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江湖岁月催

说废话,吐槽,自律,各种急救中心
正文

失眠的夜晚也许有母亲

(2018-02-19 15:15:00) 下一个

失眠的夜晚。恐惧死亡。那时我还年幼。生命是一场无望的游戏。难逃一死的苦难。

那时不懂苦难,唯一害怕失去我的母亲。那时她还年轻。乌黑的头发,一双大眼睛,总是明亮温柔的看着我。终有一天这个我最亲爱的人连同这双眼都要归于时光的黑暗,这太悲伤了。年幼的我悲伤到神经衰弱,无法入眠。

我看到时光,黑暗,步步逼近。终于在惶恐中大声呼喊。

母亲来了,温柔的责怪我。我趴在她肩膀上,我不想她死。但我该如何和母亲讨论生死。我告诉她,我梦见了妖怪。她笑着问我不是西游记里黑熊妖怪。

我似是而非的说着什么,很快在她温暖的怀抱里睡去。妈妈,你在我身边,我不怕你死,我也不怕我会死。

这些年,和母亲见面的时候越来越少。她已经渐渐失去了年轻时的美貌。头发变得稀疏苍白。她的脸不再饱满,并且经常呈现出疲惫。

失眠的夜晚我也再也不好意思去打扰她。失眠也不再仅仅是害怕死亡。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认识了死亡以外的苦难,经历了种种的痛苦艰辛。而这些,我都不原意向母亲吐露。

母亲却越来越脆弱。每次我回去,到达和临行她都会落泪。相聚的时光总是很短,她每天兴奋的为我忙碌。要给我买新衣服,给我做好吃的。她说我不在的时候就就想好了要等我回来一起去这里去那里。她想的我都想要陪她一一去。我走了,她又回到她的生活里,依然忙碌,但我不在她身边。

我的母亲没有接受良好的教育。她只是一个普通家庭妇女。在我眼里她勤劳节俭,忍耐克己。给了我人世间最简单最美好的爱,最长久的眷恋。

奶奶和我母亲很多年来相处不和。在我看来,无非就是一些小事,因为对奶奶的爱曾经让我对母亲有所怨恨。奶奶过世很多年了。我还是很心疼奶奶。倒也原谅了母亲当年的刻薄。人世间的苦难奶奶尝尽了,母亲又何尝不是。

我和母亲再没有机会因为奶奶而争吵。往日的是非恩怨仿佛从未发生。我们讨论的多半是眼前的琐事,相见已不易,相处也多了几分慎重。

后面的岁月里,也许我会忘却怨恨,忘却感激。我和母亲之间流淌着的河流经历岁月的沉淀越来越清澈,平淡得只剩下最简单的亲情,一头是母亲,另一头是女儿。如此简单的相依。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nothertreeinthedese' 的评论 : 是的,我也发现人类很疯狂,拼命努力要离开,不怕千山万水要回家。折腾一生
anothertreeinthedese 回复 悄悄话 年轻的时候想走得远远的,慢慢地会越来越想起亲情的温暖。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