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魅羽活佛103-2 龙婴湖(下)

(2020-12-17 15:49:28) 下一个

章节目录:https://bbs.wenxuecity.com/bbs/origin/974138.html

上一章 103-1 龙婴湖(上)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8507.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103-2 龙婴湖(下)

魅羽对辕德夫妇的印象非常好。二人年纪不大,一看都是出身于高尚家庭,受过顶尖的教育。正派、阳光,没有盛气凌人的优越感。当然了,未婚妻嘉妍应当是知道七仙女是做什么的,一开始对魅羽多少带着点戒备。
  涟靳公子和那三个女人,则完全是一番不同的做派。刚在画舫的甲板上坐定,三女便脱去外衣,露出早已晒成褐色的胳膊和大腿。一会儿半躺着,一会儿伸手去拨弄湖水。而涟靳自己则是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脸瘦瘦的,总皱着个眉。手里拿着酒杯,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三女说着一些无意义的只言片语。
  该如何同这些人打开话题呢?魅羽这个东道主正在思索,听嘉妍问辕德:“哎,听说这天湖里的鱼可以瞬间转移。你说,这湖里不会是有虫洞吧?”
  虫洞、瞬间移位……魅羽想了想,问嘉妍:“夫人说的虫洞,可是高维世界里的现象?”
  辕德夫妇登时就僵住了,不可思议地望向她:“天庭里居然有人了解高维世界?”
  魅羽摇头。“不敢说了解,只是听人提起过这种说法。”
  “她就是专门学这个的,”辕德用手指了指未婚妻,“我们是大学堂里认识的,同在物理专业。”
  魅羽望着这对夫妇。一起在学堂里认识……听着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啊。
  “那不知夫人具体是研习高维世界的哪些方面呢?”魅羽问,倒并不完全是为了交际,她也确实想多了解一些。
  嘉妍认真地说:“其实大部分也就是一些猜想,毕竟我们谁也没去过高维世界。我所关心的问题是如何解释世界中现有的一些常数。举个例子……”
  看嘉妍的样子,像是在思考如何尽量避免使用专业术语,用浅显的话来说明问题。
  “比如我的身材是一定的,我为什么是这么重,而不是比现在更重或更轻呢?这里有个常数在内。这个常数哪怕是发生了极其微小的变化,现在的世界也不会是这个样子,也可能世界根本就不存在了。这个常数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我所在的这个领域目前认为,是和高维世界有关。”
  魅羽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想起她之前在思索的一个问题。“那不知在你的领域中,有没有人研习法术与高维世界的关系?”
  嘉妍夫妇又不可思议地互望一眼,冲魅羽说。“Hot topic啊。你有什么想法吗?说说看。”
  现在轮到魅羽在想办法举例了。“最简单的例子是,类似你们刚才说的虫洞。我有个法器,可以把人瞬间转移。我猜,可能是在高维世界里把目前世界中的两个点给、呃……强行对接了。”
  “那叫空间warp,继续说。”
  “以此类推,关于结界,不知道你们是否熟悉?就是设立一道无形的墙,对方能看见你却走不过来。我猜,可能是在低维分界处进行了高维转移。
  “比方说平面上的两个人,一个人看似在往另一个人那里走。你给他加多一个维度,让他转而往上走,那这两个人是碰不到的,虽然二人的投影都位于低维的结界处。”
  这下那两夫妇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了,只是愣愣地望着她。
  “法术高到一定阶段的人,还可以将对方的攻击化为无形,这个就更容易理解了。”
  魅羽说着,伸手到湖面上掬起一捧水,泼到甲板上。
  “同样多的水,如果只是在平面上扩散,可以覆盖较大的面积。如果你把它在空中四散,那泼到每一个方向的水就要少很多。这还只是加多了一个维度。我也不知道一共能加到多少个维——”
  “十个,”境初说。这还是他们入座以来,他第一次开口说话。
  “如果是十个的话,那能将水减弱多少,我就算不过来了。我只知道比千分之一、万分之一还要小很多很多。不过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吧。”
  辕德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你说的这些,我们那里也有人在思索。但他们是经过了系统的学习后,有了一定基础才想到的。你能无师自通,不是一般的聪明人。”
  嘉妍也说:“你真应当去我们那里读书,我可以做你的推荐人。”
  魅羽听到二人的赞扬很是开心。不过有件事她想借这个机会问问。于是目光灼灼地望着二人。
  “我们刚才说到的,都是高维对比低维的优越性。我想知道,有没有什么情况下,低维比高维反而要有优势呢?比如,对高维世界能起到致命的打击?”
  异世为何要派百石来追杀曜武智?如果仅仅是曜武智学了些高维世界的知识,他们至于怕成这样吗?魅羽的猜想是,曜武智很可能发现了低维对付高维的方法。
  辕德和嘉妍摇了摇头。“没有听说过。”
  “我们那里有种说法,”境初说,“叫低维钳制。”
  低维钳制?魅羽正待询问,涟靳公子不耐烦地冲这边嚷道:“喂,你们讨论的话题好无聊啊!”
  魅羽一琢磨,自己好歹算东道主,长久冷落某一波客人也不好。于是问涟靳:“我之前去过坐落在兜率天的阎王殿。涟靳公子可知道那是在什么地方?”
  涟靳皱眉想了想。“阎王殿……应当是在旺滩的某条街上吧?话说那个旺滩,还是我同大运仔打赌赢来的呢。”
  “哇——”他身边的三女齐声叫道,“拿整个旺滩来打赌?”
  当中一女问魅羽:“你见了牛头马面那两个秘书吗?告诉你个秘密,阎王早就被那俩女人精神控制了。”
  这时来接他们回去的几辆飞辇已经停在一旁了。女人又对魅羽说:“不如你来我们车里坐,我讲给你听。”
  魅羽巴不得不用和境初尴尬地挤在一处,便愉快地答应了。等到飞辇落地,她同三女一男道别时,涟靳已经许诺魅羽,什么时候她去兜率天找他,就送她一座楼。
  ******
  晚宴时,七仙女没有和客人们一起吃。几人被匆匆喂了些东西,又给叫去补妆,并换成晚上穿的亮闪闪的礼服。魅羽觉得自己的脸这一天下来是涂了一层又一层,都快成僵尸了。在上妆同时她命仙仆去通知王母:“那个人搞不定。”
  随后被带去一间大厅。虽然天庭目前处于极昼时期,为了营造夜晚的气氛,大厅里的光源阴暗且杂乱。布局上有点像魅羽在前庭地参加的容祯王宴会,有很多精致的桌椅。有吃的喝的,有音乐。总共有二十来个客人,有些带了女眷。剩下的便是七仙女姐妹。
  魅羽的目光在客人中扫了一遍,看到境初独自坐在桌旁。不过她既然已向王母“复命”,这个人就不再归她管了。于是她又在客人中搜了搜,看到角落里有个帅哥,就笑嘻嘻地走了过去。
  刚在帅哥的桌旁坐下,还没开口自我介绍,就听到一只杯子被摔碎的声音。魅羽循声望去,看到大师姐从一张桌旁站起身来。
  “我说了不喝,就是不喝!”
  魅羽起身,冲对面的男人抱歉地笑了笑,就匆忙赶去大师姐那边,对坐在那儿的一位中年壮汉说:“抱歉抱歉,我大师姐确实从不沾酒。要不这样,我陪你喝?说吧,是想站着喝、坐着喝、躺着喝,还是倒立着喝?”
  客人依然黑口黑面,没吭声。
  “要不咱们喝个合欢酒?……”
  好不容易把这边的客人稳住,魅羽回到先前的桌旁。屁股才坐下,又听到兰馨的叫声:“敢摸姑奶奶的大腿,活得不耐烦了吗?”
  叹了口气,抱歉地再次冲男人笑了笑,又起身朝兰馨那边走去。边走边想,我这做姑娘的才做了不到一天,怎么就变成老鸨了呢?
  “这位客人,你这样就不对了。你爹爹妈妈没教过你,不能随便摸别人大腿吗?你有没有姐姐妹妹,表姐表妹堂姐堂妹干姐姐湿妹妹?要是有人敢摸她们的大腿,你会怎么办?是踢那人两脚,还是摔了他的酒杯?”
  说完拿起桌上的一个空琉璃杯,也没摔,只是用上了纯阳内力。登时掌心发红,杯子眼瞅着在变软,被她捏成一团,又放回桌上。坐在桌边的那个客人眼珠都快瞪出来了。
  “实在抱歉呀,抱歉!”突然有几个仙娥走近大厅,冲众人说:“王母请大家移步去对面的厅堂。”
  “为什么呀?”客人们抱怨道,“这边就挺好的。”
  “这间厅堂已被空处天的境初公爵包下来了。”
  哦?魅羽吃了一惊,嬉笑着朝境初坐的方向瞅了一眼。厉害厉害,佩服佩服……一边想着,一边同姐妹们和其他客人一起朝门口走去。
  “你留下,”一个仙娥走来,挡住了她的路。
  “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