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魅羽活佛》第66章 宠物的主人

(2020-10-05 07:10:22) 下一个

章节目录:https://bbs.wenxuecity.com/bbs/origin/974138.html

上一章 第65章 狼头花 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6337.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第66章 宠物的主人

 

  
  出了赤缟地,按照万疆说的,到赤缟地和谟烬滩的交界处找了船渡。过河后从漳州的一处山口出来。因为三人身体都需要恢复,便雇了马车,于四天后进入喇嘛国境内。
  马车驶到龙螈山下的小镇时,三人便发觉情况有异了。往常这个时候,街边应该摆着各种热腾腾的午饭摊点儿,便是吃饱了坐在马车里路过,也能让人有种又饿了的感觉。
  此时魅羽从车窗向外望。天色较暗,但不是阴天那种均匀的暗。龙螈寺顶部的天空如同集结了暴风雨云层一样,一片低沉的深青色压下来。
  民众们都从屋里走了出来,神色肃穆地聚集在街上,不时朝山顶的方向瞅一眼。身上背着的大包袱里估计是家里值钱的东西。
  “哎我说,他那一脚下来,能踩死好几个人吧?”一人说道。
  “谁跟着这个龙螈寺,可真是倒了大霉了。半年前才被别寺僧人一顿打砸抢。这眼瞅着修复得差不多了,怎么又惹上这么一个瘟神?”
  “听说龙螈寺的堪布还有住寺媳妇儿。所以说啊,红颜祸水……”
  哎——魅羽在马车里听着,几乎要跳下去跟他们理论了。扭头冲另俩人说:“这些人真是……到底出什么事儿了?还没弄清楚就先把屎盆子扣我头上。”
  “人家可能没冤枉我们,”陌岩说了这句之后,无论她再怎么追问,都像是没心情开口了。
  三人在山脚下出了马车,还没走几步便听到山顶轰隆隆巨响。不是打雷,而是类似砖石碎裂倒塌的声音。魅羽和鹤琅急得撒腿要跑上山,陌岩拉住她,冲鹤琅说:“你上去后叫大家不要轻举妄动,等我来处理。”
  魅羽不解地望着陌岩:“这谁呀?是珈宝梓溪他们来复仇了吗?看我这次不把他们——”
  “是你的宠物回来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飞卯、涅道?也好,自己正要找他。冲陌岩说道:“回来就回来吧。这个败家子,听这动静是要上房揭瓦吗?”
  “待会儿你别又擅作主张,”他警告她。说完,才转身向山上走去。
  此时是阳春三月,龙螈山上开满了紫红色的野花。去年这个时候,魅羽已经回鹤虚山了,这还是头一遭在这里过春天。
  她望着遍地的野花怔了一会儿,快跑几步跟上陌岩:“话说当年压住他的是燃灯佛祖。咱们和他无冤无仇,还养了他这么些年。他干嘛要闹事儿?”
  “所以人家民众都说红颜祸水,”他瞥了她一眼,“不给我点儿颜色看,他怕我不放人。”
  又赖我,魅羽边走边噘起嘴。当初认识你俩的时候,我还是个肥秃和尚,哪来的红颜?这要是传出去,一个俊和尚和一只兔子,为了一个肥和尚打架,看有人信吗?
  ******
  二人还没走到龙螈寺大门的时候,就远远望见乌云下方涅道那巨大的身躯了。他的样子是个十八九岁的青年,但此刻比龙螈寺之前碎掉的那座石佛还要高上一倍,估计是他的什么法身吧。
  此刻他站在离大门不远的地方,面对山下的方向像是在等什么人。魅羽边走边抬头打量他。太高了望不清楚脸。能看到露在衣服外面棕色的双臂,肌肉如铁打般蒙着一层淡淡的光辉。
  无袖战袍的式样简单贴身,以不阻碍行动为主要目的。胸前并非如她之前见过的神像那样绣着什么“涅”字。战袍下的躯干无疑潜伏着可怖的力量,但腰肢并不粗,是力量和轻盈的完美结合。
  与他齐腰高的半空中,停浮着四个修罗人。应该就是她在紫午甸恹轮山上和乾筠遇到过的那四个护法。魅羽仆一走近,四人中和她相熟的鹰裘就低头斜了她一眼,但并未出声。
  右方再远些的高空,静候着大约四五十人的护卫队,队伍中央有几辆专门在天上飞的车辇。让魅羽想起四颍曾经提到的修罗界空军。虽然人数不多,这队士兵无疑每个都是以一当十的精锐。此刻站在半空一动不动,似乎对下方发生的任何事都毫无兴趣。
  再看龙螈寺大门前,挤满了神情或肃穆或慌张的一二百个僧众。景萧和魅羽的五个师兄站在最前面,其后是两排拿着棍棒的武僧。在他们头顶,几个月来罩住龙螈寺上方的那朵巨大的粉白莲花,现在有一瓣已经被砸烂了,怪不得刚才听到轰隆隆的声音。
  “我被压在这龙螈山下的一万年间,”涅道开口了,声音如惊雷一样在山中回荡。但语气还算柔和,甚至有些稚嫩。“每天都在想,有朝一日我自由了,一定要把这座山和山上的一切都毁掉。”
  说完微微低头,冲陌岩的方向望过来。“事实上,从今后的战局考虑,我应当今天就杀了你,陌岩。不过看在过去这些年来,你对我还算不错的份上,你只要把她交出来,我可以放过你和你的寺庙。”
  涅道说完,转身冲着锦合莲的破口处伸过手去。再将手平摊,上面便出现了一个缩小了的大雄宝殿。魅羽在《藏遗录》里读到过,这叫“熄影法”,得是道行极高的人才能使的法术。倘若涅道此刻用另一只大手往大雄宝殿的影像上一拍,那寺里真的宝殿也会跟着废掉。
  陌岩还未答话,魅羽便抢先几步跃了过去,站在涅道和龙螈寺僧众之间。
  “涅道,冤有头债有主。当年是燃灯佛祖把你压在这山下的,你不去找他算账,来霍霍我们干什么?你还是只野兔的时候,别人都不管你,甚至欲置你死地而后快。只有好心的岫劲师祖收留了你,管吃管住,白天还让你随便出去玩儿。说岫劲师祖就是你干爹,我陌岩师父算你兄长,不过分吧?”
  涅道低垂的眼神转向她,但并没吭声。
  魅羽又说:“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龙螈寺是你的家,你没在我们的僧房住过吗?戒律堂里翻香烛,藏经阁的墙根处撒尿,这些你都不记得啦?
  “现在倒好,长得这么人高马大,成了什么、什么‘法王’了。不想着回来帮忙搬砖头、修寺院,还要拆房子。你们修罗道的士兵们要是知道主帅是这么个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小人,还会在战场上替你卖命?”
  魅羽知道修罗人最在乎的就是征战和士兵。果然,她最后这句话让涅道变色了。
  “我们修罗人都是恩怨分明的,”他一本正经地说,“所以我才回来接你走。用不了多久就会开战了,六道中只有待在我那里才安全。”
  魅羽不耐烦了。“我为什么要跟你走?我已经嫁给他了,你死心吧。”
  涅道的表情有些意外。“你说什么呢?我有很多老婆,并不差你一个。你是我的亲人,算是……”
  他眨了几下眼睛,想了想。“算宠物的主人。”
  一向伶牙俐齿的魅羽居然语塞了。
  涅道又说:“我父母早不在了。被关押的这些年里,我姐姐被人害了,是我没保护好她。”
  转而又冲陌岩说:“对你们我已经算很客气了,万年前我可没这么好的脾气。”
  魅羽想说,你姐姐活得好好的呢。可这件事不能在大庭广众下提。
  “她不会跟你走的,”陌岩说着,走到魅羽身边。“另外,我不喜欢别人站这么高和我说话。”
  ******
  说完,陌岩双掌在胸前合十,嘴里默念了个咒语。接着手掌伸向涅道,一道白光射过去,涅道的法身登时消失了。变回普通修罗人的大小,浮在半空四大护法的前面。
  “好厉害的灭相咒,”涅道说,“不过你也该知道,我随便一个护法都能打过你,你是阻止不了我的。”
  陌岩冲着他走近了几步。“如此看来,你们修罗人但凡遇到比自己强的军队,都是立刻调头往回跑?”
  涅道没有答话,周身一片耀眼的白光散开,跟着他身后的四大护法也分别现出青、黑、红、黄四色的光,五人分别对应金木水火土。这当中最诡异的,要数一个矮个儿护法发出的“黑光”。按说黑色无光,也不会刺眼。但此人周身散发出的黑色,却会让人不敢直视。
  魅羽被光刺得用胳膊挡住眼睛。于此同时感觉特别渴,好像几天没喝水。又像一块木头被放在火上烤,用不了多久就会被点燃。扭头看身后,只剩景萧和五个师兄还守在门外,也是个个都在挡着眼睛。
  片刻后又觉得光线暗了些。她放下手臂,见身前的陌岩侧转过身,手里不知何时从地上采了一朵紫色的野花。他以这朵紫花为圆心,在修罗人和龙螈寺之间,设了一道半透明的屏障。
  她想起来了。他曾在某次早课上同大家说过:“世人只知释迦佛祖曾拈花微笑,却不知佛祖还曾拈花遮阳。据说某年大旱,日光也不知为何比往年要猛烈得多。土地皲裂、河流干涸、寸草不生,只有佛祖讲经处绿草依然、野花遍地。
  “佛祖便拈花一朵,掷于半空。遂见日光大弱,凉风袭面,整片大地上淅淅沥沥下起雨来。”
  魅羽当下也不及细想,借着机会赶紧跑回寺门口,冲五个师兄喊道:“仁王经之印,摆阵!”
  这个仁王经之印,她才在赤缟地用过。当时用了灵宝的内功心法后,能消敌人攻击于无形。此刻也无暇解释,眼看着师兄们已按照惯例站好——鹤琅在拱尖,洛石、陆锦在底部,卧空、何杨在她两侧。
  这时涅道五人骤然发力,突破陌岩设的屏障,一股狂暴的热浪卷着飞沙走石朝魅羽等人袭来。几人耳中听得巨浪咆哮、怪兽嘶鸣之声。脚下不稳,几欲跌到。
  魅羽急忙调动灵宝心法,将胸前的仁王经之印推出。袭击的力量登时减弱了一些,但还是源源不绝。
  “卧空、何杨,去右侧兑位!”魅羽耳中听身后的景霄叫道,“陌岩和我于左侧呼应。”
  阵法在景霄的指挥下,做了这几个简单的变动。也不知是成了个什么新阵,反正功能发生了剧变。魅羽先是觉得双腿被紧紧地吸到了地面上。待她使出了灵宝心法后,天地突然间便倒转了过来。
  具体说来就是,魅羽觉得自己是头下脚上倒挂着,而且天在下,地在上。也就是说,她的腿虽然被“上面的”地给吸着,但身子却有种要向“下面的”天空坠落的趋势。
  再看其他师兄和两位长老,似乎也在经历着同样的怪异。而原本浮在半空的修罗人便不同了,他们因为没有吸附在地面上,便不由自主地朝着下方的天空坠落下去。
  当然,以那几人的修为,没过多久便止住了下落之势,又停在了半空。可这一来,他们之前的攻击之势便暂缓了。陌岩见状,冲魅羽等人喊:“金刚龟印!”
  这个金刚龟之印,师徒七人曾在云冉峰拦截夜摩天人时用过。此刻魅羽收了之前的仁王经之印,天地之感已回复正常。七人迅速摆了新阵,魅羽又使了灵宝心法。这个原本用作拦截的阵,朝着前方的修罗人射出一阵阵刀光剑影。虽然不是真的刀剑,但威力却和真刀真枪无二。
  涅道和护法们依然双手背在身后站着。真刀也好假剑也罢,对他们都毫发无伤。谁知突然间刀剑的力度就变得凌厉起来,比之前猛了一倍不止。涅道虽然还无碍,但护法们已经不得不挥手抵挡了。
  陌岩也用上灵宝心法了哎,魅羽心想。
  涅道终于有些火了。抬手朝着莲花破处的方向一挥。先是听得轰隆隆巨响,是大殿倒塌的声音。
  白修了!魅羽快哭出来了,她的大雄宝殿又没了。
  “你想拆楼就拆楼!”陌岩冲涅道喊道,“拆光了我可以重盖。”
  涅道嗤笑了一声,又伸手冲着寺庙抓了一把。待他的手收回的时候,手心里似乎握着几百个摇摇欲坠的小人儿。“你的僧众也随便我杀吗?”
  “你若伤我一人,我今天就会和你同归于尽。我向你保证!”
  话音未落,只间一片猩红的光从陌岩周身散发出来。与此同时,魅羽和众人耳中似乎听到千万个厉鬼在嘶叫,大家齐齐捂住了耳朵。
  不会吧?魅羽知道这种光有个名字,叫“焚世灵火”。这招只有超度过上千个亡灵的高僧才能使用。一用之下,过往被他超度过的亡灵无论此刻在六道的何处、是何身份,都会随他一起和敌人同归于尽……
  “使不得啊!”魅羽尖叫着跑上前,一招“朽木可雕”打向他的后背。这招她曾用来在谟烬滩打过那个圆脸修罗人,让对方全身僵硬了片刻,但并无伤害。
  现在她的功力和那时自是不能同日而语。陌岩被一击之下,红光尽散。
  魅羽同时冲着涅道喊:“我跟你走!不过我要单独和他说几句话。”
  她将陌岩拉到一边。“你真是疯了!”
  这家伙怎么一到紧要关头就发疯?
  后者慢慢醒过神来,挥手在周围设了个隔音结界。魅羽望着他,突然替他难过起来。
  他一向是个要强的人,在同辈甚至前辈中都少有敌手。然而终究是个凡人,才活了不到三十年,是没法和涅道这种半神半魔抗衡的。这在他一开始向涅道宣战的时候,就已经很明确了。
  虽然魅羽不认为涅道是个滥杀无辜的人,可一旦再起冲突,谁也不敢保证会有多少伤亡。作为龙螈寺的堪布,他可以不在乎别人对他私生活的指摘,但如果为了她而造成僧众和过往被超度之人的伤亡,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更何况,那些僧众也是她的家人。
  “我知道,我又擅作主张了,”她盯着他的眼睛说,“不过请你相信我这一次。我去修罗界有几件事要办,办完后我一定会回来。这些事不仅关系到你我和这次战争,也关系到兮远师父和其他姐妹。”
  他叹了口气。“你给我个期限吧。”
  “四个月。”
  “四个月太久。三个月你若是没回来,我会出现在你面前。”
  二人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然后魅羽想起一事。
  “对了,你给我的那盒珠宝,你猜我藏在哪儿了?在你禅院后方的茅厕里,从门口数第三块石砖底下。话说你平日打坐的时候,居然就没探测出来吗?”
  说道这里,她自己也意识到,他肯定是一早就察觉了,只不过没说破。
  “拿去修房子——省着点儿用啊,”她故作轻松地说,说完咧嘴笑了。
  他只是望着她,却没笑出来。
  ******
  一炷香之后,魅羽同涅道坐在一辆飞辇中,在高空中向着东方飞去。飞辇很宽敞,里面的桌椅坐榻也很结实。但和舒适沾不上边,一看就是行军打仗用的。
  涅道在上车之后,便拿着一摞地图在看。魅羽瞅了瞅窗外,外面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又回头看了看这个比自己高两个头的陌生修罗男人,想起那只经常被自己抱在怀里、还时不时同床而卧的毛茸茸的小兔子,暗自摇了摇头。
  过了会儿,她靠近些,看了看他手中的地图问:“哪里的地图?你们修罗界的吗?”
  他没抬头,只是摇摇头。“他化天的。”
  他化天……魅羽想起在谟烬滩的灵宝处,曾听普仞王和灵宝说,天界中只有他化天和福爱天是和涅道做对的。看来涅道还真要先打他俩。
  “我不在的这万年,我们修罗人都快被他化天给欺负死了。”
  “啊?”这倒是让她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能欺负修罗人。
  “都怪我皇叔,”他又说,“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和我争皇位,不惜投靠外敌,出卖自己的国家。”
  原来如此,魅羽想。但无论如何,这些他化天人肯定不是省油的灯。
  这时她突然想起一事。“咱们是在往东走,会路过滨州吧?你待会儿跟我去下面见个人。”
  涅道抬起头,不可思议地望着她。“跟你去见人?我要见人从来都是让对方来找我。你算个例外。”说完便低下头,继续看地图。
  魅羽伸手夺过他手中的地图。
  “这个人比起我来,更值得你亲自去见。”
  
  (作者按:拈花遮阳是作者杜撰的典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