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魅羽活佛》第74章 拉帮结派

(2020-10-13 18:30:25) 下一个

章节目录:https://bbs.wenxuecity.com/bbs/origin/974138.html

上一章 第73章 绝世腰牌 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6596.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第74章 拉帮结派

 

  
  无论如何,涅道是目前的王储,也就是一国之主。当守门人看到法王的马车排在后面时,立即派人急急入内通知崇辅出来迎接,同时让前方众人往两旁散开。文武官员各自在路旁站好,行应该行的礼。
  在没见到涅道的这个皇叔之前,魅羽根据自己对他的了解和喜恶,把此人想象成了一个城府很深、说话字斟字酌不留痕迹的人。不料一见之下却让她大跌下巴。假如涅道长得像他父亲的话,那崇辅这兄弟俩就太不一样了。
  涅道是长脸,五官虽然如其他修罗男子一样,不算好看,但轮廓鲜明,高低有序,皮肤紧致。崇辅则是一张大方脸,矮鼻梁,厚眼皮。不笑的时候像当铺里穿黑马褂的掌柜,笑起来有点儿老女人的样。
  “哎呀殿下怎么才来?可急坏老臣哟——”崇辅行过礼后,便上前扶涅道下车。“之前老臣说要过生日,想请几个老朋友过来聚一聚、喝两盅。结果请帖送出去了后,这个说有事、那个说不来,搞得老臣脸上好难看。
  “后来也不晓得是谁走漏的风声,大家一听说法王要来,法王要来!那个奔走相告啊,呼啦啦便来了一堆。连老臣的门槛都快踏破了哟……”
  魅羽跟在涅道身后进了大门,心里止不住冷笑。这么能说?好家伙,今儿个她还遇到对手了呢。
  涅道父母的宫殿建在山上。万年前未被关押时,一直都是同父母住的。目前的太子府还是属下们得知法王快要回复自由时,匆忙间给建起来的。所以在山下的皇城中,崇辅的府邸无疑是最气派的一个了。
  进了院子的大门后一眼望不到住宅。面前是一片广阔的绿地,但又不是光秃秃什么都没有。先是一条大理石铺的宽阔路面,路旁没有种花,而是清一色不开花的常青油绿植物,整齐典雅。
  走一阵后,面前是个圆形人工湖。里面的水是碧蓝色一望见底的,没有生物。池子中央有座层层叠叠的圆石坛,顶部不断涌出清水,从石坛四周流下。
  湖的后面乍一看是片巨型园林,里面错落有致地种着各种绿色植物。依然是没有杂色,也没有任何植物或建筑高过魅羽的膝盖。有鹅卵石小路蜿蜒其中,偶尔能看到泉水和小溪。在里面走了一会儿,魅羽便想明白了两个问题。
  首先,崇辅的庭院中没有树木,也没有杂色,非常不利于行刺的人隐藏其中。即使是溪水,也细浅得藏不下人。如果他每日就是在这条路上来回走的话,周围完全找不到能让刺客容身的地方。更不用说目力所及之远方,自是没有小山或者高塔之类的建筑物能让弓弩手藏身偷袭的。
  而比这种布局更让魅羽警惕的,是这背后体现出来的崇辅对自身安全的重视。他能在庭院设计上如此谨慎,在其他方面也不会大意。
  其次,是目前他们走过的这片园林。对身在其中的人来说,这就是个清凉整洁、让人杂念全无的大植物园。可魅羽是道门出身,只消打眼一扫,便能看出这个园林以及之前的人工湖,是按照愣乙八卦阵法的原理来设计的。
  对这个愣乙祖师,娑婆世界甚至鬼道的众生并不熟悉。因为愣亿的真身是只松鼠,只有畜生道的修道者们才知道几千年前曾出过这么一个厉害人物。
  据兮远说,在愣乙还是松鼠的时候,有次无意中去到一座仙山。山中只有松树这一种树木,但不是随处种植的。而是稀稀落落,东一棵西一桩,看似无序却又隐藏着奥妙。愣乙看得入了迷,竟忘了寻找食物,当下就在这山中悟道。十年后修成人身,以愣乙八卦阵而闻名畜生道。
  这个阵法的特点,是处在其中的生灵一旦动了杀机,阵法就会启动。集结天地中的戾气,将任何不善的因素斩草除根。据说在修成人形之前,愣乙曾在家门口的树林里摆了这个阵,杀死前来觅松鼠为食的紫貂不计其数。
  这得做了多少亏心事,才会怕得在家里修这么个阵啊?魅羽一边在心里冷笑,一边跟在崇辅和涅道后面走出园林,来到住宅区。又穿过几座拱门和亭台楼阁,最终来到举办寿宴的大厅内。
  ******
  一进到布置得典雅又喜庆的宴会厅,魅羽便进一步确认了崇辅刚才那番话没有一个字是真实的。比如大厅正中央摆的这张五六丈长的木桌,一看就不是临时拼凑起来的,而是由一整棵巨树做成。根据桌旁椅子的数目,这一桌就能坐四五十人。
  按照修罗的风俗,主餐桌向来是给现役军官坐的。大厅两侧还各有一张稍小一点的餐桌,一张留给帝国朝廷中为数不多的纯文职官员,另一张给军衔较低的将士。
  涅道自是被请到了大桌的主位,身旁一边坐了镇国大将军兼宰相崇辅,另一边坐了一品夫人魅羽。其后便严格按照军衔高低来排座。
  由于大桌上都是军官,此刻也都身着军服,魅羽一眼望去,只见客人们坐姿齐整、仪容威严。酒菜虽已上齐,连个目光斜视的都找不到。大家都在等法王第一个举杯做开场白。
  魅羽又瞅了一眼众人的军服,不要说军衔清一色地吓人,单是胸前如她般佩戴勋章的也有不少。想了想便站起身,冲对面的崇辅说道:“大人,我好像坐错地方了。能换个位置吗?”
  崇辅有些慌张地站起身,冲涅道说:“不知老臣何处安排不周,还请殿下和夫人指点。老臣是个俗人,只会照祖宗礼法按部就班。你们年轻人的新规矩、新玩法,老臣怕是跟不上早落伍了。”
  魅羽冲他笑笑,没有答话,也没等涅道的指示,便转身搬起了身后的椅子。用于就餐的椅子虽然比正规的太师椅要小巧很多,但崇辅这些家具用的都是上乘原木,重量可不轻。
  而且修罗人原本就身材高大,椅子自然也矮不了。此刻魅羽搬着椅子,眼睛都看不到前方。笨拙地从大长桌的一头一直走到另一头,弄得众人一头雾水。
  直到把椅子放到了长桌末端的一个角落,她才松了口气,冲众人说:“大家既然是按军衔就座,那我这个新兵理应坐到外院侍卫大哥们那桌去。仗着最近的军功,才勉强挤到这张桌上,坐这里最是合适不过了。”
  说完在椅子上坐下。这才发现大厅左侧那桌上还坐了铮引,二人遥遥点了下头。
  又环顾四周,见身边几个年轻军官冲她笑着挤眼睛。再望向桌子上首坐着的几个资深女将官,原本表情严肃,大概觉得魅羽是靠女色或者撒娇卖萌才赢得法王欢心的。此刻见她谦逊又明理,脸上的神色也都柔和了许多。
  ******
  涅道行了寿宴祝酒令,大家正襟危坐地吃了一会儿。待到酒酣耳热,众人都和身边的人攀谈起来,气氛便活跃了很多。
  魅羽一个从人道来的年轻女子,比别人矮一两个头,却以新兵的身份立了军功,成了最近的风云人物。再加上她天生能说会道,又善于和各色人等打交道,不多时便成了酒桌这头的焦点。
  在众人的追问下,她先是把最近在前庭地两军交战的经历挑了一些出来讲给众人听。基本上就是照实说,没有添油加醋也没刻意隐瞒。她知道听众们都是经常上前线的,所以她的描述若是有任何不实的地方,很容易被察觉。
  然而那些人在前线上的经历和她说的自是有很大不同。当他们听到铮引靠着一把带着弓弩的金刚弩便能只身射落敌舰时,都啧啧称奇。又听到二人如何远程弄爆了敌人一个火药库,都赞叹匪夷所思。当然,此时大桌上的人还不知道故事中的铮引就坐在一旁的小桌上。魅羽知道铮引为人较为害羞,也不说破。
  至于她单枪匹马搞掉敌人一艘中型艇,更是让人对她另眼相看。有两个军官还一边抓住她的一只胳膊,要求她加入自己的舰队。
  只有一个地方魅羽做了一点儿调整。当伤员们被叛徒出卖、带到灿易牺牲的那个广场上时,樊天旭冲伤员们说了一番话,里面提到了崇辅。而魅羽在刚叙述到开头时,便能察觉到崇辅从长长的餐桌那头射来的一道目光。她要是没有修过陌岩教她的探视术,是察觉不到这份警惕的。
  而当她复述完毕,里面完全没有提到“崇辅大人”的名字时,便能感到那份威胁被撤掉了。至于后来她只身赴容祯王宴会的那段,也被省略了,直接跳到了法王亲自来前线迎接五人回修罗那里。
  “哎,说起那个九天王,”隔壁桌一个身材消瘦、眉眼灵动的年轻校尉冲魅羽这伙人道,“你们知道他只有一个老婆吗?”
  魅羽和其他人互望了几眼。“什么意思?那他应该有几个老婆?”
  “不是!”校尉一拍巴掌。“这个九天王至少也有四五千年的岁数了吧?他的老婆却是个凡胎。据说老婆在第一世死了之后,他伤痛欲绝。跑到阎罗王那里赖着不走,一哭二闹三上吊,非要弄清楚投胎投去了哪儿。”
  魅羽听到这里已经大致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不可置信地倒吸了一口气。九叔啊九叔,想不到你平日看起来不声不响的,竟然是、竟然……
  “弄清楚后,他就找去看了。老婆投去了娑婆世界,那时候还是个刚出生的婴儿。他只得回去耐心等着,十五年后搬去老婆家附近住。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年后还真的把女人又娶回了前庭地。等这第二世完了后,他又带上了一堆金银珠宝,跑去贿赂阎王爷了。”
  众人都瞪大了眼睛,怔了好一会儿。随后有人问道:“也就是说,这么多年下来一次都没漏过?”
  “这我就不清楚了。”
  不料一旁正襟危坐、五大三粗的一个中老年女将官冲他们笑了笑,说:“这故事我也听说过了。自然不是次次都能成功。据说有几世老婆就是看不上他,非要嫁给别人。头一次他把人家男人打了个半残废,后来看到老婆守在她男人床边,日日伤痛欲绝的样子,便发誓再也不这么干了。
  “所以后世中,若是他不能成功把老婆娶回家,就只能时常去看两眼,偷偷摸摸送点儿东西啥的。不过据说大部分时候还是成功了,因为这个九天王原先一直是个美男子呢。”
  好家伙!魅羽的腮帮子都快咧抽筋了。九叔啊九叔,没看出来你竟是这样一个千年情种。
  又问那个女将:“长官,那现在呢?目前他的老婆在哪里?”
  “大约在几百年前吧,阎王终于给他搞得不厌其烦。索性把手里的轮回簿上交,由轮转菩萨来管理了。轮转菩萨那是什么样的人?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所以这个天王就只能百年孤独喽。”
  哦,难怪九叔现在这么一副大腹便便的邋遢样呢,魅羽想。没了老婆,又被赶出家园。估计是活着缺少动力,所以自暴自弃了吧。
  继而又想起自己和陌岩。他天资好、修为高,又在不断精进。倘若也修成什么金刚不坏之身,在她过世后,他也会想办法去找她的下一世吗?若是她的下一世真的“看不上”他了,这么霸道的人一定会把她的下世老公给活活打死吧?想到这里一个人低着头呵呵地笑了起来。
  嗯,等等,随着他修为的不断提高,会不会对男女之情也越来越淡漠呢,就像其他那些高僧一样?她的笑容僵住了。想象着陌岩像大雄宝殿里的佛祖像一样“慈悲”地低眉望着她,不由起了一身鸡皮。
  不是不再爱她,而是与此同时也毫无分别地爱着世间一切别的生灵和万物。这样的爱,她能接受吗?
  想到这里,有些丧气地摇摇头。还下一世呢,这一世怎么样都还说不准。
  ******
  酒足饭饱后,按照修罗人的风俗,客人们来到后院玩些小游戏和有趣的竞技。比如投壶掷飞镖、单手碎石、倒立走索、骑龙骥。当然了,普通人家通常只有巴掌大的地儿,能制备一两样就不错了。崇辅的后院占地一望无际,来贺寿的七八十个兵将和三十多个文官转眼便分散开来。
  不过修罗人向来民风淳朴,没过多久连府上的侍卫和来贺寿的将官的下属们也都加入了进来,玩起来就没什么高低贵贱之分了。天色虽已全黑,四处点燃的火把倒也将整片场地照得亮如白昼。
  然而魅羽也很快发现,并非所有人都对她友好。这也不稀奇,她琢磨着,涅道在过去的漫长岁月里,对修罗人来说都是一种神话式的虚幻存在。崇辅无论有多少优缺点,席上所有的人估计从出生起,看到的听到的就只有他这一个大统领,所以孰亲孰生就不用说了。
  尤其是有那么二十来个军人,一看就是崇辅至死不渝的追随者和亲信。这当中包括那七个天旭官中还剩下的六个,看神情对魅羽恨之入骨。这些人是不能笼络,只能想办法除去的,她在心里暗暗对涅道说。
  然而凡事有黑就有白。这几个天旭官既受崇辅恩惠重,便会过于维护他的利益,同时也难免有些骄奢跋扈。魅羽寻思着,其结果是使得军中对他们不满的人日益增多,反而自动站成了“法王党”……
  “好哦!太厉害了!”
  “殷天旭英勇神武,骑术无双!”
  耳中听得众人呐喊,魅羽扭头望去。见跑马场上有一人正骑在一匹龙骥上,纵横驰骋。
  龙骥是修罗特有的一种马,乍看之下,这种马丑陋又鬼祟,还不如驴子长得俊。一身褐色的毛刺棱着,怎么梳也不顺的样子。马蹄很大,像个婴儿头。脸上的表情像是时刻在转着鬼心眼儿。
  关键是性格,极度欺软怕硬、见异思迁。骑手要是骑术高超、武艺强悍,它便老实听话甚至摇尾乞怜。一旦骑手落了难、受了伤,它便立刻自顾自逃命去也。
  然而这种马在修罗陆军中还是很受欢迎,因为跑得实在太快了!在千军万马之中,那四只婴儿头般大小的蹄子一旦撂起来,但见一团尘土不见人,转眼就能把敌军我军都甩到身后。
  而且这个龙骥的大蹄子还有另一种用处,就是用来踹敌军战马的马腿,一踹一个准儿,管教对方连人带马立刻趴下。当然了,前提是骑它的人当下也是个英勇无敌的强者才行。否则它可能立刻撇了骑手,投降敌军或者自己逍遥去。
  魅羽听众人喝彩,便挤上前去。见殷天旭此刻正威风凛凛地手拿□□,骑在一匹雄壮的龙骥背上。离看客较远的地方有条小河,大概六七丈宽,水看样子不深。河面上能看到竖直扎在河底的一根根木桩。此刻骑手们在比试谁能连人带马横跃最少的次数而过河。
  要知道每根木桩的横截面比龙骥的蹄子还小,木桩之间的距离也不规则。跃到河上的马匹通常最多有两个蹄能踩上木桩。不掉进水里就不错了,再向前跃的力量便要大打折扣。当然骑手也可以用手中□□扎到木桩上,助马跳跃。
  一般人都至少要在河中落桩两次,殷天旭和他的龙骥只要停一次便能到达对面。刚一开始还有五六人和他并跃,但由于他的骑术过于精湛,使得其他的龙骥们对他崇拜不已,很快便都选择远远地站到一边。虽然还没把背上的骑手甩下来,但那副模样真是委屈之极。就像一群抢果子的小孩子中只有一个摸到了肉、其他摸到的都是皮一样。
  ******
  崇辅党们见此光景,自是越喝彩越开心。魅羽向更远处望去,见涅道和崇辅二人正缓步走在河上游的一座小桥上。那一带应当比较安静,也不知二人在聊些什么。
  收回目光,凝神盯着殷天旭身下的龙骥。开始龙骥并没注意到她,但片刻之后还是察觉了。愣在原地,任殷天旭如何驱赶,都不再移动分毫。
  魅羽原先曾多次借涅道的余威,用眼光震慑住猛兽,但还从未尝试过和兽类精神交流过。现下刚好见场中有七匹龙骥,有公有母。灵机一动,便通过额前神庭穴发了条消息出去。
  “都给我趴下。”
  这个神庭穴她曾用过多次。先是用来和藤者的灵仆交流,又在灵宝老家和被她附体的启娅交流过。此刻用于和畜生通话,果然也成功了。
  只见刚刚还在原地发愣的几匹龙骥,立刻四肢软倒在地,侧躺了下来。不消说,骑在他们身上的兵士们都被摔到了地上。
  “起来!没用的畜生。”殷天旭气得用靴子直踢躺在地上的坐骑。但龙骥们皮糙肉厚,脸皮也厚,完全不理睬他。
  此刻其他骑手们正好找了个台阶,嬉笑着涌出了跑马场。殷天旭见栏杆外的看客们一阵哄笑,面子上过不去,只得喃喃地说:“我看八成是累了……”
  “不是累了,”魅羽说着跃入场中,“是嫌弃长官你骑术不行,不陪你玩了。”
  “我骑术不好?”殷天旭此刻的样子真的可以用怒发冲冠来形容。“我若是骑术不好,崇辅大人又怎么会把骑兵的训练交由我负责?”
  魅羽也不答话,在趴倒的龙骥群中走了几步,停在一匹看着较为娇小的母马面前。
  “起来,”她在心里说。母马立刻一跃跳了起来,精神抖擞,像是一位等不及了立刻要上战场的王后。场中的一些公马看了,包括之前殷天旭骑的那匹,立刻站起身做谄媚之式。一个个将大前蹄子有规律地敲着地,鼻子里还发出奇怪的靡靡之音。
  殷天旭的脸色更难看了。
  魅羽翻身上马,拿上长矛一人一骑朝着河边冲去。倘若能自由使用内力,她随便结个手印就过河了。可目前决不能让崇辅知道自己有不受皇城禁制的方法,只能想法鼓励身下的龙骥了。心里想着跟这匹母马说点什么好呢?
  突然忆起了刚认识素辉时听到的那句训练口号:“不能弱得跟男人一样。”
  转瞬间小河就在面前。魅羽用神庭穴对母马说:“咱不能弱得跟公马一样!”跟着手中长矛向下猛戳,在小母马即将跃起的那一刻狠狠地点了一下地面。
  小母马一跃至半空,魅羽耳边风声呼呼不绝。在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就是小母马,马就是她。仿佛她俩这一生到此刻为止,等的就是这纵身一跃。
  呼——
  马落下时,两只前蹄已搭在对面的岸边。马身后坠,眼看要把魅羽甩入水中。忽又前蹄用力一扒,背一挺,冲上河岸。马场外的观众们似乎都看呆了,过了好久才爆发出一阵惊叹声。连远处的涅道都在望向这边,朝着魅羽遥遥一笑。
  实际上,魅羽这一跃也沾了自身体质的光。殷天旭比她高壮,体重至少是她三倍。驮他的龙骥要跳高跃远,自然比魅羽的母马要吃亏不少。但即使这样,能一跃便过了河,也不是随便一个身材娇小的骑手便能做得到的。
  等她纵马从附近的木桥上回来后,殷天旭和他的崇辅党们已经离开了。其余的众人都问她从何处学的马术。
  “当然是法王亲自教的了,”魅羽说。这也不能算说谎,没有涅道给她的震慑力,龙骥们也不会由她使唤。
  ******
  等客人们都玩尽兴了,已接近午夜。来时都是整齐的仪容,离开时则大汗淋漓,挽着袖子开着领口。
  穿过那个巨大的愣乙八卦阵园林时,涅道走在前面,被十几个将官拥簇着,一人一句说着闲话。魅羽乐得被丢在后面,可以一边慢慢走,一边再一次感受这个阵的玄机。
  刚刚在住宅处和后院时,她已经观察过了。到处都是人来人往,都是侍卫、仆人,和躲在暗处的眼睛。等到了大门口附近,有马厩、门房、外加一个驻扎在那里的守卫班。也就是说,崇辅每日进出家门,身边护卫最少的时候,便是他自己和一两个属下穿过这片低矮园林的时候。这也是他为何要在这里摆这么厉害的一个大阵的原因吧。
  行刺的日期和时辰,魅羽已经都定好了。假如到时真的在这个阵中动手,她该如何应对呢?首先,这附近藏不了人。若是远距离飞跃过来,无论速度再快,也会导致崇辅提前产生警惕。在不能用易容术冒充他下属的情况下,她唯一的法宝便是摄心术了。
  其次,身在皇城,内功只能用灵宝心法。想起仁王经之印,她曾在赤缟地和龙螈山用过两次。这两次配合了灵宝心法后,变成一个“消阵”。万一大阵被触动,集结了天地戾气来对付她,此印可作为防御手段之一。但除此之外,她还得多想几样出来……
  一个人从后面出现在她身边,和她并肩走着。是铮引。二人穿过园林,一路无话,直到大门就在近前时,他才低声说了两个字:“不可。”
  她抬头望了他一眼,却见他加快了步伐,不久便消失在其他正在散去的客人中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