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魅羽活佛》98 欺负青蛇郎君

(2020-11-30 17:27:26) 下一个

章节目录:https://bbs.wenxuecity.com/bbs/origin/974138.html

上一章 97-2 暗夜行船(下)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8117.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第98章 欺负青蛇郎君

 

  
  魅羽飞至电母身边,接过电母递给她的镜子,又暗暗记住对方告诉自己的四字真言。
  随即转身举起镜子,在身前画起了大圈,口中默念四字真言,催动真气。一条螺旋形的电龙便凶猛地朝着夭兹人的微型舰队包围过去。
  看来强磁场确实产生了。倒不是因为舰队发生了任何看得见的变化,而是周边很多天兵天将手里的兵器已撒手,朝着魅羽砸过来。
  没料到原来线圈外部也有这么强的磁场。魅羽急忙停念咒语,狼狈地躲避着一大堆朝她飞来的兵器,同时朝天兵们喊道:“都走远点儿,把咱们的船也移开!”
  不用她吩咐,别人已经在这么做了。因为刚刚受到了磁场惊扰的敌舰正在剧烈地晃动着。当中有艘母舰眼看着体积要不可遏制地变大,目前是魅羽最好的机会了。等这些舰艇都回复原形,再一个个去对付就麻烦了。
  咬紧牙关,再次催动内力,快速并大幅度地用镜子画着圆。她相信画圆画得越快,电龙变成的线圈越密,磁场便越强。而且刚刚那些飞来的兵器已证明,线圈外部也有磁场,只比内部稍微弱些。
  这时那艘母舰已经离开了线圈的包围,一边膨胀着,一边跌跌撞撞地向天兵那艘船撞去。看来磁场对这些舰艇的导航系统已经起到破坏作用了。
  轰地一声,母舰突然间变大了十几倍,将魅羽和其余的微型战舰撞得四散而飞。魅羽在空中翻滚着,额头和膝盖生疼,只是紧紧地握着手中的镜子。四处一片混乱,天兵天将们各展神通,朝着还未完全恢复大小的母舰袭击。
  母舰开火了。天兵们因为从未和夭兹人交手过,不知其火力的厉害,骤然间便有十数人中弹。这时只见立在母舰正前方不远处的多闻天王双手在胸前来回转动,敌舰队上空的那柄大伞便也开始越转越快。
  母舰中的火力停止了。魅羽想起自己先前曾被那把伞弄得头晕目眩的感觉,估计船里的夭兹人也都处在这种状态下。于是抓紧时机冲上前去,再次转起了电龙……
  ******
  一番混乱结束了。前来偷袭的夭兹人最终同他们失控的战舰一起消失了,估计不久后便会跌落到六道某处,摔个粉身碎骨。
  魅羽精疲力竭地回到自己那艘船上,从大师姐怀中接过早就被惊醒了的小川,瘫坐到座位里。
  又行了不到半个时辰,外面的天色逐渐亮了起来。魅羽打开窗朝前方望去,见远处有个晶莹剔透的琉璃球,球里装着个流光溢彩、华贵又精致的世界。
  原来天庭是这么个样啊。她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是去玉帝的院子里,查看那个叫牵引石的东西,好追寻陌岩的下落。不过这几日她也着实累坏了,小川都跟着吃了不少苦。倒是挺盼着尽快去到那个斋戒沐浴的地方,好好休息个十来天。
  说到这个“十来天”,魅羽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之前都说天上一天、地下一年,真是这样吗?那她这十来天过去后,六道中的其他地方岂不是过去十几年?
  好家伙,这还没进决赛呢,人间的鹤琅就比大师姐老了十几岁了,这可如何是好?那时夭兹人会不会已经踏平六道了呢?
  她没料到,这个疑问顷刻间就被解答了。
  “你们真是幸运啊,”巳时官回头冲众女子说,“来的时节刚好是白昼。要是一来就赶上那么漫长的黑夜,估计很多人会不习惯呢。”
  “夫人,您这话作何解释?”一个女听众问,“天庭的黑夜很长吗?”
  “你们没听说过天上一天、地下一年吗?并不是天庭的时间过得比六道其他处快。只不过这里的白天黑夜一个轮回,就相当于其他地方的一年而已。”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如此长久地不见太阳,黑夜不是会很冷吗?”
  “本来是这样的。所以你们看,才有了天庭外面的大球。球里面施了法,是恒温的。”
  魅羽闻言,松了口气。
  又行了一会儿,天庭这个球变得越来越大了,已经能清晰地看见那道宏伟的天门。天门外飘着个孤立的小球,有山有水独成一个世界。听后方的人说,那是远古四大神兽居住的地方。
  “本来有五大神兽来着,”一个陌生的女声在船里某处说道,“胎伱兽一早被灵宝天尊和玉帝合力给灭了。后来另外四个才被捉了上来。”
  “那四个都是啥?”又一女问。
  “嗯,好像是什么翼龙、金须豹、双头鳄和霹雳蛇。各个都巨大无比。”
  霹雳蛇?魅羽心中一动。是说会放电的蛇吗?
  这时船已开始减速,众人都在规整自己的随身物品。魅羽又听坐在前方的卯时官向人说道:“这一下子啊,就灭了敌人十几艘战舰,而我军伤亡可忽略不计。这算不算和这些外道人开战以来,打得最漂亮的一仗?”
  十几艘战舰……魅羽当时正在给小川换尿布,听到这里双手一顿。总共有近百艘敌舰突然消失,而这里只有十几艘。唉,刚才她为什么没仔细想想这个问题?
  在座位里站起身来,冲前方的天官们说:“我想去隔壁船见天王,请天王立刻出兵支援修罗。”
  卯时官转身,冲她摇摇头。“不可能的。没有天庭的兵符,天兵不能擅自前往六道。”
  ******
  作为前线统帅,劳累对铮引来说本是家常便饭。然而这次的情况却有所不同。
  他头天上午险些被崇辅杀掉。虽然魅羽最终出现救了他,但过程不得不说是惊心动魄。当晚又去了棉族人的晚宴,见到百石。跟着连夜赶回前庭地,在飞船上倒是休息了几个时辰。一到基地就召开紧急会议。
  事实上,在夜摩天踏上回程的同时,他就派人去各个与前庭地有接口的天界查问了。到了开会时,被派去的人已陆陆续续赶回来,都说完全没有谁见到敌军的踪迹。
  上百艘战舰啊……铮引和他的下属们觉得头都要炸了。
  每艘船都可以说是庞然大物,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他敢保证,这是在上次魅羽和鹰裘出现在战场、重创敌军之后,敌人所做的一次报复性反击。可知道这点又有什么用呢?到现在他们连对方的影儿都摸不着。
  真是的,前线两军对峙,敌人突然间不见了,史上有过这种情形吗?偏让他给赶上了。但这件事既然是他在负责,最后结果如何都会记在他名下的那本册子里。
  说起这本小册子,凡是加入了修罗军的兵士,在军部那个占了五栋楼的考绩处里,都会有本名册。即使是只在部队里服役过几天、所作所为用一张纸、两句话就能概括了的,都会给弄个封皮,写上名字,摆在里面。
  这本册子的厚度、内容,对每个修罗兵都是至关重要的一生荣耀。铮引也不例外。他听说索宇将军这样的大将,考绩册已经编到第八本了。他还知道魅羽虽然早已离开修罗,可她的册子也在一直添加内容。这让他很是欣慰。
  对修罗人来说,出生在何处无所谓,参军的地方才会视为自己的家乡。他和涅道一样,都算是她的娘家人,虽然——唉,虽然他更希望做她的婆家人。
  岂料会还没开完,军部派来传唤他回皇城的三个特派员就出现在门口。
  “铮将军,关于崇辅大人遇害一案,请你现在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说话的人五十多岁,大方脸阴着,是崇辅在军中的一个老部下——袁副参。
  此刻铮引面前的桌子坐满了军官,一个个望向门口,再望向他。崇辅大人已殁这件事还没有在军中传开,大家都面露惊愕之色。
  铮引站起身,走到门口那几人面前。“我会跟你们回去,但眼下不行。”
  要是明早一睁眼敌舰都跑到修罗皇城的上空,那他铮引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万死也难辞其咎。没人会关心这当中都发生了什么。
  袁副参冷笑一声。“铮将军,你是不是认为修罗军离了你就不行了?在你出现之前的那么多年,我们的胜仗又是怎么打的?”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你这是要造反吗?”袁副参厉声道。
  铮引回头望了眼站在会议室一侧的卫队队长。顷刻间便有几个士兵过来,将这三个人反剪双手,押送了出去。
  “铮引你好大的胆子!给我等着,回去后有你好看……”袁副参的叫嚷声越来越远。
  回座位里坐定,铮引冲部下说:“反常及妖。这次不是一般的反常。白天一半的兵力做一级战备,晚上换另一半,直到敌人出现。”
  ******
  一整日都无事。
  午后他在屋里翻了会儿昨晚部下才抄录的那本书。如魅羽所说,夭兹人用人类语言写这本书,主要目的是向他们展示并炫耀夭兹文化的辉煌。这当中简述了一些他们在科技方面的里程碑发现。
  书中提到两种人工制造闪电之法。一种让人读后完全不明所以,另一种铮引看着似乎不难实现。虽然有些细节被隐去了,但他父亲和叔父都是能工巧匠,自己也没少捣鼓各种机簧。找几个这方面的能人来,多试几次估计就差不离。
  看完这部分,又胡乱翻了翻。不经意间瞥见书的最后一页,上面画的是一张餐桌。桌上摆着碗筷,而碗之间停着一辆敞篷马车。车上坐着一个拇指大小的人,正伸出双臂从旁边一个盘子里取一粒松仁来吃。松仁本是很微小的,但对于这个小人来说,需要双手才能捧起来。
  看第一眼的时候,铮引以为这就是些模型和摆设。可转念一想,如果只是普通玩物的话,有什么必要放到这本书里来卖弄呢?再仔细看了看书页上方写的三个字,“微缩术”。
  微缩术……照画面意思理解,这是把活人变小了啊。马车呢?应该也是活物被缩小了吧?
  战舰呢?
  他把书搁下,走到屋子的中央,双目微闭。今早刚到前庭地不久,他已用天眼将修罗基地附近巡视了一番。然而当时他的注意力都放在寻找大型飞船上,没有留意是否有微小的异物存在。
  嗯,现在看来,至少半空中没有。除了一群正在朝这里飞来的大鸟外——这是前庭地特有的一种鹰,叫淑鹰。名字反映了这种鹰的温顺。
  不对,这些鹰的飞行方式有点怪啊,好像有些吃力的样子。铮引于是定“睛”一看,每只鸟的背上都被绑了什么东西……
  他三两步跃到屋外,宣布立刻迎战。同时吩咐一个中队的人,将基地炼钢房里的大炼炉尽快搬到操场上,点火。并让身边的人带上金刚弩和一筒箭,一同赶去操场。
  原本静谧的暮色中,顷刻间便到处都是脚步和吆喝声。还未到操场时,那群淑鹰的前沿已经飞到了基地上空。铮引一边大踏步地往前走,一边抬手将近处的淑鹰一只只地射下来。兵士们跟着去将猎物找到,一刻不停地扔进正在越烧越旺的火炉中。
  铮引知道这些微型战舰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仅仅是把它们从天上射下来的话,它们随时可以变回原形。然而里面的夭兹人毕竟是血肉之躯,他不信他们能耐得住炼钢炉的高温。一旦人没了,就算战舰回复原型也不怕了。
  这么一会儿功夫,他已射下了十来艘微型舰了。然而敌舰总共有五六十支,不断汇集到基地上空。当中一艘四方舰突地像吹气球一般在铮引头顶上空胀大。他甚至能清晰地看到船身底部钢板上在多次升降中留下的划痕。船尾的热浪扫过他的脸,鼻子里尽是一股机油的味道。
  空中骤然出现的庞然大物越来越多。不久便听到砰砰声响,是基地的两个主要火药库爆炸了。远远望见自己的一艘鬼影舰刚离地,就被冲过去的一种叫“尖嘴雀”的敌舰迎头撞翻,摔回地面。不一会儿,四处都是冲天大火和滚滚浓烟,随着夜色的加深让人有种身在地狱之感。这还幸亏是铮引发现得早。要是之前一无所察,修罗军此刻可能已全军覆没了。
  他低头望了望手中的金刚弩,叹了口气。作为主帅,能做的他都做了,到现在还能怎样?尽人事而听天命罢了……
  ******
  砰!一颗炸弹落到他身旁不远处。铮引整个人飞了出去,撞到一棵大树干上,又滑回地面。
  然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在接下来的那一刻,时间突然停止了,他身体的一切感觉也消失了,四周一片寂静。
  紧接着是各种各样的人和事飞快地在他脑海中闪过。大部分都是他没有经历过的片段,仿佛这是来自于另一个人的记忆。嗯,这不仅是另一个人,而且是另一个世界发生的事。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他已经死了吗?
  然后这堆理不清的混乱景象又突然消失,他感到自己在极速缩小。不是夭兹人那种缩小,是比虫蚁还要小上千倍万倍。包围他的是种令人恐惧的孤独,比死还可怕,就像一个活着的人被塞进大洋底部最深的海洞里。让他不由地想起魅羽昨晚才讲过的曜武智的经历。
  可他不是在海洞里。他的四周是无边无际的虚空,只是偶尔能碰到个小球,或者一片稀薄的“云彩”。他还在继续缩小,现在的世界连虚空都不是了。是种难以名状的存在,好像有振动,不同快慢的振动。有薄膜,还有一些不断变换形状的小“线条”……
  倏地一下,重回到当前。感官又恢复了,周身散了架一般地疼。额头上流下来的血让他睁不开眼睛,不过他本来也不用眼睛看的。神识中望着一艘接一艘的舰艇在经过他上方后没多久,就坠落在地。
  一艘我舰,一艘敌舰,一艘敌舰,一艘敌舰……
  嗯?为何敌舰坠落的越来越多?他在神识中仔细搜寻着,然后就在半空看到一条青蛇。
  这可真是一条巨蟒啊!单论蛇的粗细,铮引估计他双臂环绕都抱不过来。更奇的是,这条蛇在半空停着,卷成螺旋状。蛇皮上不断有流动的闪光,好像周身都带着闪电一样。
  想起魅羽之前说的用环形闪电制造强磁场的典故,难道这条蛇是她弄来的?可是为何只有经过蛇面前的敌舰才坠毁,修罗的舰艇则完好无损呢?
  于是将神识继续前移,这才发现巨蟒对面不远处的空间里,停着个衣冠不整、披头散发的女人。每有敌舰经过时,她便开始划动手中拿着的一面镜子,从镜子当中射出螺旋状的强光,同巨蟒遥相呼应。而当修罗舰经过时,她便静止不动。
  与此同时,铮引听到她在唱歌。他的天眼原本只能看,不能辨别声音。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才那段奇特的经历,他现在也能遥听了。
  “震天一声吼,
  闪电已出手。
  何时是尽头,呀,
  魅羽累成狗。”
  她喘了会儿气,又扯着嘶哑的嗓子冲对面的巨蟒喊道:“我说你白长这么大只,就这么点儿力气?发的电还不如我多,怎么天庭没给你饭吃吗?还好意思叫什么远古神兽,我从河里随便摸条水蛇出来,都比你顶用,好吧?这么弱,不怕哪天玉帝看你不顺眼,把你剁了炖成蛇羹?”
  铮引虽没养过蛇,但也能感受到那条青蟒此刻是敢怒不敢言,乖乖地加大了周身的电力。估摸着在天庭里见惯了君子淑女,难得遇到个泼辣妇人。
  魅羽这才消气了,又开始摇她手里的神器。
  这时有一队专门救助伤员的士兵路过铮引身边。看到主帅受伤了,躺在树下,连忙把他抬上担架。于是铮引就这么闭着眼睛,被摇摇晃晃地抬走了,灵识中依然在远远“望”着他的心爱之人又一次创造奇迹。
  “这次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一个抬着他的士兵问道,“敌人是怎么出现的,又是怎么被干掉的?全都莫名其妙啊。”
  “你没发现吗?”另一人说道,“自从新统帅来了之后,各种新奇事就接连不断。”
  大概是说完才意识到,新统帅就在身后的担架上,忙回过身来咧嘴一笑,问铮引:“长官,我说得没错吧?”
  铮引也笑了,是种幸福的笑。
  说得并不准确,与他的出现无关。是自从前任统帅来到修罗后,很多人的命运都跟着被改变了。不过这些没有必要同兵士们讲,他们不会明白。他们只需要知道,这次立战功的还是他们修罗人,而且是个女兵。她按说早就“退伍”了,考绩册却在一直疯长。
  待会儿不知她是会骑着巨蟒离开呢,还是坐船?他们都欠她的,却没有机会补偿。
  “埋头一顿吃,
  纤腰变四尺,
  厕所跑十次,呀,
  魅羽累成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