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评说

版权说明:欢迎非商业赢利目的转载转贴我的文章。转载转贴时请注明唵啊吽笔名和博客链接。
个人资料
唵啊吽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二十二) 自由离人类越来越远

(2006-09-26 21:35:49) 下一个

经济学中有一个术语,叫做外部效应,即一方或双方决定的事情,会影响到不知情的第三方,而且被影响的人无法控制该事情的整个决策过程。

 

如发达国家人开汽车,释放的二氧化碳使得全球变暖,这个外部效应,发展中国家不开车的人也受到影响,而且受到的影响最大,因为如果因此而引发了环境灾难,最先遭殃的反倒是发展中国家。如果地球资源枯竭,最先被饿死的还是发展中国家人民,而不是发达国家人民。

 

自然经济那种“井水不犯河水”和“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那样的互不干涉的各自自由自在环境已经不复存在。因为人类都在一个全球性物质循环的内,每个人以其社会赋予他的权力和能力影响流经人类社会的物质循环不可避免地要波及共享这一物质循环的其他分子,无论这其他分子属于人类还是属于生态中其他物种。

 

为了维持和控制流经人类的复杂的物质循环,人类需要越来越严密的社会主组织,一个越来越复杂的行为规范,一个强制性的政治结构。但今天这种强制性全球政治结构,却表现为军备竞赛和连绵不断的战争。战争就是强制手段,国际战争强制全球物质循环的方式,强制一种贸易秩序,强制石油的开采、分配和使用方式。在这一个强大的强制系统中间,个人的自由基本是空谈。如果你在巴格达街上碰上自杀炸弹,你的性命就终结于一个看似于你毫不相干的人的手中。在这一事件上,你的生存自由,与中东人控制石油的自由发生了冲突,与美国人燃烧石油的自由发生了冲突,而且地球就那么小,即便你想像“苛政猛于虎”故事里那户人家那样躲到深山里,你也未必能够找到合法的去处。即便作为个人你可以躲过灾难,但从统计意义上来说,伊拉克每天就有上百人死于非命,总有人躲不开炸弹和子弹。

 

由于处于一个全球性物质循环之中,使得对资源有决策权的个人和团体拨款避免地产生外部效应。如果你不产生外部效应影响到你不认识的人,你就是被不相干的人的外部效应所左右。人类物质文明进步了,其进步就是吸纳越来越多和越来越复杂的物质循环,个人能够左右这一物质循环的能力也相应地下降,个人只是作为社会一分子,以整体人类社会的共同力量左右物质循环。所以,今天物质充分丰富,但个人极端无奈,如果个人有自由发展空间,谁愿意做自杀炸弹呢?在这个庞大的人类社会机器中,个人是如此无助,以致自杀、滥杀、醺酒、吸毒等无视自身和他人生命的颓废社会现象在现代社会中层出不穷。

 

马克思说这是人类的异化,人类创造了文明社会,但这个文明社会异化于人类,主宰人类,不受人类控制。人类想要和平,但文明社会就是战争不断。人类想要自由,但为失业、饥饿、战争困扰的人就难以摆脱这些困境。人类的异化,与文明进步吸纳的物质循环复杂程度成正比。物质循环越复杂,社会对个人行为的规范就越多。

 

人类今天控制全球物质循环的制度,叫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可以最佳配置资源,前提是商业合同的实施不产生外部效应。市场经济给个人极大的自由,其隐含的后果是你选择错了,你就会被挤出物质循环之外,就会失业乃至流落街头。由于外部效应,社会不可能给与个人无条件的自由。由于自由选择的后果的不确定性,伴随个人自由的是恐惧、压力和无奈。我们今天个人的自由,不是经济学中假设的偏好取舍的自由,而是在众多选择中赌一把运气的恐惧自由,在结局可能好也可能坏的无限种可能中选一个不确定的方向。如果你流落街头,那是你自由选择的结果,这种自由不是在几个好的结果中选一个自己的偏好。对于巴格达人,你或许可以选择萨达姆专制下的生活,或者选择一个每天有街头炸弹的民主生活,这是在两个坏的结果中选择一个可以忍受的,我不知道这种选择权利是否能称得上自由,但是,即便这样的权利,巴格达人也没有,美国人为他们做出了选择,巴格达人只能承受美国民主的外部效应。

 

人类吸纳的物质循环复杂了,人类要为此有更严密和谐的社会主组织和政治结构,东方的集体主义精神是整合国际秩序的宝贵文化资源。中国的对外政策也体现了双赢互利,共享全球化的精神。如果说美国害怕中国的软实力,那只能说明中国古老文化顺应今天全球化潮流。集体主义精神在于认为整体利益高于个体利益,与文明进步吸纳的复杂物质循环相适应。幸福是对生活期望的一种满足。集体主义精神是现代物质文明下幸福生活的根本。人类整体对世界物质循环的控制需要有集体主义精神。没有人类整体意志,就无法应对人类面临的共同环境问题。

 

如今的世界规则,是按发达国家的自由意志建立的,WTOIMF等等,只要发达国家觉得需要其规则就会被修改。大部分国际法,都是发达国家用来约束发展中国家的,而发达国家自身却有退出协议的自由。在强外部效应作用下,对世界财富支配能力高的人的自由,就是发展中国家的不自由。自由被当今掌握和控制国际资源的人大力提倡,以便他们可以不顾及他们的外部效应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而任意行事。

 

崇尚个人自由,实际上只是西方少数国家维持其占有全球物质循环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在全球物质循环的人类社会中,个人自由至上是空想。美国维护其自由民主生活的外部效应就是中东不得已的战争和南方无奈的贫困。物质循环是全球范围的物质循环,人类社会也应该是全球范围的秩序,这一秩序要求个人、个别集团、个别国家的自由要以人类利益和全球物质循环的维持为限度。今天国际秩序不是自由少了,而是国际主义少了。一个世界最富有的国家,军事力量最强的国家,消费世界最终产品最多的国家,在世界范围内到处挑起战争,高举的是“为了民主自由而战”的旗帜。人们不禁要问,究竟谁防碍了谁的自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杨子 回复 悄悄话 这个社会遵循的就是强者的逻辑。
强者的霸道行为越来越赤裸裸。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