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2019巴尔干之旅(四)—上帝探身之地

(2019-09-10 13:40:09) 下一个

次日一早,告别房东,离开扎达尔之前,我们再一次来到海边。清晨的亚得里亚海,笼罩着淡淡薄雾,安静得让人陶醉。

 海边有一座克罗地亚著名的生物学家Spiro Brusina的雕像,他手捧着一个巨大的贝壳,静静地注视着大海。
 
 

老人在垂钓。

昨晚喧嚣的海风琴,现在鸦雀无声,只有三两游人在逡巡。

阳光下的”向太阳致敬“

要离开这座美丽的小城了,我内心万般不舍。旅行结束以后,我曾经想过,为何当初我们不在这儿多住一晚,但看了后面的行程,却没有一处是我能够放弃的。旅行和人生大致都是如此吧,走过的地方,再不舍,也终有挥别的时候。

 

离开扎达尔之前,去超市再补充一下物资。

把油箱加满。

 

告别扎达尔,一路向南,奔向斯普利特。

 

距离斯普利特不到30公里的地方,是我们此行拜访的第二座克罗地亚世遗城市--特罗吉尔。

特罗吉尔(Trogir)的建立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世纪。希腊殖民者在那里开始发展商业,并取名为"Tragurian",意思是山羊岛。经历了东,西罗马的统治以后,从1420年开始,特罗吉尔成为威尼斯帝国的一部分。1797年,随着威尼斯共和国的结束,这儿又成了哈布斯堡王朝的一部分,一次大战后,它加入了南斯拉夫王国。二战中,曾被意大利占领,二战结束,加入前南斯拉夫,直至现在,作为克罗地亚的一部分,从前南斯拉夫独立出来。

 

特罗吉尔城市不大,却保存了大量罗马式,哥特式,文艺复兴时期以及巴洛克风格的建筑,俨然是一座露天博物馆。

圣劳伦斯大教堂(Cathedral of St. Lawrence), 这座大教堂1193年始建,历经4个世纪,一直到1500年才完工。因为建造时间跨越了几个世纪,这座教堂几乎涵盖了达尔马提亚建筑发展史上经历的所有建筑风格。

整个大教堂大抵是罗马式风格,但其拱顶是哥特式,一楼是哥特式(Matija Gojkovic 设计),二楼属于早期哥特式(据估计可能是不知名的威尼斯工匠设计),三楼是后哥特式(Trifun Bokanic设计)。大教堂如同一本立体的建筑教科书。

走入教堂,迎面是拉多万之门(Radovan's Portal)。Radovan是克罗地亚中世纪最著名的雕刻家,这座美轮美奂的大门就是由他亲手雕刻的。

拉多万之门的两边的两头狮子上,站立着亚当和夏娃,代表着人类的原罪。

这座教堂是我们进入克罗地亚以来看到的最富丽堂皇,同时参观者也最多的教堂,很遗憾,因为游人众多,LG找不到合适的角度去拍摄这座中世纪艺术的全景。

很多人说,在欧洲旅行,无非是看宫(皇宫)堡(城堡)基(基督教堂)厅(市政厅),但四样里面我们尤重教堂,因为对我们来说,教堂既是建筑雕塑博物馆,又是画廊,同时也是宗教历史展示厅。
 

祭坛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多纳泰罗(Donatello)的学生尼可拉 佛罗伦萨(Nikola Firentinac)的作品。

眼前所有这些艺术品,当初经历了无数艺术家和工匠历经几个世纪前赴后继的辛勤劳动和创造,现在我们仅能在几个小时里面匆匆掠过,总觉得内心深处,对于他们,颇有不敬。
 

圣约翰主教小礼堂(Chapel of St. John Bishop),这座雕刻精致的小教堂据称是整个达尔马提亚地区最漂亮的小教堂。小教堂中央安放着圣约翰主教的石棺。四周的壁龛里立着耶稣的12门徒。

 
相较于欧洲这些精妙绝伦的教堂,我们在北美看过的教堂要简朴的多,我想其中大概有几个原因:第一,欧洲中世纪时候的教会财力要比北美的教会财力雄厚很多。第二,欧洲的教堂多半是天主教,而北美的教堂多半是新教,后者从前者分裂出来的一个根本原因就是对于天主教穷奢极欲的浮华的反对......不过也正因为当初的浮华,才让我们这些后世之人有机会站在这儿屏心静气......
 
 
抬头仰望,天花板的雕塑更是美的让人窒息。这是上帝,手握着地球,开始我觉得艺术家在如此神圣的殿堂,倒置上帝的雕像,是不是对造物主的大不敬啊。可是再细细琢磨,才感觉到这种设计的奇妙。正因为倒置,才让我们感觉到上帝从天上探下身来,对芸芸众生的那一眼注视。
 

 

教堂依然在整修。通向塔楼的楼梯旁边写着“此处登顶,生死自负“,但这也挡不住我们的脚步。

小心翼翼地登上40多米高的楼顶。
 
 

极目远眺,美丽的小城尽收眼底。

 

和我们出来走世界7,8年了,儿子的胆子也越来越大,这些地方,他从来都是走在前面。

 
 
特罗吉尔的城市很小,但游客却比扎达尔多多了。原来是因为这儿非常靠近斯普利特和杜布罗夫尼克,那儿停靠的大型邮轮提供了特罗吉尔的短途游。
 

圣塞巴斯蒂安钟楼(St Sebastian with city clock tower),建于1467年。公元1565到1566年,特罗吉尔爆发了瘟疫,超过2000人死去。为此特罗吉尔市民决定建立此塔。塞巴斯蒂安在公元3世纪古罗马迫害基督徒的时候,被当时的古罗马皇帝戴克里先下令处死,后来他被封圣,并成为保护人们抵御瘟疫的保护神。

大钟下面的雕塑就是圣塞巴斯蒂安
 
特罗吉尔在城市设计和建造过程中,雇用了大量来自意大利的设计师,自然这儿的建筑也就带着浓浓的亚平宁半岛风情。
 
这个类似回廊一样的建筑叫Loggia(中文大约可以翻译成凉廊),是意大利城市里面常见的建筑形式。
 
凉廊里面有两幅作品,我和儿子身后的这幅浮雕是尼可拉 佛罗伦萨1471年的作品, 呈现的是法官审判场景, 因为这里当年是法庭。
 

另一个作品相对近代, 是雕刻家Ivan Mestrovic 1950年的作品。纪念的是特罗吉尔历史上的一位名人Petar Berislavi? ,他作为匈牙利国王派往克罗地亚的总督,曾经率军抵抗了奥斯曼土耳其的侵略。

 
闲逛着,我们走进广场附近的市政厅。正逢一队青年学生在阶梯上合影,俊男靓女,一股挡不住的青春气息,顿时扑面而来。
 
在这座小城,没有看到什么战争留下的印迹。但是它还是被牵连进了上世纪90年代的那场独立战争。
这间空荡荡的大厅里陈列着在那次战争中牺牲的特罗吉尔籍的士兵的照片。
 
 
 
 
虽然特罗吉尔几乎是各大邮轮公司excursion的必经之处,但是大多数旅游团来此都只是匆匆打点,游客们看完圣劳伦斯大教堂以后就直奔别处,于是,沿着海滨大道一路走去,喧嚣的小镇反而开始安静下来。
 
滨海大道的尽头就是卡梅尔伦哥要塞 (Fortress Kamerlengo), 是威尼斯人在1430年建造,用作当时强大的威尼斯共和国海军的一个基地。
 
斗转星移,时隔境迁,现在这个城堡内部已经空空如也。
 
但站在城堡的高处视野极佳。
 
 
 
 
 
 
 
沿着滨海大道一路走回停车场。
 
 
离开特罗吉尔,很快,我们就抵达了斯普利特。
 
 
因为斯普利特老城是步行区,汽车没法停靠,我们在斯普利特租住的是离开老城大约1公里的一个公寓。
 
美丽的斯普利特,我们暂且放慢脚步,在这儿盘桓二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