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末

心思飘渺 思想飘逸
正文

中馈之乐(二)

(2020-01-07 07:38:56) 下一个

 

      小的时候,被爸妈宠着,几乎不近油烟,一双手很少沾过油盐酱醋葱薑蒜。如果说曾经做过饭的话,那至多也就是在灶边看着、候着,偶尔地帮忙打个下手而已,顺便左耳进右耳出地被灌输几句关于如何烧某种菜、用某种调料的教导。所以,直至离家去上学,基本不谙烧煮烹调之道。     

       大学里,食堂的饭菜非常单薄,以至于既便只为果腹,很多时候,仍然难以挨受。于是, 一年多后,我自己“开火”做饭。    

       先是从电器商店买来那种用耐火砖制成的简易的电炉盘、电炉丝和电源线,无师自通地组装了一只简易电炉。又买了一只很小的带盖儿的铝锅,买了油、盐、醋之类,算是备齐了“家当”。   

       架势拉得很大,其实,没那么夸张,不是大规模地一日煮三餐,更何况使用电炉是违规的,被学校禁止的。只是极其偶尔地,我会煮上一锅面条,或者做一碗什锦炸酱之类。    

       做得最多的,是西红柿鸡蛋黄瓜汤面。一、两个新鲜的西红柿用油、葱略炒加水煮成汤,打进一只鸡蛋,临熄火时丢进几片黄瓜,几片即可。红白绿颜色分明、漂着黄瓜的清香、带着微微的酸口,真是无比惬意的享受。特别是在京城阴沉寒冷干燥的冬日,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吃下去,真的会有一种云开日出的感觉!   

       多年后,我还常常回味那用新鲜的西红柿煮出的面汤,不止一次地给先生、儿子讲,那是我吃过的最美味的面条。而且,每当神经转动回拔到那段时光,我便又会兴致满满地做一回。然而,曾经做过很多很多次,同样的原料,同样的方法,但是,却从来没有复制出当年的那种味道!   

       后来,某一天,一个1,080度的三周大迴转,我兑变成了人妻、人母。主中馈终于不再虚幻。(待续)  

(题头图片来自网络)

写于2015年7月 改于2020年1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禾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是的,好吃,我也会做,就是觉得没有“从前”那么好吃了????^_^
禾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是啊,随着一天天地变“老”,越来越怀念在学校时无虑的日子。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这种面条汤非常好吃,现在我还会偶尔做一次。即好看又好吃。~~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令人怀念的日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