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魅羽活佛》第86章 再见是路人

(2020-11-02 09:27:26) 下一个

章节目录:https://bbs.wenxuecity.com/bbs/origin/974138.html

上一章 第85章 阎王的三个条件 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7247.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第86章 再见是路人

 

  
  幻境消失了。魅羽站在一间瑰丽的大厅里。地上铺的不是石砖,而是平整又反光的琉璃砖。墙特别光滑,屋顶的沟槽里嵌着小灯。安静,无声也无风。角落里小桌上的灯光一动不动。
  偌大的厅堂没有窗户,看不到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魅羽想起蓝珺和她说的,这个阎王殿的实体并不在地狱道内。那她现在是在哪儿呢?她有些好奇。
  转过身,见之前进来的那扇阎王庙的橘色木门就在身后不远处,崭新又结实。她记得在幻境中走了好一阵子了,而其实没走多远。
  门上有个大转盘,圆周上写着“一”到“十八”这些数字。此刻转盘的指针正指在“六”上。不禁想,假如她走过去把指针掰到“七”,走出去便是第七层地狱的某处了吗?真方便啊。
  回头望了一眼背后的小川。见他手里还攥着那根胡萝卜,正瞪大了眼睛四处张望。他清澈的眼睛里有周围景色的倒映,似乎还有星星月亮。真漂亮的眼睛!
  她冲他笑了一下,抬步朝前方走去。大厅尽头是个走廊,进了走廊后右转,终于见到了个活人。
  是个年轻俏丽的姑娘,坐在一张桌子后面看书。姑娘留着齐耳短发,头顶戴着两只装饰性的牛角。睫毛很浓不知是真是假。但除此之外和普通人无异。
  “恭喜你过关,”姑娘放下书,轻快地冲魅羽说,“痔疮都能想出来,真不简单……一早告诉他少吃点儿辣的了。”
  魅羽怔怔地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接话。
  “一直走,最后一个门就是了,”姑娘指着走廊深处说道。跟着又压低了声音,“要是那个脸特别长的女人对你凶,别理她就是——她找不着老公的!”
  魅羽含糊地道了声谢,绕过桌子朝里面走去。经过了三四扇紧闭的门,最后一扇门是敞开的。她往屋里一瞅,屋子不大,但桌子不小。桌后坐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黑色上衣满是亮晶晶的东西,比刚刚那个姑娘大五六岁的样子。果然脸挺长,像张马脸。
  “先去一边儿坐会儿,”女人冲魅羽说。头都没抬,在一堆纸上写着什么。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奇奇怪怪的小玩意儿。
  魅羽见旁边有几把椅子,就解下小川,抱着他在椅子里坐下。坐下后才闻到气味不对,原来小川早就该换尿布了。
  马脸姑娘懊恼地放下笔,指着屋子角落里的一扇小门。“去那里、去那里换吧!真是不理解,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小孩子这种麻烦的东西。”
  魅羽抱起小川,边走边暗暗嘀咕——怪不得牛角姑娘说她找不到老公呢。
  ******
  换完尿布后回来,又等了一会儿,屋里另外一扇大些的门终于开了。等魅羽进去后,发现里面的空间比外面大很多,家具简洁但舒适。有一扇巨大的透明窗户,整间屋子采光很好。
  她快速瞥了窗外一眼,只看到浅蓝色的天空。这屋子是建在山上吗,这么高?
  一个三十五六岁、干干瘦瘦的男人坐在一张褐色大木桌后面。男人瞳孔明亮,眼窝较深,眉低压眼。头发没有挽髻,只梳了个马尾。人虽然精神,但皮肤很不好,像是经常熬夜睡不好觉的样子。
  椅子背后的墙上有片光光的大石面。魅羽的直觉告诉她,这块石面可以呈现影像,就像她和陌岩在灵宝老家的山洞里见过的那块石面那样。
  但是除此之外,居然没有一排排的书架吗?传说中不都是要在海一般的生死簿中,去查询某个人的轮回转世吗?
  “坐,”男人倒是很和蔼,指了下桌子对面的一把椅子。
  魅羽一边入座,一边暗自琢磨。这人……就是阎罗王?地狱道那个阎王爷?按照刚刚在阎王庙里才见过的塑像,他不该是个长着粗粗的眉毛和黑红色络腮胡子的大汉吗?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魅羽又瞥了一眼窗户。“王上能先告诉我,这是在哪儿吗?”
  阎王蹙眉,饶有兴趣地望着她。“你还是第一个来我这里后,一上来就问这个问题的人。”
  她礼貌地笑了笑。“可能是因为我比起你其他的来访者,在六道中跑过的地方更多吧。”
  “这里是兜率天,我的老家。”
  兜率天……魅羽搜索着记忆。据书中的记载,兜率天分内外两“院”。外院和其他的天界差不多,内院则是弥勒菩萨讲经说法的地方。于是便问:“那这里离内院近吗?”
  “内院?”阎王莞尔,“实在不知该怎么和你解释,呵呵。哪天你自己亲自去看看就明白了。”
  以为我去不了吗?魅羽心说,枯玉禅哪个天界都去得,还能把你们整个天界给“封”了呢。“听说最近前庭地的战事,你们兜率天也参与了?”
  他点了点头。“天洞是你开的?吴知府已经告诉我了,你给地狱也造了两个接口。此时此刻,我想夭兹人的飞船可能已经到了前庭了。”
  “都是我惹的祸,”魅羽郁郁地说,“现在天庭那帮神仙估计都被我气死了吧?”
  “活他们的该啊!”阎王突然一拍桌子,吓了魅羽一跳。“天庭放那帮狗东西进来,想着只祸害我们,他们可以高枕无忧。但凡和夭兹人有过交道的,都该看出这帮人的野心。你也不必自责,你就是不造这俩天洞,他们也迟早能找到办法飞出去。”
  魅羽在来之前,觉得要见这个阎王爷各种苛刻条件,对他没什么好感。如今一见之下,倒觉得挺和善又正派的一个人……神。
  她收拾精神,问了阎王一个她一直都想问的问题:“王上,请问地狱道的存在,到底有什么正面意义呢?如果是惩罚恶人在过去世的罪恶,那至少得让被惩罚的人知道他们都做过什么吧?尤其是刚出生不久的小孩子。”
  说着,她低头望了眼怀里的小川。他此刻正安详地闭着眼睛,也不知是不是睡着了。去折磨这样一个单纯又可爱的小生命,为了一些他既不记得也不理解的过去世的恶业,有什么意义?
  “你问的这个问题,”阎王一边说,一边用右手的食指在桌上画着圈,“从我接任这个职位以来,已经不知思考过多少次了。有一天我终于想明白了。”
  说到这里,他的手停住,抬眼望着她,问:“假如你辛苦设计了一个游戏,你希望你的玩家玩过一局后就罢手,再也不来了吗?”
  魅羽摇摇头,不知他为何会这么问。
  阎王又说:“所谓‘因果报应’,乃是六道运行的基本规则之一。只不过有现世报和隔世报之分。地狱道的存在,表面上说是为了起到警戒、震慑世人的作用,让他们别做坏事。可实际上,若是真的不想人做坏事,只有现世报才是管用的。
  “或者如你所说,来到地狱里时保留前世的记忆,让众生知道哪里做错了。离开地狱时,也带上地狱的回忆,才能真正起到警戒的作用。”
  魅羽点点头。这个阎王不糊涂啊。
  “因为大部分人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来生如何,谁知道呢?自然是当下活得痛快要紧。所以六道一直以来的情况是,该作恶的还作恶,死后投身到地狱莫名其妙地受苦。受完苦,投胎去到其他道后又忘了,再继续作新的恶。如此循环往复,无穷无尽。”
  说到这里他笑了。“所以六道过了这么些年,不还是热热闹闹地转着?哪个道也都满满的,不缺玩家。能够从苦海中了悟解脱,能够跳出三界外修成神仙罗汉菩萨佛的,才有几个?”
  如此说来,魅羽心想,也难怪有那么多人对天庭不满了,包括她的兮远师父在内。只是为何要有六道的存在呢?佛经上说,众生无始劫来都是佛,只因迷失了自性,“以假当真”,才永世在这轮回中受苦。
  每次读到这里她都会想,既然已经是佛,又因何突然迷失自性,掉进这六道轮里来?是谁设计的六道,又是谁希望众生永远迷失在里面出不去呢?
  另外,倘若她能相信迦叶和百石的话,相信陌岩就是现世佛,三十年前来人间渡劫。为何要来渡劫,有什么好处,是他自愿的还是被逼的?这些问题若是有天能再见到那个“丁长老”,定要仔细问个清楚。
  ******
  二人沉默了一会儿。阎王向前探了探身,盯着她问:“你费了这么多功夫来见我,该不会就是来告诉我这件事的吧?”
  魅羽目光低垂,没有看他。是的,她千辛万苦跑到地狱道、来见阎王爷,目的是探寻陌岩的转世。可真到了这一刻,她又怯了。
  她害怕。无论比起同辈人来见过多少世面、学了多少本事,在这件事上,她并不比普通的大姑娘小媳妇要强多少。她怕万一没有答案,那她真不知下一步该怎么走了。
  可也只能鼓起勇气,把陌岩这件事简略地叙述了一遍。
  “这个嘛,”阎王听后叹了口气,“我可以帮你查,但结果多半会让你失望。”
  果然,魅羽的心沉了下去,她就知道自己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就知道什么事一到了自己这里,就要难上一万倍。
  别人从娘胎里生出来,遇到心上人,结婚生子,一辈子就过去了。而一旦轮到她,就得东奔西跑,就得出生入死、求神问佛,也不能得偿所愿。
  但终究得亲眼看了才能死心。“还是……请查下吧。”
  阎王站起身来,走到背后的平滑石面前站定。用手触了一下石面,上面便出现了两个小框框。
  他拿手指在第一个框框里写了“人道”二字,又在第二个里面写了“陌岩”二字。框框下方立刻出现了二十几行小字,每一行打头都是陌岩这个名字,后面有不同的注解。前世是什么朝代、做什么营生的,目前这一世又是谁。
  可独独前世为“龙螈寺堪布”的那个陌岩,当下是空的,什么也没有。
  为什么会这样?魅羽想问,但觉连出声的力气都没有了,大病初愈一般抱着熟睡的小川靠在椅子背上。
  阎王像是知道她的疑问,坐回她的面前,同情地望着她说:“因为佛国的事,不归我们管呐。据我所知,六道这个机制是这么设定的——每个众生,每做一件事,甚至动一个念,在这个机制里就会有个相应的数字,或增或减。当死亡到来时,根据这个数字,就能决定他去哪个道、来世有多大的福报。
  “当然,具体投胎为何人,还需考虑多种因素。比如他和谁是仇家,和谁有恩、有缘分,这些都要放进去计算。所以很多人找我来问下世,其实不到生命中的最后一刻,我也是不知道的。”
  魅羽耳中听着他的话。这些关于生死轮回的细节是她从小就很好奇的,但此刻她已不再关心了。
  “总言之,普通人的转世是有迹可循的。而你问的这个人,属于六道外的神佛来渡劫。一开始就是横插进来的,一切都是由佛国来安排。六道中既然原本没有这个生灵,也就没有一个相应的数字来记载他的善恶。反正渡劫完毕他就哪儿来的回哪儿去了。
  “现在突然出现这种意外,那他到底转世去了何处、成了何人,也就无从查起了。”
  无从查起了……周围的一切瞬间变得很远、变得不真实起来。她望着面前的桌子,却看到了万里之外,另一个世界中的另一张桌子。看到他在灯下伏案疾书的样子,那专注又平静的神情。
  没有写完的那三本书此刻还在自己的包袱里,却就这样,永别了。哪怕在今后的某生某世再遇到这个人,也不会记得、也无从知道面前的这个陌路,曾是自己刻骨铭心、上天入地想要找寻的那个。
  “打扰了。”她小心地抱起熟睡中的小川,站起身朝门口走去。
  “等等,”阎王在背后叫住她,像是没料到她突然就这么走了。“总不能白收你的礼。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比如,你自己的前世?”
  “没有了。”她没有回头,只是摇了摇头。“无所谓了。”
  ******
  从阎王庙那扇橘色的木门里出来时,暮色已深。菜市场的顾客都走得差不多了。卖主们也匆忙地收拾着货摊,劳累一天后,准备回各自的家。
  他们都有自己的家。可能很小、很破旧。可能晚餐桌上没有多少花样,但饭一定是热的。等着他们回家的亲人多半没有什么武功和修为,但那又有什么关系?至少能在命运施舍的那可怜又短暂的若干年里,相依为伴。
  小川还在熟睡。魅羽把他身上的毯子裹严实了些,朝长云坊的方向走去。天黑后起风了。出了城区,房屋变得稀疏起来。枯枝和碎石不断打在她的绣鞋和腿上。她一边走着,一边回想起自己一个月前参加评级时,在下半场唱的那首《扫院歌》。
  “僧扫落叶把帚摇。石阶下,香炉前,尽是枯黄碎玉飘。寂寞古刹,见惯人间罗袖招。抬头望,澄空斜阳下,屋檐一角。
  “转眼佳节日,香客如云堂前绕。转眼灯烛尽,夜半醒来梦已消。剪断青丝随枯叶,天涯海角去,不必念奴娇。
  “犹忆讲经堂里,声声弥陀破宿业。藏经阁前,步步手印动九霄。喊一句佛号,承人世千年空明智。点一盏孤灯,照伊人万里路遥遥。
  “片片枯叶,可还记得春暖花开莺啼那日。谁在碧瓦白墙后,唤一声,老七,与我一同吹泡泡。”
  ******
  不久后又路过上次见到飞船的那片草地。小川醒了,估计已饿得不行,正把胡萝卜横放在嘴里,吧唧吧唧地嘬着。
  魅羽心下歉然。虽然天色已晚,还是找地方坐了下来。从包袱中取出一个铁罐,把里面装的混了碎鸡蛋的米糊喂给他吃。
  喂完小川后,她呆呆地抱着他坐着。没过多久,小川无聊了,开始扯她腰间绑着的玉佩啊腰牌啊之类的东西。她低头望去,见他手里攥着的是块粗糙不平的木条,上写“龙螈寺老板娘”六个字。
  “这可不能给你玩,”她一把夺过来,握在手中,拿手指描着上面的字。等有天她自己也要进坟墓了,定让人先做块一模一样的墓碑。路过的人看到墓里埋着的是和尚的老婆,一定觉得很可笑吧。
  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刚刚对小川太粗鲁了。又心下奇怪:照小川平日的习性,凡是他看上的东西谁拿走都不行。然而此刻他正咬着嘴唇,皱着眉头,在那儿使劲儿的样子。
  魅羽一见他那副模样样,便知他是要拉屎了,遂将他放到了稍远些的草地上。倒不是嫌弃他,只不过小川拉屎的时候向来不喜欢有人在一旁。
  坐回刚才的地方,她开始收拾东西。拿了块干净尿布出来,其他的都装回包袱里,系好。站起身来,她却突然怔住了,呆呆地望着前方。跟着向前一跃,一掌将地上的一块大石头击碎。
  “我就不信这个邪!”她吼道。
  阎王的轮回册里查不到陌岩的下落,难道佛国和天庭里也没人知道吗?比如那个丁长老,也就是燃灯佛祖,他那么大的神通,会连自己徒弟去哪儿了都不清楚?
  “哼,我找佛祖问去!”她在草地上一边嘟囔,一边走来走去。
  可是怎么去佛国呢?她能不能先去……对了,兮远师父不是一直想送她们姐妹去天庭做七仙女吗?当然了,大师姐不能去,大师姐得跟鹤朗在一起。至于其他姐妹们想不想去她不知道,反正她自己报名还不行吗?
  真是讽刺啊。她一开始的使命便是去做七仙女——如果她不肯嫁给乾筠的话。而自从认识了陌岩以来,这自然成了她最不想做的事情。谁会料到天意弄人,绕了一大圈之后,却最终还是要主动去履行这个使命。
  ******
  魅羽漫无边际地思前想后,干笑了几声,这才想起小川还在一边儿呢。跑过去正要给他换尿布,却听见头顶一阵隆隆声。
  按说夭兹人的飞船一向是比较安静的。魅羽抬头望,见蓝黑色的夜空下,一艘破旧的中型货船正在低空中飞过。飞船腹部挂着一张大网,里面竟然兜着二十几个大活人!
  这些人男女老少都有,像渔夫网到的鱼一样,混乱地挤在一起。有的还有力气挣扎和大叫,有的看起来已气若游丝,就快被上面的人给压死了。
  魅羽已经出离愤怒了。也顾不得换尿布,抱起小川便跟在飞船下方跑。边跑边迅速合计,该如何将这些人安全救下。
  最快的方法,自然是用灵宝的阴阳鱼切断大网。可是以目前飞船离地面的距离,这些人一旦摔下便会粉身碎骨。
  如果不切断大网,她可以跳上去抓住,等飞船快降落时再把网切断。只不过那时候多半已经在夭兹人的基地里了,而且大部分人估计还没熬到那一刻就已经断气了。
  飞船在渐渐爬高。魅羽无暇多想,右手抱着小川,左手结了个半个手印便飞上半空。来到大网一侧,先是用左手抓住。再伸脚进网里一勾,腾出手来,朝西方天空使了个参宿诀。顷刻便有源源不断的无形金刀打在船头。
  只听叮叮当当、噼噼啪啪一阵响。若单说这些打击的作用,是不会对飞船造成多大损害的。可魅羽算准了开船的人没经历过类似的事情。天上下腐雨是常有的事。天上下刀子,那待会儿还会发生什么?他们一定会迫降,先弄清楚状况。
  果然,飞船在迅速降低。现在问题来了,这些网绳每根都有擀面杖粗细,普通匕首割都割不断,魅羽只能计划用阴阳鱼从根部把整个大网切掉。可现在怀里还抱着小川,身在半空也没法把他绑到身后去。怎么办?能否把他抛入空中片刻,划完阴阳鱼后再接住?
  一想到“接住”二字,忽然有了主意。伸手入怀取出半块枯玉禅,塞入小川的衣服里,把毯子系严实。另外半块还留在她自己怀中。
  “小川,别怕。”一咬牙,她松开了怀抱,看着他迅速地往下掉。同时做好了准备,要是落速不减,她会立刻冲下去把他接住。
  还好,小川只是下落了一丈多,便似被一根无形的皮筋拴着一样,跟在魅羽和飞船的下后方,在空中晃晃悠悠地飞行着。那对大眼睛惊诧地左右望着,但没有哭。
  魅羽又使了些天星术。此时飞船离地面只有四五丈的高度了,前方又刚好是条大河。时机成熟,她在怀中转了个阴阳鱼,一手甩到头顶的网绳根部。同时自己离开这张网,朝下方的小川飞过去。
  但听得身后众人一边尖叫着,一边纷纷落到河中。与此同时小川朝她迎面飞来,带着一股酸臭的屎味。他还没换尿布呢。
  “我可爱的小屎包,”魅羽笑着一把将他抱住,缓缓落到地上。枯玉禅这次虽没能把她和陌岩吸到一起,但能把她的小宝贝给吸过来,也是大功一件。
  回身望去,飞船已降落在了河的另一边。之前落入河中的人们正在挣扎着爬上这边的岸。但没过多久,飞船的门就开了。夭兹人正在从舱门里鱼贯而出。
  魅羽汇集内力,一掌击在河中央,将一大片水掀到了河对岸的草地上。跟着一招凝水成冰指了过去。那些刚跳下船的夭兹人没走几步,就一个个在地上摔起跟头来。爬起来走了几步,又开始摔。夭兹人原本就和巨人一般高大,每摔一跤都惊天动地。
  等终于有夭兹人意识过来,叫大家都躺下来朝河边滚的时候,河中的众人但凡还活着的都已上岸,四散而逃了。
  “小川,咱们也回长云坊吧。”魅羽虽然不怕夭兹人,但若被缠上了终究麻烦。
  没跑多远,又听到头顶有细微的嗡鸣声。这次可不是什么破旧货船,而是阴森又瑰丽的新型战舰。一艘接一艘,闪着蓝紫色的光,在头顶安静地飞过。
  魅羽快速合计了一下。这种新型战舰肯定不是用来捉人的,对付泥天军也大材小用了。估摸着是从第四层的山谷隧道里进来后,再从这第六层的天洞飞去前庭地。
  此刻她的身上还带着反重物和飞船制造那本书,必须尽快交给涅道,助他御敌。而枯玉禅只能去天界或者回人间,不能直接去修罗和前庭。
  “那咱们就搭个顺风车吧,”她冲小川说道。提气并结了个手印,便抱着他向最后一艘战舰的尾部飞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