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物致知

格物致知,嗯,挺爱干的活儿。
个人资料
格致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六四大义:世界大变局中的独特作用

(2019-05-30 07:59:52) 下一个

六四大义:世界大变局中的独特作用

文:格致夫

  

30年后的今天,再来深入思考当年震惊世界的六四事件,需要有新的视角。以愚见,把这一悲剧还原至当年微妙、诡异、最终发生巨变的国际大背景中,通过时间轴“复盘”,进行理性审视,应该是获得国际视野下“客观性”新认识的必要途径。

当然,一个人对事物的认知,往往呈现下意识的主观性,难免不自觉地扭曲观察对象。而客观,在最理想的情况下,也不过是一种主观努力。其重点在于,这类努力并不足以保障客观的必然兑现!毕竟,没人能做到时时处处客观,严格说来,也就不存在客观的人。客观作为一种良好愿望,人们也可以接近之,但却难以达到客观的彼岸。

这就导致一个被历史反复证明的规律:当代人往往写不好当代史。其基本原因就在于,任何书写当代史者都无法摆脱时代局限性。而究其根本原因,正在于无法屏蔽个人立场导致的主观偏见。

具体到整整30年前这一当代史上的大事件,也就无需奇怪,虽然有关整个89民运和六四的论述,可谓汗牛充栋,但能够秉持客观立场进行理性分析的阐述却凤毛麟角,真正能经得起时间检验的就更少!本篇当然也不例外,无论本人多么努力,并不能保证一定客观,但力求跳出对六四或肯定或否定的浅层认知,力求从全新的视角探寻这一事件的客观影响。

公元1989年,发生于北京的六四悲剧导致众多年轻人殒命(具体数字从300人至10454人不等),令整个世界震惊不已!其它直接后果包括:导致中共高层中以赵紫阳为代表的改革派下台或失势;保守派重新影响大局,中国改革开放的良好局面戛然而止;更招致整个西方世界对中国的声讨和严苛制裁,中国当年良好的国际形象一落千丈;此前民主运动的既有成果和广泛影响一夜之间化为乌有,尤其造成六四之后30年来,中国再无任何民主运动的现实。

关于89民运和六四事件国内视角的思考,在日前所发拙作《纪念六四30年最大误区、缺憾及10问》中已有具体分析,不再赘述。本篇主旨是该事件国际视角的思考。

一、苏东剧变梗概与时间坐标

1】波兰。一个历史的巧合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于1939年希特勒的纳粹德国入侵波兰;而整整50年后的1989年,波兰再次成为改变世界大格局的苏东剧变第一个“爆点”。

1988年5月,波兰再度爆发大规模工潮,受美国资助的团结工会于1989年2月取得合法地位,随后赢得议会选举,团结工会领导人瓦文萨出任总理。1989年12月,议会通过宪法修正案,改国名为波兰共和国。不久,执政党统一工人党停止活动。在次年大选中,7年前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瓦文萨成为首位民选总统,波兰和平演变完成。

2】匈牙利。1989年2月,执政的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党内激进的改革派掌控局面,并主导开启多党制和议会民主制;10月,该党更名为匈牙利社会党;10月23日,国名改为“匈牙利共和国”,并开始实行总统制,确立为议会民主的法治国家,取消马列主义意识形态。

3】捷克斯洛伐克。自1989年1月起,首都布拉格先后爆发一系列大规模示威游行,开启“天鹅绒革命”。执政的捷共于11月被迫放弃一党专政。12月末,由社会不同人士组成的“公民论坛”在民主选举中大获全胜,刚刚出狱42天的哈维尔当选新总统。而捷共遭惨败,和平交权,半年后宣布解散。1993年起该国分裂为捷克、斯洛伐克两个独立国家。

4】保加利亚。1980年代后期,执政的共产党逐渐受到要求改革的压力。1989年11月,索菲亚发生示威游行,遂发生党内“宫廷政变”,保共第一书记日夫科夫被迫辞职。1990年2月,保共自行放弃一党专政,并改名为保加利亚社会党。同年6月,举行60年来首次自由选举,该国成为多党制国家。同年11月,改国名为保加利亚共和国。

5】罗马尼亚。1989年12月16日,该国西部发生蒂米什瓦拉骚乱事件。政府以武力镇压平息,造成数人死亡(传言大规模伤亡),导致局势失稳,首都布加勒斯特亦爆发示威游行。12月21日,罗共总书记齐奥塞斯库在数万人集会上发表演讲时发生骚乱,时态性质迅速改变,引发全民性反齐奥塞斯库独裁的革命。而拒绝齐奥塞斯库武力镇压命令的国防部长米列亚的突然“自杀”,导致时态进一步恶化、失控。齐奥塞斯库乘直升机逃亡失败,最终,在12月25日被罗马尼亚救国阵线军队缉拿,并判处死刑。当日下午,他与其夫人在一军营空地被处决,有40余年历史的罗共政权在10天内消亡!救国阵线接管全国政权,国名更改为罗马尼亚,实行三权分立、多党制政体。

6】民主德国。1989年5月起,趁匈牙利开放边境之机,大批民众移至西德。10月,多个城市爆发游行示威,执政党德国统一社会党总书记昂纳克辞职。11月9日,柏林墙被推倒。同月,西德总理科尔提出关于两德统一计划。12月,东德执政党改名为民主社会主义党,后与德国社会民主党左翼派系合并。1990年3月,东德议会举行首次自由选举,两德统一步伐加快。7月,西德总理科尔说服戈尔巴乔夫不反对德国在北约组织下统一,以德国持续经济援助苏联为回报,清除了两德统一的最后障碍。8月31日,双方在柏林签署两德统一条约;9月24日,东德人民军退出华约及若干相关组织;10月3日,东德并入西德,分裂40余年的两德实现和平统一。

7】阿尔巴尼亚。1990年,该国三次发生民众大规模出逃事件,总人数达15万,占全国人口5%。年底,执政的劳动党宣布实行多党制,走议会民主道路,并放弃“社会主义专政”,军队、公安、司法、外交等重要部门实行非政治化。1991年3月,举行首次民主选举,产生第一个多党议会,改国名为阿尔巴尼亚共和国。阿劳动党亦改名为阿尔巴尼亚社会党,劳动党党员集体退党。

8】南斯拉夫。1989年9月,斯洛文尼亚议会通过宪法修正案,确认自决权,删去宪法中“南共联盟的引导作用”条款。1990年1月,在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第14次大会上,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宣布退出南共同盟。7月,南联盟正式实行多党制。在之后的各共和国大选中,共产党败选,失去执政地位。1991年6月,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宣布独立,南斯拉夫内战爆发。先后发生多次独立战争,包括克罗地亚战争、波黑战争及科索沃战争,持续逾十年之久,南斯拉夫分裂为五个国家。

9】苏联解体。1991年8月19日,苏共保守派发动政变,软禁了当时正在黑海畔度假的苏共中央总书记、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试图收回下放给加盟共和国的权力,同时终止不成功的经济改革。但在人民、军队和大多数苏共党员的联合反对下,政变仅仅维持3天便宣告失败。虽然戈尔巴乔夫在政变结束后恢复职务,但苏共中央已对局势失去控制。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宣布苏共在俄罗斯境内为非法组织。1991年12月25日,戈尔巴乔夫宣布辞职,苏共中央自行解散,标志着立国74年的苏联解体。随后,其15个加盟共和国均独立。

10】冷战结束。1989年12月3日,美苏两国领袖在马耳他高峰会上宣布结束冷战。1991年7月1日,华沙条约组织在布拉格会议上宣布正式解散。在同月的首脑高峰会上,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与美国总统老布什建立美苏战略伙伴关系,冷战最终落幕。

二、不可忽视的三方面事实

1】国际背景

历史的车轮驶入1980年代,以意识形态分野划界,以华约和北约对垒为基本模式的东西方冷战,在历经40个春秋后进入决定性阶段。由于社会主义制度本身和实践过程中出现的诸多根本性矛盾和弊端,不限于华约集团,全球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均遭遇程度不同的经济困难和政治变革压力。

而美国的和平演变政策早在1950年代末艾森豪威尔时代就已确立。1989年之前,美国和西方对东欧国家实行“区别对待”政策,明确区分对实施改革和抵制改革国家的不同立场,如,对改革较早的匈牙利,美国和西德给予其最惠国待遇,特别是给予各国反对派组织以道义和物质上的支持。1983年,瓦文萨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1987和88年,美议会向团结工会分别提供活动经费和津贴100万和500万美元。1989年7月老布什访问波、匈期间宣布:为加速波兰“走自由企业制度和民主社会进程”,美国援助波兰10亿美元。

早在1989年中国民运发生前,华约集团中部分国家的一党统治已开始出现某种程度的松动,甚至动摇。最明显的当属匈牙利和波兰。前者的执政党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早在1989年2月即自行放弃执政,走向多党制;而后者早在1980年11月,瓦文萨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中第一个独立工会“团结工会”即横空出世,此后虽一度遭政府取缔,但始终在积蓄力量,等待时机。

而在苏联,1985年成为最高领导人的戈尔巴乔夫,被里根总统和撒切尔夫人称为“我们共同的朋友亲爱的米哈伊尔”,几乎是按照美国提出的目标和要求进行改革,以其“新思维”理论为指导拥抱西方。其包括“休克疗法”在内的一系列举措为苏联崩溃一步一步创造着条件。

而中东欧和苏联出现的这些新变化,在中共建政70年来最开放的1980年代——以央视播出批判中国黄土文明,褒扬西方蓝色海洋文明为主旨的系列政论片《河殇》为标志,亦不可避免地对中国年轻学生和知识阶层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89民运中呼唤“中国的瓦文萨”现象就是明证。

2】中外媒体的渲染

在30年前的前互联网时代,人们几乎从不怀疑报纸、广播、电视这三大正规媒介,其导向作用怎么强调都不过分!伴随着1989年民运在社会各界和全国许多大城市(特别是高校)如火如荼般蔓延,在传媒这个要害领域——中共的舆论阵地,曾出现短命的新闻自由“改革”。特别是整个中后期,包括央视在内的官媒对这场运动进行了非常及时的全方位报道,而以美国官媒VOA、国际影响极高的英国BBC为代表的国际媒体更是使出浑身解数,自始至终对这场运动进行了全视角、无间断、虚实混杂的海量报道!国内与国际媒体异乎寻常的信息轰炸式报道,不仅对民运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显著作用,同时亦明显提升了这场运动的国际影响,特别是对同病相怜的苏东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特殊影响。

3】戈尔巴乔夫访华

正值民运高潮期间,苏共总书记、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访华,这是结束中苏两国和两党长达20多年敌对关系的一项重大外交行动,中苏两国最高领导人时隔30年后的首次会晤吸引了全世界大媒体的普遍关注。他们意外赶上中国89民运这个大热点,不失时机地进行广泛报道,对于此后发生的爆炸性六四事件,更有不遗余力的跟进。其中包括诸多夸大其词的道听途说和学生领袖们冲动、夸张性渲染,如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六四屠城,死者成千上万,等等。

关于国内外媒体渲染的效果,这里只需举一个例子——被欧美评论界视为20世纪最伟大英雄之一的“坦克人”。1998年4月,美国《时代》周刊将“坦克人”评选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100个人物之一!其评语称这位无名反叛者是“为这个世界重塑了勇气的象征”;2003年,美国《生活》周刊将“坦克人”照片评选为“改变世界的一百幅照片”; 2009年,在“六四”20周年纪念会上,美国众议院议长裴洛西亦将“坦克人”视为“20世纪最持久的形象,将永远烙印在世界的良知中”! 

三、六四事件对苏东剧变产生何种影响?

国内与世界媒体的全方位报道和渲染,使这一大事件在全世界读者心目中留下的深刻印象比其它重大事件都要大得多!也就不可能不对同为社会主义阵营的苏东各国在官民两方面产生不可小觑的心理影响。

对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众而言,他们对于共产党一党统治感同身受,面对中国发生如此骇人听闻的军队加坦克屠杀平民和学生事件,将惊愕之后的愤慨和厌恶迁移至本国共产党统治者,激起更多人坚定反抗共产党统治的决心,是再顺理成章不过的事情,正所谓天同此理,人同此情。有足够理由认为,民众的爆发只是时间问题,需要的只是有人振臂一呼的机会!苏东后来的历史演变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微妙的是军队和警察这类特殊国家机器中的构成人员。在信奉马列的社会主义国家,军人和警察并非独立于政治之外的特殊群体,他们必须“听党话,跟党走”,毕竟军队和警察各级官员同时也就是党的各级领导机构成员。但是,面对中国“死者成千上万”、“屠城”、“血流成河”这些令人发指的血淋淋“事实”,本国共产党的话还有用吗?共产党还能存在多久都是问题!何况,任何有起码良知的人,都不愿成为国内政治屠杀的刽子手。除极少数死忠者和特殊身份者,不作为和倒戈无疑是普遍心态。

而对各国共产党高层官员而言,他们感受到的绝不仅仅是中共镇压带来的尴尬和信誉损失,被媒体夸大渲染的北京血腥场景,以及随之而来的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声讨和严厉制裁,都使他们惊醒:民怨的积聚总有爆发的一天;武力镇压是最愚蠢的非理性行为;中共的灭亡只是时间问题!而他们最愿意汲取的最大教训是:无论局势恶化到何种程度,对待平民百姓和学生,武力镇压都是禁区,北京的镇压就是活生生的反面教材。

既意识到人民总有爆发的一天,又判定武力镇压是禁区,应该说,从六四悲剧传来的那一刻起,这些中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统治者在内心深处已经自行缴械!他们已经看不到其未来,除了向马克思祈祷,更有无法排解的深层危机感和恐惧!

那么,客观事实是否能佐证这些分析呢?“检索”上述时间坐标不难发现如下一系列史实。

—— 在中国发生六四悲剧仅仅半年左右时间,中东欧除苏联外的总共8个社会主义国家中,有5个国家的马列政党失去执政地位,其党魁兼国家最高领导人或辞职,或被迫失去权力。其中包括波兰、捷克、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和东德;有个6国家的马列政党停止活动,解散或更名(放弃马列主义),包括上列5国和匈牙利;

—— 在中国六四事件发生后一年半内,有5个中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改变国体,国家易名,包括波兰、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和东德(并入联邦德国);

—— 在中国发生六四悲剧两年半内,全部8个中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和苏联均发生天翻地覆的民主革命:摒弃马列主义意识形态和社会主义道路;一党专制的所有马列政党无一例外均失去权力,或解散,或改组,或更名,或沦落为无足轻重的小党;苏联、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则逐步解体。

不言而喻,不同观察者对这一历史性巨变可以有各种各样的解读,但在任何解读中,如果缺失中国视角,将是不完整的,也是缺乏说服力的。

值得特别注意的一点是,这场改变世界大格局的苏东巨变,其最大特征是几乎没有军队和警察等国家机器的抵抗,属于摒弃暴力的和平变革模式。很难相信,这其中没有中国六四悲剧的影响。除了南斯拉夫的民族冲突导致战争(各民族内的多党制取代共产党也是和平进行),唯一的例外是罗马尼亚。作为东欧集团内最斯大林化的国家,齐奥塞斯库的独裁和个人崇拜十分严重,这位忘乎所以者也就没有汲取六四教训的足够动机,并不在乎对反抗民众诉诸武力,但其国防部长还是拒绝了他的开枪指令。

再想想被马恩定位为没有祖国的,“资本主义掘墓人”的世界无产阶级,通过惨烈的暴力革命让半个世界染成红色的铁血历史,与苏东剧变的非暴力特征形成的反差之大,简直匪夷所思!这一诡异、反常现象,为何能够在短期内无一例外地发生在苏联和东欧每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忽视六四悲剧的震撼性警示作用,是不合理的。

而始于1917年世界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诞生,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两大阵营的持续对垒超过70年;二战后,北约与华约之间全球规模的冷战亦持续长达30余年;就是历史进入酝酿巨变的1980年代,波兰团结工会对社会主义阵营的冲击性影响亦长达9年;而社会主义的领头羊苏联,有戈尔巴乔夫“新思维”4年的熏染,包括“休克疗法”导致民怨沸腾。这些事实竟然都没能带来国际大变局的更早出现,一直“等到”诡异的1989年才爆发“历史的必然”与中国89事件的“偶然巧合”!这不值得深思吗?

值得一提的是,戈尔巴乔夫当年力求东欧各国能够模仿他的“新思维”改革。但除了匈牙利和波兰,由于受苏联强势干涉历史和民族文化等影响,改革派在民主思潮激励之下变得活跃,其它东欧阵营国家却对改革持有疑虑,呈“无动于衷”态!其中一些国家领导人认定,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将是短命的!包括东德的昂纳克、保加利亚的日夫科夫和捷克斯洛伐克的胡萨克均抵制变革的呼声。东德一政治局委员的说法是:“你的邻居换新墙纸,并不意味着你也要换”!

诚然,无需过分夸大六四的国际影响力,不可认为六四是导致苏东剧变的主要原因,但仍然有足够理由相信:终结苏联和东欧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红色政权的民主革命,能够如多米诺骨牌般在短期内完成,除了这些国家内、外形势的大势所趋,多米诺骨牌的关键一推中就隐含中国六四悲剧的作用,或者说是压死骆驼“最后一根稻草”的特殊作用。

苏联的垮台就颇具戏剧性。在国际与国内局势最微妙的1991年8月19日,从时任莫斯科市长叶利钦在保守派政变的危机关头,跳上坦克振臂一呼那一刻起,曾亲眼目睹天安门民运场面的戈尔巴乔夫,对于各加盟共和国的分裂诉求,能做的就很少了。即使假定这位领导人有效忠于自己的军队(事实正相反),有六四血迹的前车之鉴,他也没有可能武力“维权”,按他自己的解释,辞职是为了避免引发内战。

苏东迅速变天,彻底扭转了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轨迹!标志着以马列理论为指导的红色社会主义革命转入终结阶段,尤其标志着共产主义乌托邦理论在全世界的破产。世界大格局被永远改变了,世界历史的演变方向被永远改变了!

而发生在中国的六四事件,十二分意外地在这场改变世界历史的巨变中扮演了一个不谓不重要的特殊角色。柏林墙的倒塌标志着东西方对垒铁幕之落下,其中有六四悲剧的一份推力;华约解散,冷战结束,有中国年轻人鲜血的代价。这是六四不可估量的历史性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六四的鲜血确实没有白流。

即使是那些坚定的左派,也应该清醒地认识到,目前世界上仅剩的几个社会主义国家也已今非昔比!中国的社会主义基本只剩下招牌(拙作《中国是“国家社会主义”制度?(上、下)》对此有具体分析);越南虽然亦未放弃社会主义这块牌子,但其政治体制改革比中国走得更远;至于朝鲜这个人们印象中的社会主义国家,恐怕很多人都不会想到,早在1967年就放弃了马列主义!1974年就确立了金日成主义替代马列主义“原教旨”。目前世界上唯一正牌社会主义国家或许是古巴,而其改变也只是时间问题。

四、89民运与六四悲剧对中美关系的影响

中美正面关系之所以能够持续长达45年之久,89民运和六四悲剧导致美国人的错觉和误判是重要原因!

虽然,美国前总统尼克松《1999:不战而胜》这个预言并没有成为现实,以章家敦为代表的“中国崩溃论”者们的预测也不可避免地一再破产,但以华约的不复存在为标志,冷战早就以北约的胜利为最后结局落下帷幕!

六四悲剧虽然招致整个西方世界对中国的制裁,但没有太多人注意到,当年首先打破制裁的正是美国政府!老布什总统派国家安全顾问斯考克罗夫特和副国务卿伊戈伯格先后秘访北京,客观上等于告诉中国:美国将继续与中国保持正面关系。为何出现这种情况?

并非华盛顿想维持红色中国,和平演变中国始终是美国的长久目标。但六四事件让部分美国朝野中的一些人相信:始于1972年尼克松对中国的破冰之旅,美国的和平演变战略是成功的!在短短17年后就能在中国爆发如此巨大规模的民主运动,这些人看到的不是失败,而是民主运动在中国的成功。当年对中共和中国文化缺乏必要了解或估计不足的这些美国人相信:尼克松的预言终将成为现实!他们断定,中国再来一次大规模民运,鉴于六四的惨痛教训,断无可能重演武力镇压的悲剧。中共被迫进行西方期待的政治改革(包括多党制),实现和平演变目标的那一天并不遥远!

为了让这一天早日到来,包括老布什总统及其班底在内的一些美国人认为:断绝与中共往来是愚蠢的,必须坚持接触、交往、和平演变战略不变,正如对待苏联的戈尔巴乔夫政权那样。于是,就出现了六四之后不久,美国即恢复与中国秘密交往现象。此事令海外民运人士大失所望,部分美国人也认为这是“老布什对华政策的最大败笔。”

最后,苏东剧变,包括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夫妇毙命,又反过来给中共上了警觉的一课。邓小平从中得出两个结论:1)六四的武力镇压是必要的、正确的,挽救了中共的命运!2)中共必须坚定不移地继续走改革开放之路,死抱住斯大林式社会主义模式只有死路一条!这就是邓小平1992年南巡的国际背景,更是他说出“谁不改革谁下台!”等惊人之语的原委。一句话,与苏东剧变相反,89民运和六四事件客观上帮助中共巩固了政权!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白山泉水 回复 悄悄话 结合国际形势客观的分析,很有说服力。
忘记笔名了 回复 悄悄话 有广度有深度的好文。谢谢
Quarx 回复 悄悄话 难得的好文,有深度!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和晚清一摸一样。
汗滴米高 回复 悄悄话 这么一联系国际的历史,还非常有道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