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个古老的丛林法则,一直都是指导这个世界前进的准绳。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从生命诞生的第一天起就已存在了?正如天体运行的规律,远在牛顿发现它们之前就早已摆在那儿了。丛林法则,似乎是这个世界唯一被官方认可的世界级铁律。世界各国的政府,无一不在忙不迭地向它鞠躬致敬,甚至印发一张张盖着官印的证书。在这个星球上,在这个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有一次,与国内一些年轻的中产妈妈,以及一些年长些的家长闲聊,谈到了她们每天的时间都是怎么打发掉的,又是怎么利用的,都做些什么事情等。让我这个外来人有点惊讶的是,她们每天时间的安排都挺满的,尤其是到周末的时候,几乎天天都排得满满的,几乎没有什么属于自己的那份空间和时间,更谈不上有些具有弹性的时间了。 我问他们这是为什么呀?她们说,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1815年6月18日,拿破仑指挥的法军和反法联军在比利时的小镇滑铁卢进行决战。拿破仑败走麦城后,被英国人再次囚禁起来。1816年英国外交家阿美士德拜访了拿破仑,他们之间有过这么一段对话。 阿美士德说:“中国在表面强大的背后是泥足巨人,很软弱。”但拿破仑不这么认为,他说:“中国并不软弱,它只不过是一只沉睡的狮子。以今天看来,狮子睡着了连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6)
让我们再来看看这个古老的、被人问烂了的问题吧:什么是幸福,什么才是幸福的人?这要看由谁来回答这个问题了。从理论上来讲,应该有一个可以被大多数人接受的标准,但是在现实的操作中,这个所谓的标准,则可以演绎出无数个不同的版本来。从古到今,我们从来就没有一个统一的幸福标准,不仅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一定不会有。幸福的定义,从来都是相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有一天,因为要外出办事,我就请人帮忙开车接送我。车子启动之前,我看见司机先将我要去的地方的准确位置信息,输入到他的行车导航系统中。然后,就开车了,别的什么都不需要做。看起来,先仔细查看地图,研究行车时间和路线,然后再出行的老式做法,早就成过去式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的车子看起来就是一台很一般的车子,没有任何奢侈的地方。唯一还能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8)
在化学中,最简单铁定的数学定律不再能颐指气使地支配一切,一加一不再等于二的事实比比皆是。一加一也许等于一,也许等于二,更有可能等于三,这要视游戏参与者的心情和手中的牌而定。举个例子,酸和碱的混合结果是一种盐。这里,一加一等于一,而不是二。一个更有趣的例子也许是,两种极度混浊的液体混合在一起,也许会产生出来一种极其透明纯净的新生溶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人心,比起包罗它的外壳来,是既简单又复杂。先说简单的。比起外在的肉体,人心所占的比例很小,如果不是微不足道的话,所以从一个存粹物理学的角度来看,人心的物理机械运动,无论如何也不能和大它十几倍甚至上百倍的其它人体部分相较。从这个意义上说,人心是轻微的,简单的,有时甚至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可是,当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审视它时,却不能不惊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有将近四年没回国了。在这次回国的印象中,有一个比较深刻的印象想在此说说:俺再也不怕被意外咔嚓或者说咣当了。以前,国内马路上车辆与行人的混战,那是众所周知的。记得10年前回国的时候,每天都被逼着观看一出出有点闹心的小节目:大马路上,车与人抢路,人与车争过路权,那叫一个配合的默契。车给人让路,这个发达国家的普遍共识,在10年前的中国基本上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整台晚会节目,4个半多小时,除了小品和刘谦的魔术之外,没觉得有什么太大的看头。几乎年年都一样,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就不能有点锐意创新吗?喜欢于洋、钟雅婷等表演的小品《咱家来客人了》。东北话遇上广东话,那叫一个耐看。如果哪一年的春晚舞台上少了东北话和广东话的话,这台大戏基本上就白演了。东北话和广东话,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一定是春晚必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公元两千五百多年前后,是全球思想和精神大爆炸的时代;公元元年前后的历史,是宗教集中出现的时代;当代,则为人性总暴露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两千五百年前后的那段历史,之所以成为了中国史上最伟大辉煌的一段历史,不是因为别的重大原因,而是因为一个有点令人匪夷所思的小理由:那是一个群龙无首的岁月。 让我们来审视一下两千五百年前后的那段春秋战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