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物致知

格物致知,嗯,挺爱干的活儿。
个人资料
格致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五四学生坏了巴黎和会中国好事?

(2019-05-16 10:28:02) 下一个

五四学生坏了巴黎和会中国好事?

文:格致夫

先来说一件小事。据传,中国百年前的外交奇才顾维钧在巴黎和会上引起轰动的那场精彩发言中,有这样的表述:“……在这块土地上,诞生过举世闻名的孔子和孟子,他们不仅对中国而且对世界的文明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在中国人的心里,她是神圣之地,中国文明的摇篮。它的名字叫山东!”

……孔子是东方的圣人,就如同西方的耶稣。耶稣被钉死在耶路撒冷,孔子出生在山东。“中国不能失去山东,正如西方不能失去耶路撒冷一样!”

 

百年来这一说法广为流传。这里引用的是几年前北大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扬帆发表于《国际先驱导报》关于巴黎和会的一篇文章。这一金句甚至还出现在电影《我的1919》中,在公众中得以更广泛传播。

 

但令人遗憾的是,这是一个讹传。据学者近年来考证,顾维钧并没有讲过这样的话。这位驻美公使在巴黎和会上就山东问题的发言确实非常精彩,但他主要是诉诸法理,从七个方面逐条驳斥日本代表提出的权益主张,反响强烈,引广泛关注。

据近年来的研究,关于巴黎和会这段百年前的历史,存在很多讹传,这只是其中最无关紧要的一个。

 

看到某博主关于五四运动的长文,其中存在一个明显的问题——把结论建立在了对历史的错误认知上!

 

近年来,对巴黎和会的研究取得一些引人注目的新成果,尤其是对中国在和会上的历史真相有了更为清晰的“图像”。这主要应归功于台湾历史学家唐启华的专著《巴黎和会与北洋外交》。而其史料依据几乎无懈可击,主要来自100年前的原始外交档案——台湾方面于2007年才公开的北洋政府外交部与巴黎和会中国代表团团长、外交总长陆徵祥的往来电报。作者的资料挖掘甚至包括代表团成员们当时的日记等!  

巴黎和会上列强们曾明确宣示山东主权属于中国吗? 

某博主文中有这样一段:“因为(中方)拒绝在合约上签字,本来在巴黎和会中,顾维钧慷慨陈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明之以义使得列强答应接受的中国这些重大要求,全部付之东流,一条也就没有兑现:

  一,废除德国和奥匈帝国在华特权,包括领事裁判权;

  二,中国停止向德奥支付庚子赔款,对俄赔款暂缓,其余国家赔款参考美国做法,赔款转为在中国兴办教育基金。

  三,德国对华赔款8400万元,德国军舰赔给中国。二与三一停一入的赔款,就相当于当年北京政府财政收入的三倍。

  四,日本同为战胜国,态度强硬。因此德国在山东的经济权益仍归日本,但是山东主权明确属于中国,不是租界,更不是殖民地。”

 

很遗憾!这个说法与事实相去太远!首先,与第四点成果不同,《凡尔赛和约》中关于山东问题的3个条款(156~158),并没有接受中方任何主张,中方权益连一个字都见不到!而是将德国在山东的一切权益全部转交日本!

而日方仅限于口头许诺:今后将山东权益归还中国,但坚持不能写进条约文本中!

中方最后的无奈要求是:中国对山东条款持保留态度(日后再谈判)的情况下签署《凡尔赛和约》,也被列强们拒绝了——要签就必须接受所有条款!这是中方最终放弃签字的根本原因。

 

而上述第四点成果在逻辑上也说不通!假如列强们真的明确宣示:德国此前攫取的那部分山东主权属于中国,日本仅获相关经济权益,这等于连五四学生们的诉求都部分满足了!中方有何理由拒绝在《凡尔赛和约》上签字呢?

 

实情是,日本早在和会之前,已经与英、法、俄、意4列强就战后“分赃”问题分别签下密约,4国承认战后日本在山东的权益!

而和会前期一直支持中方主张的美国总统威尔逊,为了他建立国联的大计,防止日本效仿意大利,不达目的就退出巴黎和会(那将影响国联成立),在关键时刻改变了立场!此外,美日双方早前还签有“蓝辛-石井协议”,美方含糊承认:日本在华享有“特殊利益”。

于是,列强们以中日间存在山东问题成约为借口,拒绝了中方主张,完全迁就日方要求。在这种情况下,该博主所谓列强们明确“山东主权属于中国”,只能是天方夜谭!台湾学者唐启华的研究进一步证实了中方所遭遇挫折的具体细节,以及拒签始末。

 

历史地看,即使没有五四学生们的抗议示威,为避免给蛮横的日本留下可乘之机,更为了国家和民族尊严,中方选择不签字也是明智的!

一旦签署《凡尔赛和约》,就意味着在全世界面前正式承认日本合法继承德国在山东的全部权益!而日本所谓今后(没有具体日期)归还中国的口头许诺根本未反映在合约中!日后日本人有足够的理由耍赖。当年羸弱的中国又有什么能耐迫使野心膨胀的日本放弃在山东的权益呢?!

 

不难设想,假如中方真的签了合约,至侵华战争爆发,日本都不履行口头许诺的可能性很大!果真如此,日本侵华战略恐怕就不只是从东北开始发难,在其所占的山东要害部位(胶州湾和胶济铁路等于扼住中国的咽喉)采取行动的可能性更不能排除。接下来的问题:日本会否会更早采取侵华行动?中日战争的走向、持续时间、最终结局等,很可能都是另一番景象!

 

有鉴于此,五四学生施压拒签合约,绝非坏了中国的好事,而是促使中方下决心做出了明智抉择。中方代表在未获北京政府最后指令的情况下,就拒签了合约(北京“可拒签”的电报在签约仪式结束后才收到)。

 

值得一提的是,五四运动并非学生们的自发行为。而是北大校长蔡元培获悉,巴黎和会上中方无法收回山东权益的消息后,找来几位学生领袖,示意他们采取游行示威行动施压北洋政府。借用一句套话,学生们的五四运动是有组织、有计划、有目标的行动。

另一个不可谓不重要的细节是,巴黎和会签约发生在1919628日,为何国内在4月底就获悉中国将“失去山东”?这与北洋政府内所谓的亲美派与亲日派较劲有关。正是受时任总统徐世昌委派赴欧洲考察的梁启超发回了巴黎失利的消息,把矛头指向亲日派。然后其儿女亲家林长民(林徽因之父)密切配合,在《晨报》发爆炸性一文“山东亡矣,国不国矣”,成为五四运动的导火索,并整出三位所谓亲日派“卖国贼”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基本属冤案)。

巴黎和会北洋政府外交全面失败了吗?

国共两党在一件事上倒是出奇地一致:出于自身政治目的,都在极力贬低北洋政府在巴黎和会上的表现。称其遭受完全外交失败,丧权辱国,云云。

100年后的今天,在还原历史真相基础上客观地看,巴黎和会算不上中国的失败,和会之后的几项外交行动更是相当成功!

 

中国作为当年世界上最大的弱国,更雪上加霜的是,当时处于分治状态——存在南北两个政府!而中国虽然名义上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胜国”,但并没有派出一兵一卒上战场,只是派去14万(另说17万或30万)“支前民工”。在巴黎和会上,也只能被划分在第三等国家中,无缘日本人有份的十人会,会议期间的发言权也就很有限。

有句话叫做“弱国无外交”!北洋政府在巴黎和会及此后几年能够取得当年那些外交成就,已属意外成果。

 

而这与北洋政府在外交上未雨绸缪有莫大关系。所谓北洋政府对巴黎和会毫无准备,则是另一个讹传。

早在巴黎和会前几年,伴随着总统、总理不同派系间的内斗,北洋政府就开始谋划在战后和平会议上争取权益的构想!并把宝押在了协约国获胜上。因而,在袁世凯于一战爆发后已宣布中国保持中立的情况下,经与诸列强复杂博弈,中国又于19178月对德奥宣战!应该说这是一步关键妙棋。

 

但在北洋政府代表团出席巴黎和会之前,倒也没有奢望能废除中日之间“二十一条”(即民四条约)等不平等条约。而是代表团到了巴黎之后,才在美国启发下,特别是日本人在十人会议上抢先提出山东权益应交予日本后,中方才提出中日间不平等条约无效的法理主张。而在会议前期,特别是顾维钧陈辞之后,中方主张一度获得主动。

 

而该博文却言之凿凿:那四条“列强答应接受的中国重大要求,全部付之东流,一条也没有兑现”。这与史实严重不符。

 

事实是,仅仅过了不到三年,在1922年的华盛顿会议上,中国和日本就签订了《解决山东问题悬案条约》,成功收回日本从德国继承的山东权益。被评价为近代中国在没有武力后盾的情况下,“外争国权”的第一个重大成就!

 

而在此前的19215月,中、德签订了《中德和约》,德国承认凡尔赛条约中放弃庚款等条款的有效性,撤消了德、奥1917314日以后的庚款。

 

至于博文第一点,就更是个笑话!中国早在1917年对德奥宣战后,就取消了德奥两国在中国的领事裁判权,收回了奥国在天津的租界,没收了德华银行,解除了奥国在华士兵的武装等。该博主居然认为,巴黎和会拒签合约,导致战败的德奥还能保留领事裁判权等!

 

结论就是,在巴黎和会前后两、三年内,博文所列出的124条都已兑现。拒签并没有导致巴黎和会上中国主要成果中的任何一项付之东流!甚至没有影响中国成为国际联盟创始国地位。

 

因此,即使把巴黎和会拒签的全部责任都推给五四学生,指责他们坏了中国的好事,也是站不住脚的。

 

而中国在巴黎和会上拒签《凡尔赛和约》,不仅是对日本继承德国在山东权益的法理否定,令日本日后没有理由抵赖此前的归还承诺,保障了后来华盛顿会议上中国收回山东权益目标的达成,更维护了国家和民族的起码尊严。而这其中就包括五四学生们的重要贡献!

 

想起天安门广场四君子之一侯德健的求真态度。六四那天在天安门广场坚持到最后才离开的他,在回答采访者他没有看到天安门广场打死学生时有一个意味深长的表述: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们是否该用谎言去打击说谎的敌人?

我们的谎言有可能先被揭穿!那样,就再也不能打击敌人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