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哪扯到哪

随翻随摘随忆 能感受得到 , 那块绕在南院上的云,又来了,看着厚。
正文

读《百年孤独》

(2020-08-11 04:34:35) 下一个

读百年孤独

 

当应一气读完的书。

 

可每次只读一段。放下书时,像看着马尔克斯直摇头,还叹息。

 

到过巴哈马,可斯多犁加。如是盛阳浓绿下,不合群,何其难?而至于孤独了,那是怎样的情境?!而这书里别说读不到寒带人果戈里笔下的孤寂,连地中海气候下雨果,司汤达样的沙龙小聚也没有。人挨着人,没有悄悄话,庆典连着庆典,就连战争,葬礼也像开party 一样。

 

但越读多,越感到寂寞。什么不是烟云?什么又是筵席?什么不是扯淡?

 

一重浩大的“三观”在俯视寰宇。

 

回想起在巴哈马,步行于途。有公交路过,车空无一人。停。招呼我们上。不问从何而来,只问要去哪儿。襟怀与笑颜相通,眼神是心灵的祼奔:“我们这儿是天堂。” 到了。挥手,哪有bye, 撒一泼good 。"多少钱?” 到嘴边而不敢吐,愣愣得被一种从未遇过的宏阔振住。

 

欧洲北美,先进发达争得街头步履兔若;温暖的亚洲,哪来的平和,龙凤竞,蛇倭舞;非洲一副苦瓜脸,打一拳两个钱”得红唇雪齿到处卖傻笑。

 

名利场,十日谈,肉蒲团,红楼梦,一幕接一幕。

 

哥伦比亚的马尔克斯要终止它们。

 

曾去过的南美几地,有俗尘之外的清朗,“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的通透,不佛般地般般识破,也不圣徒样的“就我对”,更没有清真人类的眼一横“咱就这样,爱谁谁”。

 

他们饮食男女着笑看着男女饮食;他们漫步于大阳巨辉下而不入时光隧道;街头登椅上闲坐的不但老幼,青壮亦然。已然绝尘而去,返顾不过参观的伟岸,轩轩矣,巍巍矣!

 

《百年孤独》正一展斯态。看得我灵魂至窍不敢出,去回笼觉里再滋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我畏难,一直未读马尔克斯的这本经典著作,但知道开篇第一句
“很多年后,在行刑队面前,奥雷连诺上校回想起多年以前,他的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套用于此:多年后,看到 “百年孤独” ,就忆起一个彩阳照射的午间小憩,我被一篇《读百年孤独》震撼,好一股经年沉积的气场。

能欣赏到先生如此美文,实属玲兰之幸事。你不是 “大众情人”。你聊,你云游;你扯,你惆怅;你写,你滋润;你梦,你回味。你漫步在你私私的,远离浮躁的精神家园,享受花卉飘香,以及彩云追月的恬静。

此时,脑海响起你那 《饺子神曲》—— 馅拌好,烧水,包饺子。水开,饺子正包好 ... 饺子起锅,倒酱汁,开吃。

我想我饿了,午餐去也 :))

仲夏之夜,寂寞也美丽,百年如何不孤独。
Kaile 回复 悄悄话 你写的这是什么?
原上草2017 回复 悄悄话 文字很特别,与众不同。
比如:
轩轩矣,巍巍矣!
去回笼觉里再滋味。不佛般地般般识破,
也不圣徒样的“就我对”
挥手,哪有bye, 撒一泼good。
看了几次还是不得其解。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