不骂他了。只不过现在二人还没有回去的迹象,她急着找碑文怎么办?

“什么人在打着我的旗号骗人?”一个低沉的男声在魅羽背后响起。声音不算大,但震得魅羽耳膜嗡嗡作响。咦,这人可了不得,魅羽心道。常树的功夫固然赶不上珈宝陌岩那些同行,在喇嘛国中也算一代名家了。对方来到常树背后一丈远还没被发现,可见修为了得!

常树倒还镇定,收了影像,和空念转身望去。来人也是个和尚,个子比常人高一些,但没有修罗人那么高。身材健硕,魅羽个人认为有点儿偏胖。或许“胖”不合适,用“厚”来形容更贴切。厚身板儿,厚嘴唇,厚耳朵垂儿,浑圆的肩膀。五官端庄,但谈不上美或帅气,魅羽脑中不知为何跳出“四方汉”这三个字。

“阁下是何人?”常树沉声问道。

“你问我是什么人?”四方汉咧嘴一笑,“不是你们请我来的吗?真真是叶公好龙。”

魅羽能察觉到空念的脖子僵住了,双腿想跪但打不了弯儿,嘴里想说点儿什么又发不出声来。她这时也知道面前这个人是谁了,这就是整个娑婆世界的启蒙老师,燃灯古佛的大徒弟,也是陌岩佛陀的师兄——本师释迦摩尼佛。

常树和空念终于噗通噗通跪下了,连磕几个头却说不出话来。至于魅羽,当然是长这么大才第一次见世尊,然而刚刚那咧嘴一笑又让她觉得有些熟悉,仿佛在自己认识的什么人身上见过。

“免礼,起来吧,”释迦说话倒很随意,“骗人固然不好,但收养弃婴也算是尽了出家人的本分,将功赎罪吧。此娃的出身你们日后自会知晓,要好生抚养。至于今日,我来都来了,就把这场戏给演完吧。”

之前释迦的影像突然消失,场上众人茫然无措,也不知哪里礼数不周,怠慢了世尊。此刻忽见大雄宝殿门口的香炉前多了个什么东西,粉白色的,通体发着荧光。初时是朵含苞待放的莲花,比普通莲花大不了多少。眨眼间便长大了,有两个人那么高的时候,花开了。

先是一道金光直冲天际,紧跟着从花蕊中浮起一个个佛菩萨的影像,升至半空后停住。有些是大家熟悉的,诸如文殊菩萨、药师佛、十八罗汉。大部分众人则见都没见过,更叫不上名了。每位尊者都是法相庄严,手中拿着各种妙不可言的法物。不多时,瑟塔寺上方便流光溢彩,布满了百多位尊者像,其间夹杂着天花神鸟祥云。有那胆儿大的民众,试着高声呼唤尊者们的法号。

“地藏王菩萨,您老好啊?”

“好,承蒙你惦记了,”菩萨笑着回答。

信众们疯狂了。魅羽也笑了,心道这里既没有记者,也没有照相机,否则明早各大媒体上定然都是这些佛菩萨的照片,可惜了可惜了。让她不解的是,释迦既然知道婴儿的事,对先前那个无所有处天的来客以及基地的事应当也是知晓的,这件事他为何不管?正想着,周围的世界却噗地消失了。

******

魅羽睁开眼睛,回到前庭地的卧房。糟了,这就出境了?还没弄到碑文呢。又想起身边的铮引,扭头看他。他比自己醒得早,正目不斜视地望着屋顶。

“你刚才也入境了吗?找到碑文了吗?”她问。

他似乎没听到她的问话,从床上起身,走到铺好纸张的桌旁,拿起笔便开始在纸上写字。她下床走过去看,见写的毫无疑问正是那些稀奇古怪的碑文,松了口气。

“还好被你找到了,万幸。对了,你在幻境中也是去了瑟塔寺吗?你的宿主是谁?”

他还是没有理她,只是专注地写着。这时她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儿了。铮引虽然是个话不多的人,但自打认识以来对她一向是有问必答。现在瞧他的脸色,分明是生气了。

回想自己刚刚在幻境中的所作所为,明明知道碑文就在一边,前庭地百万军民要想存活,就必须重建石碑回到六道。在八篇碑文只找回来一篇的情况下,她却还自把自为地浪费机会,丢下碑文去跟踪常树,就为了探知境初儿子的下落。

“我在幻境中是你的领路人,”他终于开口说话了。

领路人?常树的门房?原来如此。当时常树叫门房进来照看婴儿。她同那二人离开后,铮引应当就操纵宿主去翻看那篇碑文了。只不过她前后去了很久,所以他并没有立即使用记忆诀出境。大概是想看她会不会回来?结果左等不来、右等不来,他对她肯定很失望吧?

完了,这可如何是好?他会认为自己还在挂念境初吗?先前她梦到陌岩,他都没有说什么。后来和她躺到同一张床上,甚至做起同一个梦,居然都不能阻挡她去挂念别人的孩子,为此甚至不顾身边那么多人的性命安危。唉,她都做了些什么?他能不生气吗?

“铮引,我……”她想解释一下,又怕越描越黑。

“不早了,你休息吧。”

这时碑文已写完,他搁下笔,也没看她,只是捧起还未干透的纸张,一个人走了出去。

《魅羽活佛》全书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