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第88章 将军的家眷

(2020-11-06 07:18:18) 下一个

章节目录:https://bbs.wenxuecity.com/bbs/origin/974138.html

上一章 第87章 铮引 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7383.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第88章 将军的家眷

 

  
  晚饭时分。修罗军在前庭地的基地披着一层温暖的桔黄色。士兵们拿着大瓷碗、铁勺和筷子,三三两两、叮叮当当地在伙房和宿舍之间走着。
  两天前刚刚经历了前庭地史上最惨烈、但也是赢得最漂亮的一次大仗,人人心里五味杂陈。既有痛失战友、人生无常的感慨,又有死里逃生后、看破荣辱身外物的豁达。这次重创了那些什么鬼夭兹人,同时也令他化天军队对自己刮目相看,不能不说还有些自豪。
  此刻铮引已用过晚饭,在他的府邸后院同法王的四大护法之一鹰裘一同散步。先前在战场上,虽然那个组合战舰人被魅羽毁掉了,后方还是有不少夭兹人的飞船在备战。若不是鹰裘奉命率军前来支援,并用上了他身为护法的各种神通,这次战役依然不会有胜算。
  二人缓缓踱步在开阔的后院里。周围没有什么亭台楼阁,就是树比较多,隔三五步便有卫兵站岗。虽说这座统帅府是建在基地中,规模不可能太大,但也有十几个房间,卧房客房会议室一应俱全。
  此刻魅羽和她带来的那个小婴儿正在其中一间客房休息。也不知她醒了没有,吃没吃东西。这两日铮引见过她几面,她还很虚弱,不能多说话。每次醒来先要查看一下身边那个叫小川的婴儿怎么样了。
  虽然知道这个婴儿并不是她的孩子——七八个月前她还在修罗同他在一起呢——可每次见她抱着他那亲昵的样子,铮引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之前究竟发生过什么事?她的皮肤好像受过伤,人看着也憔悴了不少。为何会一个人带着个小孩从地狱道飞出来,她的陌岩呢?
  而每当回想起那晚在战场的半空中接住她的那一幕,嘴角又会浮起笑意。唉,她老是这样,什么危险都要一个人去应付。虽然这种磨练让她变得日益强大,可万一有一次失误,比如那天他要是晚到一瞬的功夫,后果就不堪设想。
  所以过去的这两天里,他一步都没离开过这座府邸。虽然已经增加了卫兵的人数,但崇辅若是想害她,那他的任何一个卫兵都有可能是刺客。
  “崇辅大人的意思是,由将军你来统领护卫队,一同前往夜摩天。”
  鹰裘的话将铮引带回现实。他那张略带紫红色的脸微微转过来,双目颇有深意地望了望铮引。
  说的是一个半月后去夜摩天狩猎的事。据说夜摩天南部有个巨大的岛屿叫南长音,岛上有各种珍奇罕见的鸟兽。每隔十年,南长音便会邀请几个天界盟友前来狩猎。
  修罗严格说来并不算岛上谷族的盟友。但四大护法和会飞的棉族人关系密切,所以谷族每次也会邀请崇辅前来,算是给棉族人的面子。目前涅道既然已经回来了,自然也礼貌地邀请了涅道。
  可世人皆知这位混世魔王有震慑各种猛兽的神力。估摸着他仆一出现,所有生灵都吓得就地趴下不动,或者躲在窝里不敢出来,那还打个什么猎?因此涅道识趣地拒绝了。
  而出人意料的是,崇辅这次一接到夜摩天的邀请,就跑去涅道那里,请调铮引为他的护卫首领,来“保护他这个老头子的安全”。涅道不去,一向守在他身边的四大护法自然也不会去。可军中到处都是崇辅的亲信,难道除了铮引外还找不到其他军官了?
  用意很明显——崇辅是打算对铮引动手了。
  ******
  若说这位镇国大将军是如何与铮引结的仇呢?起因是铮引一连串办了他的三个天旭官。先是在和他化天共御外敌开始后,双方决定各自释放对方的俘虏。修罗这边最后放的一批俘虏,是之前曾叛投他化天、后又被修罗军自己俘获回来的一些个修罗人。
  当时铮引听了心中一动,决定亲自去看看。他心里想的是查探一下灿易那个男友是否在其中。结果此人没见到,反而被他认出了改名易姓后的樊天旭。铮引见到樊天旭后二话没说,立刻命兵士拖出去砍了。这人必须死,即使代价是铮引自己跟着掉脑袋都在所不惜。
  其后是负责新兵训练的殷天旭,某天从修罗带了十几个新兵来前线实地观摩。他早上用运输船将新兵送去第七营后,自己便飞去第四营找廖天旭喝酒去了。
  本来殷天旭在傍晚时分应当乘船回去接新兵。结果当晚他和廖天旭喝了个酩酊大醉,新兵们在第七营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到了半夜,第七营又没有多余的营房,便由几个老兵赶马车送回基地。途中不幸遇上夭兹人突袭,新老兵士全部牺牲。
  而廖天旭也一同误了事。他原本是第四营的副统领,掌管补给和火药库。那天开战后,兵士来找他拿钥匙,他却因为酩酊大醉怎么也记不起放哪里了。其实钥匙就在他身上,但兵士也没想到要来搜他的身。结果第四营有多艘战舰打到一半停了火。
  铮引得知两件事后,气得浑身发抖。殷天旭当时就给办了。廖天旭按规定其实也应当就地正法,可铮引思前想后,决定还是派人押回修罗,由法王定夺。
  结果人送去后,自然是掉了脑袋。涅道还派人带回来一通训斥:再有类似的恶心事自己处理好了,少来惹他心烦!
  不管怎么说,崇辅和铮引已经是不共戴天了。
  “那不知法王是什么意思?”铮引问鹰裘。
  “法王请将军自己定夺,”鹰裘说,“将军如有什么需要,请尽管提。法王一定会尽力满足。”
  这么说来,涅道是希望铮引前去夜摩天,借机除掉崇辅。反正无论谁杀谁,在皇城里动手,或者在前线自相残杀,毕竟不好看。远在万里之外的其他天界,又是狩猎,那就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了。
  当然了,被铮引反咬一口的风险,崇辅肯定也考虑到了。问题的关键在于,铮引他有没有那个本事。先不提崇辅作为涅道皇叔可能拥有的神通,无论铮引自己再忠于法王,他手下的兵将,恐怕大部分还是崇辅的人。
  那他应该去吗?他想起魅羽。虽然魅羽的修为比自己高很多,但身为一介女流,决定孤身去崇辅府行刺还是需要不少勇气的。他能让她看扁了吗?
  于是站定,冲鹰裘抱了下拳。“那就有劳护法转告法王,铮引自当尽力而为。”
  鹰裘冲他笑着点了下头,二人又继续踱步。“法王果然没有看错将军。放心吧,我们四个护法,这些年下来也都收过一些徒弟。将军若是愿意,也可随……”
  鹰裘和铮引同时止步。鹰裘身形不动,向左忽地飘过一丈多远,从一个卫兵背上抽出一把金刚弩,扔给铮引。铮引接住后向右上空纵身一跃、转身、扳动机簧。一支箭飞速地射向魅羽所在的屋子,从窗户里穿了进去。
  一旁的众卫兵见状,立刻跑开,朝出事的房间涌了过去。铮引和鹰裘都没有动。屋里拿着匕首要行刺魅羽的士兵已经额头中箭、倒地而亡。这点他俩都清楚。
  随即铮引又意识到,鹰裘取来金刚弩后,完全可以自己动手。事实上,以他的神通即便不用任何兵器,也能在挥手间便隔空解决了刺客。可他却交由铮引来处理,就好像屋里住着的是将军的家眷一样。想到这里,铮引的双颊微微发烫。
  鹰裘又笑了一下。冲魅羽那边瞥了一眼,也不说破,只是继续讨论狩猎的事宜。
  ******
  送走鹰裘后,天色已晚。铮引来魅羽屋里查看情况。她看起来精神好多了,正陪着吃饱喝足的婴儿在床上玩耍。
  据她说,刺客进来的时候,小川刚好是醒着的。大叫了两声,把她也给吵醒了。不过当时她手足无力,所以若是没有窗外飞来的那一箭,她就必死无疑了。
  “所以你连续救了我两次,铮引,谢谢你,”她冲他说。“不过我感觉好多了,明天你能派船送我们回龙螈寺吗?”
  他唯唯诺诺地应了一声。他的房间就在这间屋对面,其实很想能和她单独说几句话。可婴儿正醒着,又不能让她丢下婴儿不管。只得闷闷不乐地回自己房间去。
  进屋后,在桌边坐下,越想越觉得自己没用。这是他朝思暮想的初恋情人,本以为此生都不会重遇了。现在老天爷双手送她到自己面前,他却连开口让她多住两天、甚至单独出来说会儿话的勇气都没有。他铮引真是个窝囊废,怂透了……
  他就这么呆呆地不知坐了多久。忽然听见有人敲门,敲得很随意。立刻起身去开门。他的下属们是不敢这么敲门的,所以肯定是她来了。
  果然,她不仅来了,而且是一个人。小婴儿估计睡着了。这让他的心情一下子从谷底升到了半空。
  “有本书,请你转交给法王。”她的手里拿着本书,将门在身后关好后,小声地说。
  他接过书。见她神色凝重,问:“什么书?我能翻翻吗?”
  “当然。”
  他回到桌前坐下,凑着灯光打开书。“这种文字……”
  然后他倒吸了一口冷气。文字虽然陌生,但看了几张图片后,也大致知道是讲什么的了。“你从哪里弄来的?”
  这无疑是那些夭兹人的书,而且讲的东西和他们的飞船有关。要知修罗的飞船在六道中是出了名地霸道,但夭兹人的飞船速度之快、机动性之强,便是修罗人也望尘莫及。
  “从他们废弃的书店里,”她在另一把椅子中坐下,脸上带着嘲讽的笑。“那些家伙也不怕给地狱道的人拿去。知道以地狱道目前的状况,看了也没用。”
  “好,我后天正好要回去见法王,”他说着,将书合上。“哦对了,看我这记性。”
  他站起来,快步走进里间屋,翻出那个木盒子。这是几个月前涅道让他转交给魅羽的,差点儿给忘了。
  来到外间交给她。她将盖子打开的那一瞬间,面上的神色像是被什么刺痛了。
  是一件新娘穿的大红色喜服。铮引也曾偷偷打开瞄过一眼,当时他的表情和她现在的一样。他伤心是因为知道,当这件喜服穿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就已经是别人的媳妇了。可她为什么也伤心呢?
  此刻她正把喜服拿出来,抖开了看。然后就噗嗤一声,哈哈大笑了起来。她把喜服转过来给他看,他也忍俊不禁了。
  喜服做工精良,式样也中规中矩,然而胸前用金线绣了一只大兔子。
  看来涅道真当自己是她娘家人了,铮引想。
  “会的,会有那一天的,”她小声嘀咕着,把喜服叠好放回盒子里,心情似乎也轻快了一些。
  “崇辅现在怎么样了?”他听她问。
  铮引叹了口气,把处决三个天旭官,以及不久后崇辅要他同去夜摩天狩猎的事同她说了。她听了后点了点头,只是问清楚了狩猎是具体哪一天,便没有再说话。
  “你……”他望着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去地狱道?”
  于是她也把上次从前庭地离开后发生的事告诉了他。陌岩转世了?这可真是出乎了铮引的意料!一时之间,他都不知该说什么好。
  等等,他忽然又想起一件事。自己这是怎么了?从她两天前到来后就魂不守舍、大脑一片混乱。起身,又一次走进里间屋。这回取来一封信,递给她。
  “之前有人送了封莫名其妙的信给我,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她接过信,一边看,一边皱起了眉头。
  这封信说的是,铮引你如果想留住魅羽,就告诉她,自己身上有朵三瓣莲花的胎记。
  首先,这个写信的人为何会知道自己屁股上有这个印记?如果是查的档案,此人又是抱着什么目的去查自己的档案呢?
  其次,这个印记到底有什么奥妙,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会是什么人写的这封信呢?”她也在苦苦思索。过了一会儿摇摇头,把信还给他,说:“谢谢你给我看这封信。”
  “呃,”他试探地问,“能告诉我,如果我真的有这个印记,你,会不会……”
  她苦笑一声。“你要是真有,我可能会赖在这里不走了呢。”
  “是真的,我没骗你。”
  “什么?”她从椅子上蹦了起来,脸色苍白,像见了鬼一样。“怎么会这样呢?可你明明不是……”
  他知道她不会怀疑他的话,因为他从来都没对她说过谎,甚至没开过玩笑。他们是战友,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却随时可以把性命放心地交到对方手中。
  “那什么,我、我得走了。”她有些慌乱地去摸门,甚至都忘记拿涅道给她的礼盒了。
  铮引,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他对自己说。站起来冲上前去,从她身后伸手按住了门。“如果找不到陌岩,你会考虑我吗?”
  此刻她就站在他面前,背对着他,只有咫尺之遥。他甚至能看清她发髻中的每一根头发。原先他就看过,偷偷地、用他不太明晰的眼睛。但自她离开后,便是连做梦也没想过,有一天还会和她站得如此之近。
  “会啊会啊,”她面对着门,突然说道。
  他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儿了。“真的?”
  “嗯。还会考虑乾筠。”
  他皱眉。“乾筠又是谁?”
  “据说是下一任玉帝的候选人。”
  “不错,”他快被气笑了。为什么他的对手总是这种级别的人物?还要不要人活了?
  她沉默了一会儿。“我得走了。”又伸手去开门。
  他这才意识到,刚才她只是在敷衍和逃避。不禁有些恼怒。伸手扳过她的肩膀,让她面对他。“跟我说实话。”
  “我说的都是实话啊,”她目光低垂,一直没有望他。“我们每个人虽然都是独一无二的,可是能理解我们、能和我们一起生活的,应该会有很多人。这些人甚至不需要是同一个类型,比如你和乾筠。”
  他要听的不是这个。他已经试过了,尽量忘记她去爱其他人。结果被打脸打得很疼。
  然而她还是不识趣地接着说:“陌岩也是一样啊。要是没我了,你估摸着他就看不上其他人了?鬼才相信呢,呵呵,”说到这里,还做作地干笑了两声。
  “你都不敢看我,”他沉声说道,已经不再刻意掩饰他的怒气了。
  “看又不用眼睛,”她含糊地说。
  不知为何,这句不起眼的话便如重锤一样击中他胸口。初见她的人都觉得她只是个能说会道、爱美又贪玩的世俗女子。他真希望他对她的认识也止于此,那他也就不用在她离去后,一次又一次地品尝与一生所求擦肩而过的那种遗憾了。
  “我不是什么贞烈女子,”过了会儿,她说道,“只是我还没有放弃。我计划去天庭和佛国打探他的下落。本来我师父也是想我们姐妹去做七仙女的。”
  说完,终于抬眼望着他。“铮引,看看你现在多好啊!会有很多女孩喜欢你的。天上一天,地下一年。别指望我了,去找个爱的人吧。”
  “七仙女……”他白了她一眼,“别傻了丫头,你这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你这些年东奔西跑、上天入地的,现在还没成亲就带了个孩子。好像什么事都和你有关、都得由你来负责任。这当中有人好好疼过你吗?”
  这番话说得她一愣。
  “我知道我是个有缺陷的人,”他说,“配不上你。”
  “别这么说,谁又不是有缺陷的人?问题在于,无论我们有多么不完美,都应当被珍惜,而不是去做什么人的替身。”
  “替身就替身吧!”他大声说,“我自己不在乎,行吗?”
  “不行。”她推开他按着门的手臂,走到桌边拿起木盒。
  “我刚来修罗的时候,涅道同我说,夫妻应当首先是战友。可实际上,我看有好多夫妻都算不上战友,不能互相信任,没有一致的目标。所以,能有个战友也是很值得庆幸的。否则,短短两天内我不是死了两回了?”
  说完,她就绕过他,打开门走了出去。留下他在房间里,和她的一句话。
  “狩猎那天,我会出现。”
  ******
  魅羽回到幽暗的房间,悄悄爬上床,给小川掖了掖被子。小川目前五个月大,很喜欢侧着睡。现下面朝里,正睡得香。
  不知为何,她突然有点好奇,探头到里面瞅他。原来他没睡,瞪着大眼睛醒着呢。
  “小川,”她拍了拍他。
  婴儿没反应,只是望着前方。这么点儿的小孩,也不知在想什么。是想他爹妈了吧?
  “小川不喜欢这里是吗?”她虽不是他的母亲,但作为一直抚养他的人,对他情绪的把握是不会错的。“明天我们就回家了。”
  说完后躺下,望着漆黑的屋顶。“你还没去过那个家呢,你会喜欢的。”
  ******
  第二日清晨,飞船载着魅羽和小川,从天洞离开前庭地,来到修罗的地界。因为前庭地和人间没有接口,所以要绕道修罗,再从海洞过去。
  当然也可以用枯玉禅回人间,不过这种神器如果能少用还是尽量少用,以免被居心不良的人盯上。
  在离开前庭地的那一刻,魅羽想起对她一往情深的铮引,心下有些怅然。她魅羽可真是个自私的人啊!倘若她和陌岩都是凡人,现已隔世为人、无从找寻,那她多半就移情别恋了。
  而现今既然还有希望,她就无法死心。即便在漫无头绪的寻觅中耗尽一生,她也只能认了。
  只是铮引的身上为何会有那三瓣莲花呢?她想起曾经和陌岩分析过的,道士们似乎都不希望他俩待在一起。难道皇祖母在昏迷的时候被什么人施了术,故意来误导她?还是像陌岩曾经猜测的那样,转世也有可能发生在同代甚至前代人的身上?
  无论如何,铮引就是铮引,他只应该作为自己活着。如果有一天她真的决定和他在一起,那只能是她爱上他这个人了,而不是因为他是谁的转世。否则,那她就是既欺骗了他,也背叛了陌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