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秒颠覆一千多年的成见

(2020-12-11 07:21:30) 下一个

接上文《飓风从这里刮起……》

很快就要登比萨斜塔了。

此时,我忽然莫名其妙地心血来潮,将多年来聚集的各种关于塔的激动人心的文字描述和历史图景,像催赶那些冷漠无味的模特儿走上T字形舞台时一样,将她们一个个轰出了那块神秘的遮羞幕布,让她们一丝不挂、搔首弄姿地从我的面前飘然而过。哪儿是那几个价值连城的实验道具?它们是不是早就被人拿到索斯比拍卖行,卖了一个上好的价钱了?那一天中,究竟还有谁有幸跟随着伽利略,亲眼目睹了这场世纪实验?今天,我能否得到很早就开始在脑子中盘桓画圈的问题答案吗?

我在塔的顶楼上踟躇了许久,沿着围栏一圈圈地转悠,想要亲自体味一下那种超凡绝俗的历史厚重感,但是无论怎样尝试,还是找不到任何的历史辉煌再现之感,更是无法想象出来,当年塔下面聚集着热情民众时的震撼场面。那天,塔顶上的风非常强劲,强大得似乎可以将人吹下塔楼,使我恍惚地感觉到好像整个塔楼都在摇晃。如今,我就站在那个经常在脑子中踯躅的伟大实验发生的舞台,可是除了感觉到一阵强似一阵的世外罡风之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既没有伽利略那不屈不挠无奈面孔的悲催闪回,也没有当年宗教法官们咄咄逼人的政治丑态的光耀再现,有的仅剩下呼啸着的肆虐劲风,以及不断从地面上传上来的人类噪声的大合唱。 

伽利略一五九零年登塔实验的结果,是发现了物理学著名的自由落体定律,推翻了被世俗广为接受的亚里士多德的常识观点:重的物体会先到达地面,落体的速度同它的质量成正比的观点。我不知道伽利略是在那一年的哪一个月份做的这个实验。他是在七月份做的这个实验吗?我们现在还能查找到他当年做实验时的气象条件记录,比如当时地面的风速,以及塔顶上风速的准确数据吗?让我感到有点迷惘和怀疑的是,如果这上面的风天天都是如此强劲的话,伽利略当年又是如何完成他的那个反常识的实验呢?难道伽利略真的和我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科学和历史玩笑吗?

一六一二年,据说有一个不相信伽利略的人,登上此塔重复做了这个实验。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验证和反驳伽利略所做的这个著名的实验。他的实验结果与伽利略的并不一样:两个球体并没有同时到达地面。这一切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历史的经验一再告诫我们,我们头脑中的某些先入为主的常识经验,或者是从日常生活中不断积累的感性认知经验,往往会极大地左右我们的思维模式和逻辑判断,有时甚至会严重误导我们的理性思辨和推论能力。虽然有的是来自于耳濡目染的传说和人云亦云,可是,常识毕竟是经过了实践苛刻检验过了的真理呀!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常识已经深深地嵌埋在了我们经验感知体系的认知库中,随时会在我们不经意之时,悄然地溜进混沌的潜意识层面,在冥冥之中支配着我们的感性认识和理性判断。

塔楼顶上有一两个工作人员,随时监视着上面的一切活动。他们不允许上面有太多的人逗留在那里,以防某些激进的不愉快事件发生。站在倾斜度最陡的那一边,如果不是钢铁围栏的政治正确和没什么可商榷的坚定政治立场,稍有不慎或任何的非分之想,都有可能让我们化作一个超级的自由落体,飘然去充当伽利略定律的一个不必要的见证人。

总之,这次亲历世人皆知、万人瞩目的比萨斜塔,并没有给我带来任何想象中的浪漫惊喜,也没有让我激动得手舞足蹈,无端地生出想要与塔共舞的甜腻念想,更没有想入非非地纵身一跃去成为新闻媒体和八卦小报的活体现场采访记者。它并没有圆了我多年的科学梦境,有的仅剩下卑微的“到此一游”后的不憾之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野性de思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说的是。谢谢来访留评!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到此一游”后有点遗憾,要是没去更遗憾。对着真塔时,感觉斜得不够哈!
野性de思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estshore' 的评论 : 谢谢来访留评!
westshore 回复 悄悄话 所谓花钱买经历,说的就是这种事。
超越物质主义。
野性de思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谢谢友人留言好评!
野性de思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Vivian32817' 的评论 : 好在当时没有牺牲的冲动,否则的话。。。谢谢友人留言!
野性de思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谢谢来访留评!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说的挺好,我们多数人比较听信专家、科学家的理论和发现,但就是有人要去证实。正是这些勤于思考的人,帮助我们这些懒惰的人重新认识世界。你的文字很有意思,是个执着、浪漫的人:)
Vivian32817 回复 悄悄话 好久不见。没有纵身一跃,是你这种理智之人所为。但有没有向上一跃,去了一些我们去不了的地方?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欣赏了文章,平安是福。
野性de思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友人留言!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总之,这次亲历世人皆知、万人瞩目的比萨斜塔,并没有给我带来任何想象中的浪漫惊喜,也没有让我激动得手舞足蹈,无端地生出想要与塔共舞的甜腻念想,更没有想入非非地纵身一跃去成为新闻媒体和八卦小报的活体现场采访记者。它并没有圆了我多年的科学梦境,有的仅剩下卑微的“到此一游”后的不憾之感。”

很认同这段文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