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尼燕京人

本人近期完成了历史记实故事,以我家四代为中心,在中国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中国,甚至世界所发生的真实故事。希望让后人知到也可作为历史的侧影,供写这段历史的人参考。也是一为老人在离开世界之前想说出的话。
正文

在中国 28.林巧稚老专家发大火

(2021-04-07 18:21:02) 下一个

林巧稚专家发火

        每天大家生活在一起,这些女同志都有小孩,经常提醒我怀孕的注意事项。他们问我检查过吗?我说校医院让我六个月去检查。她们说要早点为好,万一有什么差错可以补救。

         协和医院就在附近,我请了半天假到那里检查。那天林巧稚全国著名妇科老专家正在值班。她带了两个助手给我检查。

我首先告诉她我是她接生的,她打开我的病例,翻到前面,看了我一眼,一句寒暄的话也没有。我知道抗日胜利的好消息是她听美国之音后马上打电话用英文告须父亲的。母亲一直由她做妇科检查,应当说极为熟悉,关系从未间断。

这时她的表情只能解释为难言之苦。医生和病人是我和她最好的关系。因为她知道我父亲是右派,当着这两位年轻助手,能说什么,有什么可说?我看了她的反应也就不再做声了,我本想告诉她燕京复校后她来临湖轩看她接生的孩子们和妈妈们时,我也在场。但她严肃的面孔,最好就是做孕妇第一次的检查。

她翻来翻去看我的病例,说我不是在协和确诊怀孕的,都怀孕六个月一次检查记录都没有。

我告诉她我在北航做青蛙实验确定怀孕,医生让我六个月时去北医三院检查,因为在列车段劳动改造,住在附近,就来这里了。

她一听就气炸了说,谁教的怀孕六个月才做第一次检查。应当一怀孕就要做一次妇科全面检查,确定母亲的身体条件可以怀孕。然后应当每月查一次。直到小孩出生。她说我如此大龄怀孕更应当尽早检查,因为年龄大,妇科可能不健康,不适合怀孕。

      她先让助手查,然后自己亲自查,她们三人用中英文交叉地在讨论我的病情。最后她问我,我是否会来协和生?我说不来。按规定应在合同医院北医三院生,且大学区没有出租车不方便到协和。

      她听后点点头说,赶快回到北医三院做怀孕初检。自始至终没有笑容,只有责备检查得太晚。也没有祝贺我高龄怀孕。我知道林大夫脾气不好,但也不应当这样,莫非我有什么问题?这些事在我脑中打鼓。告别了林大夫,马上回北航,去三医院看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