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评说

版权说明:欢迎非商业赢利目的转载转贴我的文章。转载转贴时请注明唵啊吽笔名和博客链接。
个人资料
唵啊吽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清官难断家务事:中国不宜介入巴以和谈

(2014-07-28 02:45:03) 下一个

2104612日,三个以色列少年在西岸失踪,以色列指责是哈马斯所为,进入西岸进行搜索。620日,在搜索过程中,以色列在岸击西毙一名15岁的巴勒斯坦少年。到630日以色列找到三具以色列少年的尸体的时候,以色列已经在搜索过程中击毙6名巴勒斯坦人,逮捕400巴勒斯坦人。在西岸找到三具尸体以后,以色列就对加沙展开空袭,轰炸34处目标。几个圣战组织,包括基地组织,都宣称对杀害三名以色列少年负责,而哈马斯一直否认绑架以色列少年。但是,以色列坚持是哈马斯所为,坚持轰炸加沙。72日,三个以色列死难儿童下葬那天,一名16岁的巴勒斯坦儿童在耶路撒冷被活埋,哈马斯开始从加沙往以色列发火箭,以色列空袭还以颜色,击毙至少9名哈马斯成员。77日,以色列宣布要对加沙展开“自卫”行动。到720日止,加沙地带至少已经有1千名巴勒斯坦人被以色列击毙、6千名被击伤。723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要调查以色列在加沙地带的战争罪行,29个国家投票赞成,被美国一票否决。

 

面对巴以冲突的新一步升级,最近在网上看到一个网贴,说有分析家建议北京介入巴以调停,认为美国已经无法阻止巴以冲突了,就是一个中国显示大国责任的机会了。笔者则认为万万不可。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都是一神教,都反对中国的世俗社会,都认为中国没有“宗教自由”。而且,如今巴勒斯坦和以色列都认同西方民主制度,都反对中国“专制”制度。要做调停人,必需要被调停双方认可认为有权威,对吧?双方都和美国是一神教,双方都认可美国提出的西方民主制度,美国做调停人是必然的。这是一神教社会的内部事务,不可能让世俗中国来调停。这是西方民主国家内部事务,不可能让所谓“集权国家”中国来调停。

 

巴勒斯坦其实是阿拉伯人的一支,而阿拉伯人和以色列人都是闪米特人,奇怪的是如果你站在巴勒斯坦人立场指责以色列,会被说为是对闪米特人的种族歧视。说白了,巴以冲突是闪米特族人内部冲突,是兄弟之间的骨肉相煎,犯不着外人干预。所以,中国只能口头上支持正义,只能停留在声援正义,而不能有任何实质介入。尽管中国在中东也有石油利益,但是,保护中国中国石油利益的方法不是调节巴以冲突,恰恰相反,只有避免实质介入巴以“和平进程”才能要到国际石油市场价格。中国有东突之虞,反对恐怖主义,以色列是中国盟友;反对霸权主义,巴勒斯坦是中国的盟友,因此,巴以双方都应该是中国的朋友。然而,如果一旦落入“调解”圈套,搞不好巴以两个都变成中国的敌人,因为中国没有这个调解人身份,因为中国的信仰和制度都不被巴以双方认同。

 

巴以冲突本来就是美国设的一个局,巴以冲突决无和解之可能,巴以冲突是美国得以在中东保留军事存在、保障美国在苏伊士运河的利益和中东石油利益的需要。欧亚大陆动乱是维护美国“优良投资环境“的需要。巴以冲突为什么无法解决?因为这是一神教内部冲突,耶路撒冷是伊斯兰教、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共同圣地。美国提出的民主和解两国方案绝对无法实施,因为耶路撒冷不能像柏林那样分成东西两个柏林,因为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圣地是同一地点,不可分割。小布什说民主国家是和平的国家,实行西方民主了就和平了,这就是美国设计的和平进程。阿拉伯之春埃及民主选举后和平了吗?没有,是回复了军事独裁以后才得以和平。伊拉克被美国推行民主十年了,和平了吗?没有。如今伊拉克面临分裂成库尔德、逊尼、和什叶派三个国家,面对伊拉克黎凡特哈里发的肆虐,美国不动一个指头,以色列可以空袭加沙哈马斯,美国就拒绝空袭伊拉克黎凡特组织。美国的理由是除非伊拉克成立包容各方势力的政府。西方民主选举如何包容各方?伊拉克就是什叶派占多数,选举就是什叶派上台,有如埃及选举是穆斯林兄弟会上台一样,democracy在西方就是“多数”的意思,更何况美国占领伊拉克的时候就禁止了萨达姆的复兴党参见竞选,复兴党是逊尼派最大的党派,如今美国要求马利基政府包容各方怎么可能?如果要包容各方,就得采纳中国的政治协商机制,而不是西方投票选举制度。乌克兰几度颜色革命,政府包容东西两方了吗?没有。如今乌克兰陷入内战。科索沃是怎么独立的?民主选举后不能包容各方,结果闹公投独立。西方民主制度是不包容的制度。自从苏东剧变以来,世界增加了34个国家,都是西方民主选举制度分裂出来的国家。苏联解体变成15个国家,南斯拉夫民主选举变成6个国家,苏丹民主选举变成两个国家,伊拉克眼看就变成3个国家,乌克兰也很可能变成东西两个国家。美国提出两个“民主”国方案解决巴以冲突,而哈马斯恰恰是是2006年在“国际社会”监督下完美选举上台的,哈马斯原来就是西方培植的挖法塔赫墙角的组织,就和基地组织原来就是西方培植抗击苏联的一样。结果2006年按照完美的西方选举程序和平有序地投票选举哈马斯上台以后,西方立刻把哈马斯打成恐怖组织。20146月初也是哈马斯和法塔赫和解成立联合政府后立刻发生了巴以冲突升级,以色列此举有制造严重事端再次撕裂鹰派哈马斯和鸽派法塔赫的瓜田李下之嫌。西方民主制度就是用了分裂巴勒斯坦的。

 

美国绝对不是没有能力解决巴以冲突,而是美国需要巴以冲突。古巴没有像越南那样在墨西哥湾钻石油并且骚扰美国在墨西哥湾转石油,墨西哥也没有向日本钓鱼岛那样把加州土地购买国有化。美国没有边境摩擦,美国每年以十亿计的军火无偿援助以色列,美国一直给埃及军方援助,只是在埃及军方推翻民选总统时停止了援助,而20146月又恢复援助埃及军方,在巴以冲突升级前就给了埃及5.7亿的援助(如果美国给埃及民选政府5.7亿援助,埃及民选政府能倒台吗?)。中国周边日菲越挑衅还没摆平有什么能力去调解巴以冲突?如果鼓动中国去淌巴以浑水,就是往美国设的局里边钻,让西方舆论和网络水军有借口鼓动东突在新疆闹事。不管中国如何秉持公正,美国只要高调赞扬中国和美国站在以色列一边,网络水军就可以鼓动新疆骚乱。

 

今天国际意识形态格局,基本是三大意识形态。基督教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伊斯兰意识形态,中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基督教资本主义意识形态是是国际政治保守势力,保护垄断资本的既得利益。伊斯兰意识形态是反动势力,是恢复政教合一哈里发制度的历史倒退势力,是没有前途的势力。中国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国际政治中进步的势力,引领人类发展的方向。在反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阵线上,极端伊斯兰和基督教资本主义是联盟,是反华联盟;在反恐上,中国和美国是联盟;在反霸上,中国和穆斯林世界是联盟。这就是今天国际政治中意识形态的三国演义。巴以冲突具体上是伊斯兰教和犹太教的冲突,可以归类为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冲突,因为西方基督教基本站在以色列一方。在解决新疆疆独问题之前,中国绝对没有能力解决巴以冲突。对待巴以冲突,中国首先是要解决国内伊斯兰教和地下教会问题,如果国内东突和地下教会问题中国都解决不了,中国就没有公信力解决巴以问题的伊斯兰和犹太教冲突。中国也是一神教,中国的一神教与西方一神教不同,中国认准善是一个理,无论什么宗教,只要劝善就是佛,就是真人,就是圣人,就是天使。中国的一神教就是“一”,就是天道,中国人认为万法归一,万宗不离其一。中国的一神教才是包容的宗教。中国解决巴以冲突的途径,首先是解决国内宗教问题和民族问题,在国内构建个宗教包容的交流平台,然后把宗教包容和解互相尊敬、相互学习交流的和祥气氛随着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发展而从中亚扩散出去,最终影响巴以和平进程。而如今,中国对待巴以冲突,只能对事不对人,一事一议,这次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投票调查以色列加沙战争罪,是正确姿态。中国国际上对巴以问题表态只能站在每个事件正义一方,而不能站在巴以任何一方。同样的,乌克兰是一神教内部冲突,是天主教和东正教冲突,中国也只能就事论事,不可选边站队。一神教之间冲突,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用的是一样的逻辑,都宣称要信仰自由,但都坚持自己的上帝是真神、对方的上帝是撒旦。用儒家逻辑去调解一神教逻辑只能是鸡同鸭讲、对牛弹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zhangood 回复 悄悄话 说的非常正确!作为调停人,必须是当事双方都认可的,否则都是无稽之谈!什么"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都不靠谱!
晴天好啊 回复 悄悄话 写的挺好。
巴以冲突的目的方面:巴以冲突本质是化冲突,是宗教冲突,中国没法儿选边。
但是,在冲突的形式/手段上,中国可以选边,谴责任何恐怖主义行为。
鸽哨 回复 悄悄话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以国内事务为借口,在国际事务上一味的避重就轻,毫无担当,仅以己利为重,不可推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