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流

在白令海,阿拉斯加湾,阿留申群岛,从事资源调查研究30年。喜欢写散文,听音乐,唱歌。
正文

I’d Rather Go Fishing

(2020-09-05 19:14:30) 下一个

I’d Rather Go Fishing

9/3/20 Thursday 

     清晨2点半到了Edmonds fishing pier,很久没来了。听老张说两个星期前就有人来钓乌贼了,因疫情他没敢来。我走向码头,有几个人要回家了,我问他们钓乌贼的情行,他们把桶子给我看,半满,还不错嘛!

     在靠北边的码头有几个韩国人正准备回家。我继续往南走,在快到清理鱼獲的洗手台前有一个人在钓,我在洗手台的地方把背包放下,取出钓乌贼的jigs (Fig. 1),掛在鱼桿上,开始钓乌贼。在洗手台南边还有一个人在钓。就我们三个人,要保持social distancing是没问题的。而且,三个人都还戴着口罩呢!

     上次来这儿是去年10月份开始钓乌贼的时候。后来,我去了downtown 附近的69,70号码头钓乌贼,就没再来过这儿,快一年了,真不得了!    

     刚开始钓,还有点生疏,不确知水深,也不清楚乌贼的深度。渐渐的,我找回了以前在此钓乌贼的感觉,把jig 垂到底,再往回拉两英呎左右。乌贼就慢慢上钩了。

     这使我忆起了3年前第一次钓到乌贼的盛况。那天天色已晚,大概快11点了。天上下起了小雨,海面上却已是波涛汹涌,多半的人都已离去。我把钓桿往远处掷出,忽然就觉得钓线往下一沉,我急忙回收钓线,果然钓上一隻乌贼。我又掷出钓桿,回收,又是一隻。在之后的30分钟里,我每此掷出,都有收獲。有时一个钩子钓上两支,甚至有一次,一个钩子钓上3支乌贼。我自觉有如神助。不一会儿,钓上了大半桶,回到家,一数,竞钓到了101隻乌贼。

     今天没钓到那么多,但右边的钓客帮着我钓。左边的钓客,临走时把他满筒桶的乌贼往我桶子里倒了一些。原来他已超出一天10磅的限额。他也要走了。他把电插头拔掉,海面上顿时漆黑一片。我也就离开了码头。回到家,清晨5点。把乌贼分别装入小塑料袋中,数了数,75隻。还不错 (Fig. 2)。

9/4/20 Friday 

     老张昨晚告诉我今天要来Green Lake 跟我一起钓鲤鱼。可能受到前几天我钓到一条7.7磅的鲤鱼(Fig. 3)的刺激。老张是钓鱼高手。钓salmon, American shad (鲥鱼),比目鱼,螃蟹,都比我行。就是至今没钓到一条鲤鱼。我决定要帮他完成这个心愿。

     9点半我们在停车场碰了头。一起走向湖边。到了boat ramp, 老趙钓到两条虹鳟,正要回家(老趙每天来的早,回去的也早)。大家聊了几句,老趙走了,我跟老张开始钓鱼。

     最近钓鲤鱼颇有所獲,主因是我採用了一种叫 Hair Rig (Fig. 4)的钩子,同时用一种叫 method 的盛具,把鱼食 (玉米跟oatmeal 混在一起)放在里头。我把这一套东西都放到老张的钓桿上,他猛力一挥,摔了出去。再掛个电子警铃(Fig. 5)在鱼桿上。把鱼桿插在 ramp的pole holder上,就万事齐備,只等鲤鱼上钩了。

     我们各自开始钓虹鳟。没多久,我就钓到一条。但鲤鱼那根桿子,一直没动静。大概过了一个半钟头,老张正抱怨着鱼儿怎还不上钩。忽然,咻咻咻……,警声大作,鱼桿前端被鱼扯得往下墜。我知道鲤鱼上钩了。我让老张把桿子拉得高高的,慢慢回收鱼线。一会儿看到鲤鱼浮出水面,一会儿又把鱼线拉扯得往东或往西。我留下老张跟鲤鱼奋斗,我赶紧把捕鱼的网子拿到手里,走到ramp 旁边,随时伺机把鱼捞起。老张把鱼越拉越靠近ramp。我看準了时机,一网逮住了这鲤鱼。老张高兴的直说:“太棒了!太棒了”!老张偿了宿愿,钓到了他的第一条鲤鱼 (Fig.6)。真太好了!

Fig. 1 Squid jigs。

Fig. 2. Squids。

Fig. 3. 鲤鱼,7.7 磅。

Fig. 4. Hair Rigs。

 

Fig. 5. Electronic alarm。

Fig. 6. 钓上了第一尾鲤鱼。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Shenli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lloid' 的评论 : 钓上来的很新鲜,切成细条,加葱姜,快炒一下。很好吃。我没有买过。
flloid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henliu' 的评论 : 关键这个新鲜的market squid味道如何,和台湾小卷有的比吗?大陆超市也有看到这种加州出口的鱿鱼,价格很低但是鲜度普遍很差,从来没有买过
Shenli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lloid' 的评论 : 我疏忽了。你说的没错,加州 market squid (如图2所示)中文是鱿鱼。学名是Doryteuthis (Loligo) opalescent, 属于Family Loliginidae. 但 cuttle fish (乌贼),有很多种, 属于 Family Sepiidae. 谢谢指正。
flloid 回复 悄悄话 这应该是加州的那种MARKET SQUID,中文称鱿鱼比较准确吧?乌贼应该是CUTTLEFISH
Shenli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谢谢您。不好意思,清洗工作都是老婆负责。我管钓鱼,管吃。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美妙有趣的钓鱼经历,我们这里也有不少华人钓鱼钓螃蟹,但我家两位是沙发土豆,看看您的博文和照片,也一样开心满足了。知道新鲜自钓的鱼很好吃,但想想清洗那70多条隻乌贼,也很幸苦。懒人哲学也很不错!
Shenli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墨尔本大叔' 的评论 : 在美国华盛顿州,最多只能用两个钩子,谢谢。
墨尔本大叔 回复 悄悄话 国内钓鲤鱼用一种炸弹钩,有七八个钩子。鱼饵团成半个拳头大小,包住这套钩子中间的弹簧,然后再把所有的钩子都插埋进鱼饵中,甩出去就行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