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瞬间

《科大瞬间》与您分享中国科大校友和教师校园内外真实、亲切的回忆以及多视觉、多维度的人生感悟。
正文

由乌克兰战事想到世界名曲《德涅泊尔河》

(2022-08-30 21:55:56) 下一个

由乌克兰战事想到世界名曲《德涅泊尔河》

李晓岑 科学史87研

最近几天,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事爆发了,让我突然想到一首乌克兰民歌《德聂泊尔河》。

德涅泊尔河(Dnieper River)是欧洲的主要河流之一,从北向南贯穿乌克兰广沃的国土, 汇入黑海,是欧洲第四长的河流,也是乌克兰人民心目中的母亲河。

汹涌奔腾的德聂泊尔河

悠扬深沉的歌曲《德涅泊尔河》是乌克兰人人耳熟能详的歌曲,也是一首世界名曲,它深深表达了乌克兰人民在极为严酷的俄罗斯帝国统治下的挣扎以及在寒冷的生存环境中的忧伤,曾被收录于半个多世纪前中国出版的《外国名曲200首》里。

此曲的作曲家是D.Kryzhanivsky; 歌词作者是塔拉斯·舍甫琴科(Taras Shevchenko,1814-1861年)——十九世纪乌克兰的伟大诗人、作家、画家以及社会活动家。

舍甫琴科年轻时

舍甫琴科出生于乌克兰农村一个农奴家庭,从小饱受饥饿、贫困和各种屈辱,凭自强不息的精神自学成才,并在俄罗斯帝国统治期间坚持用乌克兰语写作。传说他的名声传到俄罗斯宫廷,被沙皇召见,当时被召见者都无一例外地躬身向沙皇致敬,唯独舍甫琴科一动不动。

舍甫琴科因为参加乌克兰民族独立运动和戏谑沙皇家族成员,被沙皇尼古拉一世判罪入狱,并被流放到中亚荒蛮之地长达十多年。直到他死前两年(1858年), 才被允许回到故乡乌克兰。

舍甫琴科被誉为乌克兰现代文学的奠基人,他一生创作的诗歌有237首,其中的《中邪的少女》(The Bewitched Woman)是一首民谣体叙事长诗,讲述的是一个像罗密欧与朱丽叶一样感人的爱情故事。《德涅泊尔河》(The Mighty Dnieper)的三段歌词就是取自这首诗的前十二行。

下面是《德涅泊尔河》歌词的翻译版本之一。

 

《德涅泊尔河掀起了怒涛》

舍甫琴科 词(薛范 译)

 

德涅泊尔河掀起了怒涛,

汹涌澎湃,奔腾咆哮,

高高白杨不断地弯腰,

狂风呼啸,乱叶飞飘。

 

惨白月亮被乌云遮掩,

忽明忽暗,徘徊中天,

仿佛扁舟出没于波澜,

随波起伏,时沉时现。

 

小小村庄还睡在梦境,

报晓晨鸡还未啼鸣,

林间枭鹰遥遥相呼应,

断折的梣树,挣扎呻吟。

 

据803校友许赞华说,她小时候就唱过这首歌曲的三个中文版本:一个是以上名为《德涅泊尔河掀起了怒涛》的翻译版本;第二个是标题为《滔滔的德聂伯尔汹涌澎湃》的翻译版本;第三个是《在乌克兰辽阔的原野上》中文歌曲版本,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导演孙维世(周恩来养女)为创作中文话剧《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而根据《德涅泊尔河》原曲填词的主题歌。孙维世改写的版本过于政治化,并且把乌克兰民族英雄彼得留拉形容为凶恶的匪帮,显然对乌克兰历史不够尊重,对彼得留拉更欠公允。

下面是孙维世的填词版本。

 

《在乌克兰辽阔的原野上》

孙维世 填词

 

在乌克兰辽阔的原野上,

在那清清的小河旁,

长着两棵美丽的白杨,

这是我们亲爱的故乡,

 

彼得留拉凶恶的匪帮,

来到我们的家乡,

乌克兰原野已变成战场,

白杨树叶飘落地上,

 

年老父亲忍住了悲伤,

他把儿子送上战场,

宁死不做奴隶和牛羊,

要和敌人血战一场,

 

我们都是战斗的青年,

我们不怕任何困难,

伟大的列宁领导我们前进,

我们走向自由光明,

 

1844年,有感于俄罗斯帝国下的乌克兰所承受着的贫困环境,乌克兰诗人舍甫琴科与朋友秘密结社,目标是取消农奴制、将俄国集权统治地区改革为以乌克兰为核心的联邦制斯拉夫诸州。1847年,他因“极端主义煽动”罪名被收监于圣彼得堡,接着又被流放。被流放的多年后,他的疾病开始恶化。1861年,才47岁的舍甫琴科在圣彼得堡去世。遵照他的意愿,遗体被运回他的故乡乌克兰安葬。

晚年的舍甫琴科

舍甫琴科被公认为乌克兰现代文学的奠基人和乌克兰文学语言的建立者,是引领乌克兰人民反抗压迫与奴役的精神领袖。乌克兰首都基辅建有舍普琴科广场和纪念碑。2014年 3月9日,当地民众纪念诗人舍甫琴科诞辰200周年,基辅地铁开展“背诗坐地铁”活动,民众在特定时段背诵舍甫琴科的诗歌,即能在部分站点免费坐地铁。

一般认为,舍甫琴科是一位伟大的乌克兰民族主义诗人。然而,作为同时使用乌克兰语和俄罗斯语双语写作的诗人,他的诗歌曾让俄罗斯和乌克兰变得更为亲近。普金政权的俄罗斯文化部长梅金斯基曾说:“他若知道今天发生的事件,大概会大为吃惊的。”

《德涅泊尔河》是超越民族的,是一首具有世界意义的不朽之作,享有世界各地包括俄罗斯人民的广泛赞誉。

1964年,美国华盛顿建成了舍甫琴科的纪念碑,由当时总统艾森豪威尔亲自为纪念碑揭幕。

位于美国首都华府的舍甫琴科纪念碑 (图片由803许赞华拍摄提供)

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为雕像揭幕 (图片由803许赞华提供)

2009年4月7日,舍甫琴科诞辰195周年纪念会在北京大学举行。201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世界100多个国家组织纪念舍甫琴科诞辰200周年的相关纪念活动。

乌克兰100格里夫纳纸币上的舍甫琴科头像

根据麦金德的地缘政治学说,世界历史上的重大风暴和征服力量,几乎都产生于欧亚大陆腹部的“心脏地带”。这里,冬季非常漫长,大自然充满了肃杀的氛围,舍甫琴科的《德涅泊尔河》诗歌折射出 “心脏地带”各族人民的生存状态,给人一种深深的绝望和悲伤。就如诗中所吟,在“狂风呼啸,乱叶飞飘”的凛烈寒风下,“惨白月亮被乌云遮掩”的心境中,那里的人们们别无选择,抱团取暖而共同走向未来是唯一的出路。

这首诗的意境也折射出“心脏地带”地缘政治的严峻性。俄罗斯和乌克兰同属斯拉夫民族,它们共同的祖先是9至13世纪形成的古罗斯部族。作为“心脏地带”命运共同体上两个毗邻的政治实体,可谓难兄难弟,休戚相关。他们的民族性格,如同舍甫琴科笔下奔腾咆哮的德涅泊尔河,既奔放又忧郁,很容易掀起怒涛。按道理,俄乌两个民族占据“力量的自然位置”的主导地位,蕴含强大的发展潜力,本应守望相助,多结善缘,与“心脏地带”其他民族一起努力奋斗,建设家园,实现改变自己天命的远大抱负;他们之间若发生任何不信任、分裂、背叛以及战争等不幸事件,都会给彼此带来毁灭性的打击,令整个“心脏地带”将面临分崩离析,成为不可承受之重。然而,由于复杂的历史和现实,各种大风大浪,从内耗到冲突,使得两个高傲的民族如同“高高白杨不断地弯腰”。

在“北约东扩”问题上,俄罗斯和乌克兰更是积累了诸多矛盾,曾经亲密的比邻终于发展为兵戎相见,伴随着隆隆的枪炮声,终于走到“断折梣树,挣扎呻吟”的不幸境地。此时再读舍甫琴科的这首诗,不由得深深地叹息!

战争只会给民众带来沉重的灾难,需要很多年才能抚平人们的忧伤。也许通过阅读优秀动人的诗歌和文学作品,能化解各个民族心中的恩怨情仇,引领人类远离痛苦,走向成熟,走向和平。

 

【鸣谢】感谢803许赞华同学的宝贵建议,感谢815周风华等师友的有益讨论。    

2022年2月28日

 

【编者注】图片除注明外,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编辑:沈涛,许赞华

校对:理实,滕春晖

排版:俞霄,许赞华

 

《科大瞬间》编辑部

常务编委:

许赞华 803 | 刘扬 815

黄剑辉 815 | 滕春晖 8111

沈涛 822

投稿邮箱:kedashunjian@163.com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dong140 回复 悄悄话 长知识了。谢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