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魅羽活佛》第87章 铮引

(2020-11-04 07:21:46) 下一个

章节目录:https://bbs.wenxuecity.com/bbs/origin/974138.html

上一章 第86章 再见是路人 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7308.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第87章 铮引

 

  
  别人都认为,铮引的眼睛是因为父母在他年幼时去世,哭瞎的。实际上,那时还好好的,一直到他九岁。
  那年,整个修罗的气象都比较怪。倒没有什么洪水瘟疫,就是令人不安地反常。比如在大团的白云中,会突然出现闪电。没有任何声响、没有雨水,就是寂静的闪电。
  有时到了夜晚,天空中的某处又会莫名其妙地明亮起来。里面像是有海市蜃楼,但又不是。因为真的海市蜃楼反射的应当是修罗界其他地方的景色,而当时呈现的影像却十分陌生。有见多识广的老人说,那是其他天界的,甚至有可能不在六道之内。
  于是各种预言、谣言四起。有的说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大灾难。有的说是大好事,会有佛菩萨降临修罗界。还有的说定是和被关押的涅道法王有关……事实上那年对大部分人来说,却是有惊无险地过去了,所以后来也没什么人记得。
  而铮引则莫名其妙地大病一场。先是发烧、昏迷、说胡话,浑身长满了一块块红色棕色的斑点。抚养他的叔叔和婶婶都很着急,请了大夫来也查不出病因。
  病了二十来天后,自己好了,症状也都消失了。但从那之后,视力就越来越糟。铮引本来就性格内向,看不清楚之后更是减少了外出。除了两个堂妹和邻居几家人之外,几乎和同龄人没有接触。
  他的父亲和叔叔是从人间移居过来的弓箭制造手。兄弟二人除了有副好手艺,铮引的爷爷也没放松过对他们的教育。所以叔叔闲下来便教三个孩子读书识字,还将人间的一些诗词典故说与他们听。
  在视力减退的同时,铮引却奇怪地获得了一种超自然的敏锐。这种第六感并非时时都有,只是在他拉弓瞄准的时候,或者嗅到危险的时候才会产生。这个时候的他,正如魅羽所说的那样,似乎有双“天眼”,能洞悉周围的一切。
  ******
  虽然叔婶对他还算不错,到了十五六岁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总不能一辈子待在家里。首先想到的是参军,到了报名处却被赶了回来。视力差得连外出行路都成问题,怎么当兵?报名处的人对他如是说。
  于是头几年在港口干活,给各种货船和客船装卸货物、补充物资。在他二十一岁那年时,有次一个中尉带着全家坐船外出。登船后没多久,发现小孩不见了。此刻船还没开,也不知小孩是掉水里了还是自己跑回了岸边。一家人急得抓狂。
  当时铮引正在岸边坐着休息,小孩落水处并不在他面前。然而他却清楚地感觉到船的另一侧有人落水,急忙跳进水里,算是救了这孩子一命。中尉得知了他的异能,便写了封推荐信,让他拿着再去招兵处报名。这次被录取了。
  新兵录取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档案处登记身上有何标记,比如胎记之类的东西。这么做主要是预备着万一将来在战场上牺牲,便于遗体辨认。当时铮引按要求把衣服脱掉,站在那儿,浑身不自在。他父母双亡后就再也没人见过他没穿衣服的样子了。
  登记官自然是见得多了,只是随意说了句:“你屁股上的这个胎记倒是挺有意思的。像朵莲花,可只有三瓣。”
  胎记?他怔了一下。没记得自己身上有任何胎记啊?不过那是视力丧失之前了,大病一场后他还没留意过身上有何异常。
  于是当晚回营地后,他自己检查了一下。果然,屁股上多了块红褐色的东西,擦不掉。但因为视力不好,也看不清楚什么样。长在这种地方,又不便让其他人代为查看。估计就是那次大病时没完全消褪的斑痕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
  虽然被录取了,但因为视力不好,被分去了新兵训练班里最弱的南班。白天的训练是很辛苦的,但铮引的心里却很舒畅。他喜欢军营的生活,他喜欢各种严格的规矩。队伍中有他固定的位置,宿舍里有属于他的床位,这让他觉得自己不再是个多余的人。
  大概过了二十来天,南班里又来了个新兵,而且还和他分到了同一个伍。是个女兵,一看就是从人道来的,比修罗人矮一两个头。
  长相,怎么说呢?修罗界的女子普遍貌美,可大部分都是高鼻大眼那种美。至于气质上,有的端庄,有的豪放,有的温柔——比如他的母亲。
  而人道来的这个女兵却是一种妩媚俏丽的美。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透着喜悦和顽皮。虽然她不是修罗人,可和大家是自来熟,很快就打成了一片。一闲下来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相比之下,铮引自己倒像个天外来客。
  记得她刚来那几天,铮引宿舍里黑灯之后大家讨论的都是她。说别看这个小蹦豆是外道来的,在待遇上和其他新兵无二,却是法王的家眷。还有的说法王之所以能重生,靠的就是她。
  当然,男人们谈论女人,说到最后通常就有些不堪入耳了。比如猜测她的脚有多小,是不是只有普通修罗女人的一半大。有的说她和法王无疑是情侣的关系,每天晚上都会搞得惊天动地。
  每到这时候,铮引就拿被子把头蒙起来。真希望自己除了眼睛不好之外,耳朵也聋掉。虽然作为她的搭档,他比谁都更清楚她脚的大小。还好众人的热情也就持续了几天。
  ******
  在新兵训练基地的那些日子,是铮引长这么大以来最快乐的一段日子。事实上,魅羽离去后他经常想,大概也就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几个月了吧。
  那一阵每天早上在床上一睁眼,心里都是期待和喜悦。又是新的一天摆在面前,又能见到她的音容笑貌。听她讲学习格斗的心得,以及她自创的如何将武术的精华融于格斗之中。听她描述头天晚上吃一种新奇水果时闹的笑话。听她变着花样地,在背地里阴损崇辅任命的那几个天旭官。
  他俩是好搭档。在认识她之前,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怪的人。两个堂妹经常抱怨弄不明白他想说什么。可魅羽似乎总能准确地把握他的心意。有时连他没说出口的,她好像也知道。按理说他俩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人,她又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呢?是她聪明、善解人意,还是他俩天生就有默契?他宁愿相信是后者。
  总之无论她白天和他说过什么话,是一句半句的废话,还是声情并茂的长篇大论,他晚上回去后都会一遍遍地回想。事实上,就算她压根儿不理他、不看他、不知道他的存在,对他的快乐都毫无影响。只要她在那里,只要能天天见到她,能一直这样,就很好。
  成年后的修罗男女,但凡遇上了中意之人,是不会遮遮掩掩的。可铮引从未想过要向她表白。怎么可能呢?姑且不说她是法王的亲戚,就算是个普通人,那也是佼佼者,是那种无论放到何种人堆里都会大放异彩引人注目的类型。
  时不时都会有人跑来问她能不能做老婆。那些男人大部分都比铮引出色,也都被她拒绝了。不消说,她未来的夫婿定然是万里挑一的人中龙凤。所以他是不会开口的,倒不如保留一些美好的回忆。
  虽然他确实是这么想的,可在前庭地见到陌岩的那一刻,还是让他当即堕入了万丈深渊。她最终会离开的,她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一直在他身边停留?而这个龙螈寺高僧自然是配得上她的。无论是外貌人才武功,还是家世,每一样都是他铮引望尘莫及的。
  而他能做的,在接下来的那段日子里,只能是尽可能保证她的安全,直至她离开。她去掌舵的那两天,他一直都很担心她会溜回来刺杀崇辅。还好她没回来。
  不过那之后她也再没回来。九叔也没回来。连面对面一声道别都没有。
  ******
  于是铮引认为这段插曲已经结束了,只是他一如既往微不足道的人生中的一次意外。不料没过多久,他在一天之内连续接到了两道通知。
  先是殷天旭的指令。殷天旭便是崇辅生日上骑龙骥败给魅羽的那个天旭官。自从樊天旭叛逃之后,就由他来负责新兵的训练。指令说新兵招募超额了,将铮引和南班的几个人解雇。
  于是铮引便开始收拾行李。行李收拾到一半的时候,又接到法王的口令,让他前往太子府。
  “对最近这次战役,你有什么看法?”涅道一上来就问。
  这是铮引第一次近距离面对这位有着三瓣唇的修罗军最高统领。之前在崇辅生日会上他曾远远地望过几眼。不愧是修罗兵将、尤其是年轻人的偶像。健美、硬朗、冷酷,从头到脚散发着让人敬畏的超凡力量。然而在他笑的时候——铮引曾见他冲魅羽笑过——又像个阳光稚气的大男孩。
  铮引知道涅道问的是掌舵结束后,修罗、他化天、兜率天这三方的那次冲突。他因为当时作为新兵被留在修罗,并没有参战。但依照修罗军的惯例,每次前线的战事都会被人带回来公开讨论,让所有人都得以思考和学习。
  “虽然兜率天是乘虚而入,”铮引回答说,“但我军有好几次失误,原本是可以避免的。比如在远征河附近的交战,三艘鬼影舰来得太早,全无用武之地。这三艘舰本可以守在忘川峡谷附近,将大队敌军阻拦一两个时辰,这样煤道口那边就可以有足够时间重创敌人的第九营。”
  涅道点点头,“接着说。”
  “在双界地那里,被敌人偷袭,损失惨重……”说到这里,铮引不知该怎么说下去了。假如有他在,定会提前发现有敌人的埋伏。可这是他的异能,倒也不能抱怨别人失职。
  不过涅道应当是明白他的意思了。“我现在任命你为前锋营统领,如何?”
  铮引愣住了。一个培训期刚结束、并在两个时辰前被解雇的新兵,去担任前庭地的头号长官,史无前例了吧?
  哦不,最近倒是有差不多的先例。
  “去了,给我结结实实打几次胜仗,别人就没话说了。否则,就算是我任命的,你的位子也坐不稳,知道吗?”
  事实上,铮引虽不通达人情世故,稍微想了一下也明白了。军中将领并不是所有人都站在崇辅一方,但只要不是涅道一手提拔上来的,终归不敢推心置腹。铮引是新人,而最主要的,是他和魅羽的关系。属于涅道可以完全信任的为数不多的几个。
  “是,殿下,”他行礼,估摸着自己也该退下了。
  “你等等,我有东西给你。”
  涅道吩咐了声,手下便取来了一个四方扁平的盒子,递给铮引。
  “我过几天要出远门,”涅道说,“你若是见到魅羽,替我把这个给她。”
  “是。”
  铮引接过盒子,转身出去。听涅道在背后叹了口气,“就怕送晚了赶不及。”
  ******
  在刚成为前庭地统领后的那两三个月,官封副将的铮引有了个“老婆”。是个仙女般美丽的修罗女兵,听了他的英雄事迹后对他特别崇拜。
  那时铮引正处在恋人离开后的伤痛期。应该说,这个女友给他带来了很多安慰,两人在一起也确实有过一段快乐的时光。可没过多久,女人便受不了他了。
  “你为什么跟其他人那么不一样呢?”她有天终于忍不住了,说,“你知不知道,你有好多地方都很奇怪!”
  “是吗?”他问,“我很奇怪吗?”
  “你……比如说,你从来都不正眼看我,我完全不知道你的心里都在想什么。我觉得和你没有交流,你知道吗?”
  他叹了口气。“那可能,我真的是很奇怪吧。”
  于是她走了,他又变回了一个人。前庭地的战事很忙,也没功夫终日伤春悲秋。只是偶尔闲下来时会闪过一个念头:假如没有陌岩,他会有机会吗?会不会,有那么一丁点儿的机会?
  之后又发生了件奇怪的事。有天他的兵士送进来一封信,说不知谁放在门口石阶上的,上写“统领大人亲启”。
  铮引拆开信看了下,字不多,也没有落款。他皱着眉想了一会儿,便把信收起来了。
  ******
  在铮引接任前庭地统领的四个月后,刚开始时干劲儿十足的兜率天军队终于意识到,这不是场他们玩得起的游戏。开始有计划地撤兵。
  容祯王的部队虽然毫无退意,可也看着有些疲了。铮引暗里松了口气,觉得自己这趟算没白来,干得还不错。接下来也可以喘口气,稍作休息。
  谁料到不知从哪儿又蓦地窜出一支舰队来。装备之精良、武器之先进,实乃闻所未闻。这支舰队谁也不站,同时和三支驻军开战,却丝毫不落下风。不久便占领了兜率天原有的基地,还不时去城镇抢掠民众的钱粮。
  之后的一个月,修罗和他化天的军队都伤亡惨重。两军虽算不上盟军,可也开始不约而同地停止了对抗,共同御敌。铮引比较欣赏容祯的一点是,在一同御敌的时候,容祯并不耍心机,自己捡便宜让修罗军吃亏。碰上硬仗,该怎么打就怎么打,是条汉子。
  还好涅道不久后外出归来,不断从修罗增派新锐部队来支援。也已弄清楚了,敌人居然是六道外的势力,通过地狱道过来的。目前天庭已得知此事,正在观望事态的发展。倘若外敌贪得无厌,那天庭便会派兵前来。
  这天晚饭后,铮引在基地召开军事会议。基地近几个月来一直在修建,目前的规模已经看不出是个临时驻所了。参加会议的有前庭地主要将领,和涅道从修罗派来的代表。
  会开了一半,有前线来报:敌人新增的一支舰队刚刚飞出第六层地狱的天洞,包括一艘中型母舰、七艘战舰,和两艘物资船。
  铮引一听,头立刻大了。这些夭兹人到底打算干什么?几天前才补充了一批奇形怪状的敌舰,一直藏在敌军基地里不出来。为何又增兵了?难不成想一鼓作气把修罗和他化天二军给灭了?
  于是在战袍外套上盔甲,登上统领大人的主帅舰,赶往前线。一路不断收到战报,说敌人基本上全军出动了,战舰密密麻麻有十几排。
  “报!我军已损失了狼原号!”
  “报!番云号遇难。”
  “报!鬼影四号被击落。”
  连鬼影舰都被击落了。铮引忽然想,说不定今天就是他在这世上的最后一天了呢。原以为自己会庸庸碌碌、孤独寂寞地终了一生。现在看来,连平庸都是一种奢侈。此刻他只想知道,当她听到他的死讯时,会不会多少难过一下?
  当然了,她根本就不会知道。她正在另一个世界里,和她的心上人在一起,每天都会很快乐。
  ******
  铮引站在船头,身侧是挥舞着信号灯的兵士。白天是用红旗,在夜间战斗,靠得便是灯光在战舰当中传达指令和信息。
  下方的大地上不时有滚滚浓烟升起,是自己或敌方被击落的战舰——自己的可能更多些。这在夜色中用眼睛未必能看到,但铮引用的也不是他的双眼。
  统帅舰慢慢减速,最后停在半空。
  “统领大人,”身旁的信号兵说道,“敌军有异动。”
  在信号兵汇报之前,铮引已经觉察到了。敌人有六艘奇形怪状的舰艇从备战群中飞上前来。然而这几艘舰艇并未朝己方开火,只是缓缓移动着,像是在摆什么阵法。
  不对,不是阵法。有一艘长条形的舰艇,尾部居然插到一艘中型母舰的一侧。又有一艘差不多的舰艇插到了母舰的另一侧。然后是一艘圆形的舰艇,冲着母舰的头部飞过去……
  铮引倒吸了口冷气。这、这是要做什么?不管要搭建什么,肯定不是好事。
  “全力出击!”他说道,“一定不能让他们完成搭建目标。”
  话音刚落,他却突然感到有什么不对……
  修罗军用上了十成火力,最前面的舰艇上弓箭、火箭、土炮一齐开火。耳中却听信号兵又说道:“这、这,好像说,有个人在敌舰群中飞来飞去,还是个女人……不对,不是一个人,背上还背了个小孩。”
  铮引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呼吸也开始变得困难。他已经感觉到她的存在了,这实在让人难以置信,但他十分确定那就是她!兴奋、喜悦、慌乱、恐惧,各种情绪让他变得语无伦次起来。
  “赶快!快点去……不对,停火!去把人救下来……飞翼在哪里,快给我拿过来!”这还是他担任统领以来,第一次在属下面前惊慌失措、大吼大叫。
  片刻过后,铮引已经身着飞行服,被送去了交战前沿。
  ******
  魅羽背着小川,飞上了一艘战舰的尾部。那里刚好是装卸补给的大门,凹进去一块,还挺避风。
  她坐好后,总算给小川换了尿布。之后便开始琢磨如何才能偷偷溜进厨房,把这包屎放进夭兹人煮饭的锅里。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法子,只得作罢。
  小川早先吃了鸡蛋米糊,后来受了些惊吓。现在舒适了,便在魅羽怀中心满意足地睡着了。船过了天洞,没过多久便开始减速。跟着魅羽便发现前后左右的战舰越来越多,有种大战一触即发的氛围。将熟睡的小川在背后系好,做好随时动身的准备。
  最前方的战舰已经开火了。动用了灵宝心法和探视术,她得知修罗军在短短四分之一个时辰内便损伤惨重。接着她便看到了铮引刚刚看到的那一幕:有多艘战舰正在开始组合。
  不好!她想起从夭兹人书店里顺走的那本用人类语言写的书,里面自吹自擂过一种新技术。将六艘战舰组合成一个“战舰人”后,便能在战场上做很多可怕的事。这当中包括由六艘舰同时产生一种叫什么“场”的东西,然后便能启动一种十分恐怖的武器。
  如何才能替修罗军阻止厄运的降临呢?她快速地思索着。夭兹人的战舰各个都是鬼影舰级别的,甚至更厉害,用阴阳鱼对付不了的。她来地狱道后,一直在钻研灵宝那本书里的一种功法,叫“移山术”。
  这个移山术要是使好了,能将大体积的物体瞬间移到附近的另一个空间,无论这个物体有多重,是有形还是无形。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在物体静止的时候,绕此物体横向飞一圈,再纵向飞一圈。然后才能将物体隔空移走。
  魅羽来地狱道之后,一直都被各种事务缠身,能找个无人的地方练习的机会寥寥无几。关键是,要纵向绕物体一圈,必须从物体下方穿过。这要是真的用来移山,就得先在山下开个隧道才行。
  迄今为止,魅羽只是成功地将某条小河上的拱桥移走过一次。能否将此术用到战场上还是个未知数。
  ******
  无论如何,她决定先飞过去看看。于是便背着小川,来到了正在组装的六艘战舰中央。战舰中的敌人应该已经发现她了,估计正在用他们的语言大骂“见了鬼了”吧?有两艘舰一边移动,一边拿之前她接触过的那种钢管□□朝她发射。与此同时,修罗军那边也朝这边开火了。
  魅羽一边躲避着敌人和自己人的攻击,一边在物色可能被她搬运的目标。此时战舰人的四肢和头部都已安装完毕,然而每一个部位都在缓缓移动。只有静止的物体才有可能被移位。
  这时她突然有种非常难受的感觉。这是种从来没有过的痛苦感,好像周身被电击,又像被火烤。牙根肿胀,已经开始往外流血。胸腔里翻江倒海,眼珠像是要从眼眶中蹦出来……估摸着战舰人是要用那个什么场武器了吧?想到背后还有小川,她只得迅速飞离了战舰人的前方。
  一颗耀眼的雷电球正在战舰人的怀抱中形成。魅羽不敢直视,只能转身闭目用探视法去观察。球越来越大,顷刻间直径有一人大小。
  雷电球飞了出去,飞进修罗战舰群中。一声爆炸声后,十几艘修罗战舰顷刻受损严重。有的从中部裂开了,士兵纷纷从半空中掉下去。有的燃起了红色烈焰。还有的砰的一声爆成了碎片。魅羽看傻了。那里面可能有不少同她并肩作战过的战友,铮引是否在里面也无从知晓。就这么、瞬间消失了……
  又一个雷电球开始形成。不能,不能再来一次了!她转身,背着小川冲了过去。忍受着从周遭袭来的那种难以名状的痛苦,她横绕了雷电球一圈,又纵绕了一圈。然后动用灵宝功法,伸臂向着作为战舰人躯干的母舰一指。
  “移!”
  雷电球瞬间消失了,战舰人胸前的空间一片黑暗。紧接着由母舰的中央部位开始融化,耀眼的白光朝四面八方散射出去。六艘战舰在同时解体,跟着轰的一声震天巨响!
  魅羽知道逃已经来不及了。只得面对战舰,尽量把小川挡在身后。爆炸的气浪将她二人如树叶一般掀翻出去。背着小川的魅羽在空中一连翻滚了十几圈,接着便朝下方的黑暗大地摔了下去。
  在失去知觉前的那一刻,她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反正找不到陌岩,死了便死了。只是小川……珺姐,张大哥,我对不住你们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