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凉

原创,欢迎阅读,请勿转载
正文

再生(14)天下母亲心

(2019-05-17 13:58:07) 下一个

胡倩不在的时侯,劳拉拉着姐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她要和姐姐谈谈胡倩的事。
“姐,有一件事我不能不和你说。”
“什么事搞得神兮兮的这么诡秘。”
“不是什么大事,你听了也没必要着急上火。”
“什么事你要拐这么大个弯子,只要不跳火坑,我就没有火。”
“姐,胡倩她——”劳拉停顿会,看看海伦的反应。
说到胡倩,海伦顿时有些紧张。她有点蒙。她从中国回家的时侯没看到胡倩有什么异常的反应。劳拉也是胡倩学校的应急联络人,难道胡倩在学校出了什么差错做过什么不好的事,学校没有找到海伦而是找了劳拉。
“劳拉。你别吞吞吐吐的。快说,到底胡倩在学校出了什么事?”
“胡倩在学校挺好。”
“挺好你怎么和这么疑神疑鬼的。”
“胡倩好像有男朋友。”
海伦急促地问:“别说好像。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我猜是有,但我不敢百分之百地肯定。”
“是你眼睛看见的,还是道听途说的?”
“眼见为实的。”
“在哪?”
“在你家。”
“在我家?胡倩和男朋友在我家干什么?什么时候?”
“在你带爸妈回中国的时侯。”
俗话说福不双至祸不单行,约翰的事还没平静,胡倩又惹出麻烦。海伦背靠在沙发上,仰头看天棚。作为一个女人,她不知道哪点对不住身边的男人,胡含离她而去,约翰给她戴绿帽子。她成为一个好不幸的没人疼的女人。
第一次收到儿子法院传票的那一幕又出现在海伦的脑海。作为一个母亲,一个单亲母亲,她忽然感觉自己好失败。她每天忙于奔波,忙于工作,忙于赚钱,忙得每天团团转。她无暇和孩子们聊心思,少有与他们沟通,她忽略了孩子们细微的成长变化,只有到火烧眉毛警钟在头上敲的时侯,她才如梦方醒。
胡倩和男朋友在她的家里,在家里她们会干什么,海伦不敢再往下想。海伦脑袋沉重,嗓子眼像冒干烟,后背瘫在沙发上,她无力地说:“劳拉,你帮我倒杯水。一杯冰镇凉水。”海伦想用凉气压住心里火冒的金星。
劳拉在过滤器打来冷水,在冰箱里拿些冰块加入水中,端给海伦。“姐。胡倩也是大孩子,她懂得自己该干什么,什么是底线。你别上火折磨自己。”
“胡健是男孩子,如果是胡健谈恋爱,我倒不会上火。”
“胡健本该谈恋爱。”劳拉说道。
“我是说如果是胡健在上高中的时侯谈恋爱,我并不担心,也不会心慌。可是胡倩是个女孩。女孩,你懂不懂。女孩与男孩不同。”
“姐,如果胡健在高中谈恋爱。那和他谈恋爱的女孩也一定是高中生。也一定是别人家的女儿。”
“劳拉。胡倩不一样,胡倩是我的女儿。别人家的女儿不关我的事。”
“姐,别人家的女儿也是女儿”劳拉想打断姐姐。
“劳拉,我的好妹妹,你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劳拉也是你外甥女,亲外甥女。”
那天劳拉早些时侯下班回姐姐家,无意中撞见胡倩送她的男朋友走出家门,她们手拉着手,一脸稚嫩的青春,天真而浪漫。
劳拉在胡倩的年龄也暗恋同班的一个男孩,可她没遇上胡倩这样的好时光。她那时把一切憋在少女的心里。她现在的丈夫是经人介绍的初恋,她那时恋爱一点经验都没有就稀里糊涂地结了婚,很快就有了儿子。她缺少女孩初恋的朦胧期,直接进入谈婚论嫁,她缺少对一个成熟男人的基本判断。现在可倒好,她和儿子在多伦多,丈夫不管不问。
劳拉不愿意和胡倩撞个对脸,她在远处停住,没有直接走向海伦家门。她怕打扰胡倩,打破这朦胧的意境,弄得双方都尴尬。等那男孩子走远,消失在拐角,劳拉才走近胡倩。
“二姨。”胡倩猜测劳拉一定看到了她们,便直接请求道:“能保守秘密吗?”
劳拉问:“你男朋友?”
胡倩点头。
劳拉没有答应为胡倩保守秘密,只是说:“还挺阳光,挺帅气的。”
海伦:“劳拉。你和我都没有在高中谈过恋爱,胡倩也不应该。”
劳拉:“其实我在高中也对一个男孩有好感。”
“好感不是谈恋爱。”
“姐,那是我们那时的环境不允许。”
“现在的环境也不允许。”
“姐,现在的孩子不像我们那个时侯。现在是信息社会,电影电视计算机上到处都在传递信息,影响孩子们的思维,你不闻不问不等于孩子不受影响。岳伦他们初中就有生理课,性教育课。”岳伦是劳拉的儿子。劳拉心细,她很注意儿子的学校教育。
“学校有教育那是为了防患于未然,并不是说一定要实践,并不是要鼓励,那是为以备万一。”
“姐,你也不要把学校的启蒙教育只往消极的方向想。”
“胡倩不是以备万一,胡倩必须万无一失。万无一失的最好办法就是避免谈情说爱,要将一切隐患消灭在萌芽之中。胡倩不能谈恋爱,就是这么简单。”
“姐。你不能不顾胡倩的感受这么武断。”
“我是她妈。我不是武断,我是保护。”
“姐。你可不能过度指责批评胡倩。”劳拉想起胡倩的请求。
“这个你不用操心。我自有分寸。”
劳拉看着海伦,她还想劝海伦消消气。海伦摆摆手回到自己的房间。
劳拉无奈地摇头。回到自己的家里,她希望在路上碰到胡倩。

劳拉告诉海伦说胡倩谈恋爱,让海伦大吃一惊,这是海伦万万没有想到,更没有预料到的。更让海伦吃惊的是海伦本以为妹妹劳拉会站在她这一边像她一样去阻止胡倩,没想到劳拉却跟她唱反调。海伦想,劳拉没有女儿,她不会理解海伦此时焦灼的心情。
海伦不知道她是该跟胡倩大发雷霆还是悉心劝导。她不能把握自己的分寸,不能确定自己不会失控。
女儿大了不由娘,可胡倩也绝不能在高中就谈情说爱。海伦不能袖手旁观,不能让胡倩放任自流下去。高中的任务是学习,是为上好的大学打基础,不是卿卿我我儿女情长。别的事情还可以商量,有男朋友这事不能由着胡倩的性子。
海伦盯着窗外等女儿回来。看到女儿走上台阶,她冲出房间站在楼道。
胡倩背着书包兴高采烈地跨进家门。她看到母亲站在眼前没有一点笑模样。
“妈。我回来了。”说完,胡倩就往自己的房间走。
“胡倩。你站住。和我到客厅。我有话要说。”
胡倩一怔。妈妈今天怎么了,说话的语调和情绪都不对。胡倩不想在这个时侯与妈妈说话。“妈。我的课业明天就得交。有话,我写完作业再说,行吗?”
海伦憋不住。“不行。”
“为什么不行?”胡倩反抗道。
“胡倩。你为什么有男朋友?为什么要谈恋爱?”
胡倩不知道是哪里走漏了风声。也许妈妈看到了她和男孩子在一起。她缓和道:“妈,男孩女孩在一起也不意味着谈恋爱。”
“你别和我耍心眼,我有证据。”
“妈。我已经16了。我自己的事难道还不能自己做主?”
“买衣服买裤子你可以自己做主,交男朋友不行。”
“妈。我的闺蜜都有男朋友,为什么唯独我不可以有?”
海伦强势地说道:“因为你是我女儿。我不同意就不能有。”
胡倩也寸步不让:“那我可以不当你女儿总可以吧。”
海伦提高声音吼道:“胡倩。你这不让妈省心,不听话的孩子。我一口水一口饭把你养这么大,容易是不。”
胡倩想起每天早起见不到母亲,有时天黑也不见母亲回来。她也气冲冲地说:“你不养我,我也会到今天,也会长这么大。”
海伦气得指向房门。“这个家里装不下你,容不下你,那你滚。滚到我看见不到的地方。”
“滚就滚。”胡倩说完,撒腿就向门口跑。
海伦气得嘴唇发紫说不出话来。只听咣当两声,房门被胡倩撞开,又被胡倩猛地关上,震得整个房屋轰轰作响。

胡倩跑到二姨家。海伦急得团团转。海伦实在没有办法只得求助胡健。海伦打电话要胡键马上回家,她有要事要与胡健说。胡键说你在电话里说不就可以嘛。海伦坚持要当面与胡健谈。胡健拗不过母亲,只得开车返回家里。
胡健本来约好和女朋友在一起,她和女友解释,女友怕胡健急三火四地开车有个闪失,她非要与胡健一起回来。
胡健急火火地推门进来就喊:“妈,你有什么天大的事非让我回来当面说。”
海伦看到胡健身后带进来一位中国女孩。她立马笑脸相迎。
“胡健,这姑娘是?”
“阿姨,我是胡健的同学。”女孩礼貌地回答。
海伦打量女孩,身材气质俱佳,她心生喜欢,气也消了一半。
“姑娘你先坐。”
海伦拉胡健到一角落,低声说。“胡倩跑到你二姨家,死活不回来。”
胡健问:“为什么?”
“她在学校谈男朋友,我反对。”
胡健长吁一口气。“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然后转身对女孩笑着说:“我妹十一年,在高中谈恋爱。我妈不同意。就为这事咱俩开车两小时狂奔150公里。”
女孩笑了,答应一声:“噢。”
海伦拉住胡健。“你能不能严肃点。”
“妈。我严肃不起来。我妹都16岁啦,你还管。你要管也该早几年管。现在管,已经晚了好几年。”胡健拿起手机给胡倩发短信,问胡倩的男朋友是谁。
过了一会,胡健安慰海伦道:“妈,你别那么紧张,那男孩我认识。”
“是谁?”
“胡倩不让我说。”
“你告诉我,也让我心里有个底。”
“不能。说了我怕你去人家造反。我不能得罪胡倩。”
“你这不听娘话的孩子。”
“妈,既然你把我大老远忽悠回来,总不能让我们空着肚子回学校吧。”
海伦消了气,她赶紧去厨房准备晚餐。
胡健一面吃饭一面开导妈妈。
“妈。和我相比。胡倩不是一个调皮捣蛋惹事生非的孩子。我还多少让你操心,胡倩什么时侯然你费过心,惹过你生气。胡倩比我懂事,比我性格好,比我学习成绩优异,人又温柔漂亮,难免会有男孩子追,没人追才不合理。十一年级谈恋爱,在高中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没有人追才让人笑话。”
“胡倩是你唯一的妹妹,我当然担心。”
“但你担心的不是地方。中学里抽烟、喝酒、吸毒、带枪的都有。”
“你可别吓唬妈。”
“妈。这是真的。我没吓唬你。”接着胡健又说。“只要不和那些坏孩子混在一起就不会出大问题。”
海伦还是有点不相信。她看着那姑娘。好似在求证胡健的说法。
“阿姨。胡健说的没错。所有学校都有好学生,都有差学生。女孩在高中谈恋亦真亦假也很正常。也许只是有好感在一起学习,不是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
对胡健和女孩的话,海伦还是将信将疑。不过胡健对她这么说,她心情确实轻松不少。
海伦暗地里检讨自己是不是过于保守,过于敏感。或者是不是约翰的事她还在气头上。她与胡含分手是志向不同,大家有各自的目标,虽然最后分到扬镳,但他们至少把问题都摆在桌面上,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可不可以调和。约翰是背着海伦在她的家里她的床上睡别的女人,让她有一种被愚弄,被背叛的感觉。她不愿意接受,不愿意面对,也不愿意承认是约翰根本不在乎她的存在。没错,确实是她将约翰赶出了家门,表面上看她主动,占了上风,但她的胸怀远没有敞开,她在狠狠地记在心里。海伦把约翰一脚踢开,可海伦却有一种被抛弃的幻觉,她也许确实还没咽下这口气。她不安,她焦虑,潜移默化地影响到对女儿交男朋友的判断,她要保护女儿,保护女儿绝对不能受到伤害。
对面的胡健和女孩轻声说话,她听不清他们在叨咕什么。为什么如果是胡健,她不会那样的情绪紧张,反倒期望胡健有女朋友。她看着女孩,把女孩想象成胡倩。她了解胡健,如果她也了解胡倩的男朋友,她是不是会不那么对胡倩歇斯底里。
“妈。”胡健喊一声。
海伦好似在睡梦中被惊醒,她愣了一下,把头转向胡健。
“妈,我今天正式介绍。这是我女朋友阿岚。”

海伦送走了胡健和阿岚,她要去劳拉家里与胡倩谈一谈。她下决心要放下身段,放低姿态,像一位知心姐姐一样。她要首先检讨自己,检讨她的粗心,检讨她的怨气,检讨她为什么不能心平气和地与女儿谈心。
天已经黑下来,街灯早已发亮。海伦整理好头发,她也期望自己的心境也被整理。她走在静悄悄的夜色里,心有点怦怦跳。她不是怕夜的漆黑,她是担心黑夜过后再没有白昼。
这是第一次海伦与胡倩发火,这么说话语无伦次没有逻辑。胡倩在叛逆期,分不清母亲是好心还是唠叨,她不知道胡倩会不会原谅她,原谅她的错。胡情永远是她的女儿,胡倩会不会不认她这个妈。那怕只有今天这一个晚上胡倩不喊她一声妈海伦都会受不了。
海伦心里忐忑。她忐忑地走路,忐忑地思考,生怕被路上的石子绊倒,生怕哪个神经突然短路。海伦忐忑地敲门,生怕劳拉会推她出来让她先回家。
胡倩正在劳拉家的客厅里吃饭。看到海伦进来,她拿起饭碗不声不响地躲进卧室里。
海伦想跟进去,被劳拉从后面拽住。
劳拉说:“姐。你先别急。让孩子清净地吃晚饭。”
“我只是想和胡倩再谈谈。”
劳拉担心海伦的坚持不仅不能化解矛盾,反倒导致对峙升级。她劝海伦:“胡倩还没能理解你,你谈也是白谈。只能是越闹越僵。你让孩子一个人平复一两天。过两天我把胡倩送回去。”
劳拉见海伦没有挪动身体的意思。转移话题说道:“姐,你也没吃晚饭吧。要不坐下来一起吃。”
海伦回答:“我刚吃完。刚和胡健一起吃完。”
“胡健回来啦,我也好久没见到他。你赶紧给胡健打电话,让他也过来坐坐。”
“胡健已经回学校了。”
“胡健知道胡倩的事?”
“知道。胡健劝过我。我明白是我操之过急,不该指责胡倩。我现在想得开,胡倩不是小孩子,谈恋爱也不是天要塌下来的事。我不会发火。也不会责怪她。”
劳拉看到姐姐的诚恳,“你先别急,让我先给胡倩说。”
劳拉轻敲卧室的门。“倩儿,是二姨。”
一会儿,劳拉和胡倩从卧室出来。
胡倩说:“妈。我惹你生气了。”
海伦的眼泪一下子从眼珠子里掉下来。她不知道自己该先说哪一句。
海伦迫不及待地一把把女儿紧紧地搂在怀里,血液融合在一起。
这瞬间的拥抱能化解天寒地冻,胜过千言万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