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鱼老友

恰似远来的红叶,怀着一片赤子痴心,或思乡长啸,或感时叹咏,或壮哉抒志,或相思寄情,喜怒哀乐,无不聚于晨空的笔端,无不融于云廊的书笺。
个人资料
正文

杨尚昆谈邓小平是非功过

(2020-06-27 18:04:11) 下一个

杨尚昆谈邓小平是非功过     ZT

1997年11月,杨尚昆就自己的日记,向中央政治局请示:"我身体极度虚弱,有可能去见马克思,如何处理有关我的日记资料档案?"李鹏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告知杨尚昆:"现在工作繁多,也很复杂,还是你保管好。"1998 年3月2日,在中共第十五届第三次全会后,杨尚昆又提出有关资料问题。中共中央主席江泽民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对杨尚昆说:"常委和部分政治局委员都看过,还是由你保存比较合适,考虑到多个方面:党内团结、党的形象、邓小平同志功过评价、等方面。"直至杨尚昆逝世后,他的日记一直由中央政治局属下的机要局保管。

2009年3月,中共对杨尚昆日记作了启封,有限范围作党史研讨,不作政治结论。

1989年4月8日上午9时,耀邦在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第17次会议时,突感胸闷难受,经过一时抢救后住院,直至4月15日突然逝世。在这七天中,中央医疗小组先后在4月12日、4月14日和4月15日发出三次病危通知。

1989年4月13日,邓小平在家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会上,李鹏和乔石提出:"小平同志能否安排到医院探望一下耀邦?"邓小平迟疑一下说:"我可不是大夫。他的情况我了解,不是大病,住几天医院就好了。"1989年4月14日,在医院第二次发出胡耀邦病危通知后,江泽民,李鹏,乔石,杨尚昆等联署上书邓小平:"盼小平能到医院看望自己五十年的战友。"邓小平委托邓林传话:"我从不勉强别人,也不希望别人来勉强自己。"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逝世。19日,中央政治局请示邓小平的意见:"是否出席耀邦同志的追悼会,是否由邓小平致悼词?"邓小平口述指示:"不要唯心,也不要勉强","紫阳致悼词便可,我身体不好,就不便去了"。但4月22日邓小平在卓琳的劝说下,还是参加了胡耀邦的追悼会。

1988年7月13日—8月24日,杨尚昆去胡耀邦家六次,每次长谈约五个小时。

以下是杨尚昆日记中,有关胡耀邦与杨尚昆谈话的部分摘录:1988年7月14日:"耀邦告诉我,没想到小平同志这么霸道,听不得任何的不同意见。竟然搞垂帘听政。很后悔采用卑鄙手段搞倒华国锋,扶持邓小平。耀邦说,西单民主墙就是在邓小平的怂恿下搞起来的,目的就是搞臭华国锋,让邓小平上台。但没想到,邓小平上台后便把民主墙封掉了,把魏京生也抓进了大牢。"1988年7月19日:“耀邦告诉我,1976年四五事件也是邓小平怂恿他搞起来了的。

他已经与作家师东兵在88年3月和4月两次谈过四五事件的来龙去脉。是秘密地在家里与师东兵见的面,连家人和秘书都瞒住了。耀邦告诉我,76年1月15日,邓小平在周总理追悼会上致完悼词后。找到我,说,今天我给总理致悼词,或许我们死后就没有人给我们致悼词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要搞点行动。3月中旬,邓又找到我,说他的孩子听人说,4月5日清明期间,有人决定去天安门给总理送花圈。这是个好机会,要想办法把事情搞大,给主席一个刺激,证明并不是人人都听他的。耀邦又说,小平让我找几个干部子女,让他们去工人中间鼓动一下,把矛头对准江青和张春桥。但有个别人把矛头对准主席,这也是我们没有料到的。另外,那些人又大搞打砸抢,打伤了许多的解放军,小平后来也很生气。认为这是让他下台的直接导火线。这也是后来我们没有给四五高调平反的原因。因为如果那几个人如果不把矛头对准主席,不搞打砸抢,主席根本就不会让小平下台。而他就会在政治局会议上反击江青和张春桥了。

76年4月5日邓小平专门坐车去了天安门一趟,观察广场的动静。回来后,透过家人对我说,广场人很多,干得好!但他谎称是去北京饭店理发的。其实邓小平一直都是让北京饭店的师傅去他家理发。”二十四名公安干警壮烈牺牲1988年8月5日:"又和耀邦见了一面,耀邦说,小平是过河拆桥式的人,你要当心。同时,耀邦又向我透露了一件大事,说这是他最见不得人的事件,不说出来对不起自己的良心。80年4月,我们当时以清理‘三种人’为理由,将北京市公安部门24名科级到处级的干部骗到云南大理秘密枪决,当时还派了王震去现场观看。我问,为啥子秘密枪决他们,他们犯了啥子罪?耀邦说,他们当时掌握了我和小平是76年四五事件幕后指挥的证据。另外,有些人也掌握了邓榕和其他的高干联动成员是1966年8月5日打死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副校长卞仲耘凶手的证据。当然,还有人也掌握了联动成员于66年8月在北京大兴县杀死大批所谓的“黑五类”人员的证据。我说,我知道这件事,杀人的主谋高福兴和胡德福不是当时就被判刑了么?耀邦说,是呀,可高福兴和胡德福在75年9月突然翻供了,说是联动成员干的。他们是冤枉的。但75年9月小平同志已是政治局常委,把这件事压下来了。83年小平指示我给高福兴和胡德福平反,我便照着做了。

但北京市公安部门的几个干部秘密向这些“黑五类”人员的家属通风报信,结果这些家属便起来闹事,反对给高福兴和胡德福平反。小平很震怒,指示我将北京市公安部门的这几个干部也作为三种人秘密杀掉。我听了后很震惊,说我们现在讲法治,怎么可以这样随便杀人,四人帮也没有这么干过呀?耀邦说,所以我内心有愧呀。但我已经指示将这24名干部作为因公死亡处理了,也给了他们的家属抚恤金。其中五个干部也授予了烈士称号。"1988年8月6日:“耀邦说还有一事很后悔,凡是群众给他写信攻击邓小平的,他一律转给公安机关,要求严厉查处,并将查处结果告诉他。结果有300多人被判刑,其中60多人自杀。”军队为何向人民开枪1989年6月23日:“人民军队怎能向人民开枪?我常在总结自己走过的道路。我坚信马克思主义道路,坚信共产主义是人类奋斗理想的目标。改革开放有十年了,可是物价飞涨,官倒横行,人民群众对党和政府强烈不满。64事件中学生是有错,可也不能开枪呀。"1989年7月15日:“今天,乔石来看我。我直言不讳地告诉他,64事件完全可以避免,小平同志如果有紫阳同志的胸怀,主动让纪检部门调查自己子女的违法乱纪情况,如果属实,甘愿接受党纪国法的惩处,64事件怎能发展到后来的一发不可收拾?”1992 年11月15日:“我真想不通,白斌只是召开一次权力赋予的军委扩大会议,就是要篡党夺权?你小平连个政治局委员都不是,就可以在家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这又算什么?”1997年9月26日:“赵紫阳12日给十五大主席团并转交全体代表同志们一封信,要求给64平反。我很佩服紫阳的勇气。认准的事,决不回头。但我不行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