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开冒 一丘万壑

原创????????邱开冒????????一丘万壑
正文

司马南是砒霜又是蜜糖

(2021-11-24 16:30:40) 下一个

邱开冒 一丘万壑 Today

司马南又出来作妖了,这次缠上了财富江湖的总瓢把子柳传志。柳董的财富在富豪榜上可能排不到前几名,但却是泰山会话事人,深孚富翁之众望。

司马南有个著名砒霜药性特征:挺谁谁死,靠谁谁倒。当年挺“老书记”,老书记很快日薄西山;挺护士长,护士长扭头就叛逃;挺康师傅,方便面就下了锅;挺傅总捕头,捕头被捕了。坊间赞美司马南是“白虎团”中的战斗机,生命不息,克人不止。眼看司马挺谁就妨谁几乎成定律了,司马的嘴价也在追涨杀跌中跌宕起伏——有人出高价求不挺之恩,有人出天价雇他挺政敌。多空双方达成默契:珍爱生命,远离砒霜,不首先使用司马南!还有民间志士摩拳擦掌要“奇袭白虎团”,活捉白虎精,但都惧怕他使出绝招,见谁夸谁,谁也承受不起司马之挺呀!

 

民谚云:你之砒霜,我之蜜糖。难道就没有能把砒霜转化成蜜糖的高人了吗?“毒转蜜”神功,唯柳传志练成了。


港真,说起联想,有一系列槽可吐,有成串的犊子可扯。PC行业不景气,联想这些年来饱受非议。许多人认为联想没有拿得出手的核心技术,产品质量很一般,又错过了一些机会窗口,在日新月异的创新时代有点儿抱残守缺的大模样了。特别是杨元庆跟马斯克那次吹牛逼,一付井蛙论天的派头,很丢份。

就在联想气场萧条低迷之际,天上掉下个大馅饼,还是蜜糖馅的,俗称糖火烧——开门接糖火烧!司马南碰瓷来了。

司马南挺谁就是给谁下砒霜,他骂谁就是给谁送蜜糖。本来对联想颇有微词的网民,一听司马在咆哮,立马支持柳传志。道理很简单:被司马狂喷的人和企业,再差也差不到那里去!一个好人无法自证是最好的人,但被恶棍追打,至少能证明他还不是最坏的人。

作为财富江湖总瓢把子的柳传志,亲自上场,发出一封《行动起来,誓死打赢联想荣誉保卫战!》的公开信,好像有点小题大做了。在联想萎靡不振的关键时刻,司马南的狂咬送来了蜜糖大礼,这么大的糖火烧让柳董高兴得有点扛不住了,绝不放过这凝聚人心的好机会呀,以至于把“空城计”唱得太激昂了。柳董的这出空城计完全不是诸葛亮的版本,他是真有伏兵严阵以待擒司马哦。司马南撒豆成兵虚张声势的进攻倒是一出“空攻计”。

司马南以前是玩大风投的,投机受挫,愈挫愈投,屡败屡战,虽然常常“偷鸡不成蚀把米”,但鸡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债好赖,砒霜刷锅真厉害,挺不死的从头再来。

司马老矣,风投和风采都已黯然,只能打着竹板唱数来宝碰瓷讨钱了。一张口就是“卖国贼”“买办”啥啥的,凭这老掉牙的词能唱好数来宝的辙?联想雇洋人员工是剥削洋人,这该是扬我国威的好事儿,把工厂开到美国去,更是插向美帝心脏的一把尖刀,咋成了“卖国贼”了?非得要扣贼帽子,也是“买国贼”好伐!“买办”的原意是替宫里搞采购的,“翩翩两骑来是谁?黄衣使者白衫儿……半匹红绡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才是正宗买办呢。政府采购中标者,是买办,如胡雪岩拿官饷替左宗棠采购洋枪洋炮是买办。“买办”一般是替买方办事的,如果把国货商品销往国外是“买办”,那出口企业和外贸公司就都成买办了。把中国制造倾销海外,怎么也得封个“卖办”吧!司马给联想的帽子全扣反了,小姐冒充嫖客,把卖淫混淆成买春了。

司马南是学马志明相声《数来宝》,想把联想往死里推,盯着联想铺子的辙,窜着棺材铺子的词:
哎,数来宝的不害臊
谁家的钱财都敢要
联想铺子呱呱叫,
就怕掌柜的不尽孝
卖国贼帽子不算小
掌柜的抠门就报了销
再不给钱改名号
联想变成棺材铺
掌柜的开了个棺材铺
您这个棺材真正好
一头儿大,一头儿小
装里死人跑不了
装里活人受不了

2021.11.24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邱兄跟司马南怼上了。
lostman 回复 悄悄话 他就是一条豢养的狗,想咬谁就放出来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