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回国杂记之十二 三十年后再喝早茶

(2018-10-23 05:13:52) 下一个

回国杂记之十二     三十年后再喝早茶

1989年暑假在海南省海口市华侨宾馆,农垦中学赖瑞光校长请我们一家四口喝早茶。

2018年八月底,我们老两口在海口滨海大道满福隆大酒店邀请赖校长夫妇喝早茶。同时还邀请了我们语文组的同事蔡修镇老师。

一晃就快三十年了!岁月不饶人啊,我们都是七老八十的人了!有缘再相聚,往事历历在目!

结缘海南,始于1985年海南农垦总局教研室吴多雄主任来武汉听了我的一节课之后,结识赖校长却是1989年暑假在农垦中学一堂语文示范课后。

当年吴主任听完课后,就邀请我在方便的时候去海南讲学,以后连续几年暑假前,他都邀请我们到海南一游。

不成想,那几年,每年暑假人民教育出版社都举办全国性的教材改革实验工作会议,1985年在青岛,1986年在上海,1987年在太原,1988年在北京。每次会前要准备论文和总结材料,会议结束以后,回到湖北还要继续开会研究新学期的实验工作计划。

到了1989年暑假,吴主任又一次邀请我们,并说如果这次不来,以后就可能没有机会了。于是,湖北省教研室谭爱旭老师就组织我们到海南讲学。我主讲语文,借农垦中学的学生上示范课。

海南农垦中学的赖校长也来听了课。课后,赖校长邀请我一家第二天早上到海口华侨宾馆喝早茶。喝早茶是中国南方盛行的一种请客形式,喝早茶不仅仅是品茶,它实际上是一种饮食文化,早茶的内容也非常丰富,除了干点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小吃,最流行也是最著名的有“凤爪”,就是经过烹调加工的鸡脚的雅称;还有根据不同季节推出的时令炖品。总之,请别人喝早茶是对客人的尊重,是交朋结友的中介。

在喝早茶时,赖校长详细介绍了海南农垦中学的历史、现状和未来的前景,盛情邀请我们来农垦中学工作。他谈到工资和奖金是多少多少,我告诉他,这就不如我们一附中了;他说新盖的高级教师楼即将落成,我说我们一附中的住房及附设生活设施,如管道煤气是农垦中学短期内难以达到的。他说,只要你愿意调来,我每个月派人去海口对面的广东徐闻县给你买两坛液化气。我说,那太麻烦了!而且,大家都烧柴烧煤,我们也不好意思搞特殊呀!

赖校长真是一个非常会做说服工作的人,他看到上述两点无法打动我,就转而问我的两个女儿读几年级,在哪里读书。当他得知正在华师一附中读书时,他马上告诉我,你的两个女儿如果到海南来参加高考,一定可以考上理想的大学。然后,他详细介绍了海南高考的情况。我说,如果考不上呢?他说,只要你愿意正式调来农垦中学工作,如果考不上,我们就花钱给你买指标。赖校长如此求贤若渴,这样盛情,还有什么话说呢?于是,我紧紧握住他的手说,为了我两个孩子的未来,为了你强烈的事业心,我一定会考虑来海南的。

回武汉后,同学、同事、朋友见面就问我海南印象,我就讲如果高中学生去海南参加高考,同样的成绩比我们湖北更容易考取大学。仅此一点,就让许多一心扑在学生身上,无暇顾及自己的孩子的中学老师动了心。加之,赖校长多次飞赴武汉,与这些动了南下之心的老师们见面,吃饭,聊天,全面介绍农垦中学的情况,并盛情邀请他们去海口实地考察。去考察回来后有游丽昭、李国光、胡承辉和水运生四家决定南下,于是,我们五家就一起调到农垦中学了。

 

退休后,我们这群武汉人又都回武汉了。但是我只要回海口,一定要请赖校长喝早茶。一边喝茶,一边听赖校长讲那过去的故事,一起回忆农垦中学近三十年的发展史。

赖校长任职农垦中学校长十三年,他千方百计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学校办成为海南省一流重点中学,呕心沥血,做了大量的工作。有几件我知道的往事,当时不好说,现在可以公之于众了。

1992年教育部主编辽宁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名校》(中学卷),是各省教育厅经过几年精心组稿认真审核,各中学名校共同努力的成果,各省自成一卷,书名统一为《中国名校》(中学卷)。海南省一开始就确定农垦中学为省级第一批名校,通知学校写一篇5000字的简介、五张学校照片,在规定时间内交教育厅办公室唐主任。赖校长接到通知后,指定专人组稿写稿,上交文稿截止日之前,曾三易其稿,最后只剩三天时间了,唐主任电话告诉赖校长,农垦中学这次就不报上去了!那文稿不符合教育部的要求。赖校长立即找我商量,决定让我跟他一起去教育厅见唐主任,请求给农垦中学最后一次机会,争取三天内上交合格的文稿。

唐主任见赖校长和我之后说:“只剩三天时间了,等下一次再说吧!”

赖校长:“请您再给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三天之内我们送来的文稿不符合要求,那我们就等下一次,可以吗?”

唐主任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说:“那好吧!”

赖校长这时才松了一口气,把我介绍给唐主任。

我请唐主任把已经完稿的审核通过了的海南中学和华侨中学的文稿借给我学习一下,他笑着说:“那只能在这里看看啊,不能拿出去!”我就在他的办公室认真看那两篇文稿,赖校长和唐主任一边喝茶一边聊天。看完之后,我笑着对唐主任说:“我回去试一试吧,争取最后通过您的审核。”

在回学校的车上,赖校长不停的问我,三天能完成吗?你这三天不去上课了,专心致志写这篇文章吧!

我说,课不能不上,不能耽误学生的课程。文章照写,保证三天交一份合格的文稿。

赖校长说,你要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啊,它关系到学校的名声和将来的发展啊!不能等下一次!你要知道,经验告诉我们,中国的事情就像文革时抢上公交车一样,你抢不上头班车,真不知道二班车什么时候到呢!现在,对你来说,完成这篇文稿就是头等大事!(果不其然,二十六年后,《中国中学名校录》成为绝版了。)

第三天下午,我和赖校长去教育厅办公室,交上打印好了的文稿,请唐主任审阅。唐主任认真审阅完后,高兴地说:“很好!赖校长怎么不早点请李老师执笔呢?”赖校长笑了笑,似乎答非所问:“非常感谢您的指点和支持!不然就赶不上这班车了啊!”

赖校长为了提高农垦中学的知名度做了大量的工作,邀请许多知名学者和专家来学校培训教师,不仅提高了老师们的业务能力,更开阔了老师们的视野!众所周知,知名专家学者每年的日程安排,他们也是身不由己的,能邀请到,又能如期来讲学,实在是非常困难的。但是赖校长的口头禅是:“只要有1%的希望,就要做百分百的努力!认定了目标,绝不放弃!”

九十年代初,中国数学界打算在海南开一次研究会,享誉中华的《哥德巴赫猜想》的主人公、著名的陈景润教授也要来参加会议。刚好中国科学院数学所人事处长是我们华中师大一附中的老校友罗声雄教授,游丽昭老师当年在一附中执教数学实验教材改革实验班时,经常去北京参加数学教学科研会议,与罗教授很熟悉,于是就请她打电话罗教授,告诉他,正在北京的我和赖校长要去数学所拜访他。

罗教授非常热情地接待我和赖校长,并陪同我们去拜访陈景润教授。遗憾的是,因没有预约,那天陈教授外出开会了,他的夫人由昆热情接待了我们,并告诉我们,只要有罗教授陪同,他去哪里我都放心!赖校长马上说,如果能成行,我们非常欢迎你与陈教授一起去海南!

从陈教授家出来,罗教授一定要留我们吃了晚饭再走,我对他说,我们还要去拜访一位老朋友,也是我们这次来北京的主要目的。他再三挽留,我只有实话实说了。当年教育部实施高考改革,除一份全国统一高考试卷外,还要出一套“三南试卷”(即海南、云南和湖南三省共用一套高考试卷)。我们准备去见时任高考语文命题副组长、北大附中特级教师、副校长章熊先生。罗教授一听,高兴极了,一定要陪我们一起去章老师家。他也实话实说,儿子要参加当年高考,听听专家的关于高考命题的谈话非常及时啊!

章老师接到我的电话后,又邀请我们共同的老朋友、北京市著名语文教师张必琨先生在他家等候我们。当我们赶到时,快到晚饭时间了,赖校长马上请在座的各位专家去附近的酒店,一边吃饭一边聊。

关于“三南试卷”问题,当然不可能在章老师那里得到具体答案。因为参加国家考试的命题人员,每人都有一本国家正式公布并开始实施的《保密法》,如果泄密,必须承担违法的严重后果。但是,章老师讲这一次高考的命题原则,两套试卷的不同特点,既不违规更没有违法。章老师还接受了去海南农垦中学讲学的邀请。也就在这次饭桌上,张必琨老师欣然接受去农垦中学担任教育顾问的邀请。罗教授与章老师就北京孩子学语文、考语文必须掌握的方法交谈甚欢。与章熊老师和张必琨老师两位语文教育前辈分别之后,一生从事数学研究工作的罗教授说我们都收获满满,不虚此行。

我和赖校长那次的北京之旅,更是成果丰硕。

近三十年来,许多事情早已忘记了,但只要看到当年一起去做那些事的人,或者故地重游,都会激起那些往事的回忆!难忘第一次与赖校长一起喝早茶!更难忘与赖校长一起,为把农垦中学建成全省一流重点中学而努力工作的点点滴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