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梨树洞

岁月留声,专属我自己的记忆,记住又如何?忘却又怎样?
正文

月儿得了“妄想症”

(2020-12-26 13:49:54) 下一个

月儿在大学的时候,是班上最小的学生 - 比正常年纪的同级同学小两岁。

月儿来自那个革命老区的省份。那个省的高考录取线,在全国各个省份当中,是绝对的名列前茅。在这样的省份中,考入南方的这所重点大学,足以证明,月儿,是非常聪明的。

月儿并不是那种只会读书的书呆子,她初入大学,就当上了班上的“团支部书记”,在辅导员和系老师那里也很被看重。月儿喜欢打牌,打得好,且很有“牌瘾”,是同学当中出名的“牌后”。即使如此,月儿的成绩,一直在班里、在系里都是名列前茅。这,又足以证明,月儿有多聪明。

月儿不是那种让人惊艳的美人儿,但长相也是周正 - 椭圆脸蛋儿,一双很有灵气的大眼睛。月儿喜欢笑,笑起来,眼睛眯成一双月牙儿,有时还会歪歪头,很娇俏的可爱。月儿说话很快,估计是聪明如她,思路太敏捷,需要快速的语速才能跟得上脑子里的念头。她的声音很清脆,再加上像蹦豆子一般的快速语速,给人一种很精干的感觉。

月儿在大学里好像没有谈过恋爱。但是她跟同学们的关系都相处得不错。毕业后,月儿这种既学习好、又担任干部、又受老师喜爱的好学生,自然是毫无悬念地进入让人艳羡的、最好的工作单位,去了魔都。

毕业后,大家都忙着立足,忙着打拼,忙着成家立业,忙着养育孩子。慢慢的,联系也就少了。心里的某个角落虽然有牵挂,但总是相信:即使未联络,同学们在各自的地域、各自的岗位,应该都是安好的。

后来,有了微信,天南海北的同学在微信中又聚在了一起。最初的兴奋过了之后,很多人就是在群里挂着,有愿意分享的,看一眼;有到同学所在地出差的,喊一声,聚一聚,发发照片,顺便回顾一下从前,倒也是开心。

那天,月儿突然在群里刷了屏,一字一句地控诉她受到工作单位的各种不公平待遇,领导给她带来的各种迫害,自己家人也因此收到的各种牵连,已经自己罹患重病的不甘心和无奈……

同学们纷纷相劝,似乎更激发了她对遭受过的“迫害”的愤怒。很是为她感到不忿和伤心,却又不知道该怎样帮助她。

可是,读着,读着,发现她的字里行间的信息,很不符合常识,包括她描述的,领导、单位对她和她的家人做过的那些事情。

忍不住,私底下问了另外一个同学,这才得知,原来,几年前月儿就被诊断出得了“妄想症”。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本来以为已经得到了控制,这次,不知道又是什么原因的刺激,再加上身体的问题,应该是“妄想症”复发,而且比上次更加厉害。

得知真相并非月儿描绘的那般不堪,心情没有放松,却是更加无奈和感伤。

心目中、记忆中那个爱说爱笑的月儿呀;那个手中举着牌,“指点江山”的月儿呀;那个让许多同学怎么努力都成绩考不过的月儿呀;那个乖乖女样、眉目娇羞可爱的月儿呀,你曾经经历了什么?你到底遭受了什么?让你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这个疯狂的2020年即将过去。新的一年,将带来新的希望!祈愿2021年一切回归正常。月儿,你也快快地恢复正常,好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异乡梨树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iuqiudou' 的评论 : 抱抱,那你一定很辛苦!
qiuqiudou 回复 悄悄话 越是聪明敏感的人越容易得!我妈也是这样!无药可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