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2019巴尔干之旅(三)— 大海就在我眼前

(2019-09-05 17:02:21) 下一个

巴尔干地区有着悠久的历史,在这块土地上,人民发生过多次迁移和融合。

这儿最早的居民是伊利里亚人,约公元前2000年后期,他们已在巴尔干西部地区定居。公元前6世纪时,古希腊殖民者开始在伊利里亚建立居民点,慢慢的伊利里亚人开始接受希腊文化。

公元前168年左右,经历了2次伊利里亚战争,凯撒征服了这个地区,从此这儿成为了罗马的一个行省 --伊利里克。其后,这儿分成了两个部分: 潘诺尼亚(Panonija)和达尔马提亚(Dalmacija)。在罗马帝国分成东西两部分以后,它们都留在了西罗马,6世纪时拜占庭帝国(东罗马)占领了这片土地。东西罗马的文化,建筑,宗教等等都在这儿留下了深远的影响。

公元七世纪左右,在大迁移开始,斯拉夫人从此进入这个地区,并开始和当地的居民融合。部落众多的斯拉夫人分为三大部分:

东斯拉夫人包括:俄罗斯人,白俄罗斯人,乌克兰人;

西斯拉夫人包括:波兰人;捷克人;斯洛伐克人

南斯拉夫人包括:克罗地亚人,塞尔维亚人,斯洛文尼亚人,黑山,马其顿人,保加利亚人,而阿尔巴尼亚人和波斯尼亚人是在巴尔干半岛被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征服和统治期间同土耳其人混血并且伊斯兰化的斯拉夫人。

虽然同属于南斯拉夫人,但因为和意大利隔海相隔,相比较于塞尔维亚人,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人更多地受到西罗马和后来教廷的宗教和文化的影响,在1054年东西基督教会彻底分裂以后,大多数克罗地亚人成为了天主教徒。

我们从潘诺尼亚平原的萨格勒布一路向南,经过了十六湖,直奔达尔马提亚海岸,直奔亚得里亚海。

克罗地亚高速路况非常好。这一路我们在群山中穿行。
 
途经高速收费站。这儿和葡萄牙一样,进入收费高速的时候拿票,离开收费高速的时候缴费。
 
开始不懂,为何进入收费高速的时候要拿这么一张名片,差点把它丢弃,原来这个就是人家的收据,凭这个计算里程数。
 
高速上没什么车,当地人开车都很迅猛,虽然限速100公里/小时,但几乎每一辆车都在时速140以上。
 
前方出现一片蔚蓝的大海。这就是亚得里亚海!
 

海边明珠--扎达尔就在我们眼前。

扎达尔(Zadar)西临亚得里亚海,它是达尔马提亚的重镇,也是克罗地亚最古老的城市。2017年,这儿成为克罗地亚第四个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老城(前三个分别是特罗吉尔,斯普利特和杜布罗夫尼克),这四个世遗古城,我们会逐一探访。

扎达尔的历史长达3000年。自从屋大维在这儿建市以后,扎达尔一路经过古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阿拉伯帝国,威尼斯共和国,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奥匈帝国,一战二战被意大利吞并,二战后又加盟前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再经历波黑战争,现在成了独立的克罗地亚的一部分。
 
站在亚得里亚海滨,看着眼前蔚蓝的大海,我在想,扎达尔所处的位置真是得天独厚,但也正是这种得天独厚,才一次又一次地次勾起了不同强权觊觎的眼神。
 
有海,就有浪漫,有浪漫,怎么可以没有音乐。微风扑面,海浪声声。我们站在琴键上,眺望大海。。。
 

这不是附庸风雅,这个地方就是扎达尔著名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海风琴。

海风琴(Sea Organ) -- 2005年由设计师Nikola Basic设计,扎达尔人在海边建造了世上独一无二的阶梯风琴,它长约70米,35根口径各异长短不一的管子被平行植入海中,每当海浪涌入管中就会奏出不同的声调和音符,全年无休的演奏音乐。

坐在这儿,耳边传来海浪拍打海风琴而发出的呜鸣,如梦似幻。
 
 
从空中看过去,海风琴的那些阶梯就像洁白的琴键,只是演奏它的是碧蓝的海水......
 
Nikola Basic在海风琴旁边还设计了一个“向太阳致敬”(Greeting to the Sun),它由300块太阳能板组成,白天收集太阳能,晚上太阳能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想象着夕阳下的这一幕......
 

扎达尔不大,但停车却非常麻烦。停车位不难找,但就是找不到停车咪表。小城的午后,路上行人稀少,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路过的警察,对方给了一个号码,说发个短信就成,可是短信发过以后回复的却是完全不懂的克罗地亚语。

想着那年在西班牙塞哥维亚因为停车问题,被罚80欧的教训还在心里隐隐作痛,还是小心为妙。终于找到咪表,可是却不接受信用卡,再去找店家换来硬币,总是折腾好了。迈步走入宁静的小城。

 

扎达尔小城不大,却保留了14座大大小小的教堂。

从罗马统治的早期开始,扎达尔便获得了罗马城市的地位。基督教在古罗马兴起以后,公元3世纪末,扎达尔已经有了自己的主教。那时候扎达尔拥有一万左右的居民。西罗马灭亡以后,这儿成为了东哥特王国的一部分。在东哥特野蛮的统治下,那时的扎达尔一片萧条。

536年,东罗马帝国皇帝查士丁尼一世开始了重新占领这片原属西罗马帝国领土的战役,553年扎达尔被东罗马帝国占领。

小城的道路由大理石铺就,千百年来无数过客人来人往,把石板路磨得光滑如镜。
 
1202年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前往巴勒斯坦,当时十字军求助于威尼斯舰队将他们运送至埃及,而他们又没有带够路费,因此威尼斯鼓动他们围攻扎达尔,在经历了顽强的抵抗以后,扎达尔仍然被攻克,并遭到巨大的破坏,城市的人口逃到周边地区。
 
 
圣阿纳斯塔西亚教堂及钟楼(St. Anastasia Cathedral and Bell Towe),是整个达尔马提亚地区最大的教堂,始建于公元4世纪,在1202年的那次十字军围困期间被毁,其后又多次重建。
 
这座教堂也是天主教扎达尔总教区的主教座堂,已经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文化遗产暂定名单之中。
 
 
圣吉索刚教堂(Church of Saint Chrysogonu),由3个华丽半圆形建筑构成的后殿,是典型的罗马式风格教堂,以扎达尔守护神命名。
 
走在扎达尔的街道上,仿佛回到了意大利,满满的罗马风情。其实自从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以后,罗马古城就沦于蛮族之手,其后罗马历尽哥特人,伦巴第人,诺曼人,法兰克人......如今的意大利罗马,大概已经没有什么人敢于自称自己是古罗马人的后代了吧,倒是扎达尔这样的小城,和古罗马的联系一直持续到500多年前的东罗马,也许在这儿感受到的古罗马意蕴更加纯粹吧。
 
圣多纳特教堂(Church of St Donatus),可以算是扎达尔最著名的建筑了,它在城内现存14座教堂中享有特殊地位。9世纪建成,15世纪重修,现在作为音乐厅使用。
 
这座曾经的教堂建于古罗马遗址之上,这种日耳曼风格与经典地中海风格、基督教风格的融合而形成的前罗马式建筑,在我们一路走来的旅途当中,倒是很少见过。
 
拾级而上。
 
站在二楼往下看,建筑空间感非常好。
 
只是相对于其它天主教堂,耶稣,圣母高高在上的风格,我很难设想在这样的地方,人们如何做礼拜和祈祷。
 
走得越多,越发觉自己的无知。经常听到这么一句话: 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其实,把贫穷改成无知应该更妥帖。
 
 
教堂前的废墟是古罗马宫殿遗址。据说这是亚得里亚海东海岸最大的古罗马广场,它是古罗马帝国第一任皇帝屋大维亲自操刀建设的。
 
 
 
只可惜千年时间,昔日古罗马辉煌不再,徒留断垣残壁。
 
这些石刻铭文来自公元三世纪。
 
 
不知不觉饿了,来一客海鲜披萨吧。
 
和北美的披萨相比,这儿的披萨面饼很薄,但混杂着各式海鲜的toppings 味道非常浓郁。
 
 
五井广场(Five Wells Square),是十六世纪当时的威尼斯人为抵御土耳其人进攻而挖掘的一字排开的五口大井,故以此命名为五井广场。
 
 
 
 
现在这五口井大概都已经干涸了吧,每一个井口都覆盖起来。
 
 

有城池,自然要有城门。

这座雕刻精美的城门称为陆之门(Land Gate),因为是昔日通往老城半岛的唯一陆路的大门而得名。它是威尼斯人于1543年修建的城门,城门中央的飞天圣马可石狮子雕像,显示着威尼斯的统治。石狮子底下则是守护神的骑马雕像,守护着扎达尔的历史。

 
扎达尔这座城市的生命力极强,二战中这儿是意大利占领区,从而遭到盟军多次地毯式轰炸。城市的许多地标性建筑和许多世纪的老建筑和艺术品也被破坏,大量的平民逃离了城市。
 
二战以后,扎达尔加入前南斯拉夫,城市得到了迅速的发展。但铁托去世后,前南斯拉夫很快陷入内战。在克罗地亚宣布独立后,塞尔维亚克拉伊纳共和国的军队与南斯拉夫人民军聚集在城市,在试图控制整个北达尔马提亚地区的海岸91行动(Operacija Obala-91)中,扎达尔再次遭到了炮击,虽然战争的强度远低于杜布罗夫尼克,但一些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的建筑和房屋也遭到损坏。
二十多年过去了,现在这儿再也看不到一丝战争的痕迹了。希望这座美丽的小城永远保持这样的宁静。
 
通往陆地的是陆之门,通向大海的则是海之门(Sea Gate)了。这座城门修建于1573年,当时是为了庆祝威尼斯在勒班陀战役(Lepanto)对土耳其人的胜利。 
 
 
虽然相比于陆之门,海之门比较朴素,但是透过门洞看过去的风景,却更有活力。
 
 
我们在扎达尔租住的是离市中心很近的一座小院。主人在前院,我们在后院。
 
主人非常热心,给我们介绍了扎达尔几家最好的餐馆。
 
在住处小憩片刻,不知不觉夕阳西下。迎着落日,我们走向海边。
 
扎达尔小城被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色。
 
此时大概只有无人机才能展现这个小城的美丽。
 
“向太阳致敬”的广场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海风琴的台阶上也是如此,大家不约而同地来此,只是因为这儿是亚得里亚海观日落的最佳之处。
 
 
 
 
这么多年,走了这么多地方,看过无数次日落,但在扎达尔的这个傍晚,却是让我最感动的一次。
 
 
千百年来,多少人来了又走,大家都只是这个世界的匆匆过客,我们也终将离去,只希望多少年后,我们的那些后代来到这儿,他们眼前的落日会依然如我们现在这样美丽...
 
 

那晚也有一点小小的遗憾,不知为何,”向太阳致敬“的太阳能板广场没有对外开放,父子俩早早地飞起无人机,悬停在高空,准备拍摄人们在广场上翩翩起舞的美丽剪影,结果大家只能围着栏杆看一场差强人意的灯光秀。

离开海风琴的时候已经11点多了,我们前往房东推荐的扎达尔最好的餐馆之一。
 
坐在月光下的古罗马广场。
 
一扎扎达尔生啤。
 
一大盘生猛海鲜。
 
人生至此,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这是父子俩在扎达尔拍摄的一段航拍视频。扎达尔上空大部分区域都是禁飞区,但海风琴附近可以飞行,于是无人机贴着禁飞区飞了一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生动细腻的文笔,丰富多彩的图片,把扎达尔描绘得栩栩如生,勾起我数月前的美好回忆。谢谢!
多伦多小珂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胖我的' 的评论 : 谢谢点评。
多伦多小珂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这是我表述不严密之处。应该是公元前168年左右,伊利里亚之战结束,古罗马把伊利里亚变成了它的海外行省之一。公元前45年左右,凯撒在罗马内战中胜利,正式把伊利里亚并入古罗马。再次谢谢你的仔细!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有历史就有故事看。有点疑惑啊,凯撒的罗马帝国公元前50年攻占的英国,你这里的凯撒是公元前150年,时间上不知哪个是
我胖我的 回复 悄悄话 真美,赞!谢谢博主分享这么宝贵的经历!那一袭黄裙很漂亮。

“千百年来,多少人来了又走,大家都只是这个世界的匆匆过客,我们也终将离去,只希望多少年后,我们的那些后代来到这儿,他们眼前的落日会依然如我们现在这样美丽...”

博主的话让我感动!巴尔干经历了太多的战火,人类经历了太多的杀戮,希望和平能成为全世界共同的追求。
19428182 回复 悄悄话 We had same bad experience in Zadar, where we got the only parking ticket during the one month trip in the past Yugoslavia.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