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魅羽活佛》99-1 山贼仙女(上)

(2020-12-04 07:19:02) 下一个

章节目录:https://bbs.wenxuecity.com/bbs/origin/974138.html

上一章 98 欺负青蛇郎君 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8151.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第99章 山贼仙女

 

  
  “我说你们魇荒门的姐妹也太谨慎了吧?”灶台前的厨娘说道,“顿顿都派人来盯着。这里是天庭,谁还敢给你们的饭里下药不成?”
  魅羽咧嘴一笑,“说的也是哈。我也觉得没必要,但她们非叫我来的。不如我去院子里转转?”
  说完从一旁的菜篮里捡出一根洗净的胡萝卜,递给背后的小川,走出厨房门。
  目前她们姐妹已经在天庭某处的仙鹈园里住到第九天了。当然,如之前在飞船上听到的,这个时节的天庭没有黑夜,是一连串的白昼。黑夜的标志是头顶天空中远远现出一个月宫的影像,到了凌晨便会消失。
  只要再过五天,就能搬离这个隔离区,去玉清宫参加决赛了。迄今为止,魅羽对天庭的印象还仅限于这个园子。虽然天庭这个球从外部看着不大,然而进来之后,却是广袤无比。此刻站在仙鹈园的厨房门口,抬头只能看见晶莹剔透的蓝天。那些巍峨的仙山秀丽的瀑布,三十六宫七十二宝殿什么的,全都不在视野以内。
  至于这个厨房和魅羽站的后院,一阶一台、一草一木自非俗世景物可比。然而相较于人间的一些大户人家,这里并没有过分的装饰和炫富感。是种简约的华贵,风格更类似于魅羽见过的某些天界。比她们师姐妹们在鹤虚山的家,以及灵宝在十九层地狱的住所,在设计理念上要超前许多。
  小川现在已经能吭哧吭哧、熟练地嚼胡萝卜了。她背着他在院子里溜达着,看似在赏花,实则是在暗用探视法留意厨房里的动静。目前来参赛的共有三十四个女子,有单人,有组队的。每次吃饭由主厨们做六桌同样的菜肴。每个菜是一锅炒了分六份,汤则是单独煲的。刚刚那个厨娘便负责照看魇荒门这桌的汤锅。
  天庭里的人无论修为高低,用探视法是感知不到他们的存在的。然而锅碗瓢盆这些物品的动静,还有厨子们投在墙上和地上的影子,她还是可以清楚知晓。等神识中见饭都差不多做好了,开始往食盒里摆放的时候,魅羽伸手往旁边的一个大水缸里一指,再往厨房屋顶甩了一把,同时暗用了凝水成冰术。
  只听屋顶噼啪声响。屋里的人不知出了什么事,都匆忙赶出来四处巡视。魅羽趁乱潜回屋中,将魇荒门姐妹那锅汤同大梵天的汤锅调换了。随后溜回住所。
  ******
  进了客厅,见六个姐妹都在里面,正互相给对方修眉毛。
  魅羽低声说了句:“是大梵天那桌的厨子。我把汤锅调换了。”
  “果然,”兰馨放低修眉刀,恨恨地说,“咱们目前是她们的头号劲敌,也难怪她们会手脚不老实。”
  一向喜穿橙色、说话不多的禾嫣问道:“具体下的是什么药知道吗?”
  魅羽摇摇头。“看不清。毒药、哑药这些倒不至于。我猜也就是让人脸上生疮啊、屁股痒痒之类的下三滥。”
  没过多久,装得满满当当的三个大食盒便送过来了。众姐妹跟没事人一样,该吃吃该喝喝。果然到了第二天早上,就听说大梵天的七个女选手把脸都蒙了起来,不敢见人。大家都在等着看她们何时退赛回凡间去。
  谁知又过了一天,暂住在仙鹈园监管这些女选手的申时官派人通知众女,到东湖边去集合。说芙恬公主和她表姐穆欣仙子要来同大家说话。
  “这位芙恬公主是什么人?”简媛问前来通知她们的女仙仆。
  仙仆撇了撇嘴。“人家的背景可厉害了。曾祖父乃是位居六御之一的南极长生大帝,别号南极仙翁。”
  怪不得称公主,魅羽暗道。然而听这位仙仆的语气就可以知道,这位公主在下人中的人缘肯定不怎么样。
  又听仙仆说道:“最近刚出了大梵天组那件事,几位姐姐可要当心了。这位公主的母亲便是从大梵天嫁过来的,肯定会向着自己人。”
  “原来如此,”大师姐点了点头,站起身。“这位公主虽然身份尊贵,可也管不到我们七姐妹头上。谁爱去谁去。”
  说完便从魅羽怀里接过小川,径自回自己屋了。
  对大师姐的反应,魅羽一点儿也不奇怪。见其他姐妹都望着她这个二师姐,便冲仙仆笑着说道:“去,当然去了!不去还让人以为我们怕了谁。请这位姐姐先行一步,我们随后就到。”
  “在东湖北面那个小园,姑娘们能找到吗?”
  “能。”魅羽每天早上绕东湖跑十五圈,再熟悉不过了。
  仙仆走后,众姐妹便回屋换衣服。魅羽这些日子东奔西跑,好久都没置备过新衣裳了,更不用说紧跟当前的潮流。还好几个姐妹们买东西时都没忘了她。
  “是这样穿吗?”她换好一件时髦的红裙后,给大家看。
  “说你土了吧,”简媛摇摇头,走上前来。“这衣服的腰带不扣这么紧的。要随意一些,才有味道。”
  ******
  六姐妹穿戴整齐,从住处走了出去。魅羽打头,穿的虽是裙装,迈的步子却是修罗女兵的军步。身后的五个姐妹也毫不逊色,走起路来虎虎生风。
  湖边的这个园子很宽敞。说是园子,其实地上铺满五彩卵石,花草树木都不多,更适合集众。
  此刻只见其他参赛女选手松散地站成三排,里面包括蒙着脸的几个大梵天女。这些人的正对面站着两个少女,一个十六七岁的样子,估计便是那个芙恬公主。另一个十八九岁,应当是她表姐。二人身后跟着十几个仙仆。
  当然了,样子是少女而已,谁知道活了多少岁了?
  “真是想不到啊,”一身浅粉裙装的公主郁郁地说道。
  芙恬公主是那种五官很小很精致的长相,皮肤能捏出水来。裙摆上嵌满数不清的细碎宝石,风一动便烁烁生辉。
  “以为能来天庭竞选仙女的,不仅各个有绝色容颜,还会是冰雪一般的人物。居然会发生这种事,啧啧。”
  “怪不得你祖爷爷叫我们没事儿别去凡间呢,”一身紫红、身材干瘦、脸有点儿长的穆欣仙子附和地说。
  言毕向着身后摆了摆手。“算你们运气好,蒙公主出手相救。每人连敷三天,到决赛那天皮肤就差不多恢复了。”
  一个女仆走上前来,手里端着个盘子,盘子上摆着个瓷盒。七个蒙着脸的大梵天女人闻言欣喜若狂,走上前接过药,冲着二女千恩万谢了一番。
  事实上,厨子们现在都该知道是魅羽换了汤锅,但魅羽赌他们没人敢发声。果真追查起来,到底是谁先收了大梵天组的钱,又是谁往魇荒门的锅里下的药?这又不是什么疑难大案。不管元凶帮凶,一旦被确认,天庭就别想待了。
  这时穆欣总算注意到了魅羽这伙新来的,脸色沉了下来。“你们几个也是来参赛的?为何见到殿下还不行礼?”
  魅羽身后几个姐妹闻言,略显夸张地行了个万福。魅羽则拈起腰间绑着的一品夫人腰牌晃了一下。“天庭册封的一品夫人,按规矩只向王母一人行礼。”
  穆欣大概跟着公主狐假虎威惯了,没受过这等揶揄。哼了一声,又说:“甭管什么夫人,既然是来参赛的,为何不同其他人站在一起?”
  魅羽乐了,缓缓朝一旁走了两步,但显然不是走向那些人的行列。“参赛者们为何要列队?公主殿下是来阅兵的吗?”
  “大胆!”大梵天组一个女人喝道,“你们这帮魇荒门的野丫头平日无法无天就罢了,居然敢这么跟殿下和仙子说话?”
  “殿下尊贵是不假,”兰馨说道,“不过论职责好像管不到王母的家仆身上。我们是听闻殿下想来和大家说说话,才过来瞅瞅的。既然没啥好话听,恕我们姐妹不奉陪了。”
  言毕,魇荒门的六个姐妹一齐转身,掉头往回走。魅羽边走,耳中听穆欣在背后冲芙恬说道:“殿下别和鬼道出身的女子一般见识。她们的师父兮远真人,在天庭里都没能占个一席之位,能调教出什么样的徒弟?想想就知道了。”
  魅羽的脚步倏地止住。转身,大步朝穆欣走过来,在众目睽睽下一个右勾拳打在穆欣的下巴上,将她打飞出去。跟着脚步不停地跟过去,从地上揪起穆欣来,“砰”地一声用自己的额头撞上对方的额头。然后将撞晕过去的穆欣扔回地上,自始至终没用一丝内力。
  “这回算个警诫,”她一边说着,一边不紧不慢地经过目瞪口呆的众人,朝姐妹们走回去。“以后谁有疑问,尽管来找我们姐妹。但若是把屎泼到我师父头上,我下回会喂她吃屎——吃个饱。”
  直到一行人已走到东湖边,魅羽才听到后方的园子里炸开了锅。
  “天哪!这都是一伙什么人呐?殿下有没有被惊着?”
  “还以为魇荒门就是一帮市井泼妇,现在看来饶是下界的山贼海盗也不过如此吧?”
  “看她们还能嚣张几天!就这德行,能被选中七仙女才怪呢。”
  魅羽闻言,哼了一声。竟然想起上次见百石时,他冲她说过的那句话——那要看我能开出什么样的条件了。
  从她和姐妹们进了仙鹈园后,她便在不断同下人们打听天庭的情况。反正问的也不是什么机密,无非是什么人和什么人都发生过什么事、关系大致如何这种。
  被她问到的人都是知无不言。倒不是因为惧怕她或者收了她什么好处,实在是天庭的日子太闲了!有人的地方就有嚼舌根,这是生而为人的一种本能。尤其是闲人。
  你们这帮趋炎附势的蠢货……魅羽心里暗暗对身后的人说道。永远也不会明白,适逢乱世时是应当做个聪明有用的人,还是善良顺从的傻子。等着瞧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