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尼燕京人

本人近期完成了历史记实故事,以我家四代为中心,在中国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中国,甚至世界所发生的真实故事。希望让后人知到也可作为历史的侧影,供写这段历史的人参考。也是一为老人在离开世界之前想说出的话。
正文

在中国 54父与女

(2021-05-03 18:01:27) 下一个

女儿和她的父亲

在女儿上小学之初她父亲工作换到附近的大学,每天可以回家吃晚饭,不再是我带女儿到食堂吃三顿饭了,她父亲喜欢在家吃,每次下班之前顺路在小摊或五道口菜场带点菜回来。从此家里有了热气。

我们家没电视,他会带女儿去七宿舍看公共电视。那是学校为单身教职工买的黑白机。七宿舍一层靠大门处有一个空房间,把电视放在窗口,大家坐在窗前,或站着看。有好节目时人很多,一直站到小马路上,好不热闹。我家离七宿舍要走十多分钟,他们就做为晚饭后散步,看新闻。我自己去大楼答疑、工作。

她父亲很长时间都后悔换到大学工作,这是因为他在怀柔的工作单位要搬到保密条件好的四川山沟里。据说国家要在山沟里大大投资,发展很先进的科学技术。国家按军队编制,校级军衔,高工资、高生活待遇来吸引这些原工作人员。我丈夫深深地被那里业务发展和这些优厚待遇所吸引,况且四川又是他的老家。

他用这些来说服我全家搬去。我坚决不去。因为第一女儿多病,蹲在山沟看病不方便;第二山沟里的工作不是我的专业,去了也许变成技校老师或中学老师,我的学历最好就是留在北航;第三我母亲、姐妹都在北京;第四也是最重要的:我不想追随一个不称心的人到处奔波,为自己不愉快的婚姻,损失已有的一切。

我同意他去,如果那里有好的发展前途,我决不会耽误他的。他看我毫无商量的余地,完全要他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他认真思考:如果去,在那里他将一辈子独身,过长期两地分居的生活。他的家他的女儿在北京我这里,每年出差和大节日休假回来。除非他自己提出离婚。我已记住当年为离婚遭批判的苦头,不会再提离婚的。

不去,就是回北航或去其它单位。他在怀柔的工作和北航不太一样,又因为他提前留校教数学,离开后直接到中科院搞实验工作,没有补上所缺的专业课,北航并不想要他。只有找其它正在发展实验室,需要高级实验员的地方去工作。离家最近的是大学,去大学不可能升教授,只能走工程师这条线。而且工资比参军要低太多了,损失很大。他思想斗争很激烈,家庭和工作孰轻孰重他要好好权衡。

我一句话也不说,我已做好思想准备,自己带孩子,就像他在怀柔那样,那时小孩那样小,那样多病,那样艰苦我都熬出来了,现在小孩大起来,懂事,又能帮我,我有什么不行的!

最后他告诉我他到某大学的实验室工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