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物致知

格物致知,嗯,挺爱干的活儿。
个人资料
格致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从北大校长念白字到误用“携夫人”

(2020-08-05 10:31:24) 下一个

从北大校长念白字到误用“携夫人

文:格致夫

 

在北京大学隆而重之的120周年校庆大会上,校长林建华把“鸿鹄”念成“鸿hao”,曾在网上引发热议。北大可谓中国最牛大学,特别是文科类执中国大学之牛耳。堂堂北大校长,竟弄错算不上很生僻的“鸿鹄”的读音,难免令人愕然。

好在这位校长很快发了一封公开信,他写道:"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

这位校长是化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信中还简要提到,他文革期间没有机会接受良好的基础教育。显然,文革被耽误,理科出身,都不是念白字的理由。在如此隆重的场合演讲,理应事先做好功课。但这位校长能够迅速出来道歉,其态度还是值得肯定。

而更糟糕的问题还不在于念白字,其大会演讲和该道歉信中还有一个令人无法接受的观点:“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 

非常令人遗憾,不客气地讲,林校长的这个观点是极其荒谬的。任何一个社会,最应该高举、捍卫质疑精神大旗的地方就是大学和研究机构!除了教书育人,释疑惑,探索未知,揭露谬误,同样是大学本分。显然,这些使命都离不开质疑精神。

而北大校长念白字事件,亦令笔者想到目前媒体(特别是网媒)文章中司空见惯的错别字现象。如最常用字“的、地、得”不分,“做、作”不辨等司空见惯现象。至于网络对话中,故意使用错别字问题亦呈愈演愈烈之势。如“葱白”(崇拜)、"大虾”(大侠)、“涨姿势”(长知识)、“人参公鸡”(人身攻击)、“湿人”(诗人)、“油菜花”(有才华)等,诸如此类,显然有悖于文字的规范使用。还有一种现象是,制造出一些污言秽语类的新网络词,污染着汉语言文字的纯洁性。如:屌丝、撕X、装X、逗X、X格、碧莲、然并卵,等等。

当然,网络语言也不可一概否定。有些新创表达内容健康,或鲜活生动,或形象逼真,或新颖别致,或精炼到位,在语言文字的自然筛选与淘汰过程中,应该能够流行下去。诸如:高大上、活久见、颜值、小鲜肉、键盘侠、不要不要的、萌萌哒、么么哒、嘴炮、女汉子、喜大普奔、细思极恐、脑补、脑洞、捧杀、躺枪、逆袭、打酱油、囧,等等。这些新词汇、新表达,增强、丰富了汉语言文字的表达力,词典等工具书应予收录。

 

“携夫人”与“偕夫人”,究竟何者正确?

“xié夫人”访问、出行,是一个惯用表达法。但近年来,却出现“携夫人”与“偕夫人”混用现象。下面是中国最权威的官媒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的几个实例。

—— 人民日报(2018年4月27日)一则新闻中写道:金正恩将携夫人李雪主参加在韩方“和平之家”举行的晚宴。

—— 新华社(2018年4月2日)一条新闻: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1日偕夫人李雪主在东平壤大剧院观看了访朝韩国艺术团在平壤的演出。

—— 新华网(2017年9月3日)一条新闻标题是:特朗普携夫人再抵得州飓风避难中心。而正文中却是“特朗普偕同夫人由华府郊区安德鲁空军基地出发,前往休斯敦。”

—— 人民网(2015年3月10日)一则新闻的标题和正文中均有这个表述:李昌钰携夫人宋妙娟回乡省亲。

—— 新华网(2014年4月21日)转发中国日报网站的图片报道时,标题是:金正恩携夫人李雪主观看演出。

在网络时代之前,“偕夫人”几乎是新闻中的一个标准表达,不曾有“携夫人”之说。进入网络时代之后,混乱使用现象逐渐严重起来。尤其是近年来,后者大有取代前者之势。使用拼音输入法,键入这三个字的拼音,出现在第一选项的就是“携夫人”,而非“偕夫人”!那么,两者中究竟哪一个是更规范、更合理的用法呢?

要弄清这个问题,首先需要明确“携”与“偕”的异同。

携—— 动词:带着、带领;拉着(手)。如,携手同行。

偕—— 副词:一起、共同。如,白头偕老。

“携”作为动词,宣示的是动作,其对象既可以是物,如“携款潜逃”;也可以是人,如“扶老携幼”。用于人时,且含有主人、长辈带着家眷、晚辈、幼小之意。 

而“偕”是一个副词:专用于人,不可用于物。传达的是一同。如“偕同”、“偕老”、“偕行”。

而两者间更关键的区别在于,“携”字对象是人时,强调主从关系!虽然不能指责该用法宣示不平等,但隐含着这类意味,也是无法否认的。而“偕”字则强调彼此之间的平等融洽,更能体现现代文明社会的平等观念。

就文字特点而言,“偕夫人”属书面语中正式、文雅表达。“偕”字本来就属文言词的现代沿用。从这个视角看,“携”字并没有多少文雅气息。特别是考虑到其不平等意味的时候,“携夫人”就更有些不伦不类了。

但是,口语和通俗表述中一般不用“偕夫人”这种文绉绉的表达。例如,央视新闻主播在播报新华社2018年4月2日那则新闻时,就将“偕夫人”在口播中改为“与夫人”。

总之,虽然就语义和逻辑而言,“携夫人”这个说法不能算错误,但在更严格的层面上,从庄重、文雅和现代平等观念的角度出发,只能用“偕夫人”。尤其如新华社和《人民日报》,这类代表国家的权威官媒,出现“携夫人”这种表述,还是不应该的。

无论网络语言怎样变化,应该相信,只要国家级最权威媒体做好规范使用语言文字的表率,地方和民间文字表达中,这类不规范、不合理现象就会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7)
评论
雨女 回复 悄悄话 我以前是分得清得地的的。那时候为了高考。出国后很多年不写中文。后来再写就觉得麻烦。索性就不去纠结了。我打汉字速度很慢。有时候就想分的太多了,真麻烦。英文用he 和she表达性别不同。中文也用不同汉子,但是都发ta. 那我写中文的时候就需要注意用的是哪一个。也很麻烦。那时候我就在想。用一个不就得了。搞那么复杂。即使是北大校长念错个字也没什么。汉字那么多,生僻字也多。可是“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是中学课文里的一篇文章。史记。陈涉世家。陈涉少时,常与人佣耕。。。。。。我最讨厌这些标点符号了。如果高中时候还会的话。现在也不会了。我就知道最后用句号。反正也不出书。凑合用吧。
格致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路边的蒲公英' 的评论 :
倒也不见得非要先读一遍让旁人听,手机上就有读文章听的应用。
既然认识到自己文字功底不好,对于不清楚读音的字,查查字典还是应该的(网上就很多)。
路边的蒲公英 回复 悄悄话 在如此隆重的场合演讲,理应事先做好功课。
======================
如何事先做好功课?先读一遍让旁人听?不然如何知道哪个字读错了?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携夫人,和偕夫人是表达对女性是否尊重的区别,以后的人不知能否辨别的了。
格致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白456' 的评论 :
“文字语言都是不断发展的”,这点确实没错。
而这里关照的是,这类自然发展是否健康?是否需要某种规范努力?
格致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ert_wang' 的评论 :

文中的举例、网上很多谐音用字,与政治上的敏感词并没有关系。
格致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ige' 的评论 :
呵呵,看来你也是深有体会啊!
格致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化外人' 的评论 :
是的,久而久之,就有可能以讹传讹。
飯盛男 回复 悄悄话 媒体、网络、网媒等等也是意思不甚明白的詞語
老白456 回复 悄悄话 古代文人肯定会大骂现在的白话文
老白456 回复 悄悄话 文字语言都是不断发展的,流行开来就变成了这个语言的现状,接受现实吧
Lurending 回复 悄悄话 后人会开辟一个新专业,对2020年前后若干年这个时期的网上文字进行翻译和辩正。
19428182 回复 悄悄话 The sad Chinese culture today.
zhige 回复 悄悄话 赞同楼主的观点。我在美国大学教了十多年中文,一直严格要求我的学生会用、用对“的、得、地”,结果回头一看,中国人都不在乎,用“的”一字解决所有的问题,连央视节目打出的字母都是如此。原以为台湾人会讲究些,因为他们一直用“正体”汉字来抨击中国大陆的简体字。然而多年前一位台湾老兄说:现在谁还管这个(的字的区别)!当然这位老兄退休后就去了大陆做生意了。GO FIGURE!
常态 回复 悄悄话 +1
土共的文字狱是“有史以来”最厉害的,没有一个前朝比得上。

ert_wang 发表评论于 2020-08-05 13:05:21
土共国大搞文字狱,只能用谐音。
ert_wang 回复 悄悄话 土共国大搞文字狱,只能用谐音。
化外人 回复 悄悄话 很反感网络中乱用同音字。如此,后人看今天将无法理解我们。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