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魅羽活佛》第69章 一品诰命

(2020-10-08 09:22:58) 下一个

章节目录:https://bbs.wenxuecity.com/bbs/origin/974138.html

上一章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第69章 一品诰命

 

  
  此时二人已被层层围住。
  “不能抢,有这种规定吗?”一个壮如天神的男学员冲另一人说。
  “没听说过呀,”另一人回答,“不过那个小不点儿是法王的亲戚,别伤了她就行。”
  话音刚落,一人俯身抓住魅羽的胳膊,甩手就把她扔了出去。其实魅羽若是用了灵宝心法,自是不会这么容易被摆布。不过反正树下也没斧头。
  她在远处的草地落下,立刻往回跑,去救正被三个人围攻的铮引。此时暗用灵宝心法,先是一拳打在其中一人的后背,那人痛得叫了一声。跟着又飞起一脚踢中另一人肩膀。
  怕被人怀疑用了内力,嘴里还不断大叫:“不怕告诉你们,素辉校尉是我的私家教习,我是她的得意门生。见我矮小就觉得我好欺负了?真是狗眼看人低。身为法王的女眷,我怎么可能给殿下他丢脸……”
  这时挖地的两人已确定树下没有斧头,大喝一声:“上当了!中了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
  大家听说斧头已被偷偷带走,自是无心恋战,一拥往回路上赶。魅羽和铮引跟在后面,穿过荒地,远远见河边的毅斌和九叔已经和人打成一团了。虽然离太远看不清楚,但她可以想象此刻已是鼻青脸肿、血迹斑斑的两人……
  魅羽和铮引赶过去,但挤不进人堆,只得在外围乱打一气。与此同时,独木桥上已有三人跳上去了,到了河中央。
  魅羽四顾,见路旁有棵苍天大树,冲铮引喊道:“上树,弹我出去。”
  这是他们五人平日练熟了的一项常规。当下二人蹭蹭几下便上到树顶。铮引抱着一根枝干向后压去,在魅羽双脚跃上那根枝干的同时,铮引松手,自己落回地面。
  与此同时魅羽借着树枝反弹的力量,飞过前方的众人。双脚落在独木桥上后又使劲儿一蹬,再次跃起。由于她是从半空降落,又故意在脚上使了劲儿,独木桥猛地一震,还未上岸的两人便失足跌入水中。
  身子再次弹起后直接扑向河对岸,朝身前的新兵袭去。新兵转身一拳击来,魅羽侧身避过,同时用了素辉得意的一招分筋错骨拳打中新兵的胳膊。那人胳膊肘脱臼,还未从疼痛中缓过神来,又被魅羽狠狠击中后腰,向前扑倒,沿着倾斜的河岸滚入水中。
  众人怔了一下,又有人欲冲上独木桥。但见此时天琦早就不见了踪影,怎么也不可能追上了,便作罢。一众人等气哄哄地,不敢对魅羽过分,可铮引就没那么幸运了。被几个人捉住手脚,噗通丢进河里。
  魅羽隔着河瞪了那些人一眼,从河岸走下去,站在水边接应朝她游过来的铮引。
  ******
  当浑身是泥土的魅羽凯旋归家的时候,受到了涅道在太子府门口的亲自迎接。
  “怎么样,没给你丢脸吧?”二人朝她住所走去时,她得意地说。
  涅道从怀里掏出一样事物,递给她。是块白玉做的腰牌。在她伸手接过的时候,腰牌便亮了一下。
  等魅羽看清上面写的字时,尖叫一声。“真的假的?不是糊弄我玩儿吧?”
  “这种事怎么好开玩笑?”他不悦地说。
  腰牌上写“一品诰命”四个字。据她所知,目前整个修罗界活着的女人中,只有涅佩佩是一品夫人。连崇辅的夫人都要比这低些。
  “这个腰牌是天庭统一发放的,”他又说,“每个世界每五百年只有两个。终身的,给了就不会收回。而且只能自己拿着,谁也抢不走。”
  “一品夫人……那我是不是还有封地?”她打趣地问。
  他哼了一声。“等我把他化天打下来,一整个天界都封给你。”
  那倒不必,魅羽心说。她只要老实在龙螈寺待着就很好了。不过呢,下次和陌岩回少光天省亲的时候,定要把腰牌拿出来在皇后娘娘面前晃上一晃。让她看看自己这个平民女子到底配不配得上她家的皇子们。
  而且既然是五百年两个,少光天多半就是皇太后和陌岩的母亲才有,皇后娘娘自己估计都不是呢。
  “你还有五天就要去前线,”他说,“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战场上的事谁也说不准。若是不想去,我找人替下你。”
  魅羽摇摇头。她之所以要决定加入修罗军,是因为她想在这场战争中力挽狂澜。虽然目前还不清楚具体要做什么,但她相信等时机来了,她自然会看到并把握好。
  而在河边站着、连鞋都不湿的,又怎么去力挽狂澜呢?
  “要是情况危急,记住不要拼命,被俘就好了。把腰牌拿给他们看,他们自然会和我交涉。”
  “这样啊,”她转了转眼珠,“那要是对方提的条件很苛刻,你也答应吗?”
  “不会。所以你最好别给逮住。”
  这人说话老是这么直吗?不知为何,魅羽想起聂驭来了。人家多会说话?话说她现在见过的天主也颇有几个了,有聂驭,有鬼道的普仞王,还有那个紫午甸女王……
  “对了,你看我最近能不能去紫午甸洲一趟?十个月前在那里被盖了个紫章,再过两个月不去领解药的话就要毒发了。会死的!”
  说完,她伸出手来给他看。最近随着时日将近,图章的颜色越来越深了。
  他没看,只是说了句:“我知道了。”
  这是什么意思?她撇撇嘴,决定等两天看。反正还有五天就要奔赴前线了。在这之前他要是不给个准信儿,她就只能想办法从前线溜走了。不只是她,陌岩当时也给盖了紫印呢。
  ******
  结果到了要出发的前一天下午,魅羽正在屋里收拾衣服。侍女进来禀报,说有客人找她。
  客人?魅羽想不出会是谁。难道又是什么来问做不做老婆的男人?通常他们倒不会来这里找自己。
  来到客厅,发现正中央的地上跪着两个中年女人。看衣着打扮是极有身份地位、甚至官职不低的。等那俩人抬头望向她,魅羽差一点跳起来。跪在那儿的竟是紫午甸的女王和宰相!
  “魅羽夫人,之前不知您身份尊贵,真是多有得罪啦,”女王说。
  “解药已经带来了,”宰相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等您服完,确保印章消除后,我们再离开。另外,还务必请您在法王面前多说两句好话。”
  “哎呀这可使不得!陛下快快请起。”
  魅羽急忙上前把二人搀起来,让在一旁的椅子就座,同时吩咐侍女上茶。
  心里虽然感激涅道把她的事情放在心上,却也埋怨他太过霸道。这紫午甸女王好歹也是一介天主,这么粗暴地把人家捉来还让跪在这里,这不是把人都推到敌人那边去吗?
  “说来都怪我没跟法王讲清楚,”她歉意地说,“才引发了这么大的误会。当初是我自己跑去贵国,去了又没遵守约定、不辞而别,还请陛下您多宽恕。”
  双方又互相客气了一番。魅羽接过瓷瓶,说两粒就够了,宰相却坚持要她都收下。魅羽自是不好意思真的当着对方的面服下,便收入怀中。
  想着总得聊几句才好,便问女王:“之前乾筠道长给陛下寻的那些卵鸠草,陛下吃着还好?”
  “还好还好,难为魅羽夫人惦记。”
  魅羽又想起乾筠说的、大家都误以为是藏着殁天枢的那个山洞。他说洞里藏的其实是寒谷发现的一棵黑夜灵芝,再过个十年左右就可以用来彻底治好女王的宿疾了。
  又忆起灵宝曾对她说的话:“寒谷这个老家伙,道貌岸然,你们以为他就没有情人?只不过这家伙比较精,藏得深深地,连我都挖不出来。”
  想到这里,心中一动,又问女王:“陛下您跟寒谷道长很熟吗?”
  “呃,这……也不算熟。”有那么一刹那,女王的神色似是有些慌张,但随即便坦然了。“道长是大忙人,我们紫午甸的臣民自是盼望着他能常来传道解惑,只怕没那个福分呢。”
  乖乖,魅羽心说,要真如自己所怀疑的那样,事情可就有意思了。
  ******
  修罗界和人间是通过水洞相连,和他化天则是通过天洞。在南海有处巨大的岛屿,叫换天岛。据说从岛上方一直上升,最终就会由天洞里飞出去。
  当然天洞外并非直接与他化天接壤,而是有个叫前庭地的地方。这个前庭地的大小和整个喇嘛国差不多,与修罗界和多个天界都有出入口。在千年前,前庭地一直是由一个九天王在管辖,以自由贸易和饮食业著称。同时也是打听和交换各个天界信息的便利地方。
  其后他化天为了攻打修罗方便,先是派兵占领了前庭地,赶走了九天王。之后他化天的军队在崇辅的暗暗协助下,穿过天洞,一路打过来,占领了修罗的换天岛和附近一些小的岛屿。岛对面的大陆海岸上自是有修罗军的强大防线,一时半会儿攻不上来。
  涅道回来后,得知敌人居然住到自己家里了,大怒。亲上战场,花了十天九夜的时间,几乎是掐着敌军的脖子,将入侵者从换天岛赶了出去不说,还占了前庭地一小半的疆土。这就是魅羽要去送物资的前线。
  这天上午,魅羽和其他被选中的新兵共三十人,被皇城外二十四号营的小型载客飞船送去了换天岛。新兵们都是一身褐色战袍,因为只是参与运输,只在前胸罩了件软盔背心。魅羽低头看看自己的身材,比刚离开龙螈寺那时要壮多了。
  还未靠近岛屿,便已能看到岛屿四周水面上停泊着的密密麻麻的运输舰和战舰。也不知这些都能飞呢,还是有部分就是传统的海船。但所有的船只顶部都飘着一面“涅”字旗。
  “咱家小兔子厉害啊,”魅羽小声嘀咕着。
  在离岛屿较远的海域,能看到一艘巨型战舰。上面的船舱便如一座城堡,停泊在它身边的那些护卫舰,相比之下都成了山猫脚边的老鼠。
  片刻之后,魅羽便和其他新兵一起,列队站到了岛上的操场上,听七个天旭官之一的樊天旭给他们训话。
  “我不管你是谁的亲戚,也不管你的境遇有多么可怜,”樊天旭边说边踱着步。也许是常年穿盔戴甲的缘故,在别人身上多少看着有些行动不便的软盔甲,到了他身上却自然又轻盈,就如同多长了层皮痂一样。
  “到了前线,因为自己老弱病残而给大家拖后腿的,绝不怜惜,知道吗?”
  说到这里看了看魅羽那五个人。“我在和你说话呢,听见了吗?”他问魅羽。
  “听见了!长官!”魅羽大声说道,用新兵应有的嗓门。“小蹦豆保证,去到前线绝不会怜惜长官您!”
  站在她身后的有几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樊天旭歪了歪嘴。“在我的军中,只要你够本事,顶撞我也没问题。只会说好话的废物在哪儿都待不下去、也活不长。上舰!”
  新兵们从一头开始,跑着成了一长队,最后来到一个伸向水面的跳台。此刻下方的水面上有艘敞篷运输舰正在一点点升空。最先上跳台的新兵都是往下跳。慢慢地变成平跳。等到了魅羽这殿后的五人,便成了往半空跳。
  五人各自伸出双臂,互相抓紧,同时离地,稳稳地落上甲板。既然已出了皇城,魅羽便可以自由自在地使用自己的真气了。一身轻的感觉真好!真气护体的感觉更好!这一个半月来她从来都没有这么自信过。
  五人还没来得及四处看看,便被要求在座位里做好,双手抓住一旁的绳索。同时见头顶上的缆绳拉扯着,一个类似帐篷顶样的东西将船密封了。虽然客舱里看不到那些补给品货物,但估计也都绑结实了。
  战舰升空骤然加速,魅羽一阵眩晕恶心,饶是她这种整天跳来跃去的都有些受不了这速度。之后匀速飞了一会儿,又慢慢减速,然后上下掉了个个儿。魅羽因为有经验了,知道这是到了前庭地的边界了。
  ******
  船在快速下沉。过了一会儿,先是船身开始剧烈摇晃起来,继而耳边能听到让人胆战心惊的雷电轰鸣,然后头顶的帆布噼里啪啦地和爆豆子一般。原来前庭地此刻正在下暴雨。
  这怎么办?魅羽想。补给品虽然有防水布包着,可也不能在这么大的雨中淋着。不料船落入水面后,又平着行驶了一会儿,雨声便骤然消失了。再次打开舱顶的时候,魅羽发现他们已经驶入了一个巨大的山洞港口中。
  樊天旭应当是乘坐其他飞船赶来的,新兵这艘船上目前是由两个参领在指挥。新兵们按吩咐将补给品搬离三艘飞船,装到二十几辆马车封闭的车厢内。
  之后的任务便很明确了。等雨稍小一些,这六个新兵伍的每个组会在两个老兵的带领下,将四五辆马车运到六个营地中的一个。顺便参观一下当地的部署,再将空马车赶回来,任务便算完成。
  新兵们在港口稍作歇息,吃了点儿随身携带的干粮,便赶着马车驶出了港口。两个老兵在最前面的马车上,其次是天琦夫妇、九叔、铮引,魅羽殿后。本来铮引要殿后,魅羽怕他眼神儿不好跟丢了,其他人不知道。
  虽然申时还未到,厚厚的雷雨云让天色看着很暗。车队在荒野中行驶时,每辆车前方挂着盏灯笼照路。
  雨比刚才小多了,但是湿漉漉地浇在身上,再被风一吹,让人禁不住上下牙打颤。每隔一会儿,魅羽还要暗用探视法,将附近路过的地方搜寻一遍。
  他们目前应当是在修罗军领地的正中央。他化天和前庭地的入口处是在敌军领地的后方,所以敌人绝无可能突然出现在这里。不过魅羽还是决定时刻保持警惕。按年龄,她和铮引是车队里最小的。可她到目前为止经历过的危险,估计比其他人只多不少。
  ******
  行了大概两个时辰,前方的车突然停下了。魅羽在马车上站起来探头望,也看不到什么建筑或灯光。估计离大营还有距离,这里只是路上的岗哨,用来检查过往行人和车队的。
  果然,魅羽几人被叫到前方站好。虽然一起来的两个老兵看样子和三个哨兵认识,但对方还是一丝不苟地检视着五个新兵和他们的腰牌。
  “你两个不是修罗人吧?”当中面色黝黑的一人冲着魅羽和九叔说。
  “人道来的,”魅羽答道。
  “哦?这还是第一次在我们修罗军中见到娑婆世界来的兵士,还是女兵。”
  魅羽直视着他,不说话。我是你们最高统帅的主人这种话,没必要时还是不提了吧。
  那人又望向九叔。
  “我就是本地人。”
  九叔的回答让魅羽暗吃了一惊。虽然他们几个都知道九叔不是修罗人,但居然就是前庭地的人,实在是出乎大家意料。
  “有意思。银珠埠有几个菜市场,还记得吗?”那人问。
  “银珠埠没有菜市场,”九叔淡淡地说,“那里只卖消息,不卖菜。”
  对方盘问过人之后,又查了马车和货物,半晌后才放行。又过了半个时辰就到了大营。看来涅道在这里是打算常驻的,因为营地里并没有什么帐篷,而是一座座新建起来的屋舍和仓库。
  再往远处望去,是开阔的训练和集合的场地。场地另一边停着几十辆大大小小的平地战车和飞船。每个上面都亮着灯,有执勤的兵士走来走去。也就是说,随时处在战备状态。
  再远些,是几座巍峨的山峰,静静地立在夜空下,俯瞰着脚下的军营。
  此刻驻地兵士们刚吃过晚饭。比起刚才的湿冷,魅羽的脸颊上能感到一阵阵暖意。几个新兵和当地驻军一起将物资装入仓库后,便被领着朝食堂的方向走去。
  当时铮引走在魅羽身边,突然捉住她的胳膊。“不对,非常不对……”
  他的手在发抖。她扭头,见他那对无神的眼睛望着大山的方向。
  “哪里不对?”
  “你帮我看看,山的左侧。”
  魅羽抬头望去,什么也没有啊?正要答话,却见山的背后悄无声息地现出一艘飞舰。虽然这是她第一次来前线,但如何区分我军和敌军的各种服饰、武器和运输工具,是新兵培训的第一课。
  “敌军来袭!”她大叫,手指着大山的左侧。
  领头的老兵扭头望了一眼,撒腿就跑,以最快的速度冲进旁边一间屋子里。也不知用的是什么通讯方式,片刻后整个营地几乎是同时进入了迎战状态。
  五个新兵呆立在原地。身边到处都是兵将在不声不响地飞跑着,各就各位。远处有几艘飞船已经开始缓缓升空了。估计是等不及所有士兵上舰,飞船底部垂着一条长索,不断有人在顺着往上爬。
  魅羽见修罗军反应如此迅速,暗暗松了口气。不料当她再次望向大山的左边,见一艘庞然大物在慢慢露出全貌。其规模和她之前在换天岛海域见过的那艘修罗巨舰差不多。
  此刻在巨舰的甲板上,不断有小型飞船正在起飞。与此同时有密密麻麻如群鸟般的“化羽蝠兵”从舰上飞下来,朝基地俯冲。化羽蝠兵是他化天独有的一种飞将。他们并非是类似夜摩天棉族人那种依空而生、天生会飞的人,依靠的是一种类似蝙蝠的装束。
  这种装束的厉害之处在于,飞行时并不需要飞行者自己伸开双臂。因此可以手拿强弩朝地面射击。此刻一片箭雨落向魅羽五人,天琦夫妇和九叔各自抽出兵器准备阻挡。
  魅羽双手在胸前结了个金刚龟印,一道无形的拱墙便挡在了五人上空和四周。别处还在奔跑的士兵便没这么幸运了,有多人中箭倒地。
  松了口气,魅羽自言自语地问:“敌人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他们是怎么越过前方一道道封锁的?我们连预警都没收到。”
  不料耳中听九叔答道:“是从少光天绕路过来的。少光天的入口便在山的背后。”
  少光天……魅羽正想着,一个绿油油的大球突然飞到五人前方的上空,轰地一声炸开了。五人都被气浪掀飞出去,魅羽周身一片火辣辣的疼痛。耳中听天琦在撕心裂肺地喊:“毅斌——毅斌——”
  少光天……魅羽双目紧闭躺在地上,心里绝望地对陌岩说:我的长老哥哥,今天终于要死在你手里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