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瞬间

《科大瞬间》与您分享中国科大校友和教师校园内外真实、亲切的回忆以及多视觉、多维度的人生感悟。
正文

小区被封了

(2022-09-10 17:49:51) 下一个

【科大瞬间】小区被封了

李爱民 807 瞬间2季 

第205期

【作者导读】

疫情爆发后,每个人都深陷其中,尤其是小区被封以后,感受更是前所未有的。我曾将亲身经历的事情写下来发到朋友圈分享。最近幸得《科大瞬间》青睐,刘扬、沈涛几位学友希望我稍作修改后转载。按照他们的要求,把几篇公众号的短文集合到一起。能够借助《科大瞬间》这个更大的平台与校友分享生活点滴,非常荣幸和有意义。

作者像

潜回北京

因为疫情再度爆发,2021年8月份的第一个周末,我老老实实地在济南度过,没有回北京,更没有乱跑。

8月11日(周三)上午接到我家领导电话,语气相当温柔地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那语调像18岁的小女生,跟平时教导我的语气有天壤之别。

此前,我曾经决定抗疫不成功,暂时不回北京,不能给北京市政府添乱。但是听到我家领导温柔的召唤,我决定“铤而走险”。

鉴于北京市政府号召“非必要不出京,非必要不回京”,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最要紧的是了解具体政策。因为每个部门只能解读自己负责的业务,即所谓铁路警察各管一段,我先后给小区居委会、高铁客服和北京南站客服打了电话,了解到如下情况:

第一,  居委会的政策解读:低风险地区人员返京,需要提供48小时内的核酸检测报告,到京后要每天提供两次体温检测结果,三天后要再做核酸检测;

第二,  高铁客服的反馈:只要可以买到车票,且健康码是绿码就可以上车;

第三,  北京南站客服:只要健康码是绿码,就可以出站。

有了这些信息,我心中就有了底。当天晚上到一个免费测试点,做了核酸检测,为第二天动身做准备。

第二天(周四下午)5点我到达济南西站,进站时只比平时多了查验健康码的程序,其他没有什么特殊要求。进站后发现候车区比平时人少很多,大厅显得冷冷清清。

我乘坐的是G198,从福建平潭开往北京南的,车上的乘客不多,大约也就三分之一。乘务员的检查比平时严格,不仅要核验健康码,还加测体温。到天津南站前,列车广播通知凡健康码是黄码和红码的乘客,一律到天津南站下车,统一安排隔离。通知反复多次播放,但是车内乘客并没有因此增加紧张感。

列车到北京南站基本如常,但是小红帽等服务没有了,估计是为了尽量控制与流动人口的接触。同车厢一位带小孩的孕妇找不到小红帽,急得团团转,我主动帮她把行李和海鲜等运到了出站口。

出站与平时没有任何差别,持身份证验票出站即可,不仅不需要出示核酸检测报告,连健康码都不检查。

8月15日(周日)晚我由北京返回济南,一路上的检查与平时相比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北京南站的候车大厅几乎没人,与平时相比反差极大。平时暑假的周末,连票都难买,现在这般景象实在令人唏嘘。

以上经历与近期打算往返北京的朋友分享,同时希望生活状态早日回归正常。

发烧

2022年春节后的第一天,我回济南上班。

今年的冬天比往年长,更比往年冷。我在济南的公寓是一栋老式住宅改建的,房间在顶楼,周围几家都还没有回来。房间被冻透了,晚上进屋的时候温度计显示只有7摄氏度。尽管我把空调、电暖器、电热毯等能加热的东西全打开了,到晚上11点室温依然只有15度左右,我只好加盖了一层被子。夜里我被冻醒几次,第二天早晨7点半时才发现,上面的第二层被子被掀到了一边。

周二上午我按时上班,一开始还好,后来渐渐地感觉到浑身发冷,到中午毫无食欲,我估计可能发烧了。现在这个非常时期,如果因为发烧去医院一定会给很多人添麻烦,我决定赶紧回公寓用我老妈曾经教过我的办法——喝红糖姜水发汗。

没有红糖和生姜,我便用热水代替。可能是因为上了年纪“内循环”不灵的原因,不论我喝多少热水,盖多厚的被子,就是一直是干发热不出汗。汗出不了,干脆睡觉。

到晚7点情况依然没有明显好转,体温37.8度,我一下紧张起来。我不是担心得新冠,春节期间我遵照政府非必要不出门指示精神,绝大多数时间老老实实呆在家中,没有接触新冠的可能。我担心的是春节后的第一周,有不少关键的事情需要处理,如果因为感冒哪里也去不了,一定会耽误事。我不敢大意赶紧加大力度,强迫自己大量喝热水,盖被子发汗。晚9点多终于有了效果,开始微微出汗,身体逐渐感觉清爽。

周三一早再测体温36.7度,高兴之余不敢大意,继续待在房间,每间隔一个小时测一次体温,三次结果差不多,这才放下心来。于是立即到指定网点做了核酸检测,然后购买当天晚上的高铁票去江苏东台办理银行开户。后来的情况一切顺利,总算没有耽误事。

这次发烧我有几个感悟:

第一,  当下形势发烧者的处境比艾滋病人都讨人嫌。如果被“组织”发现,估计会被采取强制措施,所以还是需要格外小心。

第二,  我想起我儿子和我分享的一个故事。我儿子曾在硅谷一家华人教堂做义工,一次牧师在讲到家庭时提到,一个人健康的时候对家庭不一定有特别的感觉,但是当生病的时候就特别需要家庭的温暖和关爱。我躺在床上想起儿子说的,还真是那么回事。

第三,  上了年纪要格外注意身体。人到中年的时候我的体质依然非常好,发烧38度以上都感觉没啥问题,该干嘛干嘛。现在马上步入退休年龄了,37度多就觉得有点儿发虚,年龄不饶人。

第四,  感谢爹娘给的优秀遗传和健康的好底子。发烧后的康复时间短,在我这把年纪应该算是不错了,没有耽误工作非常庆幸。

第五,  网上传说新冠会让人没有嗅觉、味觉和食欲等,听着挺邪乎。我这次感冒也有类似感觉,才想起其实感冒的症状与上面的描述差不多,只是我们几年没得感冒了,淡忘了曾经的感觉。现在想想真没有必要过度紧张。

第六,  在回北京的路上,回想这一段时间拼拼杀杀的状态,我对自己都刮目相看。我想起一位老领导对我说的话:“如果你想干,干什么都能成”。没准儿在战争年代我就是李云龙,在计划体制时期我就是王进喜。

自我吆喝一声——哥们儿挺牛,加油!

小区被封了

2022年3月10日周四晚,我像往常一样乘坐高铁返回北京。上车后给我家领导发了信息,告知我晚7:40到北京南站,9点以前可以到家。

大约晚7点收到我家领导通过微信发的照片,很快又接到她的电话,告诉我我们小区被封了。如果我想趁隔离14天难得的机会修身养性,欢迎回家,如果有事情不妨赶紧打道回府。她还告诉我,现在小区的群里像开了锅,有人欢喜有人愁,我猜想前者应该是拿固定工资的人。

从我家领导乐乐呵呵的调侃中,我相信家里一切都OK,而且从国外的报道看,现在病毒杀伤力已经大打折扣,所以我丝毫不担心。考虑到隔离14天对工作影响很大,一开始我还真的准备到北京南站后立马乘坐8点左右的高铁回济南,但是很快意识到这样的想法非常“危险”,会犯严重的“路线错误”。家里领导正在“水深火热之中”,说啥咱也要做出点儿同甘共苦的表示。

于是我悄悄潜回小区附近,到了门口给我家领导打了电话,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惊喜。我向她通报了小区被“包围”的情况,哪里有警车,保安如何部署,好像在商量越狱方案一样。我家领导听着不断的哈哈乐,让领导开心总算不虚此行。

我们小区旁边的马路上停了好几辆警车和救护车,在小区门口的马路边每隔十几米站着一位保安。进出小区的门都拉着警戒线,有人把守,正门还有几位穿白色或者蓝色的医护工作者,快递小哥送的东西统一集中到那里。我听身旁一个人在叨唠,封闭之前进入小区的快递小哥和在游泳馆游泳的小孩子们封在里面还没有出来。我斗胆凑上前,问一位穿蓝色防护服的人,是否需要志愿者,管吃管住就行,我想待得离家里近一点,没别的意思。他看着我乐了一下,旁边一个穿制服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于是我赶紧躲了。

晚上我在小区附近的一家酒店住下,期盼那个中招的哥儿们万一是假阳性,再次检测后可以证明是虚惊一场。第二天上午我家领导发来微信,政府正式发布信息,确认我们小区封了,我回家的计划彻底泡汤。我赶紧再到小区附近巡视一圈,通过电话再次报告小区被围情况,并对我家领导表示声援。有家难回好不凄凉,因为担心在北京漂着也存在危险,遂决定赶紧乘高铁返回工作地济南。荒诞的北京一日游,让人刻骨铭心。

我们的小区静悄悄,如果不是警戒线和马路两端的警车,根本无法相信它成了中风险区。周围的一切和往常一样,晚上几百米以外的餐饮街依然饱满,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人们对疫情已经不再谈虎色变,小区的封闭也处理得井井有条。表面上看好像一切就应该如此顺理成章,每一个人都没有违和感;而深层里,却隐含着无奈和麻木。

结语

受余光中《乡愁》诗的启发,想想小区封闭后自己现在的样子,不免感慨:

温暖的家在里头,

孤零零的我在外头;

向往的生活在路的那头,

活着的我在路的这头。

有呼吸,灵魂却被

折磨得难以驻守。

【作者简介】807李爱民1985年毕业于中国科大管理专业。曾担任科技部科研条件与财务司处长,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馆科技领事。1997年在美国Duke大学进修。回国后,成为国内创投政策的早期制定者之一,是国内首家同业组织——北京创业投资协会的发起人,并受聘担任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院外导师和中关村创业导师。曾任中国风投合伙人和高级副总裁,现任济南建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注】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编辑:沈涛,刘扬

排版:俞霄,许赞华

常务编委:

许赞华 803 | 刘扬 815

黄剑辉 815 | 滕春晖 8111

沈涛 822

投稿邮箱:kedashunjian@163.com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