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魅羽活佛》第62章 四个人

(2020-10-01 09:50:50) 下一个

章节目录:https://bbs.wenxuecity.com/bbs/origin/974138.html

上一章 第61章 最好的老师 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6197.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第62章 四个人

 

  “出、出什么事了?”无涧吃惊地望着抱住他的启娅。
  “我不知道,”启娅失神地说,声音有些发抖,“可能是刚才的战争场面中死了太多人、流了太多血,让我有些恐惧。”
  魅羽知道那并非真正的原因。她的心快要裂开来,恨不得现在就死了,也不想有一日真的去经历那个场面。
  然后启娅像是突然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什么,赶紧松了无涧。
  “抱歉。我总觉得会失去身边一个至亲的人,而你恰好又站在我身边……”她有些窘迫地说。
  无涧还未答话,但见刚刚已恢复平静的石面上,现出一个穿着打扮十分怪异的壮年男人。五大三粗,留着大胡子。头发及肩,但和胡子一样乱七八糟的。
  “小祖宗们!我说你们到底有没有学过表演啊?”男人伸出双手,绝望地说道,“知不知道怎么拍战争场面?稍微走点儿心都不至于这样。完全是没有感觉、没有深度的一群行尸走肉。不用打,你们都已经是死人了好伐?”
  说着身子向后方坐去,一把宽大的椅子及时出现在他屁股下。
  “哎呦呦,我这份工作真是好艰难哦……”
  男人捂着心口,半躺在椅子里。旁边冲上来两三个服装同样怪异的青年男女,捶肩的捶肩,擦汗的擦汗。
  无涧和启娅莫名其妙地对视了一眼。低头看簿子,问题一早就出现了:“这些人是在:一,打仗。二,驱鬼。三,扮死人。四,排戏。”
  由于二人未能在答案出现之前做出选择,这题零分。
  现在是第四道题,轮到无涧。他在圆石前站好。画面展开,看着像人间某处的一个普通农家。一个十岁左右、胖嘟嘟的男孩在近处喂鸡。后方的背景里有个一身绿色衣衫的农妇在摘菜,多半是他母亲。
  “娘,你来看新来的这只鸡是不是病了?”小男孩说,“它两天都没吃食儿了,还总想往外跑。”
  农妇放下菜篮,站起身走了过来。魅羽的第一反应是——这女人真高大。等农妇走近了些,魅羽又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子实在是太漂亮了!风格有点儿像她见过的那些修罗界女子,但是轮廓更温和一些,而且带着股大师姐般的仙气。
  美农妇蹲下,在地上摆弄了一番,说:“不是病了,这只鸡喜欢自由,不喜被终日禁锢在小圈里。放她去大院儿吧。”
  “可是大院儿是牛羊们住的地方啊。”
  “鸡和鸡不同,”农妇耐心地说。然后抬起头来,向头顶的云霄瞅了一眼。“有的只要锦衣玉食、吃饱喝足就行了。还有的,不愿意被约束,哪怕自由和未知意味着更多的风险。”
  接着,她的声音放低了,像是在自言自语。“但愿她们六个也同我一样,一切安好。现在正与心爱的人在一起。”
  画面消失了。启娅低下头,念着簿子上写的问题:“这个女子之前是生活在:一,天道。二,修罗道。三,人道。四,三恶道。”
  “看、看她的身材,应该是修罗道吧?”无涧说。
  魅羽可以感觉到,启娅是赞同无涧的。然而在启娅下笔的那一瞬间,魅羽发功,让笔画到了第一个选项上。
  “哎呀,不知怎么回事,我居然画错选项了……等等,这个选项一才是正确答案!”
  无涧望过来,眼睛里闪过一丝疑惑。事实上,连魅羽自己也不知道,为何直觉告诉她第一个才是正确答案。也许是因为,画面中的女子和自己以及魇荒门的姐妹们,处境竟有些相似吗?
  也就是说,这个女人就是谣传中被杀死了的七仙女之一。而既然出身于修罗界,那她很可能就是涅道的姐姐。
  ******
  现在由启娅来答最后一题。魅羽能感到她有些紧张,魅羽自己也有些紧张。
  石面亮了,但不是太亮。这是一间房子里的小屋。不是外厅,而是比较密实的一间内屋。屋里最抢眼的摆设是靠着对面墙的一个橱柜,有点儿像普通人家的碗柜。但里面摆着的不是杯盘,而是形状大小各异的人头骨。
  启娅和魅羽同时打了个冷颤。二女并非胆小之人,见不得人骨。尤其是魅羽,本来就出自鬼道,什么样的人体部件没见过?这十几个人头骨的诡异之处在于,眼睛处不是两个空洞,有两只活的眼睛嵌在里面。
  此刻这十来对眼睛,大部分都在望着魅羽的右后方,那里可能有些什么人什么事在吸引它们注意力吧。还有一对在不间断地翻着白眼儿,一对在分眼儿、斗眼儿。最后一对则直直地盯着前方,仿佛看到了启娅和魅羽。
  除此之外,倒是没啥稀奇之处了。只有一样事物引起了魅羽的注意,那就是从里屋半开着的门望出去,能看到厅里桌上摆着的一盆鬼梓花。
  影像不见了。在消失前的最后一刹那,魅羽似乎看到一双枯瘦的、沾着血迹的手闪了一下。也不知是不是看错了。
  此时无涧已开始读题目。这时魅羽才意识到,无涧每次一读东西,就不结巴了。有意思。
  “这是间位于鬼道的屋子,具体所在地是:一,壑丘。二,谟烬滩。三,赤缟地。四,梅魍谷。”
  “谟烬滩,”启娅立刻说道。
  鬼梓花是谟烬滩特有的一种花。谟烬滩的舞娘们身上穿的绸缎,就经常印着鬼梓花的图案。例如曾被魅羽在灵宝法会前夜烧掉的那块红布。
  看无涧的神情,好像也一早料到了启娅会知道答案。这最后一题对他们来说,居然是最容易的一题。
  而此时此刻,无论魅羽还是陌岩都没料到的是,这最后一题的出现,可能是他俩多少世以来行善积德才换来的福分。
  ******
  启娅和无涧出洞后,将簿子交给裁判。裁判只看了一眼簿子的封面,那上面写着“五之四”,便朗声说道:“人道班共答对七题!”
  人道班的学徒们一阵欢呼。天道鬼狱道的学徒们则议论纷纷,继而表示不信。
  “不可能!一定是漏题了。”
  “娑婆世界是最孤陋寡闻的地方,应该是出题者偏心了……”
  裁判的神色严肃了下来。“这个洞是天尊用神术设的机制。为防事先泄漏题目,每道题都是由机制随机抓取的。连我们教习都不知道出的是什么题,也没有参与评判。愿赌服输吧。”
  此时已近午时。各个班离开平台,到后面的草地上休息,吃了点儿干粮。人道班一帮人围着参赛的四人,询问他们都答了些什么题目。
  育鹏有声有色地把他和冰璇答对的答错的都仔细讲了一遍。无涧和启娅默契地保持低调。启娅只是把令人捧腹大笑的地图藏玉簪的题讲了讲。大家知道无涧结巴,便也没怎么追问。
  休息片刻后,三个班重振士气,参加武试。只听裁判说道:“从那几个洞口进去,你们会下到我们脚底下的山洞里。可以告诉你们,那是个迷宫,不同的洞口连接不同的路线。在当中某一处有个罗盘。把这个罗盘成功取回交给我的班,胜。”
  当下有学徒问:“可以武力抢夺罗盘吗?”
  “可以,要不怎么叫武试?交手的原则是只能一对一,不能重伤对方。不过这洞中可能有比人更危险的东西。天尊爱惜你们,已在洞中施了法,不会让你们真有性命之忧。没问题的话就开始吧。”
  其他两个班听了,立刻朝几个洞口走去。每个班都尽量分散人员,将第二至第六个洞口都涵盖了。
  人道班的刚要散开,却听无涧把他们叫住:“回、都给我回来!”
  大家驻足,不解地望着他。
  “还没搞清路、路线,走什么?”
  说完,他单膝跪地,用一只手在地上画了起来。众人好奇地走过来围住他,见他手指划过之处,透明的琉璃面上便起了一道雾状的轨迹。
  无涧画得很复杂,但速度并不慢,好像已烂熟于胸。画完后冲众人说:“有五条路通往中央。第、第二个洞,不用去,是死胡同。第一个洞,能最快到达。”
  启娅蹙眉。“可第一个洞没有入口啊?”
  “有。移开石面就看到了。”
  缚元在一旁蹲下,看了看图,问无涧:“师兄,你怎么知道这里面的情况的?可靠吗?”
  “用师父教的探、探视法呀。”
  探视法……魅羽暗暗撇了下嘴。
  无涧指着地图,对众人一一说道:“篆晋师兄、黎青师兄、育鹏师兄,你、你仨最厉害,走第一个洞。若沿路没有罗盘,尽早到达中央这处。
  “何堑师兄,你轻功厉害,走最远的四号洞。若发现罗盘但抢不过,只需及早赶到中心,告知第一组来救援。
  “四颍、缚元,三、三号洞。炎真师弟和泉生师兄五号,顺便保护冰璇师妹。前头的一号四号路线都、都无目标的话,便分头来三号、五号汇合。我负责六号。”
  意思就是,六号路线如果有,无涧一人肯定能抢到?魅羽望着他,心里对陌岩说:真的没有施加多大影响吗?这架势一看就是个惯于拿主意、发号施令,并对自己信心爆棚的人,她才不信呢。
  众人虽然将信将疑,但见无涧说得如此有板有眼,而自己也没有更好的计划,就分头依言执行了。
  现在只剩启娅一个了,她疑惑地走到无涧面前。“那我呢?”
  无涧站起身,冲她温柔一笑。“美、美人喜欢谁,就跟谁一组吧。”
  魅羽要不是真身正在入定,非一头栽倒在地不可。
  眼看着无涧朝六号洞口走去,启娅犹豫了一下,跟在他后面也走了过去。
  这是表明对无涧动心了吗?魅羽叹了口气。黑瘦小的无涧刚刚打败了美男四颍,某人功不可没呢。
  ******
  启娅跟着无涧进了第六个洞口。出乎意料的是,原来不同洞口里面可以差别很大。这第六个洞里,大致是个湿热的园林。
  一条鹅卵石路蜿蜒下行,路周围是生命力旺盛的各种大叶子植物。偶尔有水洼环绕着植物的根部,里面有游的有蹦的。鸟儿不多,又或者都藏起来了。一旦开口叫,在密闭的石洞里简直震耳欲聋。
  二人没走一会儿就开始大汗淋漓,有些喘不过气。又走了一会儿,启娅说:“不对啊,我们确实是在一直下行。但刚刚在路旁看到过一模一样的一个鸟窝,怎么又出现了?”
  “我们脚下的路有问题,”无涧说着,将两眼微闭。睁开后,指着一片水洼说:“走这里。”
  启娅将信将疑地踏入齐膝深的水里,跟着无涧艰难地朝着一棵盘根错节的大树趟着水而行。待到了树的近前,才发现右侧有条微微向上倾斜的通道。
  通道刚好够一人走过,启娅的头顶都已经差不多擦着上方的石土了。比起这个通道,刚才的地界简直算凉爽干燥了!通道里到处都弥漫着热蒸汽,启娅只能模糊地看清前方那个背影。
  啥时候才是个头啊?再走下去她都要窒息了。
  不料无涧突然止步,启娅差点撞到他背上。
  “怎么……啊!”
  他侧身让她探头查看。二人前方的小路居然断了,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巨大无比的空洞。洞里并不黑,从底部不断涌上来一片深蓝色、微微摇动的亮光。他们此刻离洞的顶部有两丈左右,而底部的光源则不知有多深。
  启娅和魅羽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怎、怎么会这样?”无涧不能置信地说,“这么大的一个空洞,我之前竟会完全没测到?”
  空洞……魅羽终于知道这个罗盘是个什么东西了。她想起了兮远在她小时候给几个姐妹们讲的一个故事。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启娅有些困扰地说,“但我不记得是怎么知道的了。也许是看了什么书吧。”
  “讲来听听。”
  “相传这个八卦罗盘是盘古开天辟地时用的。当时一片混沌,盘古用它来确定方向和万物的属性。天地开好后,就弃置海底了。后来过了那么多年,罗盘自己也有了生命,成了活——”
  无涧猛地转身,用一只手捂住启娅的嘴。魅羽凝神,通过启娅的耳朵听到后方传来一阵阵粗重的喘息声。不是人的,不知是什么动物。
  启娅慢慢扭头,见通道另一侧的白雾中似乎涌现了个黑影。渐渐地,黑影处开始传来一阵动物蹄脚在地下有规律锤击的声音。
  还没等启娅反应过来,黑影便来势汹汹地向着自己这边冲过来。通道如此狭小,根本就无法闪躲。无涧抓住她的胳膊,纵身后跃,二人瞬间到了空洞的上空。与此同时见一头牛一样的野畜从刚才的通道里跃了出来,四肢僵硬地朝下方的蓝色深坑跌去。
  启娅和魅羽惊得都出不了声了。无涧抓着启娅虽能在空中短暂停留一下,但二人跟着便也往下掉落。
  “手印手印手印!”无涧大叫。
  魅羽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凝神指挥启娅结了个虚空自在印。一股大力将启娅和无涧的身体摔回了通道处。
  好险!虽说教习告诉大家灵宝施的法术会保护他们,但谁知道呢?魅羽无论如何不敢也不想把命——她的或者别人的——交到灵宝的手里。
  ******
  启娅喘息着站起身。“哎呀、哎呀妈呀……刚刚我们是怎么回来的?”
  无涧没有回答她,只是拽着她一路往回赶。到了通道另端的出口处,闷热减轻,二人虚脱地靠在石壁上休息。等平复了些,无涧问她:“你刚才说、说那个罗盘活了,是怎么回事?”
  启娅似乎还处在死里逃生的后怕中,过了会儿才答道:“那个罗盘在海底待了好多好多年,慢慢成了一个海中的一个生物。”
  “哪种生物?”
  “嗯,一种软体动物吧。据看到过的人说,有点儿像没腿的章鱼,或者丢了壳的海螺。不是固定待在某处,但它所在的地方,上方总会有一个空洞。”
  无涧听了,愣了一会儿,然后喃喃地说:“可现在它在深坑里,怎么才能把它弄、弄上来?”
  启娅突然脸红了,头低下来,一只手在粗糙的石壁上画圈儿。
  无涧俯身查看她。“怎么,还真有办法?”
  小丫头,勇敢点儿啊,魅羽冲启娅说。
  “可能是因为此物恒古至今以来只有它一个吧,它、它挺寂寞的,对男女情爱尤其好奇。每次有船只路过它的顶部海面时,船上若有爱侣,它都会爬上来看看。”
  无涧想都没想,握住启娅的手便往通道里走。再次来到空洞的边缘,二人又探身往下瞅了一眼。
  “这、这么高,也不知它能不能上来。”
  “这东西能上天入地,本事可大着呢。”
  通道里原本就闷热,魅羽感觉启娅被握着的那只手都快点着了。无涧拉着她往回退了几步,离开边缘地带,然后事先毫无征兆地突然就把她按到墙上,冲着她的唇吻了过来。
  天哪——魅羽如遭雷击!一时间头脑空白外加精神错乱,只觉三界六道大千世界被都炸成了身边这团湿热的迷雾。
  这、这算是四个人亲到了一起吗?
  她的脑中满是各式各样的记忆碎片。有她自己的,有肥果的,还有她从未经历过、也不知是启娅无涧陌岩这三人中的谁的……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听到“吧唧、吧唧”的声音。二人猛地分开,启娅大口喘着气,眼角瞥见通道靠近空洞那端的地上,出现了一个牙白色的、湿漉漉的扁平物体。
  此物大概有大菜盘那么大,看不清是否有眼睛,但那东西明显很紧张。虽然紧张、害怕,可又似乎好奇得不行。中间拱了起来,一侧的软体像手臂一样抬在半空,指着启娅。
  启娅冲它张开双臂,做了个抱抱的动作。罗盘姿势怪异地冲她走近几步,停住。
  启娅又冲它嘟起嘴,做了个亲亲的样子。罗盘一跃便到了她怀里。她爱抚地拍了拍这个表面粘稠的东西,还真的亲了它一口。
  然后就抱着罗盘,和无涧顺着原路返回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