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瞬间

《科大瞬间》与您分享中国科大校友和教师校园内外真实、亲切的回忆以及多视觉、多维度的人生感悟。
正文

我执意要去的卡普里岛天文台

(2022-09-03 03:41:27) 下一个


203期|窦剑文 854

 

很少有人知道,我为什么执意要去意大利的卡普里岛(Capri)。


2016年10月底,我在德国进行商务考察。周五结束了在法兰克福的agenda,接下来的一周要去柏林。中间隔着一个周末,向来在时间上精打细算的我,又如何肯浪费掉这两天的大好时光呢?

 

 

去卡普里岛是临时决定的,但却是我一直以来的夙愿。说走就走,当晚我从法兰克福飞抵那不勒斯,然后驱车到苏莲托住一夜,次日乘船去的卡普里岛。

从苏莲托到卡普里港口,坐游艇只需半小时。到港后才发现,从码头到山顶的主城区,还要再乘车或坐缆车,需要another半小时。

 

 

卡普里岛,位于那不勒斯湾以南,东距苏莲托半岛14公里,面积仅10平方公里。小岛四面环海,犹如镶嵌在地中海上的一颗珍珠,素有“海上仙境”之称。相传,奥古斯都大帝在东方战役结束后的归途中登陆该岛,被这里宜人的景色、环境和气候所折服,不惜以4倍面积的伊斯基亚岛换取了卡普里岛,作为自己的避暑地。另一位罗马皇帝提比略也曾在此自我流放,并在岛上大兴土木,建了12座奢华的别墅。岛名Capri来源于形容词capriccioso,意为尽情欢乐。自19世纪以来,卡普里岛已成为欧洲著名的度假胜地。

 

 

多数人来卡普里岛,都是为了度假旅游,尤其是来看意大利蓝洞(Blue Grotto),卡普里岛最著名的景点,号称世界七大奇景之一。

 

而我来卡普里岛,则是为了寻访和瞻仰一座不知名的天文台。之前我也只是在一篇散文里,才了解到这座天文台的存在。可是,在我和许多朋友的心目中,它却代表着一种仰望苍穹、独立思考的精神,也寄托着我们这代人对自由和文明的向往与追求!这大概就是我执意要来这座小岛的理由吧。

我住进岛上一座环境优美的度假酒店。酒店规模不大,也就几十间客房,但是位置绝佳,抬眼往山下望去,地中海的无敌海景就尽收眼底了。。。我心中不禁赞叹道:卡普里岛,莫非真的是上帝手一抖跌落在人间的天堂!

 

 

上岛的第二天早上,我就开始寻访那座天文台。先是跟酒店前台打听,得到的答复是:Never heard of that!又去找当地旅游部门咨询,工作人员也表示不知道这个地方,并且说很少有游客打听过它。我买了一张全岛的旅游地图,仔细查找和研究了一遍,也没发现任何标注为Capri Observatory的地方。折腾半天却无果,我略感失望,本以为我心中如此景仰的一个地方,在当地也应该是家喻户晓的呢。。。

于是,只好回酒店继续上网查寻。网上有关卡普里天文台的信息很有限,但最终还是找到一篇英文文献,其中详细介绍了这座天文台的前世今生。

 

原来,这座天文台的全称是Capri Solar Observatory,即卡普里太阳天文台。天文台始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主要的观测仪器是一台无圆顶太阳望远镜,是由德国物理学家Karl- Otto Kiepenheur(1910-1975)和法国天文学家Bernard Lyot(1897-1952)共同设计建造的。这台太阳望远镜历史上最辉煌的成就,就是在1973年的时候,另一位德国天文学家Franz-Ludwig Deubner利用它成功探测到了太阳振荡的本征模。

 

 

天文台坐落在仅比地中海的海平面高出250米的悬崖上。太阳望远镜的外壳安放在高11米的塔台上,其内部的折射镜和支架则是固定在塔内一个独立的塔座上。尽管这座天文台设计精美、招人喜爱,又有一台漂亮的太阳望远镜,但最终却被证明:它并不能为高分辨率太阳学研究提供足够的天气和能见度条件。1988年,望远镜被废弃,天文台的研究活动也转移至西班牙的Tenerife岛。原来,天文台将近20年前就已被废弃了!难怪当地人对它已无印象。我感觉很失落。。。

 

进一步研究文献,却带给我意外的惊喜,甚至是新的希望。因为该文献透露,意大利的某财团正计划投资对天文台旧址进行修缮,在原址上建造一座主题餐厅,包括在周围建一些配套建筑。尽管天文台已经不function了,可是天文台的旧址如果能被妥善地保留和维护,供人们前来参观和纪念,那么天文台的legendary及其所代表的精神也就可以被传承下去,那岂不是一件大好事!我的心顿觉释然了。

 

 

接下来的时间,我几乎走遍了海岛的every corner;我从岛的一端走到另一端,凡是人迹可至的地方,我基本都走到了。我知道,我潜意识中仍在寻找那座天文台,希望能看到它的旧址和风貌。可是,我始终也没能找到。。。

 

但我心中并没有遗憾,尽管我未能physically到访天文台,可是它却已常驻在了我的心里!不仅在过去,而且在未来的日子里,它仍将鼓舞着我,给我不断前行和探寻心中那道光的力量!

 

 

短暂的两天访问结束了,当我挥手告别小岛,内心仍充满着诸多期待:我期待,天文台的改建能够早日完工;我期待,有日能够重返卡普里岛;我期待,天文台所代表的人文精神,能够代代相传、永不磨灭!

 

作者简介

窦剑文,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物理系(854)。九十年代初,从中科院近代物理研究所辞职下海,创建海默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海默科技(300084)于2010年5月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是国际领先的多相计量解决方案提供商。因采用核物理方法成功解决了多相流测量难题,窦剑文经常自称“一个四系的人解决一个五系的问题”,以此调侃五系校友。2006-2008年期间,窦剑文赴哈佛商学院进修,完成 Owner/President Management 课程,实现了科学家到企业家的转变。现任海默科技(300084)董事长/CEO职业企业家,业余“文艺理工男”(在科大时曾任《荒原》诗社五编委之一),写一些高中作文水平的随笔,混些赏金买午餐。

 

 

文图编辑:俞霄, 许赞华

 

排版编辑:俞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NEFF620 回复 悄悄话 “之前我也只是在一篇散文里,才了解到这座天文台的存在。”--应该是这篇散文吧?重访卡普里——方励之
冯墟 回复 悄悄话 游卡普里必去的景点之一是蓝洞(Grotta Azzurra)。天文台在蓝洞上方的Via Damecuta路上,海拔250米。
冯墟 回复 悄悄话 七月去过两次卡普里岛,去了又去,算是重访卡普里。天文台不会消失,会永久留在我们心里,而我们的心也会永远保持年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