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魅羽活佛100-1 最怕阳春白雪(上)

(2020-12-08 07:58:35) 下一个

章节目录:https://bbs.wenxuecity.com/bbs/origin/974138.html

上一章 99-2 山贼仙女(下) 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8271.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100-1 最怕阳春白雪(上)

 

  
  此刻参选的大队人马早已不见影儿了。老道似乎对玉清宫很熟,魅羽便跟在他身后出了花廊。
  “你得抓紧了,”老道回头冲她说,“比赛已经开始了。”话音刚落便不见了身影。
  比赛开始了又如何?这次还要看时间的吗?
  在魅羽的预想中,出了花廊,应当就会看到什么殿宇了吧?至不济也是一个花园、一条山路什么的。谁知花廊尽头迎接她的,是个云雾弥漫、一望无际的大湖。湖水很平,没有一丝波浪,所以虽然水面只比岸边低了几寸,也不用担心水漫上岸。
  不知其他人是不是坐船走了呢?魅羽想过飞过去,但雾气较重,又怕在半空中错过了下方的景况,便决定先“走两步”看看。于是伸脚踏上水面,迈着款款细步。两臂平端在胸前,看似是种谦恭的姿态,实则是藏在袖子里的双手结了个虚空藏印,才能在水面上如履平地。
  走着走着,雾气越来越重。跟着毫无征兆地,一排异常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是七八个夭兹人,每人手里拿着一根或长或短的钢管弩,抬着手臂正对准了她。
  魅羽想也没想就撤了手印,顷刻落入冰冷的湖中。本能告诉她,这样做比向上纵跃要快。落入水中的同时,双手在胸前划了个阴阳鱼,朝着夭兹人推去。
  然而水面上一片寂静,几个夭兹人不知怎么就不见了。这时她才意识到,这湖里的水不是一般的水,而是像无回河的水那样噬魂销骨。
  她的秀发和衣服瞬间消失了。皮肤和血肉在消融,关节在痛彻心扉地散掉。没过多久,她便如一具骷髅般漂浮在水面上。脑海中回忆着那次被灵宝从半空中扔进无回河,在濒死之际看到陌岩和鹤琅站在河边,才有了求生的意志。
  有那么一刻,她甚至迟疑了。他已经不在了,她还有必要苦苦坚持吗?
  但这个念头瞬间被赶走了。这不废话嘛,陌岩和兮远教了她那么多本事,就是让她用来轻生的吗?想到这里双手用力一拍水面,从水中跃起。等再次落下的时候,发现大湖已经不见了,下方是片草地。
  魅羽现在已能基本确定,刚才经历的都是幻境。至于先前的每个女选手是否也要经历幻境,她无从知晓。即使有,内容肯定也会和自己的不同吧。因为其他女子虽然也在来路上见过夭兹人战舰,但对夭兹人和他们厉害的武器不可能有直观的印象。
  她们见到的应当是她们自己最害怕的回忆,比如心爱的兔子病死了,或者某次裙边卡在腰带里就出了大门。而对魅羽来说,除了夭兹人让她恐惧,排第二的就是灵宝把她扔进无回河那次。这些经历对其他女人自然是没什么意义的。
  不管怎么说,此刻搞不好有很多只眼睛正在看着自己呢。于是在落到地面时,依然注意了下落的姿势和衣摆舞动的幅度。以至于在双脚触及地面的那一刻,给人的感觉就是个飘然而至的仙女,而不是刚刚杀过敌又在鬼门关里走过一遭的女汉子。
  ******
  等落下后,发现面前是一大片密实的灌木林,修得整整齐齐的,一人高。在她前方有个入口,像是个迷宫。魅羽试着进去走了几步,同时暗用探视法。倒是能成功搞清楚整片密林的状况,但对走出迷宫一点儿帮助都没有。
  因为这是一个“活的”迷宫。里面没人的地方是没有路的,只有当人走到某处,下面的路才会自动在灌木中分出来。这种设定应当就是为了防止会探视术的选手走捷径。她又纵身上跃。不料无论她跳多高,林子也跟着长多高,只能落回原地。
  因为之前耽搁了好久,现在迷宫中只剩下十来个人,大部分选手都已成功摸索出去了。怎么才能尽快走出迷宫呢?魅羽本来就是个急性子,现在又是在争分夺秒地比赛。想过再扔几个阴阳鱼把面前的灌木都砍了,但那样误伤到其他女子就不好了。
  想了想,将双手摆在胸前,结了个“无明妄火”印。身前顶着一大团若隐若现的灰白色火苗,不按迷宫里的路走,而是径直往前方行去。用这种无明妄火,火苗触及的地方灌木立刻化为乌有,也不会将火势蔓延至别处。
  “呵呵,我也自带火炉了,”她得意地自言自语。
  其实这么说是不准确的。陌岩那种“自带火炉”,靠的是纯厚的内力,目前她的修为还远没有达到那个程度。这个无明妄火印,还是她之前把印光寺藏经阁的书搬来龙螈寺之后,在当中偷来的一招。
  至于烧坏林子是否破坏了规矩?反正一开始也没人告诉过她规矩究竟是什么。对魅羽来说,凡是没有明确规矩的地方,能让她最快达到目标的做法,就是合适的做法。
  出了迷宫后,前方是座翠绿的小山。一条窄窄的山路就在面前,但入口处摆着把太师椅,上面坐着个贼眉鼠眼的道士,翘着二郎腿。他的面前两丈开外围了个大圈,正是走在前面的参赛女选手,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道长行行好,让我过去吧,”一个娇滴滴的声音说。魅羽估摸着要是没有这么多人在一旁看着的话,说话的人可能早就坐到道士的大腿上了。
  “道长,我给您唱个曲儿如何?我唱得可好听了!”
  无论众女如何央求,道士也不放人。魅羽在这群人里瞅了瞅,见没有自己姐妹,也不知她们过去了没有。若是大师姐在,只消抛几个媚眼就够了。至于魅羽自己呢?使使劲儿倒也不是过不去,只不过眼下不是赶时间嘛……
  于是便咳嗽一声,走上前去。道士怔怔地望了她一眼,随即从椅子上蹦起来,长揖到地。
  “老君您、您怎么来这里了……哦,晚辈不该多问、不该多问。”
  说完便恭敬地退到一旁,让魅羽过去。
  老君?原来刚才那个黄袍老道居然是太上老君啊,魅羽一边登着山路,一边想。待得峰回路转、身后人见不到她背影时,才收了摄心术,继续往前行。
  ******
  此处共有四座山峰。魅羽正在攀爬的那个并不算高,没走多久就坡度放缓。耳中听得铮铮的琴声,不愧是仙乐啊,周身的疲劳和焦虑仿佛一下子就不见了。无论人间还是其他天界,魅羽承认还从未听过这么悦耳的琴音。
  接着便看到一块又高又平的大石,上面盘坐着个一身白衣的书生,正在抚琴。他面前的地下坐了六个人,都是参赛者的衣着。魅羽猜,这应当是走在最前面的那几个了。只不过她们为何坐在这里不动,不是赶时间吗?
  魅羽从这群人身边经过。到了离大石最近的时候,定睛瞅了书生一眼。嗯,长得挺俊的,不过比起她见过的四颍来还差点儿。
  正要离开,又瞄了一眼六个女听众。这不就是她魇荒门的姐妹吗?急忙赶过去,发现六个师姐妹一动不动地坐在地上,就如石化了般,脸上带着如痴如醉的神情。
  “喂,你们干嘛了这是?”她摇了摇兰馨,对方没反应。
  “快走啊,不是在比赛吗?”她又摇了摇大师姐。
  “嗤——”大师姐不悦地冲她说,“别吵。仙女可以不当,这琴不能不听。”
  魅羽愣在原地了。这、这是着魔了吗?这琴声是有点儿好听,可至于这样吗?
  眼珠一转,又冲几个姐妹说:“这也太无聊了。前面其实还有个更帅的,在那儿说评书呢。”
  然而姐妹们没反应。
  “还有个在跳舞,衣服都快脱光了!”
  还是没反应。魅羽急了,纵身跃至大石上,将书生的琴一把夺过来,冲姐妹们大喊:“还不赶快走?要不我把琴摔了,看你们听啥。”
  六女愣了一下,终于醒悟过来。一个个站起身,朝前方快步走去。待她们走远了,魅羽才抱歉地把琴还给书生。
  “得罪了得罪了,弹得可真不错。继续弹啊,一定要把其他人的魂儿都勾住喽!”
  说完一面撒腿去追姐妹们,一面暗自纳闷儿:听琴,真有那么魔幻吗?比评书和跳脱衣舞的大帅哥都让人着迷吗?
  ******
  七姐妹一行人走了没多久,眼前骤然开朗。在群山环绕中,远远望见一片晶莹剔透的亭台楼阁,上面人影憧憧。其后是万丈倾泻而下的一条大瀑布。也不知是施了什么法,瀑布落下的声音被隐去了,所以并不吵闹。从瀑布里流下来的水,最终汇成一条五六丈宽的河,横在魅羽面前。
  河上有座拱桥,估计桥那边的亭台楼阁就是玉帝王母召见参赛者们的地方了吧?只不过此刻这座桥的中央站了三个人,正是十二时辰官中的三个女官。当中的酉时官手里拿着一个卷宗。
  “呵呵,魇荒门的姑娘们倒是迅速啊,”酉时官皮笑肉不笑地说,“只不过这最后一关你们能不能过得去,可就不好说了。”
  说完将手中的卷宗展开,念道:“三道题中答对两道,才能过去。第一题,慈粘绣和南屿绣在处理末针的时候,有何不同?”
  众姐妹愣住了。最擅长刺绣的七师妹谧慈走上前去,说:“这慈粘绣,曾在一本绝本女红书中见过。可这南屿绣,便是听也没听说过。”
  巳时官冷笑一声。“孤陋寡闻,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第二题,龙云祈雨术和万津祈雨术在……”
  魅羽飞身至拱桥旁,绕着桥上下一圈,又横着一圈,然后伸手往右侧的山腰一指。
  三个女官连桥一起在河上消失了,瞬间出现在右侧的山腰处。魅羽停在河中央的半空,朝姐妹们一招手。河太宽,姐妹们纵然身手不错,也不可能一跃而过。魅羽让她们依次冲自己跳过来。接住一个,扔到河对岸,再去接下一个。
  七人都过了河,看也没看山那边的三个女官,就朝前方的露台走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