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蝎子粑粑独(毒)一份。这是一句歇后语,表示什么东西比较特别,有点绝无仅有的味道。 下面说说我在上海时,参观过的一家咖啡店,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它是不是可以配得上让人称它为“蝎子粑粑独(毒)一份”? 在北美生活久了的人,没有人会说自己不知道或者不认识Starbucks咖啡吧?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以前,在职场上昏天黑地打拼的时候,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写作,是一种病态的精神发泄吗?这要看由谁来说。相信,只有在写作中,我们才能找到精神的寄托所在;也只有在写出来的文字中,我们才能发现自己存在的价值。写作不是一个天赋的问题,而是一个感情需要发泄的问题。写作,就是一种最好的排泄精神苦闷的办法。在写作中,我能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乐趣和精神寄托。我不会为了利益而写作,那样会分分秒秒残废了我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个古老的丛林法则,一直都是指导这个世界前进的准绳。 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从生命诞生的第一天起就已存在了?正如天体运行的规律,远在牛顿发现它们之前就早已摆在那儿了。 丛林法则,似乎是这个世界唯一被官方认可的世界级铁律。世界各国的政府,无一不在忙不迭地向它鞠躬致敬,甚至印发一张张盖着官印的证书。 在这个星球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8)
有一次,与国内一些年轻的中产妈妈,以及一些年长些的家长闲聊,谈到了她们每天的时间都是怎么打发掉的,又是怎么利用的,都做些什么事情等。让我这个外来人有点惊讶的是,她们每天时间的安排都挺满的,尤其是到周末的时候,几乎天天都排得满满的,几乎没有什么属于自己的那份空间和时间,更谈不上有些具有弹性的时间了。 我问他们这是为什么呀?她们说,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1815年6月18日,拿破仑指挥的法军和反法联军在比利时的小镇滑铁卢进行决战。拿破仑败走麦城后,被英国人再次囚禁起来。1816年英国外交家阿美士德拜访了拿破仑,他们之间有过这么一段对话。 阿美士德说:“中国在表面强大的背后是泥足巨人,很软弱。”但拿破仑不这么认为,他说:“中国并不软弱,它只不过是一只沉睡的狮子。以今天看来,狮子睡着了连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6)
让我们再来看看这个古老的、被人问烂了的问题吧:什么是幸福,什么才是幸福的人?这要看由谁来回答这个问题了。从理论上来讲,应该有一个可以被大多数人接受的标准,但是在现实的操作中,这个所谓的标准,则可以演绎出无数个不同的版本来。从古到今,我们从来就没有一个统一的幸福标准,不仅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一定不会有。幸福的定义,从来都是相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有一天,因为要外出办事,我就请人帮忙开车接送我。车子启动之前,我看见司机先将我要去的地方的准确位置信息,输入到他的行车导航系统中。然后,就开车了,别的什么都不需要做。看起来,先仔细查看地图,研究行车时间和路线,然后再出行的老式做法,早就成过去式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的车子看起来就是一台很一般的车子,没有任何奢侈的地方。唯一还能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8)
在化学中,最简单铁定的数学定律不再能颐指气使地支配一切,一加一不再等于二的事实比比皆是。一加一也许等于一,也许等于二,更有可能等于三,这要视游戏参与者的心情和手中的牌而定。举个例子,酸和碱的混合结果是一种盐。这里,一加一等于一,而不是二。一个更有趣的例子也许是,两种极度混浊的液体混合在一起,也许会产生出来一种极其透明纯净的新生溶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人心,比起包罗它的外壳来,是既简单又复杂。先说简单的。比起外在的肉体,人心所占的比例很小,如果不是微不足道的话,所以从一个存粹物理学的角度来看,人心的物理机械运动,无论如何也不能和大它十几倍甚至上百倍的其它人体部分相较。从这个意义上说,人心是轻微的,简单的,有时甚至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可是,当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审视它时,却不能不惊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有将近四年没回国了。在这次回国的印象中,有一个比较深刻的印象想在此说说:俺再也不怕被意外咔嚓或者说咣当了。以前,国内马路上车辆与行人的混战,那是众所周知的。记得10年前回国的时候,每天都被逼着观看一出出有点闹心的小节目:大马路上,车与人抢路,人与车争过路权,那叫一个配合的默契。车给人让路,这个发达国家的普遍共识,在10年前的中国基本上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