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个人资料
正文

欧洲的祖宗:希腊(6)-文明的相依

(2020-02-02 06:50:41) 下一个

如果有一本书,在我刚翻开之际,就不忍释卷;如果有一处风景,在我未离开之时,就开始思念;如果有一种颜色,在我刚看见之始,就永留心间,那一定在圣托里尼岛的沿海步道(Santorini Cliff Trail)。澄澈的蓝天,幽蓝的海水,湛蓝的教堂圆顶,就是在蓝色的空间里翻开的一本书,就是在白纱飘动处的绝美风景,就是怎么看也看不够的人间天堂。

是万千风情的爱琴海,成就了这人间天堂。爱琴海中一片片能让灵魂安放的墨蓝,就像是上帝深沉而温柔的眼波。可谁会想到,今天从费拉小镇到伊亚小镇步道上的幽蓝,是因为上帝3500多年前的震怒。上帝的震怒,成就了今天美如画的圣托里尼岛,却毁掉了欧洲最早的米诺斯文明。

圣托里尼岛

圣托里尼岛

“小蓝蓝”

“小蓝蓝”

作为一个火山岛,虽然圣岛在历史上发生了数不胜数的火山喷发,却没有一次像公元前1600年左右的火山爆发具有毁灭性。那次爆发,或许是一万年来最大的一次,被称为"晚青铜器时期的火山爆发"(Late Bronze Age Eruption)。这场火山喷发,把高山抹平,把最初的圆形岛屿炸飞,威力相当于轰炸广岛原子弹爆炸威力的4000倍,几千里外都能听到巨响。上千亿顿的火山灰遮天蔽日,飘到了北极和格陵兰岛,全球降温,第二年没有夏天,满世界饥荒瘟疫。而随之而来的地震更是引起了高达九米的海啸,波涛汹涌地冲向欧洲文明的发源地-离之70英里外的克里特岛,充满艺术气息的米诺斯文明被毁于一旦。

大自然的无边威力,让“人定胜天”成为一个无知的笑话。灾难过后,火山灰和沉积物经过几千年的变迁,形成了今天环绕火山口的月牙形圣托里尼岛,也形成了岛内的各色沙滩。我们在烟雨濛濛中,在朗朗晴空下,去追逐地中海中的浪,去感受地中海中的风,去寻觅爱琴海中消失的米诺斯文明。

圣托里尼岛

圣托里尼岛

“小蓝蓝”

“小蓝蓝”

离开被月牙环抱的悬崖步道,那可以让我们编织出无数梦想的美景也消失了踪迹。开出费拉小镇,圣托里尼岛破得像荒野,没有几条好路,想环岛自驾都不可能,一点儿也不像柏拉图笔下的自由之地。不过,沿途时不时出现的“小蓝蓝”和我最爱的Tiffany蓝带给了我们一丝惊喜,这让我们在连红绿灯和高速公路都没有的途中略感欣慰。

与面对火山口的步道不同,卡马利黑沙滩(Kamari Beach)和佩里萨海滩(Perissa beach)在圣岛的最东端,离火山口最远。虽然这两处直线距离很近,但没有直达的路,要绕很大的圈儿才能到另一处。在冰岛我们见过了太多的黑沙滩,这两个也是由火山喷发的岩浆石形成的黑沙滩一点儿也不出奇。不过,这里的浪却让我们见识到了上帝凌厉的目光。那云翻浪涌,像是奥德修斯史诗般的归途,而圣岛灯塔(Akrotiri light house)下的风急浪高,像是阿喀琉斯的冲冠一怒。站在灯塔旁的悬崖上,感觉那风随时会把我们卷入汹涌的波浪中。

卡马利黑沙滩

佩里萨海滩

圣岛灯塔

在红沙滩(Red Beach),上帝又换回了对圣托里尼宠爱的眼光。虽然这里的沙子并不细腻,但因富含铁物质而呈现火红颜色的山崖却很特别。在温柔海水的声浪中,我们站在山崖上,看云绻云舒,享受美好时光。此时,我们还没意识到,那令我们心跳的米诺斯文明,就在红沙滩的隔壁,不小心与其失之交臂。第二天,谷歌地图把我们指向了它的邻居,一片荒草地和大海,随后又指向了废弃的威尼斯城堡。为了这个远去的文明,我们不惜“三顾茅庐”。之后才发现,在迷倒无数人的圣岛,竟然埋藏着这样一个绮丽的梦。那绮丽遥远的梦,跟今天圣岛悬崖步道上的美景一样,美得不可思议,那是文明的天堂。

被称为“埋在地下庞贝”的阿克罗提利遗址(Prehistoric City of Akrotiri),跟克里特岛的米诺索斯宫同属米诺斯文明。都说云是移动的船,海是乘风的帆。从克里特岛沿着爱琴海飘来的文明之云和吹来的文明之风,为什么会在圣托里尼岛停歇,让它也像克里特岛一样,如一个睿智的老人,用一双慧眼审视着千年的世界呢?

红沙滩

红沙滩

圣托里尼岛位置

如果说克里特岛像一艘长船,横卧在爱琴海最南端,像一个大哥哥护卫着爱琴海域的诸多岛屿,那圣岛,就是第一个被“哥哥”保护的“妹妹”。独特的地理位置让它左手牵着“哥哥”克里特岛,右手拉着美神维纳斯的诞生地,离东方文明最近的塞浦路斯岛(Cpyrus Island),使东方文明像下跳棋一样越过二者而到达欧洲文明的发源地,克里特岛。当克里特岛创造出辉煌文明之时,圣岛因跟“哥哥”的亲密关系而“近水楼台先得月”,成为克里特岛与东方贸易,特别是和希腊大陆贸易的重要中转站。不仅通过航海建立了与不同地区的贸易关系,还成为青铜时代加工铜和生产高品质陶器的中心,与克里特岛手拉手,相偎相依,一起开出米诺斯文明的绚烂之花。

那么,如果克里特岛因为东部地势平坦,河流众多而具备文明生成和延续的条件,可今天的圣托里尼岛上并没有溪流,直到20世纪90年代,岛上居民用水都主要靠收集降到房顶和天井的雨水,为什么会产生令人称羡的文明呢?恐怕没有人知道。3500年前的灭顶之灾把一切都埋在了火山灰下,只留下今天幽蓝的海水。但我们在幽蓝海水旁的阿克罗提利遗迹,却可以依稀仿佛看见圣岛曾经的繁华,那是柏拉图《对话录》中富饶的亚特兰蒂斯(Atlantis)。

阿克罗提利遗址

阿克罗提利遗址

阿克罗提利遗址

阿克罗提利遗址

跟同样被火山爆发毁灭的地上庞贝不同,阿克罗提利小城被60多米的火山灰深埋在地下。与庞贝的人们在火山喷发时的猝不及防不同,这里的人们早在火山喷发前就悄悄地撤退,只留下空巷。虽然它没有庞贝的规模大,但远古文明展现出的荣华跟庞贝一样让我们惊诧。在这里,我们又看到了跟克里特岛米诺索斯宫一样在城市建设、建筑技艺和艺术领域都取得令人不可思议的米诺斯文明。因被火山灰藏在地下千余年,阿克罗提利所呈现出的文明比米诺索斯宫的还要完整。这里也有非常好的城市基础设施,精细的供水和排水系统,还建造了两层楼的水管设施,更设计出了可以抵御地震的屋顶横梁结构。同米诺索斯宫五层的建筑不同,这里出土的40栋建筑只有两、三层,却同样展现了高超的设计能力和建筑技巧。

一层是作坊和储藏室,有楼梯通往摆满各种花瓶的地下室,二楼是用来居住的套房,三楼是开阔的阳台。房屋的窗户四周和房屋转角都以彩色石头镶嵌,那令人惊叹的独特窗户设计可以让光线照射进一楼一个特殊的房间内。房间内的墙面上覆盖着各种各样与海洋有关的壁画,窗户上方的横饰则讲述着远洋航行的故事。地面上平铺着黑色的火山岩板,缝线间被漆成红色。墙壁的一侧是双开门的橱柜,柜子内侧为红色,放置着上好陶器。整个空间内,光线与色彩交相辉映,整合划一。

阿克罗提利的房屋

房屋内部储藏室

房屋内部

此房间的邻屋也点缀着壁画装饰,窗户侧壁也不例外。在这个邻屋里,居然有十分罕见的室内坐便。坐便位于墙面凹位处,由两个类似固定的凳子组成,凳子之间的空隙对准由粘土制造的垂直管道,直通城市的公共污水处理系统,跟今天的一模一样。这是怎样不可名状的史前文明呢?

房间墙壁另一侧的左门通往作坊和储藏室,右门通往二楼的卧房。卧房宽敞明亮,有很多用来制作船舶用品的织布机。此卧房跟壁画装饰的美丽套房相连,四周窗户环绕,宛如加盖屋顶的游廊,可以观赏大海的景色,这不就是今天的海景房吗?通过另一扇门,可以到达平整的阳台。在晴朗的日子里,站在阳台上,可以眺望远方的“哥哥”,克里特岛。这不就是今天别墅的雏型吗?

房屋内部

房屋内部

房屋的阳台

而最令我欣喜的,是这里多姿多彩的壁画。《春之图》、《渔夫》、《航海图》、《羚羊》、《采藏红花的女人》、《拳击少年》、《泉水》等等,都以自然为主题,有百合花开放、有燕子飞舞,有海豚畅游,充满了欢乐岛屿的气息,无不诉说着当时该城高度的艺术水平和生活情景。这让我们不禁感叹,是什么样的生活氛围,造就了这里人们丰富多彩的想象和自由奔放的精神空间,从而创造出如此色彩和谐,天真烂漫、充满自由性的作品呢?这些超出克里特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壁画真迹就保存在费拉小镇的史前博物馆(Museum of Prehistoric Thera)。

刚走进博物馆,我就喜欢上了一个游人也没有的它,安安静静,仔仔细细、从头到尾欣赏着这些令我雀跃的“自由性”。《采藏红花的女人》,肌肤滑嫩,曲线柔和,眼光纯洁,是那样轻松自在;《蓝猴》,虽是一群,却不杂乱,身态可掬,各具姿态,整个画面既有整体又有个体,既协调又美观;像用中国工笔画画出的小燕子,线条清晰,还带着笔锋,而戏水的海豚,还带着起伏的韵律;镇馆之宝,罕见的小金羊,以简驭繁,浑朴大气。一切作品都是那么无拘无束,那么让我赏心悦目。消失在天际的米诺斯文明,到底藏着多少让无法预知的密码呢?

采藏红花的女人

蓝猴

小金羊

春之图拳击少年

可惜,可惜,谁也逃不过岁月的审视。撕裂圣岛的火山喷发,终结了对多种文化吸收和融合的米诺斯文明,可是,米诺斯文明的灵魂,线性文字A却永远附着在了这块土地上,这让随后入侵的迈锡尼人(Mycenaeans)传承了米诺斯文明的香火,进化成自己的线形文字B,并逐渐发展成古希腊语言。正是这种古希腊语言将古希腊的民主、科学推理、戏剧和哲学最终推向全世界。虽然落后的迈锡尼人未能再现米诺斯文明的辉煌,但迎来了属于自己的迈锡尼文明,给了欧洲另一片明媚的蓝天。

小燕子

海豚

羚羊

烧烤用具

天平秤

路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