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魅羽活佛145-2 新日(下)

(2021-06-09 14:33:11) 下一个

魅羽活佛145-2 新日(下)

全书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砰地一声,二人后背撞上后方的墙壁,但他依然抬着手臂,掌中亮光不减。魅羽将灵识抛出,惊讶地发现前方的导弹正在减速。铮引手中的强光似乎在不断冲击着导弹,使之越飞越慢。

这是怎么回事啊?她暗自诧异。难道这也与之前鹰裘给他输送内力、唤醒了曜武智的阿赖耶识有关?曜武智菩萨自小无师自通,据说修为极高。铮引从九岁起带着曜武智的阿赖耶识,很可能也继承了他别的神通,只不过一直在体内潜伏着。

然而此刻她身边的这个人究竟是铮引还是曜武智?她不确定了,讪讪地将自己从他身边挪开,站到一旁。前方不远处,导弹已静止不动了。铮引放下手臂,将船停住,便瘫倒在地不省人事。

魅羽这回总算松了口气。俯身摸摸他,虽然浑身冰凉,但应当不会有性命之忧。她将他扶到一旁的椅子中,自己操纵着飞船朝前庭地飞去。快到时又意识到还没学会降落,若是连人带船一同撞向地面就不好了。

于是停了船,把铮引背到背上,边向外走边冲他说:“咱先说下啊,我现在背的是铮引,可不是什么曜武智、耀武扬威谁的。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之前害死陌岩那笔账还没跟你算呢,还赖上了……”

******

前庭地的夜空冷得如冰窖一般。魅羽背着铮引,迎着刺骨的寒风朝基地飞去,一边上牙撞下牙一边念叨着:“我不怕冷,我自带火炉。我不怕冷,我自带火炉……”

这时早该是第二天上午了,天上还是一丝光都没有。下方的世界看不清楚,但从遍地的火光判断也知道是一片狼藉。有山火,有民舍被烧着的火,有取暖用的篝火。火并不可怕,怕的是到了无木可烧的那一天。没有阳光,万物便会停止生长,粮食吃完了吃树皮,树皮吃完了人吃人。当然在那之前,至少会有一半的人因为绝望和抑郁而疯掉或者自杀。

回到基地先唤军医来查看铮引的情况。鹰裘还没有归来,估计还在神殿中掌舵。魅羽派了一个小队,带上食物去替换鹰裘。同时又问有没有找到九叔,被告知毫无音讯。唉,那看来九叔是不在前庭地了。至于他化天的盟军,已赶在天洞断掉前全部撤离。

“很好啊,”魅羽说,“越少吃饭的嘴越好。去把他们没带走的食物、棉衣、取暖装置统统搬来。一半留在军中,一半发给民众。要是还有飞船,等木柴不够用了就拿来劈了烧火。”

随后又吩咐,在基地最高的瞭望台上点一支常明大火炬,作为前庭地的精神象征。

“长官,”于副官抬头望着半空中的大火炬,问,“不如给起个名字,大家也好叫。”

火炬的名字应当由铮引来定。不过魅羽知道那家伙在这方面向来没什么主意,最后多半还是要来问她。

“就叫新日。”

“意思是心中的太阳?”

“不,是新旧的新。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说完,她长长地呼了口气。从今天起,她魅羽的生活也要有个新的开始,哪怕生命只剩下几个月。

******

前庭地在混乱了两三天后,将士和民众们总算接受了现实,开始安顿下来。这首先要归功于前庭地新来的女主人——大家背后给她起了个外号叫红隼。

“红”当然指的是魅羽红衣仙女的背景,这个“隼”字又是怎么来的呢?因为这个女人整天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像只鸟,但又不是只普通好欺负的鸟,光看那副神态就知道是个惹不起的主儿。每天或者清晨或者午后,都会一身修罗女军装,脚蹬长靴,头顶的发髻梳得老高,带着几个随从骑上高头大马到街上逛,脸上仿佛写着“我乐意、我高兴、谁也管我不着”几个大字。

也是奇了,凡是抑郁的、发牢骚的、失眠的吃不下饭的,被她那双不善的眼睛盯一下、瞪两眼,立马感觉正常多了。还有的专门跑去拦她的路,被她指着鼻子泼妇骂街般数落一番,心里却说不出地踏实又轻快。

铮引的身体在逐渐恢复,然而像是有什么心事。据初步统计,目前整个前庭地剩下的粮食储备省着吃还能吃上五个月。魅羽曾和他回过神殿一次,握着镇坤轮试图探知六道目前所在的方位,好往回走。然而四周只有茫茫一片虚空,看来是没救了。万幸的是地面气温在降至零下几度后已停止变化,冷,但活着没问题。只是每次用水都要把冰融化,这点很烦。

总之,这些都是需要忧虑的头等大事,但魅羽觉得他还有些别的忧心事。原本就是个内向的人,现在更加寡言少语了。私下问鹰裘,连鹰裘都觉得奇怪。

“不知道啊。照理说,他应当乐疯了才对,”鹰裘老友鬼鬼地对她说。

她噗嗤一声笑出来。“我也觉得他应该乐疯了。”

这天午后——当然天依旧是黑的——铮引坐在后院一棵树下。面前摆着张大桌子,上面散落着箭弩的各种部件。今后一时半会儿都不会再遇上敌人了,可这是他的爱好,是他减压的方式。

魅羽为了让他心情好起来,还特意换上了红衣仙女的裙装。搬了个凳子,坐在一旁观看,同时如脱口秀或机关枪一样把上午的经历讲了一遍。铮引一边听,两只巧手熟练又悠闲地摆弄着机簧,在适当的时候笑一下,或者问一句“然后呢?”

过了很久,她安静下来。他也放下手中的事物,望向远方。“我好像……不再有天眼这种神通了。”

哦,她想,原来是在忧虑这件事啊。之前鹰裘激发他潜能的时候就说了,万一把神通用到极致,以后可能就再也无法使用了。而他之前徒手将导弹阻住,定然损耗不小。也难怪,他的视力一向很差,要是再没了天眼就跟瞎子差不多了。

“我觉得嘛……”她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你这是心理作用。”

“什么是心理作用?”

“就是当你很担心一件事情会发生的时候,就会觉得它真的发生了。事实上呢?我赌你的天眼还完好无损!”她说着一拍桌子,把桌上的小部件震得蹦起来。

他摇摇头,继续组装手中的箭弩。“我现在已经什么都感知不到了。”

“连我坐在这里都感知不到?”

他没有说话。

她知道他不是个患得患失的人。真正让他恐惧的不是失去神通,而是怕她会因此嫌弃他。所以她决定激一激他,因为她发现每次她出事的时候,他的潜能就会被调动起来。比如上次他被捉去蓝菁寺,是感知到了她的危险才挣脱了那些恶僧的包围。

“哎呀!”她一拍脑门,“忘了件很重要的事,希望还赶得及。”

她站起身小跑着离开了。待出了统帅府的大门,蹑手蹑脚地绕到大院的后方。瞅着四下无人,她的身子便开始一点点地向半空浮起。再半躺着,又一点点向后院飘去。由于铮引是坐在树下,她担心裙子被树枝勾到,便缓缓将裙摆提起来,攥在手里。

就这样,最终飘到他头顶后方的半空,一动不动地停在那里,很小心地不让自己的任何光影落到他的视野范围内。周遭最亮的光源是那个新日火炬,在他们正前方的操场上,应该不会有问题。

灵识中见他还是安静从容地装着箭弩,像是一点儿也没察觉到附近多了样东西。这时她不知为何想起参加七仙女决赛时,曾遇到过的那个抚琴的书生。当时其他姐妹都被琴声勾住了魂,只有她觉得没啥可听的。

然而此刻坐在她下方的那个人,由面目清秀的书生变成长相平平的武将,手中的古琴被杀人利器取代,从美轮美奂的天庭移到了日光都没有的流浪地,可她就是觉得此情此景此人好看。愿意!管不着!

只不过,难道还真的丧失神通了……

此刻一只弩已装完,他将之搁到一边,叹了口气。“你内裤露出来了。”

她一下子笑出声来,同时向着地面坠落。正下方的地上摆着个大箭缸,里面一支支锋利的箭尖朝上竖着,而她就直直地往缸里掉。箭缸离他坐的地方有两步的距离,等他起身冲过来接住她时就晚了。

一片白光从他手中散开,像扇子一样稳稳托住她,随后将她放到一旁的地上。

“你知道自己差点儿被戳成刺猬吗?”他斥道。

她的眼睛笑成两弯月牙。

他没好气地走过来,把她从地上拽起来,望着她。他的眼睛像此刻头顶的天空一样黯淡无光,然而有一轮小小的新日在他面前,无法普照大地,却也足以温暖他和许多人。

“我曾和法王说过,我相信奇迹,他当时觉得我很可怜。我想那是因为,他还没遇到过能给他带来奇迹的人……”

“报——”一个卫兵冲进来,看到眼前的情景时有些不知所措。

“出什么事了?”铮引放开她,转身问。

魅羽认为这句话完整说应当是这样的:“出什么事了?身为一名军人,如此慌慌张张,成何体统?”这才符合话本和电视剧的台词。不过她知道他很少训斥部下。

“九、九天王来了,就在门外。”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