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凉

原创,欢迎阅读,请勿转载
正文

代价(6)报应

(2019-03-27 13:48:13) 下一个

大刘的访问学者期限已经到期,他在约克大学的工作是学习教育管理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约克大学没有与他再续签的可能。大刘琢磨着在多伦多继续逗留几个月也不会给教育厅烙上滞留不归的印象。珍妮的按摩院生意红火,每天不少赚钱,大刘打算在按摩院多赚点钱再回去。
大刘对珍妮克扣他的收入耿耿于怀心存不满,可他又一时找不到讨回来的办法。凭珍妮小肚鸡肠的算计劲强攻肯定不行,争得面红耳赤两人都没面子不说,没准珍妮一气之下给他来个扫地出门,大刘还得倒失一把米。可搞暗箱操作背地里坑珍妮一把他又有点于心不忍,珍妮能让他有个赚钱的地方,让他想老婆的时侯有个解决下半身的机遇,他得感谢珍妮。俗话都说明人不做暗事,可是非真是难逃众口,在明争与暗斗之间大刘举棋不定。
回国的日期日益迫近,大刘的额头纹也越来越深越来越拥挤,他心里的积怨终于藏不住,他要对得起自己的劳作。大刘打算迂回作战,找回自己该得到的,这样胜算的机会大些。如果在阴沟里真的翻了船,他也该认定这就是命,怨天怨地怨不到任何人,只能说那是命中注定他不该得到他认为属于他的钱财。
夜里从按摩院回来,大刘开着珍妮的车,他对坐在副驾驶座位的珍妮说:“我们一天累个半死,好久没有犒劳犒劳自己。”
“你说得也对,自从按摩店生意兴隆,我们回家以后就是倒在床上呼呼大睡。很少在一起交流心思。”
大刘心想我们又不是半路夫妻,交流个啥心思。如果你懂我,就不该克扣我的钱。可这想法只是一闪念,大刘告诫自己他们就是半路夫妻。大刘手握方向盘,使劲挤闭眼皮整理自己的思绪。然后说:“今天我们绕个道,顺便在大鸭梨买个外卖。家里还有红星二锅头,我们可以小酌小酌享受夜晚的温馨。”
“好,今天我请客。”珍妮掏出手机Google大鸭梨的电话。她定了一个红烧肉段、宫保鸡丁、干煸豆角和什锦砂锅。
天上的月亮弯弯一勾,他们住的公寓没有一家亮着灯。人们早已在静寂的夜色里进入梦乡。大刘祝愿他的梦,心想事成。
大刘举起酒杯。“在异国他乡认识你,是我的福份。我先敬你一杯。”
“在多伦多,能有你依靠,也是我的福份。”珍妮回应道。
“人来到这个世上有个知己不容易,我很珍惜我们之间的情感。你的好我都铭记在心里。”
“我也是。我也珍惜。”珍妮文化低,她找不到合适的词句,只能重复大刘的意思。
“今生的缘,我们没办法再续。来生我期望我还能遇到你。那时我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
“是。我今生就羡慕有学问的人。羡慕你这样内外兼修的人。”
“我的内不像你想象的那么令人羡慕。可我的外今晚一定会令你满意。”
大刘站起身走到珍妮身边,挤在珍妮的椅子上。珍妮倒在大刘的怀里,说:“我喜欢你,喜欢你让我知道做女人的好。”
“我也是,谢谢你让我觉得我是一个有用的男人。”
大刘抱起珍妮走向卧室。
俩人云雨之后躺在床上,大刘把珍妮搂在怀里。
大刘嘴巴贴在珍妮的后脑勺,问:“你说什么样的车比较适合我。”
珍妮仰起头深情地看着大刘,不假思索地说:“你这么高的个子,应该开越野车,潇洒大气,那样才配得上你。”
“越野车确实开着气派,但比起小车太费油,而且价格贵,保养也费钱。”
“难道你要买新车呀。”
“哪个男人不想有自己的车。”
“那当然。在多伦多没车也确实不方便。住在我们这个地方,没车确实寸步难行。”
“所以我这几天一直在考虑要买什么样的车。”
“买新车不划算。我看还是像我一样还是买一辆二手车。”
大刘故意哭穷,他抚摸珍妮的后背,试探道:“就是二手的也不便宜。我还得几个月才能凑足钱。”
“这么说你有看中的?”
“有。”大刘抓起身边的手机给珍妮看,那是一辆淡绿色的路虎。价格一万五千。
珍妮赚的钱都存在银行的活期里,利息还不到百分之一。如果能把钱借给大刘,既能帮助大刘,她也有些收益。她说:“你可以在我这赊账,每月从你的分成中扣除,利息百分之六。”
大刘没想到珍妮这么容易就答应借给他钱,他面色平静心里乐开花,说道:“行,到时我谈好价格找你借钱。”
“你打算借多少?”
“我在按摩店工作也积攒了一些钱,大概再添五千块钱足以买一辆五年新的二手越野车。”
“五千块没问题,明天我就去银行取。”
上午上班之前,珍妮顺路在银行取出五千块钱借给大刘去买车。大刘拿了钱就佯装出去看车。他回到家里休息一会,又回到店里。
“你的车在哪里?我去欣赏欣赏。”珍妮以为大刘买了新车。
“卖家死活不降价,一分钱也不降。我一气没买。现在又不是卖家的市场,他一天卖不出去,车就老旧一天。车价和房子不一样。现在是地价天天涨,车价该天天降。”大刘把厚厚一本旧车杂志广告递给珍妮。“你看现在的旧车多如牛毛,不怕买不到。买车不能急于求成。”
“好像你是行家里手似的。”
“当然,一回生二回熟。我这可是第二次买二手车。”
大刘就像盼星星盼月亮一样,期盼着回国的日子。大刘每天在珍妮身边,珍妮也没把五千块钱天天挂在嘴边。他知道大刘要在按摩店赚钱,大刘离不开她。
大刘回国的日子到了。早上醒来,他告诉珍妮他今天去取车。
珍妮在按摩院工作了一天,她只接到大刘的一次电话说他可能要耽误些时间和卖家去测试车况,如果太晚他就不去按摩院上班。安省旧车交易必须有指定车行的测试报告,报告有机械师认证才有效,旧车交易才能完成。珍妮买车的时侯就有这一项,她自然也听信大刘的说法。
珍妮下半夜回来没看到有不熟悉的车停在楼下的停车厂。她朝楼上望,他们的房间没有灯光,珍妮心情有些异样。
珍妮一面拿钥匙开门,一面在门口连喊几声,她没听到大刘的回应。珍妮担心大刘会不会在多伦多开车,不熟悉路况出车祸。她急忙推开房门随手按动墙壁上的开关。房间通亮,大刘没在里面。她在房间转悠一圈,打开壁橱,里面没有一件大刘的衣服,地板上也没有大刘的鞋。珍妮心里发慌,开始搜查每一处角落,她发现桌子上的纸条压在玻璃杯下。
珍妮:
你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我已经在太平洋上空的飞机上。
大丈夫不做亏心事,我一条一条和你说。
1.谢谢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寂寞的两只鸟找到一个窝,你干材我烈火,在一块被点燃是自然的事,你心里该明白我们谁也不欠谁。
2.在你店里,我帮你出谋划策为你也为我,我不计较,你也别觉得占多大的便宜。
3.在你店里工作这事咱得说说。
你是老板,我是雇员。我干活,你发钱。
我私下里问过店里别的小姑娘,他们的按摩分成是六四不是五五。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克扣一成。
我没与你明说并不等于我被蒙在鼓里,不知道自己被无缘无故地剥削了一把。我心知肚明说会伤和气,大丈夫为了赚点钱我忍下了。
其实五千块钱我一点没多拿你,你比猴精可以自己掰开指头算算。你也别为此转不过来弯伤坏身体。
祝你与老公孩子早日团聚。
大刘
珍妮气得把纸条在手心里攥成一个团,她都能听出她攥紧拳头的骨骼咔咔响声。什么狗娘养的不是东西的小白脸,珍妮一面大声骂,一面把纸团狠狠地扔到地上。她掏出手机拨打大刘的电话,五声过后才有女人的声音。“您拨打的用户不再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珍妮恨得咬牙切齿,她朝冷淡的空气大喊:“有本事你接电话。刘大海,我饶不了你。不出这口气,我不叫方珍妮。”
珍妮气得好似不知脚该踩在哪里,她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然后一屁股坐在床上喘粗气。忽然想起什么,珍妮嗖地从床上跳下来,撅起屁股趴在地板上寻找她扔掉的那团纸,她不能没有秋后算账的证据。
大刘在飞机上百无聊赖,他接过空姐送来的盒饭,他没有心情打开盖子。他眯起眼皮,珍妮暴跳如雷的样子在他的脑海跳来跳去。大刘不自觉地将双手交叉在胸前像是在保护自己。他现在拿到了他认为他该拿到的五千块钱。现在他忽然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是该还是不该。他人生第一次做这样理不直气不壮的事,他觉得自己有些龌龊。还好珍妮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他将落脚在哪一个城市。大刘使劲摇晃脑袋,驱散这烦心事,他赶不走它。他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向卫生间。卫生间里有人,他感觉等了很久里面的人才出来。他急忙钻进卫生间,用冷水清洗自己的脸颊,镜子里他可以看到自己,一个不自信的自己。他拿到了属于他的五千块钱,五千块钱就藏在他裤腰里,他高兴不起来。
被大刘骗了钱,这口哑巴亏珍妮总是咽不下去。每日从按摩店回来躺在床上珍妮脑海里总是纠缠着被大刘忽悠的画面,大刘满脸堆笑地把哈密瓜送到她的嘴角,大刘喜笑颜开地把她悠荡在空中,大刘满头大汗地压在她的身上,她把厚厚的一沓钱毕恭毕敬地放到大刘的手上,大刘合上手掌,人不见了。珍妮觉得自己是个傻呼呼的女人,一个在情感面前没有智商的女人。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珍妮胸口像是压着一块石头,她悔恨自己被大刘伪善的外表冲昏头脑。不出这口气,她没法让自己的心情平复。她不能就这么静无声息地放过大刘,她要大刘吞下骗人的恶果,她要报复大刘让大刘吃不了兜着走。珍妮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找到大刘的电话号码。
电话里是一位女声温柔的声音。“您拨打的手机是空号。”
珍妮记起大刘说过他在H省教育厅高中教育处,她在网上搜索到教育处的电话。
珍妮心口有些跳,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放下电话,整理自己的思路。珍妮又不放心,找来笔和纸,写上几条。大刘玩弄女性,大刘偏财偏色。她再想不出什么狠的词句。
“您好,我找刘大海。”
“请问你是哪里?哪位?”
仿佛对方会不听她唠叨完随时挂断电话,珍妮急促地说:“我在加拿大,是刘大海的朋友。”
对方停顿一会,似乎在捂住话筒,说:“我们这里没有叫刘大海的。”珍妮还没机会说到要点,对方已经挂断电话。
珍妮又打过去。她这回省去开场白。
“你们处刘大海在多伦多玩弄女性。”
对方不客气地打断:“你打错了电话,我们这里根本没有刘大海。”电话又被挂断。
珍妮拼命地喊:“刘大海玩弄女性,刘大海骗财骗色。”电话里传来嘟嘟的盲音,就连卧室的墙壁也没对珍妮的呐喊有回应。
珍妮就像一头雄狮看到猎物,猎物却从嘴边逃脱。她气呼呼地反复自言自语,我就不信我找不到你刘大海,我就不信老天让你躲过因果报应。珍妮忽然闪念该找教育处的上级单位,教育厅的纪委。官大一级才不会护着你刘大海,才不管你刘大海是谁。
珍妮一不做二不休找到H省教育厅的举报电话。
“你好,我向您反应情况。”
“请说。”对方的态度很温和。
“你们教育厅高中教育处的刘大海,在加拿大学习期间玩弄女性,骗财骗色。”
“你是?”
“我是被骗人的朋友。”
“你叫什么名字?”
珍妮不想用自己的真名,回答:“方芳。”
“在哪里?”
“加拿大,多伦多。”
“如何联系你?”
“我电话是416-999-7474。”
“谢谢你反映的情况,我们把你说的情况记录在案查实后向你反馈。案宗号码是WJY12345。另外你有证据吗?”
珍妮庆幸自己没扔掉大刘的那张纸条,她立刻回答道:“有,当然有。”
“请你把相关证据寄到我们纪委。”
珍妮放下电话,她立刻搬来箱子从里面找出那张纸条。珍妮从抽屉里拿出信封放入那张纸条。她觉得不放心,又从信封里拿出来看一眼,再放回信封里封装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今天才到。珍妮仿佛完成了一项使命解除了心头大恨,她仰头长吁一口气,心情舒缓许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沙发一个!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