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第95章 男友与老公

(2020-11-21 09:13:52) 下一个

章节目录:https://bbs.wenxuecity.com/bbs/origin/974138.html

上一章 第94章 何为杀手锏 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7819.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第95章 男友与老公

 

  
  崇辅死后,刚刚被托起的小岛慢慢沉了回去。受过严格训练的修罗兵水性都不错。之前掉入海中的那些,凡是没有撞到石头上摔伤的,都自己爬上了岸。还有些伤员和遇难的士兵被常年生活在海中的通族人给送了上来。
  刚才岛上出事的时候,引来一群群的通族人和棉族人在远处围观。铮引还是第一次见到通族人。这些人的外貌和陆地上的人没有太大不同,不一样的地方主要在脚上。脚腕处能伸出半球形的透明软骨,可以在水中一伸一缩来推进自己前行。
  若是登上陆地,软骨便向上翻,露出脚来走路。不过听说他们没法在陆地上久待。他们应当也有能在水中呼吸的腮吧,铮引想,就是不知长在身上的什么地方。
  现在已有棉族人赶去给南长音的东道主报信了。这些天生会飞的人飞行速度特别快,相信不用多久就会有救援队赶来。铮引的亲兵中有军医,很快便给他处理了肩伤,又去护理其他伤员。
  等四周无人后,魅羽走过来坐到他身边的地上,把刚刚用过的金属利器递给他,让他转交给涅道。
  “这是我在地狱道夭兹人的基地捡到的,本来有一长一短两支。长的当时就用光了箭,扔了。短的还剩这最后一支箭,一直没舍得用。没想到关键时刻派上用场了,呵呵。”
  看得出来,除掉崇辅这件事让她非常开心。
  铮引冲她说:“这么厉害的东西,你还是自己带着防身吧。”
  她又一次在他陷入绝境时出现了,他觉得自己真是幸运到家了。
  她摇摇头。“没有箭,就是废铁一块。这种箭估计很难做成,你让法王试试看吧。不行就算了,有些东西即便是知道了机理也未必能做得出来。”
  一个亲兵跑过来。“将军,有个棉族人找你。”
  棉族人?铮引一琢磨,涅道吩咐过他要转交一封信给棉族的皇室,应当是与此有关。
  过了一会儿,亲兵头顶后方跟着一个悬浮着的飞人走了回来。在飞人身后的远方,能看到四个飞人拖着的一辆飞辇。
  眼前这个飞人使者的相貌和其他棉族人差不多,至少在铮引眼里分不出美丑来。身穿浅蓝色的军服,和天空的颜色相近。背后的头发好像被漂白过,大概是为了飞行时的隐蔽性。
  棉族人嗓音尖利,说话直来直去。原来刚刚路过的那棵盘雅树上,便有棉族皇室成员的行宫。这次来凑热闹参加狩猎盛会的,是某位亲王的儿子——荆宇将军。将军还特意命来人带了一辆飞辇过来,请铮引前去一叙。
  铮引犹豫了一下。发生了崇辅大人叛乱并死掉这么大的事,修罗人自是没有理由再待下去狩猎了。今晚见到索宇将军,少不了要有一番详细汇报。还好这次崇辅把事情闹得这么大,众目睽睽下害死不少人,冥冥中给铮引减少了很多麻烦。可无论如何,明早是肯定会启程返回修罗的了。
  至于魅羽,她明天也会随师姐妹一起去天庭了吧?今天是他俩在夜摩天的最后一天,却不得不撇下她去见别人,铮引打心眼儿里是不情愿的。
  不料来人瞅了瞅魅羽,又说:“我家将军还说了,如果魅羽夫人也在的话,请移驾同去赏个脸。晚宴时有个客人想见夫人。”
  “是吗?”魅羽听后,望了眼远处停在半空的飞辇,有些不怀好意地问面前的飞人使者:“还会有人想见我?不怕我身上带着火吗?”
  说完后便捂着嘴笑了起来。飞人听后似乎极为不悦,但出于礼节又不便发作的样子。
  怎么,这些棉族人很怕火吗?铮引暗想。不过魅羽既然一道去,那他就没什么可犹豫的了。
  “那就有劳使者带路了。”
  ******
  铮引又嘱咐了一番亲兵队长,便和魅羽登上飞辇。之前折腾了半天,起飞没多久太阳已往西沉。二人都还没吃午饭,铮引便把随身携带的食物拿出来给她吃。
  因为她不能忍饿。原先在修罗外出训练的时候,少吃一顿她都要叫唤。他身上的食物经常是先给她吃的。
  她吃着东西,他在一旁谈起涅道让他给棉族人送信的事。信他虽未读过,但大致内容倒也了解。
  涅道是希望棉族人派兵去前庭地,共同抵御夭兹人。若论飞船和舰艇制造,修罗在六道中是领先的。可比起那帮巨人的工艺技能,那又不知差了多少年。
  棉族人天生会飞,如果替修罗人打探情报,或去敌营搞破坏,无疑会十分便利。即便同普通修罗人一样在战舰上工作,船沉了,人没事,也算是优势吧。
  她吃完后收起食物,问:“我那本书你给了法王后,他有没有说什么?”
  “他还在找人破译语言,不过我们目前有个想法。”
  这么说并不准确。想法是铮引提出的,涅道认为可行,不过还有些环节没有理顺。
  “可以确定的是,夭兹人的飞船和我们的一样,都是用磁箱调控一种矿物来起飞的。”
  “我管那叫反重物,”她插嘴道。
  嗯,她起的名字向来是最合适的,铮引想。随后说道:“倘若我们能在前庭地和地狱道的天洞处设置几个巨型磁箱,从道理上讲是可以让他们的飞船一进门便失控的。只不过因为我们的飞船也是靠磁箱运作,这种巨型磁箱的存在会首先使我们的飞船失灵。”
  “所以你们打算让飞人来帮忙?”
  铮引皱着眉说:“是这么想过。但这种磁箱肯定会很重,靠人力长时间在空中托浮不可行。而且如果敌人立刻反击的话,棉族人会毫无还手之力。”
  她想了一下。“我听说夭兹人是从第四层地狱里的一个山谷进入六道的。能否把磁箱安装在那边?”
  他摇摇头。“据说夭兹人一直严守第四层,我们过不去的。”
  二人半晌没说话。待飞辇的高度开始降低时,她说:“这些事本该是天庭来操心的。现在你们替他们办了,他们乐得清闲。天庭若是肯派些天兵天将过来,哪里还需要找棉族飞人了?”
  关于“天兵天将”,铮引曾问过涅道。最近涅道亲自去了天庭一次,为的就是谈这件事。回来后看样子是给气得不行。说天庭不肯出兵,怕的是有朝一日夭兹人打上天来,他们便无以自保。
  军中还有不少传言,说天庭正在和佛国和道门商量,想在六道之外的太虚境建一片谁也攻不进去的“长乐园”,一旦形势不妙就集体搬过去。不过这些还是先别和魅羽说了,免得她生气。
  耳中又听她说:“等我去到之后,会暗地里了解一下天庭的资源。要是有什么发现或想法,我会找机会通知你和法王。实在不行的话,哼哼,我现在有点理解殁天枢的重要性了。这帮蠢货,还没上战场先想着保命的,能打胜仗吗?”
  她这么说的时候,铮引的脑海中便浮现出一条宽阔的银河。
  他在河的这边,她在河的那边。
  一群鹊鸟飞过来,搭成一座美丽的桥。
  他俩踩在鹊桥上见面,互相交换军事情报……
  ******
  盘雅树从远处看着就很高大,但飞辇停好之后,铮引随魅羽下了车,才真正体会到它的宏伟。
  住人的房屋为了稳固,都是紧靠着树干修建的。叶子上搭建的则是各种存储食物、日用品,和交通工具的仓库。每一片深青色的叶子都有两三个新兵训练场那么大。
  叶子总的来说还算稳定。上下相邻的叶子之间有木楼梯相连,估计是给外族人用的。棉族人自己飞来飞去的,用不着楼梯。
  皇室行宫建在接近树顶的地方,一连占了五片叶子。最顶层的叶子上搭了个小小的人工泳池,旁边有亭台楼阁。池里清澈的水和碧蓝的天呼应着,让人想起离天很近的天国。
  进到室内,是和别处的权贵人家差不多的结构和摆设。屋外虽阳光灿烂,屋里倒是清凉无比。
  荆宇在书房接待他俩。让铮引比较欣慰的是,这个荆宇的相貌虽然也具备大多数棉族人的特色,但好歹是站在地面上的,不用仰头同他说话。嗓音也比刚才的使者柔和低沉了许多。年龄应当比铮引大不了几岁,可是气质稳重得体,一看便是洞察世事之人。
  荆宇同铮引相互客气了几句后,请他和魅羽入座用茶。其后眯眼观察了魅羽一会儿,说:“我昨日也在会场,见过姑娘和同门的表演,很令人震撼。后来听人说,姑娘之前一直在龙螈寺,和下凡渡劫的陌岩佛陀,呃,这个……”
  铮引几乎可以断定,荆宇原本打算说的是“在人间喜结良缘,传为佳话”之类的赞誉。然而此刻见铮引在一旁,这番话便有些不确定是否应当出口了。
  “贫僧法号肥果,”魅羽双掌合十,笑着说。
  “你是肥果?”荆宇闻言,似乎吃了一惊,上下打量着她。“可是,你……”
  “我猜,咱们在云冉峰交过手吧?”魅羽大方地说,“当时躲在车辇里、临走前大吼一声把山上的树木都震断的那个,莫非是将军你?”
  荆宇又怔了一会儿,然后像是释怀地摇了摇头。“呵呵,都过去了,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吧。”
  跟着转向铮引,二人开始谈正事。铮引先是将涅道那封书信掏出来,递给荆宇。
  荆宇读后,像是一早便考虑到了要棉族人派兵这种可能性。点点头,没说可,也没说不可。铮引知道,这种大事最终还是要由棉族人的王和涅道讨价还价来决定,自己只是个传声筒罢了。
  不过棉族人向来缺少耕种和制造业。粮食和日用品基本上是靠给谷族和修罗人工作来换取的。所以这笔交易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至于通族人,大部分时候可以自给自足。需要对外交易的时候,靠的主要是夜摩天海中的奇珍异宝。比如用万年砗磲雕成的各种珠宝和玩物,能发夜光的滴血珊瑚,避水丹,号称能治百病的紫鲨灵芝等。
  耳中又听得荆宇说:“待会儿的晚宴还有两位客人。一位是通族里有名的浮焰法师,也想结识一下铮将军。”
  通族人一向笃信佛教,族里的大事都是由和尚们决定。所以前来赴宴的是法师,铮引一点儿也不奇怪。
  但这另外一个人又是谁呢?看荆宇的样子,好像不打算提前介绍此人。之前使者说有个人特别想见魅羽,是不是这个神秘的客人?他是不是嘱咐过荆宇,不要提前泄露自己的身份?
  正想着,有仆人来报,说晚宴已准备就绪。荆宇站起身,冲二人做了个“请”的手势,率先走出书房,领着二人来到饭厅。魅羽原本走在铮引前面,谁知脚一踏入饭厅门,便浑身僵住了。
  铮引来到她身边,驻足,朝里望去。屋里正中央摆着个圆桌和六把椅子,仆人们正在进进出出地上菜。不过菜没有直接放到圆桌上,而是搁到了一旁的两张长桌上。昨晚南长音的宴会也是如此,看来这是夜摩天的风俗。每个人吃什么先捡出来,大家不在一个盘□□筷。
  在荆宇进去之前,桌边还站着三个人。一个年轻的棉族少妇,在棉族人中应当算是绝色了。身上挂满了精致绚丽的宝石首饰,但并无庸俗感,反而显得很高贵。估计是荆宇的夫人。
  另俩人都是和尚。当中一个身材魁梧,一脸横肉,目光明亮,一举一动都虎虎生风。铮引总觉得此人手里再配个禅杖就完美了。
  而另一个和尚则是完全不同的气质。身材伟岸挺拔,目光智慧通透。论相貌虽不及南长音摩谙亲王一家如画中人般,但周身似乎笼罩在一层柔和的光晕中,举止散发着让男女都为之倾倒的魅力。
  铮引倒吸了口冷气。这、这人不是陌岩吗?
  ******
  当然,铮引很快便意识到,此人不是陌岩。虽然他只见过陌岩一面,但在他的印象中那是个光明磊落的人。是个虽然具备威胁别人的能力,却从不让人感到压力的人。
  眼前这人却不是。在他见到铮引同魅羽并肩出现的那一刹那,一阵杀气便朝着铮引袭来。
  记得上次在前庭地同魅羽谈话时,她曾简略叙述过发生在陌岩身上的事。这个偷了陌岩躯体的人好像叫百石。
  此刻百石正寒气逼人地望过来,换做原先,铮引也许会感到不安。然而今天上午他才在鬼门关里走过一遭。现在的这条命可以说是魅羽为他捡回来的,多活一个时辰就赚一个时辰。当一个人死都不怕的时候,也就不怕任何威胁了。
  于是铮引扭头冲魅羽说:“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我陪你去外面站会儿?”
  刚开始,她就像没听到他的话。片刻后却突然转过脸来,笑嘻嘻地说:“没不舒服,就是饿了。能一个人吃三个人的量!”
  “你平时不是都吃四个人的量吗?”他略带调笑地对她说。
  魅羽吃惊地张大了嘴巴望着他,好像不认识他了一样。
  铮引从来都不是个会开玩笑的人。今天也许是因为心情大好,居然破天荒地说了句玩笑,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前方的百石似乎终于看不下去了,冲二人走近两步。“咦,这位夫人不是我老婆吗?”
  “是吗?”魅羽皮笑肉不笑地望向他,“咱俩啥时候拜的堂?我怎么不记得了?”
  “快了。”百石又冲她走近一步。“我本来是想再耐心等上四五个月的。现在发现我老婆身边好像从来都不缺男人。恐夜长梦多,得早做打算,把她接过去才行。”
  “无论早晚,你得去问天庭要人了。你觉得他们会答应吗?”
  百石自信地笑了笑,“答不答应,要看我能开出什么样的条件了。”
  “能带男友去你那儿吗?”
  有那么一刻,铮引以为百石就要一手一个掐住他和魅羽的脖子,把他俩活活扼死。不过百石最终忍住了。虽然铮引不知道此人到底是谁、为何要冒名顶替陌岩,但既已忍了这么多年才走到这一步,应当不会轻易犯错、功亏一篑。
  一旁的东道主夫妇有些尴尬地互望两眼,走了过来。先是把那个浮焰法师介绍给铮引和魅羽,然后冲几人说:“既然都饿了,那就赶紧入席吧。都是些乡野粗食,让贵客们见笑了。”
  于是铮引照例跟在魅羽后面,拿着盘子去装食物。可能因为有两位高僧在场,一张桌子上全是精美的素食,另一张桌子是海鲜。铮引还是用盘子的一半盛素食,另一半盛魅羽装不了的东西。
  待二人走到圆桌前,其他四人已经就座。浮焰法师因为身材魁梧,坐的椅子也比其他人宽大。东道主夫妇分坐他两旁。这几人对面原本是留了三个紧挨着的空位子,结果百石已经挑中间的坐了,铮引和魅羽便不得不一左一右坐到他的两边。
  仆一坐下,魅羽便转过头来朝着百石和铮引的方向说:“早知有这么多好吃的,刚才在路上就少吃点儿了。”
  百石说:“多吃点儿无妨。”
  “没和你说。偷听别人谈话不好。”
  等酒水都上齐后,荆宇问百石:“之前我们都听说了,陌岩佛陀在人间渡劫结束,这个……”看了看魅羽,又看了看铮引,像是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还好荆宇夫人反应快,立刻接口道:“现在佛陀应当是回到佛国了吧?能和我们讲讲佛国是什么样吗?好玩儿吗?”
  百石笑了笑。“我还有些事没办完,一直都没回去。不过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一句——不好玩儿!真是无聊死了。”
  “就知道佛陀是办大事的人,”荆宇夫人恭维道。
  魅羽冷哼了一声。“离家三十年,也不先回去拜见一下自己的恩师?”
  “我也想,不过师父他也刚刚下凡渡劫去了。”
  铮引不知道魅羽和百石口中的这位佛陀师父是谁,不过应当是个了不起的老资历了吧?不消说,这个消息对魅羽来说肯定又是个打击。陌岩的师父不会认不出百石这个冒牌货。现在既已不知去了哪里,事情便有些棘手了。
  至于之前百石口口声声地说,要把魅羽给带走。这可怎么办才好?铮引固然不想她去天庭做什么七仙女,然而去做仇人的老婆,他担心她有一天会疯掉。自己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涅道……
  浮焰法师见状,立刻把话题给接了过来。先是恭维了铮引一番。说现在各个天界的人都对铮将军的大名如雷贯耳;对他舍身忘死保护六道众生的大义深感钦佩。
  这个浮焰看着威猛,实则是个精细人,且和蔼健谈。身为通族人,脚上却没有其他通族人的那种透明软骨,估计是因为有法术的缘故。
  而席间另一个健谈的人便要数魅羽了。刚好魅羽和佛门渊源极深,便问了他不少通族人信佛的事。比如民众们平日都供养哪些个佛菩萨,念的什么经之类的。
  说到后来,她冷不丁地问了一句:“我听说,有个曜武智菩萨,原本就是通族人?”
  ******
  魅羽在问这句话的时候,伸出纤纤玉指到铮引的盘子里,取走了一只蚝。由于百石坐在二人中间,她这么做时整只胳膊便横在了百石的胸前。
  浮焰听到这话,怔了一下。跟着望了一眼百石,说:“我这还是头一次听通族之外的人问起曜武智菩萨。不知夫人是从哪里听来的?”
  “自然是我身边的这位蜈蚣、呃,蟑……长老告诉我的,”她的语调有些怪异。同时又伸胳膊把刚才那只蚝原封不动地放回铮引的盘里,“打不开。”
  于是铮引就动手给她剥蚝。要撬开蚝盖确实需要费点手劲儿,不过他估摸着,别说开盖了,就是将整只蚝连壳带肉用双手碾成齑粉,她都做得到。这么做无非是要气百石。
  等蚝盖打开了,他也绕过百石递到她的盘子里去。这才发现她的盘子里居然也有一半是素菜,而且都是他爱吃的。
  “这种菜团味道真不错,”她说着,抓了几个绿色的小团子放到他的盘子里。“你尝一尝,比起你家乡的油苋子如何?”
  对面坐的三人见状,都是一副恨不得找块铁板挡在面前吃饭的神情。铮引可以感到,从百石身上袭过来的威胁感更强烈了,不过他不在乎。
  就算魅羽只是用自己来气百石,他也不在乎。喜欢一个人就是要宠她,让她高兴。想那么多干嘛?
  “唉,看来女人就得时刻用绳子栓在身边,”百石叹了口气,冲浮焰说,“咱们做和尚的,还是没经验呐。”
  接着又扭头对魅羽说:“我确实和你提过曜武智这个人,可从未说过他和通族人有关系。不知我博闻广见的老婆大人是从哪里得知的?”
  “从一本书上。”
  铮引注意到浮焰的双目中有道精光一闪而过。随即见他冲魅羽说:“既然是和我们通族人有关,反正今日大家闲来无事,夫人可愿将知道的说来听听?”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