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魅羽活佛》第49章 谈判

(2020-09-18 06:49:41) 下一个

章节目录:https://bbs.wenxuecity.com/bbs/origin/974138.html

上一章 第48章 皇孙宝宝 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5654.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第49章 谈判

 

  
  第二天晚上的宴席,还是在第一次聂驭请魅羽吃饭的那间屋,不过换了张大的桌子。都是做工精细、色香味俱全的素菜。没上酒,桌子中央有个细瓷彩绘瓦罐,画着十八罗汉。据说里面是皇后娘娘亲手煲的汤。
  聂驭穿的是家常服。看着朴素,不过魅羽注意到布料的质地绝非普通。陌岩还好没穿他那套宝宝装来,但也没换僧服,而是和其他几个皇子穿的差不多。
  前半场宴席,聂驭向多年未归的皇兄讲了这些年宫里发生的一些事。魅羽听了,不由得感慨——单从口才上来说,此人倒真是帝王将相的料。既把重要的大事都包含了,又挑了些生动有趣的细节调节宴席的气氛。虽是用客观的语气描述事实,但字里行间不经意透出皇上对继皇后的宠爱。
  正餐撤下去了,换上水果和甜品。聂驭挥手让下人都出去,单刀直入地问陌岩:“皇兄打算参加这次的殿试吗?”
  “还没有想好。四弟认为我应该参加吗?”
  魅羽想了下才明白。倘若一来就穿着僧袍,告诉聂驭他不参与,而且还支持聂驭。这样固然能轻易赢得聂驭的好感与善待,但后面要讨价还价就没了资本了。
  “我这人说话比较直,皇兄莫怪,”聂驭将双肘撑在桌上,道。
  “皇兄即使参试,恐怕也没有多少胜算。先说比试中的第一项,武功,我想皇兄定然是很不错的。”
  嗯嗯,魅羽心说,你派出去的刺客回来告诉你的?
  “可这第二项,行军布阵,皇兄恐怕就没有经验了吧。第三项,比宝物。虽说皇兄有皇祖母的宠爱,但规矩是皇子不能接受任何皇室成员的馈赠,得是凭自己的本事从民间赢得的才行。而我们这几个弟弟,基本上从懂事起就开始积累了。”
  他停了停,喝了口茶,让先前的话在屋里回荡一会儿。
  “至于这第四样就更不用提了,”聂驭的表情里带着一种“真不想伤害你”的意思。
  “皇兄一直是个出家人,现在距殿试没剩几天了。试问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皇兄初来乍到,又能去哪里找一位美貌、心智、武功都是万里挑一的年轻女人来帮你?有可能吗?”
  说完满意地看了魅羽一眼。
  “有可能吗……”陌岩瞅瞅他,又瞅瞅魅羽。噗嗤一声,继而哈哈哈地笑了起来,过了好久才止住。
  “我这次回来,本来是不打算争这个皇位的,”他严肃下来。“但是既然弟弟们都这么看不起我,或许我应该去试试?”
  好好好!魅羽心说。
  “让大家看看我是否有能力领军作战、治理国家。能否寻得世间少有的宝物。有没有外貌智慧修为都是万里挑一的女人,今天就愿意嫁给我。”
  有有有!魅羽在心里举手。
  聂驭向椅背靠去,脸上的神色变得不确定起来。他想了一会儿,然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皇兄你有什么条件,尽管开。”
  “我的条件不多。第一,这次的修罗之战,帝国不能派兵支持涅道。”
  “没问题,”聂驭很快地说。这个条件他之前已经答应魅羽了。“父王原本也不想出兵。”
  “要派兵去支持我。”
  聂驭倒吸了口气。“这个……我就算做了太子,也不一定说了算。”
  “你只要保证这是你个人的立场就行了,”陌岩冲他说,“你现在就写个文书,盖上你的印。”
  聂驭想都没想立即站起身来,走了出去。魅羽和他相处这么久,对他的这项品性十分欣赏。做决定前深思熟虑、头脑冷静,一旦做了就绝不优柔寡断、浪费时间。
  屋外就有书桌,不一会儿他就拿着一张纸回来,递给陌岩。
  陌岩仔细读了读,将纸折叠成一个方块,捏在左手的拇指和食指中。一条绿色的火苗在纸上倏地窜出来,纸张转眼化为灰烬。
  见聂驭和魅羽都疑惑不解地望着他,他解释说:“这张纸已经被送到了我们龙螈寺的宝华殿。”
  还有这种操作?魅羽暗忖。
  “第二个条件是什么?”聂驭问。
  “我要带走你关在狱中的一个人,现在就要。这两个条件满足后,我会尽全力支持你。”
  “好,我叫人送来。”
  “不,我和你一起去找他,”说着,陌岩站起身。“请吧。”
  “这么急啊?”聂驭有些尴尬地说。
  魅羽心想,就得打你个措手不及。否则你知道此人对陌岩重要,指不定又要想出什么花样来讨价还价呢。
  二人一起出去了。倒是没过多久,聂驭就回来了,还有些兴冲冲的样子。
  魅羽知道,他原本是做好了面对更苛刻的条件的准备,比如让他母后退位等。他估计没想到陌岩的条件会如此少,而鹤琅对他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人。
  “还好答应了他的条件。你看看,他给了我什么!”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金色帕子包着的事物。从帕子的颜色和刺绣来看,应当是皇太后宫里的。打开来,却是魅羽从珈宝那里骗来的锡嘛鱼。
  能舍得给聂驭蓝菁寺的宝物,却把她的帕子扣下。魅羽对陌岩的这个举动表示欣慰。
  “这叫锡嘛鱼,你知道有什么妙处吗?”
  这个她倒是真不知道。
  “用这个小铁鱼煮汤,能解百毒、治百病。父皇年轻时中过剧毒,这么多年来都备受煎熬。眼下大家都认为他没有多少日子了。用了这个,药到病除,至少能增十几年的阳寿呢!”
  魅羽望着他的脸,可以看出他是真的为父亲高兴,而不是为了早日登基便希望父亲快点儿死。看来陌岩说得没错。为了坐上太子之位聂驭会不择手段,但除此之外并非无情无义、大奸大恶之人。
  ******
  眨眼便到了殿试那天。共四个项目,一天半内完成。第一天在宫外的禁军训练场举行。皇帝皇后带着皇太后、四个妃子、七个皇子、五个公主,以及皇子公主们的家眷、下人,连同文武百官浩浩荡荡地一早赶来。
  经久不停的风将一面面黄旗吹得如波涛翻滚。一路上围观的百姓对骑着马的七个皇子指指点点。大家尤其好奇的是哪一个是外出二十年才回来的大皇子。
  帝国的民风一向肃穆。每个人都喜欢一本正经,至少在有外人看见的时候是这样。全少光天只有皇太后一人想怎么花哨就怎么花哨。像这种盛事,民众多少年也见不到一次。
  来到训练场,按事先规划好的一个个就坐。烈日当头,一柄柄大黄伞由宫女们在背后撑至女眷们的头顶。广场正首的高台上坐着四个人。通常是皇帝在中间,左边坐着皇太后,右边坐着皇后。这次因为大皇子才归来,且不参加比试,所以破例被太后叫到身边坐。
  魅羽来了一个多月,今天才是第一次见到梵承谆皇帝。皇帝身子骨看着还算硬朗,双目有神。只不过印堂发黑,两颊有些凹陷。单看长相的话,陌岩和聂驭都不太像他,应该各自像自己的母后多一些。事实上,魅羽觉得陌岩笑起来的时候和他祖母特别像。
  六个皇子连同妻子或者女伴,在两侧高台上的六个桌子后坐下。魅羽坐在聂驭身边,如其他六女一样,头戴相同的斗笠和面纱。这是为了防止参试者和裁判在前三项因为这些女子的相貌而分神。
  魅羽望着坐在上方的太后,心下有些难过。老太太此时还沉浸在孙儿刚回来的喜悦里,大概以为无论如何会陪到自己离开这个世界为止吧。她不知道的是,明日殿试结束,后日他的孙儿就又要离开了。
  自从上回初次见面后,太后隔三差五就要把魅羽“和四皇子”请过去。因为第一次去出了事,太后还特意向皇上要了队禁卫军,专门护送魅羽的马车。
  聂驭公务繁忙,又要准备比试,哪有那闲工夫整日和老太太聊天?结果就是魅羽一个人去,又是喝茶又是吃饭逛园林。
  聂驭明知老太太这是在替大皇兄挖墙脚,但他既不能公开说这种话,也不能公然违背皇祖母的旨意。每次魅羽一去他就心浮气躁,乱发脾气,干什么也不专心。有时想着还不如自己跟去呢。
  而魅羽回来后就安慰他: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殿试准备好,这么多年的努力不能功亏一篑。当天说了管点儿用,下次她被请过去他又被打回原形。那天二人在书房最后敲定拿来参赛的五个阵时,他突然抬起头来问她。
  “你不是真的被挖过去了吧?”
  “什么?”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是说……和大皇兄。”
  她放下手里的笔。“殿下,您在说什么呢?说好了殿试之后我就要走了,莫非殿下真的把我当成您的女人了吗?”
  她的回答,让他的脸色比刚才还难看了。
  ******
  一阵锣鼓声响起,比武正式开始。六个皇子从桌后出来,下到比赛场地。先是抓阄,决定如何分三个组,两两对决。
  比试规定点到为止,不得下狠手伤人。如若二人都同意使拳脚或兵器,便无异议。否则,就抽签决定比拳脚或者比兵器。
  魅羽不由得想起龙螈寺的五个师兄来了。想起和他们一起训练和比试的日子。直到今日,那也是自己此生过得最逍遥、无忧无虑的一段时光,虽然她那时候的外貌让人不可久视。
  稍一分神,比试已经开始了。第一轮是二皇子和六皇子上场。二皇子用的武器是棍,六皇子用的居然是长鞭!
  魅羽记起陌岩说的,老二是个耿直一根筋的类型。使起棍来,果然便和他的为人一样,内功扎实,棍法坦荡,一丝不乱。
  老六喜欢兵法,为人行事孤寡、狠辣。他的鞭法也和他的个性一样,招招凌厉诡异、不走常规,与魅羽的广旋十三式恰好相反。
  她身子前倾,仔细观察六皇子的鞭法。连聂驭都知道学无止境,她更应当时时学人所长。看了一会儿,她发现六皇子的鞭法有个奇特的地方:他的鞭子在大多数时候都是如鞭子应该有的那样柔软,可在有需要的时候,又如二皇子手中的棍棒一样坚硬。
  魅羽百思不得其解,这点他是怎么做到的?多半是名师所传的绝技吧,自己要是也会就好了。
  二人越战越快,越战越勇。只见六皇子长鞭骤然加速,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绕上了二皇子的右臂和棍棒。当众人都在猜测二皇子该如何抽身时,突见二皇子被缠住的右臂往回一收,六皇子脚下一个不稳,被迫向前跨了一大步。而二皇子左手出掌,一掌夹着劲风击在六皇子肩膀,对方当场吐了一口血。
  众人中很多惊讶地站了起来。看这样子,二皇子的掌法竟是比棍法还要厉害。而向来以直来直去闻名的老二一开始就选择了比兵器,也不知是自己决定的,还是有人给他出谋划策了。
  而二皇子虽然伤了六皇子,但大家也能看出,他这一掌故意击偏。倘若击中的是胸口,那就不是吐口血那么简单了。
  ******
  接下来是心善单纯的五皇子和聪慧的七皇子。刚刚那一组以老成和狠辣为特色,而这组比拳法的年轻人则让人心旷神怡、如沐春风。最后是七皇子取胜,二人都是翩翩君子风范。
  第三场轮到醉心于武学的老三和聂驭了。魅羽能感到众人都把心提了起来,因为这俩毫无疑问是六个皇子中武功较强的两个。
  “四弟,你想比啥?”三皇子轻松地问,“拳脚还是兵器,你选。”
  “谢皇兄礼让。那就拳脚吧。”
  刚一交上手,魅羽想,坏了!三皇子的武学造诣显然要高一筹,一套不知什么名字的掌法使得如大家宗师一般。聂驭虽然也算强者,但对招式的领悟显然还不如哥哥。这也难怪,老三从来不理政事,而聂驭实在太忙了,花在武学上的时间就要相应减少。
  然而看了一会儿,魅羽又看到了转机。聂驭的后劲特别强,正如他为人,做事极有毅力。由于他负责整个国土的安全,而有能力跨界跃天的入侵者,通常武功和修为也都不差。与这样的敌人实战经验一多,聂驭就时不时打出一些看似不符合武学规范,然而却很有用的招数。
  相比之下,老三因为很少出宫办事,对敌经验明显不足。甚至可以说,老三的拳脚适用于和人比试,而聂驭的拳脚是杀人擒拿的实用招。
  与此同时,魅羽可以看出他的确用了自己教她的《致用集》里的招数。不是鞭法,而是对气的掌控。虽然是她告诉他这么做的,但像聂驭这样将鞭法奇妙地融于掌风和外气的运行中,连她自己都做不到。她得抓紧时间看看他是怎么实行的。
  作为使鞭的魅羽,长鞭不方便随时随地携带。很多时候,这双肉掌才是身边唯一能救命的东西。
  二人这一战,真是昏天黑地。站到最后,三皇子一掌击来,这一掌夹着磅礴的气势,逼得聂驭不得不全力应付。而当聂驭一掌回应的时候,却似毫无劲力。众人中懂行的都“啊”了一声。聂驭这可是找死的打法!
  谁知老三掌击出一半,突然浑身一震,右臂骤然收回。原来聂驭的掌虽是向前推出的,真气却如长鞭一样从一侧提前击中老三。这局他胜了。
  ******
  接下来,是胜出的三人再比。七皇子首先说:“我肯定打不过四哥,我弃权。”
  众人好像都知道他会这么做,也没有人表示不解。
  现在就轮到了聂驭对二皇子。众人估计,俩人既然都擅长掌法,应该没有异议了。
  谁知聂驭却说:“我选兵器。”
  由于有了分歧,便由皇帝亲自抽签决定。抽到的是兵器。登时就有一个武士将二皇子的棍拿了过来,又有一个把聂驭的剑捧了过来。
  聂驭的剑,在皇宫里还算小有名气。魅羽曾见他使过,正如他的外形一样,飘逸洒脱、不染尘埃。谁知他并没有接过剑。
  “我使锤。”
  众人在惊诧之际,只见聂驭的部下送来两只铁锤。聂驭在手里掂了掂,说:“这对锤是为了这次比试特制的,为避免伤人,重量只有普通锤的一半。”
  说完走到一旁,那里站着些做杂役的宫女和嬷嬷。他递给她们一个让她们拿拿看,看样子真的不是很重。
  然后回到二皇子面前。“二哥,得罪了。”
  二皇子也没多话,棍棒翻飞,二人便交起手来。聂驭手拿双锤,从一个翩翩君子变成了一个勇猛的武士。
  然而等魅羽又看了一会儿,又觉得这种说法不太准确。按理说,双锤是靠击打的力度和坚固的防守取胜,而聂驭使起锤来,里面却带着剑势。不是重、猛、实,而是快、厉、巧。
  而二皇子那里也很妙。虽然棍子使得虎虎生风,但其实是辅招。真正的杀手招都是掌力。
  斗得最后,二皇子倾尽家学,一掌击来,掌心处散发出炽热的光芒,让人不敢逼视。
  聂驭不敢怠慢,一只锥斜刺过来。对,不是砸,是刺。就像半空飞来的一剑,带着孤高和自信,向着二皇子的掌心刺去。
  二皇子硬是斜里一闪,躲开了他这一锤。掌可以击锤,但不能迎着剑尖而上。聂驭的这一锤就是剑。
  二皇子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