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瞬间

《科大瞬间》与您分享中国科大校友和教师校园内外真实、亲切的回忆以及多视觉、多维度的人生感悟。
正文

那些年,我们喜欢写诗

(2021-12-31 09:51:19) 下一个

【科大瞬间】第135期|沈涛 822

 

我从小喜欢读文学作品,尤其是诗歌。上小学时我把家里仅有的几本诗集几乎翻破了,记得有《革命烈士诗选》、《天安门诗抄》、《陈毅诗选》、《郭小川诗集》、《陇原新歌》等等。看多了就学着写,当时学校组织文艺宣传队,逢年过节去附近的工厂、农村、部队搞慰问演出。别人表演吹拉弹唱,武术舞蹈。我的拿手好戏是诗朗诵,而且都是原创。每当听到有人鼓掌,我就会自觉地把声音提高八度。

有人说我们这代人出生长大在一个面包与诗歌都很馈乏的年代,这点我很认同。上高中时我和班上三个同样喜欢写诗的男生组了一个“四季”诗社,各自给自己取了初春、盛夏、中秋、隆冬的笔名。写的东西只限于在我们小圈子里互相传看。别人看见我们几个在教室里或操场上神秘兮兮地互递纸条,总觉得我们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高中教语文的胡宝霞老师为提高大家的写作水平,要求每个人写周记,星期一上交。有一次我忘了写,星期一早自习时搜肠刮肚凑了几首描述住校生活的打油诗。也许是题材新颖,被胡老师当作范文在全班面前宣读。呵呵,没想到写诗还能救急。

 

高中时代写的诗就像我们那个诗社一样再也无迹可寻,只有下面这首诗,被油印在毕业那年我为班级做的通讯录上,才得以幸存。

 

读到这里脑子里是不是响起了进行曲的旋律?我猜想自己写这首诗时一定是受了王蒙的《青春万岁》的影响。

 

读大学后我对诗歌兴趣未减,一有空就钻到科大老图书馆四楼的社科阅览室,读徐志摩、戴望舒的言情诗,余光中的乡愁诗,泰戈尔的散文诗,还有唐宋大家、《红楼梦》中的古典诗词。

 

再后来又喜欢上当时风靡一时的朦胧诗。读过这本读过顾城、舒婷、北岛、杨炼、江河的《五人诗选》,更喜欢不太“朦胧”的那类,像舒婷的。

我喜欢诗有气度,有真情实感,形式服务内容。有音韵,有意境,用字准确简练,读着有美感,能带动情绪,还能回味。

 

大学期间我却几乎没怎么写诗,只有下面这首,当时写了投给校报,没被发表,毕业时我把它作为离别赠言送给了同学李宁,所以还能记得。

 

 

大学毕业后我就踏上了紧张忙碌的人生旅途——考研,攻博,工作,结婚,出国,生子,买房,换工作,赚取面包的辛苦压抑了读诗写诗的激情,柴米油盐的零碎消磨了风花雪月的浪漫,诗歌被生活无情地丢弃到了角落。直到过了不惑之年,各方面稳定,孩子长大。特别是随着互联网、微信群、朋友圈的兴起,写诗作为我的初爱,又重新被唤起,掸掉身上的灰尘,走出角落,回到舞台。

 

2012年7月我回了趟新疆,参加母校乌鲁木齐实验中学毕业30年同学聚会。回到美国不久就是中秋节,我写了下面这首《中秋》

2012年岁末我又写了下面这首《岁末感怀》,发到中学同学群。

2014年过50岁生日那天,我写了这首七言诗《五十抒怀》,像是对自己的前半生做了个小结。

2016年元旦我写了下面这首七言诗《新年感怀》,表达了自己当时的心境。

2017年夏天我离校30年后第一次回合肥,参加科大毕业30年同学聚会,因为此行我前后写了好几首诗,下面这首是回国前所作。

那一年我第一次远离家乡,

除了理想只有简单的行囊。

绿色火车驶出父母期盼的目光,

年轻的心早已飞向远方。

 

在科大我结识了一群伙伴,

脸上都写满对未来的渴望。

同学让我们变得情同手足,

老师把我们领进知识的殿堂。

 

忘不了,镜湖边晨读的悦耳,

忘不了,图书馆占座的疯狂,

忘不了,熄灯后卧谈的火辣,

忘不了,二食堂饭菜的飘香。

 

忘不了,三十年前的那个夏日,

火车站像往常一样熙熙攘攘。

我们互道珍重,各奔远方,

站台上只有手风琴声在风中飘荡。

 

有一天一张通知飞进邮箱,

母校像一道闪电划过心房。

这些年无论我在何处闯荡,

梦里常看见你的绿树红墙。

 

大蜀山的小树是否已成林?

四牌楼的街道是否变了模样?

南七的影院今晚放什么电影?

逍遥津的小船在等谁荡起双桨?

 

回来吧,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回来吧,借给我饭票的老乡,

回来吧,游行中肩并肩的战友,

回来吧,舞会上牵过手的姑娘。

 

回来吧,在这激情似火的七月,

再回到我们曾经出发的地方。

让我们举杯畅饮,细数沧桑,

夜色里只有手风琴声在风中流淌。

 

 

我把这首诗做成配乐诗朗诵,背景音乐选了悠扬又契合诗意的手风琴曲,在班级聚会的晚宴上播放,引起强烈共鸣。修茹林同学还即兴用它做歌词清唱一曲,把晚会气氛推向高潮。

 

2017年夏天822班毕业30年聚会上修茹林同学清唱《科大恋歌》

 

聚会回来后感到意犹未尽,我又写了以下几首诗,发到班级群里与同学分享。

 

聚会有感

当年初识书生气,

今日聚首鬓已斑。

呼朋唤友寻故迹,

交杯换盏夜无眠。

宏村呈坎轻车过,

十八好汉上黄山。

长路漫漫与君行,

人生有梦总少年。

 

 

当年四季诗社的中秋诗友读到此诗后,帮我稍加修改,把它变成一首藏头诗。

 

改沈涛《聚会有感》

当初只识书生气,

年聚之时鬓已斑。

学友呼唤寻故迹,

霸气举杯夜无眠。

会驾轻车过呈坎,

聚齐好汉上黄山。

合力漫漫行远路,

肥胆有梦总少年。

 

 

下面是写同一题材的另外两首诗:

 

重记毕业30年同学聚会

(其一)

卅年风尘一日还,

交杯换盏话从前。

镜湖荷叶连天碧,

雕石乾坤别样圆。

朝登黄山极目远,

夜泊巢湖照无眠。

才逢忽闻归期至,

惜别策马更扬鞭。

 

 

重记毕业30年同学聚会

(其二)

烟雨江南七月天,

故园一别三十年。

楼门高耸青苔绿,

镜湖水平落日圆。

人生几多无常事,

聚散总在俯仰间。

临行与君歌一曲,

来日卸甲同耕田。

 

 

2017年夏天科大毕业30年聚会822部分同学在黄山合影

(左一是作者)

 

同学加好友吴正华喜欢书法,多年来我俩形成一种默契,只要我在822群里有新诗发表,没过几天他就会把它写成书法,发回到群里。我再用手机应用给加个虚拟镜框,一来二去,一件独一无二的书法作品就横空出世了。

 

说到吴正华,不能不提一下大学毕业时他写给我的离别赠言。那时已知毕业后他要去南京大学读研,而我要去上海冶金所读研,寥寥28个字,把我们的君子之交、离别之意、地理关系交待的一清二楚,真大师也!

 

大学毕业时好友吴正华写给作者的离别赠言

 

下是我和吴正华在班群里合作的几幅作品。

 

 

 

 

 今年三月开始,美国加州新冠疫情严重,我们迅速转入居家工作模式。工作之余,我又陆续写了几首诗,就当是自我解压、苦中作乐的娱乐吧。

 

春望

草长莺飞四月天,

无奈病魔舞翩跹。

千村闭户轻犬吠,

万城空巷稀人烟。

少尝有志蒙九难,

今愿无疾度余年。

酒醒不知身何处,

拾得初心在故园。

 

 

游伊丽莎白湖

一峰擎起乱云堆,

满池春色连翠微。

芦抽青须莲藕壮,

鸭拨红掌鲈鱼肥。

娉婷绿柳依依垂,

冲天白鹭声声脆。

忽闻岸边惊人语,

谁家风筝断线飞。

 

 

 夏日黄昏后的加州佛立蒙(Fremont)市伊丽莎白湖(Lake Elizabeth)

 

秋歌

久居陋室意茫然,

心系青山绿水间。

丽日晴空无穷碧,

映月湖水别样蓝。

鹰乘长风逍遥舞,

鸭戏清波自在欢。

病老岂由天注定,

敢将詩酒赌明天。

 

 

别人写诗,多在花前月下、生离死别、酒酣曲醉中完成。我的诗大多在跑步中诞生。自从几年前开始爱上跑步,我发现自己在跑步时写诗的灵感最好。往往一个10公里跑下来,一首七言诗的初稿就有了。想想人家曹植七步就能成篇,我这10公里跑下来,少说也有一万多步,差距可不只几朝几代啊!

2016年4月作者在旧金山参加半马比赛,跑过著名的金门大桥

 

少年读诗,羡慕“壮志饥餐胡虏肉,笑淡渴饮匈奴血”;向往“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青年读诗,钟情“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

 

中年读诗,欣赏“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现在读诗,感慨“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人生如歌,岁月如诗。我喜欢诗,喜欢诗的简洁,含蓄,大气,优雅,流畅,深邃。诗能陶冶人的性情,所谓“胸藏文墨怀若谷,腹有诗书气自华”。诗有抚慰灵魂的功效,对拖延、懒惰、懦弱、消沉这类痼疾顽症有极强的治愈力。我愿此生有诗为伴,以诗养性,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2020年感恩节写于加州硅谷

文图编辑:菁卫, 陶李

排版编辑:俞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