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凉

原创,欢迎阅读,请勿转载
正文

搭伙 18.六个月前

(2021-01-13 14:54:05) 下一个

海华 

天空繁星点点,我和老王已经起了床。我开着车和老王来到老王的饭店。
停车场没有一辆车,我直接把车开到饭店的后门停下。老王打开车门跳下去,我也下车跟在他后面一起进入饭店。饭店的厨房拥挤不堪,但是在角落里却整齐地堆放煤气烤炉、帐篷、保温箱、鱼竿,保温箱上摆着电池灯、刀具。
打开冰箱,老王从里面拿出来腌制好的肉类、蔬菜、调料、饮料瓶子、几瓶矿泉水放入保温箱,然后盖好盖子。
“要是有冰块冰镇这些食物就好了。”我记得上次我参加聚会时,保温箱里有冰块,所以我提示老王。
“加油站有冰块,我们去加油的时候顺便在加油站买两袋。”老王撩我的头发,然后亲我的嘴唇,又松开。
这可不是家里,万一被人撞见多尴尬。我觉得脸热乎乎的,便说:“当心有人看见。”
“后厨的人都很精明,早来老板也不多给一分钱,他们现在都在呼呼地睡觉呢,没有人会来上班。”老王露出有点儿焦黄的牙齿,坏坏地笑。
安省的私家车驾照有两类,G2和G。我的驾照是G2,期限五年。只有通过在高速上的路考,才能获得永久的G牌驾照。有G2也可以在高速上开车。我在高速上开过一次,由于车速太快,我担心换车道,所以我只在最慢的右边车道开。由于我开得慢,后面总有人鸣笛,然后超越我。反正我开车的活动范围都在多伦多地区,以我的开法,在高速上开和在街区上开没有多大区别,所以我绝少上高速。
我们去旅游的地方在多伦多的西面,主要行驶在401高速上,所以我让老王开车。
401高速是东西横贯安省的一条高速公路,东起魁北克省边界西至和美国底特律接壤的安省小镇温莎。最宽的路段双向有18条车道。节日凌晨的401高速上车辆稀少,出了大多伦多地区更是几乎见不到车辆。老王说他在国内看过一部美国电影,一位中年美国白人开着敞篷凯迪拉克载着美女在一条宽阔无车的高速公路上兜风。老王摇下车子两边的玻璃窗,口里打着口哨。仿佛他就是那位敞篷车的老白。
从高速下来,宽阔的路面变得狭窄成为单条柏油路,路边不是农田、牧场就是果园,几乎看不到住家的宅院。看不到民宅,我心里多少有些不踏实。
我摇下窗玻璃,一股潮湿的味道扑面而来。
“我闻到了湖水味。”我兴奋地说道。
路边有些小路旁立着写有号码的牌子,旁边还有邮箱,老王说:“那是私家马路,一定不能进去。网上说过,在美国有人误闯私人领地,挨了枪子是白死。”
前面丁字路口,有街牌。老王拐进去,开不到两公里又是丁字路口,左右两边都是土路。老王向右边拐去。土路有些泥泞和颠簸,湖水的味道更加浓重,看来离湖水越来越近。
车子压过一片荒草,前面可以望到不见边际的湖水。老王把车停在一棵老树下,我和老王跳下车。我们没有先卸下车里的东西,而是同时越过倒在沙滩上的枯树枝,直奔蔚蓝的湖。站在湖边,我们手牵手向空中伸开双臂。
我大喊一嗓子。“我来了。”尖亮的声音在湖水上漂浮飘向遥远。
“我们来了。”我的余音未尽,老王也来一嗓子。
越过湖水朝向远方,能够隐约看到远处的游船,看到水上摩托艇拖着后面的人在滑水。我小心地站在露出水面的石头上,俯下身可以看到湖中的小鱼。
“这里有鱼。”我转过头兴奋地向老王喊。
老王举起手机,给我连续照几张。
老王和我站在一块石头上。“你往远处看,那是大鱼在跳跃。”
远处的湖水跳跃起来成半弧状又沉下去。

天空的太阳开始散发出能量,空气燥热起来。老王找一处树荫处,卸下车上的装备。他将一根铁管插入帐篷的套杆,又插入一根,又一根。然后指着穿好铁管的帐篷对我说:“你拽住那一边,我说一二三,我们把帐篷挑起来。”
帐篷的底部有一米四宽两米长大约有一张双人床的大小,弓起身就如同小型的蒙古包。老王又用销子固定底部。
我和老王钻进帐篷躺下,下面的细沙软软暖暖的就像毛绒的毡毯。
“你猜内蒙古人最喜欢什么?”我侧过身,手臂弯曲撑住脸颊,问老王。
“当然是草原。”
我抬起腿胯在老王的腰,手掌撑地,身体跃起骑在老王的身上。“是骑马。”我哈哈地笑身体向后仰。老王双手拽住我的胳膊,我就像骑着骏马驰骋在大草原上。
我累了,趴在老王的身上。老王的胸就是那平静的湖,我脸贴在上面,耳边泛起湖水跳跃的波浪声。
一股烧烤的香味进入我的鼻孔,我深吸两次,睁开眼,没看间老王。我打了个盹,也不知老王什么时候出去的。我坐起来,抻起懒腰从帐篷里钻出来。
老王在树荫底下,一手夹着烟卷,一手翻转烤炉上的鸡翅膀。我走过去蹲在老王的旁边。
老王看我一眼,“饿了吧。给你尝一个,看火侯怎么样。”
我咬一口,还冒着烟的鸡肉烫到我的舌尖,我收住口,站起来在地上转几圈。
“烫到了吗?”
“没有,没有。”我否认,然后又咬一口,鲜嫩的汤汁溢满我的嘴。还没把鸡肉咽下去,我连忙说:“口感正好。”
“再来一个。”老王把另一个鸡翅递给我。
我没接鸡翅,说:“你去抽烟,我来烤。”
老王知道我不喜欢烟味,他拿着要给我的那个鸡翅站起来,站在离我两米远的地方看着我,边吃鸡翅边抽烟。
烧烤炉烧的是天然气,炉子前面的旋钮能够调节两排火苗的大小,我把火关小。
所有的食材,鸡翅、牛仔骨、苞米、白菜、土豆、猪肉片都在保温箱里,我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牛仔骨,放在烤炉上。我又拿出两瓶饮料,打开一瓶给老王,一瓶留给我自己。
前面是一望无际的湖面,背后是茂密的树林,没有人在沙滩行走。如果每一天都是这样地无忧无虑,没人干扰,不愁吃不愁喝该多好。也许这就是我期望的世外桃源。“这应该算是俗话说的桃园般的世界吧。”
“应该是,我天天跟煎炒烹炸打交道,从没又闻到过今天的鲜香味。”
老王走向保温箱,机警地向四周扫视一眼,取来两个纸杯,从保温箱里掏出可乐瓶子,各倒了一杯。
“冰镇的啤酒。”他把啤酒递给我。
原来这帮男人们都会搞狸猫换太子的把戏,但我没说跟薛楠去湖边公园聚会的事。这里是只有我和老王两个人的聚会,是我们两个人的世界。
“帝王将相过的神仙日子。干。”我伸过杯子撞老王的杯子。
“爽。”老王也是万分陶醉。
“酒足饭饱后,我们去游泳。”老王又建议道。
“我不会游。”没事我们不往深处去。
“我没带泳衣。”
“这里没人,更适合裸泳。那样游起来才叫无衣一身轻。”老王夹缝着眼皮对我调戏道。
“裸你个头。”我笑着捶老王。
夕阳开始西下,我和老王坐在倒在沙滩的干枯树干上。海风吹过来,我打了一个寒颤,身体撞到老王。老王搂我一下,说:“我去拿个毯子。”
从帐篷出来,老王手拿一条毯子,包裹我的身体,然后坐在我边上。我把毛毯掀开,披在老王的肩上。老王挤过来,我肩膀压在老王的胸前。毛毯把我们两个人包裹起来。“好暖和。”
太阳还没有沉入湖面,一抹夕阳映照得天边橘红。东面的月亮已经升起,满月挂天。我指东面,说:“你看那面,月亮也在天上,比太阳还高。”
老王坐着纹丝不动,似乎没听见我说话。然后忽然甩开毛毯站起来,朝向湖面敞开双臂,朗诵起来。“红日今夜渴,满月勾天河。”老王转过身体对着,“枯树盘腿坐,海王拜陀佛。”
没想到老王居然能借景生情背诵一首我没有听过的诗歌,我有点惊讶,“这是谁写的诗歌,正适合现在的风景。”
老王得意地笑笑,“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以前老王从来没在我面前显山露水,我手指老王,还是有点不相信。“是你?”
老王一只手抚胸,一只在后背,弯下腰,“正是鄙人。献丑了。”
“我说你与别人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俗话,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真有两下。”
远处划起一道闪电,在浓黑的天空炸出散射的光亮。
老王抬起头,眺望远处的天空。“这湖就像大海,靠海边的气候瞬息万变。看来天公要下雨。”
我拉老王的胳膊,说:“那我们躲进帐篷里。”
老王点亮帐篷里的电池灯。帐篷里一片通亮,暖窝窝的。今晚,这里就是我和老王的世界,在空旷的沙滩上,在百年老树下,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听着绵绵细雨。
老王手伸进裤兜,命令式地对我说:“闭上眼睛,许个愿。”
“不要睁开。”老王继续说。
我听到好像盒子被打开的声音,一串金属的东西挂在我脖子上。
“我数到三,你睁开眼。”老王声音有些颤抖。
“一......二......三。”
我眼睛闭着,但我知道我脖子上牵挂的重量,那是老王的一片心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