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154 明明可以靠才华

(2021-07-12 14:56:59) 下一个

 

陇艮敲门的时候,境初正坐在特种部队大楼自己那间宽敞的办公室里收拾东西。办公桌一侧是一溜儿防弹落地大玻璃窗,屋里阳光明媚,然而境初的脸上却一直未放晴。

“老板这是打算出远门?”陇艮还是那副干瘦的面容,年纪轻轻的,一笑起来嘴角泛起波浪般的皱纹。衣服上带着股淡淡的腥冷味,就像刚从外太空回来。

境初抬头瞅了他一眼,没说话。

陇艮叹了口气,走到他办公桌前。“还在生我的气呢?跟你说了,她现在做的事越隐秘越好。你去了,以你那点儿约等于零的修为,帮不上忙还会坏事儿。最后儿子找不到不说,你俩人保不准要一齐栽进去。”

境初收拾东西的手顿了下,从一旁拿起请柬,递给陇艮。“我也想去找她。儿子是我的,总不能让她一个人去冒险,我在一旁跟没事人一样?可天尊下月同王母大婚,要我现在就过去一趟,也不知有什么急事。”

“那还用问吗?”陇艮随意地翻着请柬,“肯定是拜师的事了。”

正说着,秘书走进来,将咖啡盘摆到境初面前。陇艮瞅了眼盘里的方糖和牛奶,咧着大嘴笑了。“不是一向不加糖的吗?哦,明白了——偶尔换下口味,有何不可?”

最后这句话,把魅羽的口吻学了个十足十。境初被戏谑得两颊发热,有种抬手抽他一巴掌的冲动。见秘书离开了,继续收拾东西。“拜师又不急在一时。她正一个人同敌人周旋,我哪有心思打坐?”

“所以你才要抓紧修行啊!”陇艮一拍桌子,“想想你认识那丫头以来,她什么时候不是在和敌人周旋?别人一辈子也碰不到的大事、怪事,几乎天天都在发生。眼下咱们的朋友和敌人不是神仙就是高维人,单靠枪炮对付不了他们的。”

“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只是……”

“别担心,不是还有我吗?这两天我就过去,暗中保护她如何?至于拜师,”陇艮直起腰,望向窗外,那一刹那境初似乎瞥见他眼中精光一闪。“六道最近搞不好会有大变故。修行也许不急在一时,拜师的事可得抓紧。”

大变故?“也罢,”境初说,“你先过去,有她的消息立即跟我联系。我去天尊那里探探情况,或许收我为徒只是他一时兴起,早后悔了呢。我是怎么也想不通,以天尊那样的身份为何会看上我?”

灵宝曾说境初是陌岩佛陀转世。即便如此,灵宝可是跟陌岩的师父燃灯古佛平起平坐的至尊,手底下有出息、有名望的徒子徒孙属数都数不过来,还差他这一个徒弟,以至于要主动开口提出来收他为徒?

“原因嘛,我知道,”陇艮低下头,神神秘秘地冲他说,“因为你长得帅呀。”

境初白了他一眼。陇艮这家伙,论年龄算他小弟,拿主意的时候像他大哥。你觉得他不靠谱的时候他就来句高深莫测的话唬你一下,你把他当正经人了,他又莫名其妙起来。

******

魅羽是三天前用枯玉禅瞬间来到人间的。先回龙螈寺找景萧长老,景萧同她简述了别后这三个月发生的事。鹤琅果然去蓝菁寺做堪布了,目前龙螈寺的日常杂物由陆锦和洛石主管。陆锦年纪虽小,但脑袋灵光、学东西快。洛石做事精打细算、稳扎稳打,二人算是互补。反正现在有蓝菁寺堪布罩着,谁敢来龙螈寺滋事?

魅羽随后问景萧,对常树这个人怎么看。

“常树……”景萧皱眉思索了一会儿,“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他是五年前才坐上瑟塔寺堪布一位的。之前是监院,很少公开露面,我和他没说过几句话。”

“啊?”魅羽吃了一惊,这可是个重要消息。常树在做堪布之前的那些年都去过哪里、干了什么,得想办法打听一下。

第二天一早,下山雇了辆马车,前往蓝菁寺。一路上总觉得身后远远有人跟着,用探视法又看不清楚,证明此人修为比她略高。中午时分路过一个小镇,车子在一座酒楼前停下。魅羽进门,要了间二楼的包间。在窗户边坐定,点好菜,看似漫无目的地浏览着街上的行人,心里则想,到底是什么人在跟踪她?

如果是常树的人,那对方已经先自己一步,派人在龙螈山下守着,在她雇马车的时候就跟上了。怎么想个办法甩掉追踪才好呢?鹤琅现在是蓝菁寺堪布,敌人猜都能猜到她此行是去蓝菁寺。然而她不喜欢出门在外、后面还坠着条尾巴的感觉。

正合计着,见两个小道士沿街朝这边走来,看二人道袍的式样,居然是齐姥观的弟子。当中娃娃脸那个貌似是乾筠的师侄——谐实。二人眼瞅着进了酒楼的大门,但没听见有上楼的动静,估计就在楼下找位子坐了。

魅羽将小二叫来。“请楼下刚来的两位道长来这里坐,就说有道友请他们吃饭。”

不多时,两个小道士狐疑地来到包间,看到魅羽后显然很意外。“你、你不是那谁……你不是去天庭做七仙女了吗?”

待得二人坐定,魅羽又多叫了几样菜,随后开门见山地问:“你们来这里做什么?视察各道观,并下达新的指示?”

她记得初次见乾筠的时候,是随陌岩一起在沁枫公主的府上。公主曾说过,喇嘛国布巴城一代的道观,暗中都要听齐姥观的指挥。

谐实同他那少年老成的师弟修轶互望一眼,冲魅羽说:“你也不是外人。王上最近身体不好,公主请乾筠师叔过来看看。可师叔他实在走不开,就命我俩代劳了。”

魅羽眯起眼睛。“真的假的?你们师叔能有啥可忙的?每天不就是写几幅字,打两套拳。”

乾筠是张家的二公子,而张家是玉帝在人间的分支,朝堂上江湖中都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乾筠打小拜了寒谷为师,一路可谓金光护体,顺顺当当过来的。当然情路算是小有坎坷,先被魅羽悔了婚,其后是一直钟情于他的冰璇去灵宝那里做学徒,又被育鹏给挖了墙角。不过像他这样的家世和人才还能找不到老婆吗?所以魅羽不替他担心。

“呃、这个,”两个小道士有些讪讪地,“这么说师叔,不太好吧?毕竟你俩也算……嘿嘿。天庭最近的情况,你应当比我们清楚啊。别说师叔了,观主他老人家这些日子都有些抓狂。”

魅羽听出事有蹊跷,正色道:“我并不清楚。我是娘娘那边的人,娘娘已经不在天庭了。怎么,出什么变故了吗?”

修轶压低声音,“据说玉帝要退位了。”

******

魅羽眨眨眼。“这有啥?他嚷嚷要退位,已经嚷嚷好多年了。”

“这次是来真格的了!娘娘最近提出和离,同灵宝天尊下月大婚。大概是被打击了,玉帝这段日子状态很不好,有些疯疯癫癫的,成日里叫着要撂担子、带嫦娥走人,被天官们好说歹说地哄着。师叔的大伯这不前两天才被叫上天庭,作为玉帝的远亲在那儿照看着。现在大家都在商量继位者的事。”

“继位者?”魅羽想了想,“不就是乾筠和无涧二选一吗?”

事实上,乾筠作为玉帝的旁支,一直以来都是头号候选人。只不过这两年夭兹人、高维人什么的幺蛾子层出不穷,众人开始对这位宅心仁厚的正人君子失去兴趣。认为乾筠头脑太过单纯,阅历又少,不具备领导六道众生、抵御强敌的能力。

而无涧在大约两年前被选上人道班,拜灵宝为师,是天尊新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况且又——魅羽偷偷加了一句“经陌岩指导和开智后”——练就了独当一面、杀伐决断的品质。按辈分虽是乾筠的师侄,与谐实和修轶是平辈,在修为成就上却不可同日而语。

这时菜上来了。三人闷头吃了会儿菜,谐实才吞吞吐吐地说:“其实我们大家也都看好无涧,但观主说无涧有硬伤,玉帝的位子他是没希望了。”

“硬伤?”魅羽不解地问,“是指口吃吗?上次见他时,说话溜道多了。”

谐实和修轶抿着嘴,一副想说又难以启齿的样子。憋了半天蹦出四个字:“长得不行!”

“啊?”

魅羽在脑中回想无涧的样子。身材瘦小,五官平平,确实不能算仪表堂堂那一类,不过……“玉帝的职责不就是处理天庭日常事务、领导众生抵御外侮嘛,这跟长相有什么关系啊?”

“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啊,可观主不这么认为。他老人家去过的世界多,说不单是那些寺庙住持啊、行会长老什么的,就连竞选学堂的管事儿,衙门的头头都是要看外貌的。你想啊,玉帝那是什么角色!那是要代表全六道人形象的。大家嘴上虽不明说,但心里边儿绝不会考虑无涧这样的候选人。”

学堂的管事,衙门的头……魅羽在脑海中搜索她在空处天和兜率天的经历。哦,是指大学校长和国家总统吧?

又听缚元说:“咱就拿现任玉帝来说,他的修为大家谁不清楚?除了出身上有优势——同天尊们都是鸿钧老祖的徒弟外,若不是沾了外貌的光,哪里轮得到他?”

魅羽点点头。除非你是地主、工厂主,东西是你自己的别人拿不走。那些公选出来或者上头指派的领导人,绝大多数都得过“形象”这道关。女人长得美还有可能被当做花瓶。一个原本就有能力的男人,无论他做哪行哪业,出色的外貌和气质都是加分项,对仕途甚至能起到决定性作用。这就是六道的游戏规则之一吗?想来真是不公平啊,可怜的无涧。

于是问对面二人:“除了这俩人之外,六道中的后起之秀应当也有不少吧?”

“那是自然,所以灵宝天尊提议,此事不可操之过急。一面请他师弟再支撑一年,同时由天官们组成个交接班子,负责准备各项换代事宜。一年后会面向公众举办竞选。然而说是这么说,单是三位天尊手下,能人们估计早都排好队了。像四大观这样的民间势力,除非能推出个万年不遇、众望所归的人中龙凤出来,否则是没多少希望的。”

三位天尊……魅羽想了想,迄今为止她和灵宝、太上老君这俩都算熟人了。灵宝徒弟固然数不过来,老君的也不少。鹤琅最近就拜在老君门下,连她自己为了套近乎要那本咒语书,都给老君磕过头叫过师父。只不过那阵儿在天庭日忙夜忙,没顾得上学东西。只有原始天尊她还没接触过,不过想来也差不到哪里去。

对了,境初不都说这个冬天要去拜灵宝为师吗?

“除了长相,”又听修轶说,“观主说目前大家还有一个考虑因素,就是与时俱进,又叫综、综……”

“综合素质,”谐实说,“现在六道中有越来越多的世界正脱离咱们这种传统修行模式,开始依仗所谓的科学技术。因此颇有几个天官倾向于从高阶天界里物色候选人。最好是什么都懂一些的,能同各个世界都说得上话。修为嘛,高点低点关系不大,反正又不用玉帝亲上战场干架。据说这也是天尊们推选弟子的一个考虑因素吧。”

哦,魅羽心道,所以灵宝之前收的那三个学徒班里,除了人道班之外还有鬼狱班和天界班。老家伙那么早就开始未雨绸缪了吗?

无所谓了,这种事作为七仙女的她是插不上手的,只等着到时候看热闹就是了。说实话,她对玉帝王母这类角色可是半点儿兴趣都没有。面上光鲜有权势,实则等于是被绑在了那么块巴掌大的地方,无聊死了。睁眼起床就是上朝、批奏折、一对一或一对多会见下属。每年有假期吗?能随心所欲搬去新地方住?能像她这样天南海北四处逛,想打谁就打谁?怪不得在少光天的时候陌岩曾说:“做太子哪有当和尚好玩儿?”

正胡思乱想,听对面二人忍俊不禁地说:“所以啊,观主眼下也在张罗着,看能不能送乾筠师叔去兜率天上一年学。”

魅羽刚喝了口茶,差点喷出来。什么,寒谷要送乾筠去兜率天?想象一下吧,那个温雅守礼到有些迂腐地步的旧式君子哥,在兜率天那种灯红酒绿的地方,身边都是低胸超短裙装的时髦女郎,场面不要太喜感。不过从终身大事的角度来说,越是这样越能激起别人的好奇和兴趣。要魅羽说,做不做玉帝无所谓,能找个老婆就算没白去。

******

饭后告别两个小道士,魅羽先是进了之前雇的马车,付清车钱并给足了“违约金”。其后步行出了小镇,来到农田边,突然一跃而起飞上半空。先是飞过一座山,降落在另一座市镇,再重新雇了辆马车。她相信跟踪她的人肯定看到她飞了,但那人既然不想暴露,总不能自己也跟着腾空吧?纵然蓝菁寺附近定然也有埋伏,甩掉尾巴心里畅快多了。

天黑时到达蓝菁寺,听闻堪布这几天出门去了,大概明日会回来。门人领她进知客寮住下。魅羽上次来此,是扮做男人同境初一起来的。现下独自一人,心里空洞洞有些失落。

第二天又等了一白天,也不知鹤琅归来没有。现如今的大师兄可不是想见就能见得到的。直到过了就寝时分,才有小和尚提着灯过来叫魅羽,说堪布有请。二人沿着山路静静地走着,魅羽已经是第四次走这些路了,之前没一次善终的。第一次偷听珈宝和梓溪谈话被打伤,第二次同鹤琅一个放火一个骗宝,第三次大闹同心人的山洞。现在这儿终于算“自己人的地盘”了吧?这次不会再出什么意外了吧?

走进奇珍异宝琳琅满目的堪布禅院,厅里灯火通明。鹤琅站在一张桌前,身上穿着看似朴素、实则质地非凡的青灰色僧衣,正心事重重地望着桌上的东西。才三个月没见,这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面上又多了份稳重。见她进屋也没客气,示意她将门关好,并冲她招手。“师妹你来得正好,看看这是什么?”

魅羽走上前,见灯光下铺着一大幅画,所用的纸比普通的纸张要厚。乍一看密密麻麻不知什么东西让人头晕,细看是一个个绿豆大小的方块挤在一起。这些方块大部分都是空的,有的是实的。实心的那些方块连在一起,形成一只纤长的手,手里拿着一朵花。

“这叫拈花图,是蓝菁寺的收藏,”鹤琅说,“这段典故你应当熟悉,释迦佛祖当年在灵鹫山上拈花微笑,只有迦叶会意。佛祖随后说,要将普照宇宙、熄灭生死的奥妙心法传与迦叶。”

魅羽点点头,这段典故初入门的僧人都应当清楚,不知他想表达什么。

却见鹤琅眯着眼望向她。“现在瑟塔寺说想借去看看,你说我是给、还是不给?”

******

瑟塔寺……常树?魅羽似乎隐约想明白了什么。附身去看画的细节,几乎把眼睛贴到纸上,果然见每个小格子里用针尖刻了个数字。拿肉眼只能辨别单位和双位数,三位数的那些就看不清了,得拿放大镜。

“你也注意到了?”鹤琅问,“刻着的是些什么,你知道吗?”

“这叫阿拉伯数字,同我们的一二三四是一样的。”魅羽说完,走到一旁的圆桌边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一边喝茶一边吃盘里的果子。倒不是因为饿了渴了,先前的知客寮并未怠慢她。是因为这幅图的内容有点沉重,需要吃些东西来缓解一下压力。

“还是不明白,这幅图到底是做什么用的?”鹤琅问。

“这幅图涉及到六道及虚空中的其他世界,包括整个宇宙的产生。”

“真的?”鹤琅望望她,又附身看了看图。“那你说说,宇宙是怎么产生的?”

魅羽长长地吁了口气,“我瞎说的啊,你听听就行。我们目前所在的世界,其实是种模拟——这个词不好解释。用佛经里的话,一切唯心造,众生以假当真,才堕入轮回,对吧?”

对面的鹤琅点点头。

“怎么造的呢?我们认为是虚空的东西,”她抬手指了指空气,“实则不空,是由一个个小格子堆积而成。这些小格子当然比画里的要小很多倍,不过就这么个意思吧。就是说我们所在的虚空其实是‘伪真空’,含有很高的能量。一旦发生什么量子钻隧道啥的就会导致塌陷。”

见鹤琅迷茫地望过来,魅羽的心仿佛被只无形的手给捏了一下。这要是陌岩,话到此处,可能就已经把她知道的连同她所不知道的,都给琢磨明白了吧?

“你是说,这些小格子就是模拟世界的基本构成单位。只要把格子的规律摸清楚,就能出离六道、回到最初的世界,是吗?”

还不赖嘛,魅羽心道,接着吃桌上的东西。见鹤琅一脸严肃望着画的样子有些好笑,突然起了顽皮的心思。“哎,王母就快和灵宝大婚了,你知道吗?”

鹤琅不置可否,依旧望着画。

“我大师姐也和人定亲了,”她笑着说。这个就是胡诌了,她等着看他的反应。

鹤琅起先像没听见一般。后来见她望过来,冲她一笑。“是吗?那恭喜她了。”

魅羽站起身,打了个哈欠。“时候不早了,不打扰你休息。”

“你放心吧,”鹤琅送她至门口,“那副画我不借就是了。”

魅羽出了屋,装模作样地往前走了两步,边走边运气。待听到身后关门的声音,猛地转身,一招“木蛀于空”朝着房门击打过去。木蛀于空专用来隔山打牛,这招她已经使上了十成的劲力。

只是手还未碰到门,一阵眩晕向她袭来,两腿一软摔到地上。脑袋里像灌了铅,眼皮也不听使唤地往下坠。在失去知觉前,见门口出现了一个人。这哪里是年轻的鹤琅?分明是个五十来岁、虎背熊腰的和尚。

刚刚她吃过的食物……唉,晚了,自己还是大意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