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尧的纽约日记

在纽约法拉盛居住10年的媒体人
正文

吴华扬谈后新冠时代华人如何自处?

(2020-04-10 10:26:53) 下一个

初次听到吴华扬的名字还是3年前他写给新移民的一封信。说是信,其实更像是“讨伐”新移民的文章,罗列新移民的种种陋习,呼吁新移民接受美国价值观,真正融入美国社会,不要“拖后腿”。

吴华扬简历

诚然,每个国家都有被现代文明所不齿的“陋习”,先不论现代文明的种种价值标准皆为西方社会所界定,“陋习”本身就是传统、习惯、文化等诸多因素叠加的产物。所以难怪此文章一出,引起新移民心中诸多不适。而我也形成了对吴教授的初步印象:一个有着华人面孔的美国人。

我和吴教授采访截屏

这次采访吴教授是因为他刚被选为纽约皇后学院第11任校长。皇后学院属于纽约市立大学系统,是纽约市立大学七个社区学院之一。它地处纽约州纽约市皇后区贝塞,在校生人数15,000名;任务是帮助学生升入四年制大学,或是为就业做准备。其中的学生多族裔,且家庭背景或许可以简单地归结为“弱势群体”。

纽约皇后学院

其实对于早一辈移民来说,到皇后学院读一个电脑编程专业,不失为一个物美价廉的职场敲门砖。我采访的优秀华裔少年的父母就有在皇后学院就读过的。如今他们住在长岛优质学区的大房子里,在一个像雀巢这样的大公司工作,一人工资养一家四口还绰绰有余;而他们的孩子可以在父母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冲刺藤校或杜克大学这样全美名列前20的学校,向精英阶层更进一步。

吴教授幼年

吴教授在来到皇后学院之前曾在传统非洲裔大学,霍华德大学(Howard University)法学院担任第一位亚裔教授,在加州大学黑斯廷分校,以及底特律韦恩州立大学法学院担任系主任。他说皇后学院是他的选择,他欣赏皇后学院和法拉盛代表的多元文化,也相信实现美国梦需要高等教育,并把自己父母的经历作为例证,表示服务于皇后学院或可以让更多亚裔走向成功。

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我自然也要问他在面对新冠病毒,这个全世界的挑战时,亚裔应该如何自处?这段时间随着纽约甚至全美新冠疫情趋于平缓,这是越来越多亚裔自问的问题。说白了,因为我们担心在后新冠时代,我们亚裔在美国的地位将急转直下,我们在杨安泽时代争取来的那点自信将荡然无存,甚至有人怀疑会重新打回“排华法案”的时期。

陈果仁案

吴华扬也确实提到了他成长阶段对华裔最黑暗的时期。80年代,在汽车城底特律,也是他成长的城市,发生了一起华裔被两个汽车厂工人无故打死的惨案。这名叫陈果仁的华裔丧命那年只有27岁,并且马上就要结婚了。而说到打死他的原因更是令人唏嘘:美国当年正在经历经济危机,日本汽车工业却正在崛起。两名车厂工人误将陈果仁当做日裔而打死。最终这两名工人只被判过世杀人,缓期3年入狱,罚款3000美元,当庭释放。吴华扬说这件事带给他自己极大触动,也让他励志当一名律师,并投身民权事业。

如今华裔在后新冠时代或许面临着比当年更严峻的挑战。且不论咱们那位总统将“Chinese Virus”挂在嘴边,即使是CNN这样左派媒体,在疫情爆发之初也都用过“Wuhan Virus”这样的词汇,普通美国人若是因此失了工作、丢了性命,并将其中怨愤发泄到对一个族裔的不满上,不难想象。吴华扬提出3点,让华裔遵循。

首先要敢于站出来发声,讲出自己的故事。其次和不同族裔遭受类似经历的人团结一致,共同谋得生存空间。最后就是与他们结盟,把他们的“疾苦”当成我们的“疾苦”,这样才能在这个以民意为主导的社会赢得别人的尊重和重视。他甚至提到一些亚裔喜剧演员的贡献,因为亚裔通常被冠以不善交流,缺乏幽默感的特点;而近些年来显露头角的亚裔演员或喜剧演员,恰恰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且不论是否真的赢得主流接纳,但是这种手法,就足以显出这些亚裔早已以主人翁自居,起码从我们这些“外人”看来,他们已经够“主流”了。

第77届金球奖 亚裔演员获喜剧类最佳女演员

用他们的规则证明自己,这是一代移民的痛点和难点,也是我们在看待二代移民时感觉最陌生,最不“舒适”却又时不时拿来‘’引以为豪”的特点。主流也好,非主流也罢,从每个个体来看,我觉得都是时代、家族、传承汇聚一起成为的独一无二。他们或许在某个时代被赋予了特殊的“使命”,但从个体的视角来看,成为自己,不受束缚,更为可贵,只是这是一个悖论,毕竟没有谁是从石头里跳出来的孙悟空,不受时空限制;若真是那样,岂不是更加可怕的天下大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铁钉 回复 悄悄话 说武汉病毒就是歧视啦?那么多的瘟疫不都是以最初爆发地为名的吗?真是小鸡肚肠玻璃心。
京工人 回复 悄悄话 加州大学黑斯廷分校在哪里
xiangpi 回复 悄悄话 没有到美国不知道种族问题有这么严重。还有很多仇视中国的华人还生活在40年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