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流长

淙淙溪水,源远流长,驻足芳园,滋润心田。
个人资料
小溪姐姐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那个似曾相识的酷夏- 读博有感

(2019-08-07 13:50:15) 下一个

上星期读了来自,有着世界著名歌剧院,蓝山三姐妹峰,袋鼠树熊,蓝楹花的澳洲悉尼博友‘南岛水鸟’的佳作“ 改编《三家巷》,想不到的惊艳”。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68280/201907/31347.html

读毕,端详着那眼熟而又陌生的几款《三家巷》的封面,好像一下子身心就穿越,回到了那个骄阳似火,蝉声齐鸣的夏天。这是在城里读博的妙处之一,读着读着就产生了共鸣,滞怠的脑细胞就活跃了起来。。。因为懒, 一直没有提笔。懒也是退休后可以随时享受的一种奢侈,当然只能偶尔为之。然而经过了上个周末,觉得有必要写写那些与今似曽相识的人与事。。。

那是个久远的酷夏,我中学初二暑假大考临近前的一个午休,校园里静悄悄的,师生们都在抓紧时间午睡,好有精神下午上课。我拿着一本苏联小说《勇敢》,从初二小楼里溜出来(我那届是十个班,坐满一栋小二楼)绕过十几张嗮得滚烫冒烟的水泥乒乓球桌,快步走进校园里那有着大飞檐,大红门,气势非凡的青砖四层教学主楼,当年我读的中学是市重点中学之一,49年后,南京第一座新建的初高中完全中学。虽排名并不在前三,但学校这建于五十年代中的教学主楼,无论在设计,质量,面积,美观等各方面都可以说是南京甚至全江苏省中学建筑之冠呢。

我匆匆走进主楼一楼的校图书馆,顿感清凉。图书馆不大,也就是相连的两个不大的房间。沿墙的书架上,书名朝外,按分类竖立摆放着,密密匝匝,整整齐齐的天文史地,文学小说诗歌等书籍。负责校图书馆的韩老先生一如既往地,坐在靠近门口的小桌子上,在忙着登记新书或整理图书卡,借书证。。。这位沉默寡言, 个子小小,头发斑白的老先生,无论坐着,站着,或走路都是腰背毕挺, 自有着一种特殊的气质和风度。

记得我考进中学开学第一天,报到新班,排好坐位后,就陪我的新同桌那个文静的大眼睛女孩儿‘俊’一起到校图书馆办图书证。我有样学样,跟着‘俊’也给自己办了张图书证。‘俊’借了本厚厚的《青春之歌》,当然我也不能掉份儿,可我在书架间转来转去,东摸西看,就是不知道自己想借什么书。我上学早,比小学和中学里同班同学小了一岁多,现在想起来,小时候可能还有点多动症。童年的我,衣食无忧,除了玩儿,别的都不用心,即使上了中学,心智好像还是晚熟。韩老先生正在书架间整理书,对我看了看,就抽了一本好像叫《北斗星》的苏联青少年翻译小说放在我手里。对我说了句“从头往下,一页页看,不要跳着看”。当时很觉奇怪,这老先生怎么会一说一个准,难道我的额头上写着‘没有耐心读书’吗?记得那次,韩老先生推荐我读的那本《北极星》很好看,是写住在俄罗斯西伯利亚,爱斯基摩青少年儿童的故事。

进了中学后,同桌 ‘俊’ 的家离我家不远,她每天吃了晚饭就到我家来作家庭作业。那个晚上,在我家饭厅的红木大八仙桌上,我和‘俊’各据一边,作完了家庭作业(大约一小时不到)约晚上8点左右,’俊’就从她那收拾得有条有理的花布书包(她母亲教她,自己缝的)里,抽出《青春之歌》,静静地埋头读起来。我也在我那乱七八糟的大篓子里(同学给我的大书包起的绰号),从七七八八的书本,一副乒乓球拍和俩乒乓球,还有一卷跳绳,再加放学后在校门口小店里,买了咬了一半的油球中,找出我那本《北极星》,翻了几页,就猫抓心似的,急着要翻到后面看结尾。就听‘俊’头也不抬,轻轻地说,“小溪,记得韩老师说不要跳着看呢”。我不好意思,就老老实实,一页接一页往下看。大概到了9:15PM,‘俊’就收拾好书包回家去。就这样,在接下来的每个晚上,作完作业后的一小时左右里,在‘俊’的监督下,我总算有生以来,第一次没有跳页,从头到尾,一页页读完了那本中篇小说《北极星》。

那个午休,我去校图书馆还书,韩老先生接了书,把我的借书证找出来,还给我后,就接着登记新书。在他已经登记好,还没有上架的新书里,我一眼看见欧阳山的《三家巷》,和续集《苦斗》,沈从文的《边城》还有艾芜的《南行记》。我把《三家巷》拿起来,随手翻到一页,闻到一股新书的油墨香气,眼睛一扫就读到这几句“却巧这时候周炳刚冲过凉,打着赤膊,穿着牛头裤,从家里走出来。区桃往下一掉,不歪,不斜,恰好掉进周炳的怀里。。。于是两双木屐一同发出踢哩塔啦的细碎响声,跑进了周家大门,把何、陈两位老爷甩在冷冷清清的巷子当中”。那时的我,似乎长大成熟多了,已经不喜欢青少年读物了,看到描写青年男女的字句,心也会不由地砰砰两跳了!更是好奇,这厚厚一本书说的是个什么样的故事呢? 得借来看看。正想着要把手里的借书证递给韩老先生,下午上课的预备铃响了,就听韩老先生说 “过两天大考完了,再来借吧,书总在这里的”。我说 “好”,就扭头冲出图书馆,在临跑出主楼前,还停了两秒,想到下个学期,升级到初三了,就要搬进主楼来上课了,心中一阵欢喜,于是向着初二小楼飞奔而去。

很快那个夏天的大考结束了,我和 ‘俊’都考出了我们最好的成绩,记得我和‘俊’的代数都考了100分。我们那个班的期末数学平均分,是学校初二年级十个班里最高的,因为我们班有位二十几岁,整天穿得花枝招展,漂亮的印尼华侨,数学班主任谢老师。她讲课简单明了,易懂还生动,上她的课,学不好都难。后来在美国转专业学西方财会,其原理就是一个 Asset = Liability + Equity 的代数方程式。我学得那可真叫个得手应心,令美国同学怵头的初,中,高级的Financial Accounting 都能全A拿下,还因此获得奖学金。现在回想起来,真是要感谢中学恩师谢老师为我打下的扎实代数基础。

暑假刚开始的头几天,我就怂恿‘俊’和我一起把所有的暑假作业在几天内都赶着完成了。当我把那装满教科书和暑假作业的‘大篓子’书包甩到家里三层阁楼的书架上时,我心里想着,这是最后一个可以不烦读书,尽兴玩耍的暑假,等我再来拿书包,就是开学上初三了,心里默念,希望初三的班主任仍旧是谢老师,还暗下决心,下学期上初三后,一定要认真读书,准备考上好高中(至少是本校高中)。

暑假里,我计划着要和 ‘俊’先去校图书馆,我借《三家巷》,她借《边城》,两人好轮换着看,(暑假里,校图书馆只定期开放几次)要约‘俊’晚上一起去玄武湖菱州,看几场露天电影,再一块儿去五台山游泳池,教她学游泳。。。

然而那个时候,我怎么也没想到。。后来的事实是,我再没有去过校图书馆,再没有读过《三家巷》。再没有升级到初三,没有搬进主楼去上课。也再没有中学班主任,我那大篓子’书包睡十年,积满尘。。因为。。几天后,文化大革命就爆发了。。。

而那位对我说过“书总是在的”韩老先生却在那个夏天,“要武嘛”的红八月里,一个血腥酷热的夜晚,那些自认为血统高贵的红卫兵(也就是,不久前还从他手里借过中外名著,诗歌小说的莘莘学子们),在那座数星期前,还是书声朗朗,气度轩昂的教学主楼里,活活地打死了。。。同夜,还有学校另一位教高中语文,口碑很好的孙老师也被校红卫兵们活活打死了,还有一位教体育的夏老师在被毒打后,回到礼堂后面,教工住校宿舍里,不堪,上吊自杀了。。。

《圣经 旧约 传道书》第一章第九节“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请为美国上个血腥周末里,在德州和俄州,由两位失去人性的年轻枪手,丧心病狂发动的两场邪恶暴行中,被杀戮失去生命的三十多位无辜百姓,还有几十位伤者,极其他们的家庭献上祷告。邪恶和暴行绝不能,也不会取代爱,正义,善良和光明!

博主已关闭评论

Have a Good Day ,谢谢您的阅读和时间,原创拙文,请勿转载,Thanks again

如您有时间,请点击以下下链接,静心聆听欣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oPsgJ2I_zo

The Best of Paganini     4,291,766 views

小溪随拍,与文章无关(无任何摄影技巧含量,只为自己记录存档~上帝创造大自然和生命的神奇,和自己心怡喜爱的瞬间 )羚羊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