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112-2 迷死人不偿命(下)你俩谁更渣

(2021-01-16 07:21:31) 下一个

上一章 112-1迷死人不偿命(上)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9223.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魅羽活佛112-2 迷死人不偿命(下)

境初以为这次的会议是绝对保密的,他的失态顶多会被几个同僚背地里议论一番。不料第二天一早媒体又疯狂了,只不过女主已由“高贵美丽博学多才的亲王之女”,变成“万里寻夫迷死人不偿命的特种兵小妖精”。

对于媒体的这种反应他倒是能理解。毕竟嘛,自己刚订婚没两天就闹出这种事,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娱记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观众还不乐翻了?

令他不能理解的是魅羽接下来的表现。换作别的女子,从一个落后的世界来到这里无依无靠,看到门外乌压压的记者脑袋和晃眼的闪光灯,估计早躲在被窝里不敢出门了。可这丫头呢?自从随其他入选的特种兵搬来首府后,好像爱去哪儿就去哪儿,频繁出镜。这才来了几天,就把博物馆、大学、军事纪念堂都逛遍了。

有时穿着特种兵军服,及膝的长靴走起来啪啪响,脸上是一副谁的账也不买的军痞样。有时拎着小包,身着皇城最时髦的女装,眼角腮边涂得亮闪闪的,黑发中掺杂着其它颜色,便如T型台上的模特。

“好看……是有些好看,”他在盯了她的照片十分钟后说,“但也不用这么招摇吧?”

而且她难道不是为了找他才来这里的吗?就算他已经订婚了,相识一场也该见个面说句话什么的。如果她肯主动来找他,那么兴许——只是说兴许——他会考虑回心转意。可是时间过得越久,他对她来这里的目的就越不确定起来。

又有那么一次,屏幕上的她正站在一栋公寓大楼门前的台阶上。面对堵着她不让离开的记者们沉默不语,倒也没因此发飙。面无表情地听众人问着一个个问题,还时不时换个姿势给人拍照回去交差。那副泰然自若的气场真是丝毫不亚于雄霸影坛多年的巨星。

“上尉,你对公爵狠心抛弃你、转而娶法怡郡主这件事怎么看?你留在天庭的那个小男孩是跟公爵生的吗?他能继承多少财产?”

境初听到这里时皱眉。这些记者可真是神通广大呀,他们从哪里挖到这些底细的?难道这么快就跑去那边做调查了?

又见一个女记者问:“单论人品,你的修罗将军男友和公爵比起来,谁更渣一些?”

“上尉,听说你在特种兵选拔中技压群雄,所施展的能耐鄙夷所思。请问你平日和公爵亲热时,是不是也有很多花样?”

魅羽转过脸去,狠狠瞪了那个记者一眼。

这个问题倒让境初思索起来。平日亲热的时候……好像就只有那次在蜾蠃舰上,他抱她的那次算数吧?他的恐高症是真的,当时也确实崩溃了。不过怎么说呢?如果身边站的是雨神那个老头的话,他定然是不会去抱他的。

“上尉,不管怎么说,公爵目前已经和郡主订婚了。你现在跑回来拆散人家,总归不太好吧?”

女神终于生气了。“拆散他们?我都做过些什么拆散他们的事?空处天不是他家开的,特种部队也是我凭本事考进去的。他若是觉得无法面对我,他可以辞职。”

什么?境初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要他辞职?还能再嚣一点吗?

然而想起下周一就要召开特种兵新老兵第一次会议了,他还真有些打怵。她既已成了他的下属,日后要一起共事,就会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他真能做到公事公办吗?可让他解雇她他又办不到。除了感情上的因素,他们目前还要对付共同的敌人,有了她的加入胜算会增强很多。

嗯,境初你真是渣透了!

******

到了周末,境初同法怡和她父母去什碧湖旁的露天酒店吃饭。地方是法怡选的,境初本想去个更传统又正式的地方。她却说就快是一家人了,不必太拘束,热闹些随意些就好。

十几张饭桌是摆在一处悬空的圆台上的,可以眺望半个湖的景色。圆台下方有个小广场,周末常有民间艺人在这里自发奏乐,或者唱唱跳跳。广场临水的地方还可以租游船。此刻四人正坐在圆台边缘的一张桌上,下方有几人在缓慢悠长地奏着管弦乐。随着暮色降临,湖边的灯光明亮起来,广场上的人反而越来越多了。

地方选得不错,他想。只不过不远处的角落里举着照相机的那些人有些煞风景。

法怡今天穿的是件象牙色的露肩礼服裙,式样简单但又看着很高贵——不像那个谁!卷曲的头发盘了个髻,除了耳环没戴其他首饰。五官是那种线条简洁的美丽。笑起来恰到好处,不会东张西望又乱抛媚眼。

另外,最近那么多夸大其词的新闻和采访,她不可能没听到风声。但这次见面却没露出责怪的神色。看看这教养,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要是换成某人,他敢这么待她,早就一巴掌扇过来,再一脚踢到他胯下,再一只手掐着他的脖子在旁边的什碧湖里灌他两升水……

“你怎么了?”法怡问他。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一只手在抚摸脖子,就像刚被人掐过一样。“没事。”

“你看着有些憔悴,最近没休息好吗?”

这让他怎么回答呢?能休息好才怪。

“要么说女生外向呢?”准岳母略带不满地说。她是个胖嘟嘟的女人,眉眼比女儿要古典一些。平日和境初的祖母经常互串门子。虽然比祖母矮上一辈,二人都是洞察世事之人,首府的贵族圈里出了什么事没有能瞒得过她俩的。

“我这两天也有点头痛,乖女却问都没问过一声。我说境初啊,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了。若是还纠缠不清、拖泥带水的话,只会害人害己。”

她这番话的意思境初当然能明白,背上已隐隐有冷汗出来。

这时准岳父出来打圆场:“你们别老欺负他。境初是我看着长大的,我知道他有分寸……境初,说说你那个特种部队搞得怎么样了?敌人到底在哪里啊,战场又在哪儿?”

这个问题对于不了解高维世界的人来说,可真的难以解释了。敌人并非在一个不同的“地点”,同这里有可以量的距离什么的。敌人……

正想着,却听下方租船处一阵喧哗。境初放眼望去,看到两伙年轻人站在一艘敞篷船面前。当中有十一二个是皇城禁军的打扮,另外七八个竟然是他的特种兵。

“呦,这不是最近上天入地、出尽风头的特种兵吗?”一个高大粗壮的禁军男兵说道,“不过你们再怎么厉害,强龙不压地头蛇,知道吗?我们在这里多久了,你们才来了几天?”

“甭管是谁,这船我们已经租了,”一个特种兵回道,“你们还讲不讲理?”

“讲理?”禁军兵冲他走近几步,“都说特种兵一个打十个,是不是真的?今天就让我们见识一下,可别怂啊。”

“哎,算了算了!”一个清脆的女声说道,“就让给他们吧,咱们再等下一艘回来就是了。”

境初望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心里咯噔一下。

她会有那么好欺负?待会儿别再做什么手脚,把人家的船给弄翻了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