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1-01-21 15:19:17)

都说法国人柔情似水,到处留情。我在问自己:法国人柔在哪里?情又留给何处芳草?法国女人美,美在哪里、可爱又在哪一处呢?哪里去寻觅法国人的柔情似水?难道这些只有在与法国人直面接触时才能体味到?难道我们在孕育了法国那一幅幅美的令人窒息的情画上面,发现不到一丝一毫来自于天空和大地的影子?我一直在试图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我虽然在讲法语的语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这是初夏的一个迷人的午后。头顶上的太阳高悬在碧蓝的天空中,温情脉脉地俯瞰着起伏跌宕的大地,将金色的光辉泼洒在蒙特卡罗的每一个角隅。几片洁白如絮的云朵,懒洋洋地徜徉在蓝色的地毯上,成群结队的海鸥,正在那上面自由自在地追逐嬉戏着。此时,按捺不住的思绪,追赶着那些遨游的海鸟,畅游在无比阔大的太空之中。哪儿是那个美丽的王后和当年她下榻的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摩纳哥的蒙特卡罗、美国的拉斯维加斯和中国的澳门,是当今世界上公认的三大赌场胜地。三者之中,蒙特卡罗应该是最古老、最能透射出深层次文化和历史底蕴的地方。澳门的赌城,基本上就是中式文化理念精髓-一夜暴富-的活体试验地。在澳门,我没有见到高雅文化情趣和温情休闲格调的秒闪,却在极度昏暗嘈杂之中,捕捉到一双双比饿狼还贪婪,泛溢着血色的绿豆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走马观花式地参观罗马草草地收场了。在往游轮去的返程火车上,我的脑中不断地往返闪回这样一个问题:此行达到了我预期设想的目的了吗?坦率地讲,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自己预期的目标到底是什么。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至少我身临其境地到了罗马,零距离地与它的肌肤亲密地接触过,而且在心灵之间还彼此有过某种隐性的互动。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复问自己这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0-12-16 10:06:05)
一百多年前的某一天早晨,上海。正从酣睡梦乡中醒来的上海原住民,猛然发现自己腌臜的街道上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多出了许多蓝眼睛大鼻子,叽哩哇啦讲着什么天外鸟语的怪物。在西方文明24K含铁量拳头的优雅比划下,曾经在这个星球上不可一世几千年之久的中华大帝国,一夜之间就在心理的软性赌场上输掉了,输得连个遮羞的单薄裤头-上海-也没能留下。从这一天开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接上文《飓风从这里刮起……》 很快就要登比萨斜塔了。 此时,我忽然莫名其妙地心血来潮,将多年来聚集的各种关于塔的激动人心的文字描述和历史图景,像催赶那些冷漠无味的模特儿走上T字形舞台时一样,将她们一个个轰出了那块神秘的遮羞幕布,让她们一丝不挂、搔首弄姿地从我的面前飘然而过。哪儿是那几个价值连城的实验道具?它们是不是早就被人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20-11-20 11:10:14)

1590年的一天,意大利,比萨。科学的飓风从这里刮起。当科学史和人类历史手牵着手稀里糊涂、半死不活地走到这一天的这一点时,均不约而同地放缓了自己的脚步,因为它们几乎在同时听到了一个一千多年都不曾听到过的异样声音,正在从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城比萨传来。除此以外,那一天和往常没有什么两样,普通人还是一爬起来,就忙忙碌碌地为了脖子上的那张嘴到处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在纯粹洁净的数学上,在人类已知的知识和经验宝库中,最简单直观,最不需要任何繁琐数学证明的一个事实是:1+1=2。可是,当我们刚刚走出数学的那扇年久失修,玄之又玄,常常使人眼花缭乱,不得要领的大门之后,马上就感受到了另一类的人间罡风,也许是久违了的血雨腥风,正扑面狂吹过来,大有把人砸晕放倒的强势。当我有心没肺拐进化学的家园的时候,我发现那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当我的脚一踏上曾经的古罗马大地时,思绪就像遏制不住的决堤海水奔腾狂涌,它时而翱翔在古罗马厚重的历史大气之中(对不起,那时还没有雾霾),时而又去抚摸一个个曾经让历史人文慨叹的熟悉坐标。哪儿是凯撒大帝重实的脚印和高昂的面庞?哪儿是安东尼与埃及艳后克丽奥佩特拉曾经缠绵过的馨香温床?哪儿是布鲁图斯行刺凯撒的那把改写了历史的利刃和那个哭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我印象中的罗马,是一座由伟大不朽的建筑和无比结实的棍棒混合而成的世界级都市。它曾经是古罗马文明的襁褓和摇篮,更是日后多事的世界地缘政治格局的最早几根不能小觑的支柱。它在人类物欲文明进程中所占据的显赫位置,是任何一座城池都无法拿到桌面上来较量的。在罗马帝国的极盛时期,它的触角曾经伸展到了欧亚非三大陆。罗马的皇帝可以安逸地坐在自己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