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物致知

格物致知,嗯,挺爱干的活儿。
个人资料
格致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WHO与美国法规界定P3/P4实验室分野

(2020-04-15 11:56:17) 下一个

WHO与美国法规界定P3/P4实验室分野

文:格致夫

 

 

即使曾有2003年“非典”(SARS)的经历,在肆虐全球这场世纪大疫爆发前,对于生物安全这个概念,芸芸众生其实也没有多少概念,似乎那是与我们日常生活相当遥远的事情!

而正是这场大疫改变了一切。当你在超市里警惕地避免与周遭任何人接近时,当你将一次性手套丢入垃圾桶时,当你打开车门前掏出衣袋里的消毒液时,当你回到家小心翼翼地摘下口罩时,当你看过刚从邮箱取回的信件而立马儿洗手时,当你与你亲爱的另一半也保持社交距离时……你这类“不堪”的行为已经堪比经验老道的“防疫专家”啦!

而另一方面,没错,人类理应对地震、海啸、洪水、飓风等各类自然灾害备好预案,更应该防止大规模杀伤性的核战争,也包括力避杀人技术愈来愈尖端的海陆空常规战争,但人类头顶高悬的还有另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始于二战细菌战的生物之战!它不限于传统概念中的细菌战、化学战,还包括远为高深、尖端的针对特定人群、特定实效的病毒战,甚至无法排除神不知鬼不觉的种族弱化、种族灭绝这类反人类的基因之战!一位美国阴谋论者就在视频中清晰地向受众“灌输”某地下组织荒谬至极的消灭人类95%人口,地球上仅保留5亿“高等”人的终极计划!

即使从人类良知这类最良善的愿望出发,鉴于转基因为代表的生物科技日新月异,人类对环境带来的挑战日益强悍、严峻,在生物领域还面临物种加速消亡、动植物生态链破坏(如澳洲一种兔子泛滥、美国一种鲤鱼成灾)、基因工程事故、各种自然或人工改性病原体泄漏,以及恐怖分子获得生物技术等无法想象的巨大生物灾难的严峻挑战!

 

21世纪的今天,我们可以丝毫不夸张地讲,生物安全这个看似简单、平常的概念,对人类整体和每个个体的重要性,远在核安全之上!理应将其置于世界粮食安全、世界和平等永恒主题同等重要的地位。

 

回到本篇主旨上来,所幸,世界卫生组织(WHO)早就认识到,生物安全是一个重要的国际性问题,早在1983年就出版了《实验室生物安全手册》,现行为2004年面世的第3版。该手册鼓励各国接受、采纳生物安全的基本概念和原则,制订本国的生物实验室安全法规。目前已有许多国家依据该WHO手册出台了本国生物安全法规。虽然某些定义稍有不同,但对于病原体危害等级和生物实验室安全分级等范畴则十分接近。

限于篇幅,这里仅列出WHO和美国生物安全法规中涉及P3/P4实验室分野的一些相关规定。

 

(一)WHO《实验室生物安全手册》(现行第3版 2004年)

该手册从第一版开始就将病原性微生物根据其致病能力和传染危险程度等特征划分为四类;将生物实验室根据其设备和技术条件等方面划分为四级;其相应的操作规程亦划分为四级,并对四类微生物可操作的相应级别的实验室及规程进行了规定。参见表1、表2(援引自现行第3版,2004年)。

 

FG02.jpg

通过该表格,可以清醒看出被划分为4个危险度级别的病原体之间的根本性区别。

FG04.jpg

需要注意一点,同样被分为4个安全级别的生物实验室与4个危险度级别的病原体之间,确实存在一定的对应关系,但是,并非4个级别完全一一对应!

这里仅限于列出WHO生物安全手册中这两个表格,意图用最小的篇幅明确病原体、生物实验室各自分级与相互关系的几个基本概念,而非P3/P4实验室分野的直接解读。

 

(二)美国《微生物学与生物医学实验室生物安全手册》(现行修订第5版 2009年)

有必要了解美国的相关规范,毕竟,美国在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方面走在世界最前列。很多国家除了参考WHO的文件,另一个主要参考,就是美国的安全手册BMBL(Biosafety in Microbiological and Biomedical Laboratories)

由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公共卫生服务局、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国家卫生研究院联合制定的BMBL,是一长达400页的技术规范性文件,其首版于1984年问世,被誉为美国生物安全操作与政策领域的历程碑。

据该手册援引历史文献不完全统计,仅上个世纪就发生约6000起实验室相关感染(LAI)事件,导致约200人死亡;而过去25年的LAI报告显示,实验室相关感染事故和泄漏仍在发生!(如新加坡、中国安徽和台湾SARS病毒的实验室泄漏事件!)这些数据凸显生物实验室安全的重要性。

而早在1974年,CDC就发布了“病原微生物的风险分类”;同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发布了“国家癌症研究所关于致癌病毒研究的安全标准”;1976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关于重组DNA分子研究的指南”问世。这些指导性文件的出现为1984年出台《微生物和生物医学实验室生物安全手册》奠定了基础。

BMBL生物安全手册的一大特色是,还提供一份多达597种病毒的清单,内容包括通用名称、病毒科属、缩写、实验室级别建议、分级依据、抗原分组和监管要求等重要信息。

值得一提的是,手册制定者在2009年修订第5版中仍以科学家的严谨强调:“该版BMBL仍是一个指导性文件,它从生物安全角度,在生物医学和临床实验室领域推荐最恰当的安全操作建议,但并不具有规范性质,尽管我们也意识到,它有时会被如此使用。

该BMBL安全手册与WHO生物安全手册一致,它针对各种病原体对人体、环境的危害程度而将病原性微生物亦分为四大类,相对应的生物实验室安全等级也分为四类。

 

1)关于P3(BSL-3)实验室相关部分的表述

Biosafety Level 3 is applicable to clinical, diagnostic, teaching, research, or production facilities where work is performed with indigenous or exotic agents that may cause serious or potentially lethal disease through the inhalation route of exposure. 

生物安全等级3适用于临床,诊断,教学,研究或生产设施,在这些场所中,从事当地或外来病原体操作,它们可通过吸入途径引起严重或可能致命性疾病。

 Biosafety level 3 (BSL-3) is appropriate for agents with a known potential for aerosol transmission, for agents that may cause serious and potentially lethal infections and that are indigenous or exoticin origin. 

生物安全等级3(BSL-3)适用于已知的、具有气溶胶传播可能的病原体,可导致严重的、或致命可能的感染,源于本地或境外。

这里需要提醒的一点是:根据该手册,P3(BSL-3)实验室的操作对象并不包括未知、高危病毒!

 

2)关于P4(BSL-4)实验室相关部分的表述

Biosafety Level 4 is required for work with dangerous and exotic agents that pose a high individual risk of aerosol-transmitted laboratory infections and life-threatening disease that is frequently fatal, for which there are no vaccines or treatments, or a related agent with unknown risk of transmission. Agents with a close or identical antigenic relationship to agents requiring BSL-4 containment must be handled at this level until sufficient data are obtained either to confirm continued work at this level, or re-designate the level. 

对于高危、境外病原体的操作,需要在生物安全等级4级实验室中进行,此类高危病原体具有很高风险导致操作者经由气溶胶传播感染危及生命的疾病,且没有疫苗或治疗对策,或者是传播风险未知的相关病原体。与需要BSL-4防护的病原体具有密切或相同抗原关系的病原体必须在此级别进行处理,直到获得足够的数据,或确认继续在此防护级别操作,或重新调整防护级别。

Biosafety Level 4 practices, safety equipment, and facility design and construction are applicable for work with dangerous and exotic agents that pose a high individual risk of life-threatening disease, which may be transmitted via the aerosol route and for which there is no available vaccine or therapy. Agents with a close or identical antigenic relationship to BSL-4 agents also should be handled at this level. When sufficient data are obtained, work with these agents may continue at this level or at a lower level. Viruses such as Marburg or CongoCrimean hemorrhagic fever are manipulated at BSL-4.

生物安全4级实验室的操作,安全设备以及设施的设计和建造适用于处理高危、外来病原体,这类病原体构成高个人风险,可感染致命的疾病,而这类病原体可通过气溶胶途径传播,且没有可用的疫苗或疗法。与BSL-4级别病原体具有密切或相同抗原关系的病原体也应在此防护级别下处理。当获得足够的数据后,可决定在此级别或较低级别继续操作这些病原体。如Marburg、CongoCrimean、出血热等病毒均应在BSL-4防护级别操作。

Viruses with BSL-4 Containment Recommended

The recommendations for viruses assigned to BSL-4 containment are based on documented cases of severe and frequently fatal naturally occurring human infections and aerosol-transmitted laboratory infections. SALS recommends that certain agents with a close antigenic relationship to agents assigned to BSL-4 also be provisionally handled at this level until sufficient laboratory data indicates that work with the agent may be assigned to a lower biosafety level.

需要BSL-4级别防护的病毒建议

指定BSL-4级防护的病毒建议是基于有记录的严重、通常致命的人类自然感染病例,以及气溶胶传播的实验室感染病例。SALS建议,对于与需要BSL-4级别防护的病原体具有密切抗原关系的那些病毒,也需要暂时在此级别操作,直至有足够的实验数据表明,该病原体的处理可以在较低生物安全级别实验室进行。

 

就是在关于动物生物安全级别ABSL-4实验室表述中,也同样强调:

Agents with a close or identical antigenic relationship to agents requiring ABSL-4 containment must be handled at this level until sufficient data are obtained either to confirm continued work at this level, or to re-designate the level. 

若某病原体与要求ABSL-4级别防护的病原体具有接近或相同的抗原关系,则必须在该级别实验室处理,直到有足够的数据确认,可以继续在该级别,或者降低防护级别处理。

——在该手册上述四个不同部分的表述中,无一不在强调这一条!且包括传播风险未知的高危病原体对于同一科目、同一“家族”的病原体(如COVID-19与SARS)却没有提出这类要求。原因如下。

Additionally, an individual risk assessment should consider the fact that not all strains of a particular virus exhibit the same degree of pathogenicity or transmissibility. While variable pathogenicity occurs frequently with naturally identified strains, it is of particular note for strains that are modified in the laboratory. It may be tempting to assign biosafety levels to hybrid or chimeric strains based on the parental types but due to possible altered biohazard potential, assignment to a different biosafety level may be justified. A clear description of the strains involved should accompany any risk assessment.

此外,单项风险评估应考虑以下事实:并非所有特定病毒的分支毒株都表现出相同程度的致病性或可传播性。尽管天然发现的病毒株致病性发生变化亦常见,但在实验室中改性的毒株尤其值得注意。根据亲本类型为杂交或嵌合毒株指定生物安全水平可能很诱人,但由于潜在生物危害性改变的可能性,将其定为不同的生物安全水平可能更合理。任何风险评估均应明确具体涉及的病毒株。

 

并非所有特定病毒的分支毒株都表现出相同程度的致病性或可传播性。”这句话意味着,即使COVID-19与SARS属于同类型(但不同分支)病毒株,其致病性或可传播性却完全可能不同(事实上COVID-19的感染性远高于SARS)!也就不意味着都在同一级别的(P3)实验室操作!

结论就是:在疫情在武汉出现之前,一草谣传的那家P3实验室根本没有资格从事全世界都不知道的COVID-19病毒研究和处理,从美国生物安全手册BMBL中的多个相关表述,也可以得到证实。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Timberwolf 回复 悄悄话 天朝强国对规则的忽视和滥用是全方位的

海婴 回复 悄悄话 能一开始高调造出修改人类基因的婴儿的国家,2次大传染病毒发源地的国家, 道德底线已经到了人类存亡的关键问题了
路边的蒲公英 回复 悄悄话 武汉病毒研究所应该搬家到新疆和西藏交界处,万一泄露病毒,也在空气中死亡了(漂浮7天无人烟)
pssci 回复 悄悄话 新冠病毒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鼓捣出来的可能性非常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