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正文

精致的日本(22):佛光照奈良

(2019-11-19 12:43:29) 下一个

在二战中幸存的京都和奈良虽都受唐文化潜移默化的影响,但在我们眼中,这两个历史悠久的古都却有本质的不同。京都像水,温润中充满灵性,而奈良像石,安静中透着坚韧。这坚韧,来自双目失明,六次东渡扶桑才成功的鉴真大师,来自经历无数艰难险阻前往大唐的遣唐使。是他们,让日本这个被海水千百年荡涤的岛国升起了明月,让一片蛮荒的奈良在大唐的歌声中翩翩起舞。

在奈良千年的历史画卷上,大唐的名字一定被深深镌刻之上,即使历经千万年也会熠熠生辉。虽然对唐文化的大面积移植让奈良的毛细血管中都浸透着唐风,但奈良满城青瓦的唐式寺庙,如杜牧笔下的“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却让我们直观地看到,来自唐朝的佛教文化,似日光,如月光,照耀着奈良城,使其不仅成为日本的佛教圣地,也使其因拥有无价之宝的佛像和杰出的艺术作品而成为寺院的博物馆,更让奈良长期被拥有庞大庄园领地的寺院势力所掌控,以至天皇为了摆脱寺院势力,不得已移师京都。

东大寺

东大寺

在京都的世界文化遗产中,寺庙占比不到80%,而在奈良的世界文化遗产中,寺庙占比超过80%。虽然这两个被唐风浸润的城市都“三步一寺庙”,但京都的寺庙大多有各式庭园作依托,更有很多寺庙因庭园而名满天下,这让寺庙在凝重中多了几许鲜活的灵气。但奈良的寺庙,却是以浓墨重彩的唐式建筑风格,平铺直叙地展现在你面前,用李白的一首“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去吟唱大唐的曼妙风韵。

鼎盛时期的奈良有多少唐式寺庙,没人说得清,但寺庙的布局和建筑风格却雷同。寺院的中心是正殿,正殿前有中门,都有梁思成先生描述的“伟大之斗拱,深远之檐出,屋顶和缓之斜度,稳固庄严,含有无限力量,颇足以表示当时方兴未艾之朝气。” 梁公笔下的唐式寺院格局,不仅藏在世界文化遗产的法隆寺、唐招提寺、药师寺、兴福寺和元兴寺中,也藏在另一处世界文化遗产东大寺(Todaiji Temple)里。

东大寺

东大寺

如果说法隆寺以恢弘的建筑面积开启了唐式寺庙的先河,那东大寺则把唐式寺庙推向了辉煌的顶峰。也许因为东大寺的盛名,这里成为奈良数一数二旅行团的打卡景点,以至于我们一下车,就觉得大量的游人,特别是中国人像从地底冒出来似的,而奈良神的使者,聪明的小鹿,也比兴福寺多得多。虽然我们已看过奈良无数的唐式寺庙,似乎出现了审美疲劳,可东大寺,这个完全参照唐朝最高级别寺院的规制兴建,集寺庙之大成,当年最巨大的佛教建筑群仍然带给了我们惊喜。

举日本全国之力建成的东大寺一入眼是宽约50米、高约25米的木质古朴南大门,被高大威猛的金刚力士像所守护。虽然南大门的老漆已脱落,但老旧的材质刻划出了历史的痕迹,依然显示出当年的高大气派,巍峨雄壮。南大门的正面,连接着中门的回廊环绕着大佛殿,在其前方左右矗立着两座七重宝塔,后方是僧坊围绕着的讲堂,讲堂东处配有食堂。东面的山地中座落着法华堂、二月堂,西面是戒坛院,西面最北处是转害门,西北则是正仓院。这规模庞大,不见首尾的伽蓝建筑群和雕刻及艺术文物,让东大寺一直是日本建筑史教科书中的史诗级别,也让我们依稀仿佛看到了大唐的壮丽。

东大寺

东大寺

东大寺

作为源于中国佛教华严宗的大本山,有1200多年历史的东大寺曾是鉴真大师到达奈良的第一站。在修建唐招提寺前,他一直在东大寺讲经布道。站在东大寺的院中,大师当年的神采与气度仿佛就在眼前。正面的大殿,虽然规模只有原来的2/3,却仍是世界现存最大的古代木构建筑。唐式木结构骨架,敦实美观。双重檐顶式飞檐,造型精巧活泼,坚实却不沉重,飞跃却不轻浮,奠定了全殿的恢弘雍容之气。

而真正体现大唐壮丽的是大佛殿里供奉的卢舍那佛。当年敬仰唐文化的日本圣武天皇听闻唐武则天女皇在洛阳建有卢舍那大佛,心生羡慕,于是立志要仿造一个。俗称“奈良大佛”的卢舍那佛高16多米,总重380吨,共用熟铜40多万公斤,金39公斤,水银22O公斤建造而成,是世界最大的青铜佛像。这个发动全国力量,耗巨资,历时7年在唐玄宗统治时期兴建的大佛深受唐代美术作品的影响,气势雄浑、极具神韵,匠心独运、金色生辉。背后的864个小佛,个个雕刻技艺高超,如闪闪亮亮的星星捧出卢舍那佛这个清朗的明月。在古老的幽幽木香中,在笃笃的木鱼声里,超凡脱俗的卢舍那佛散发出千古不灭的银辉,光照奈良,光照日本,光照世界。

东大寺

东大寺

虽然东大寺也因为天灾人祸,很多木质建筑几乎全部被毁坏,这让它的唐风唐韵“略失文采”,但它周围妩媚的景色却让它的唐风唐韵更秀美儒雅。比颐和园大3倍的奈良公园不仅囊括了东大寺和它旁边的若草山,也包括兴福寺和春日大社(Kasuga-taisha shrine)。在奈良公园,堂塔、草坪、湖水、小山、鹿群悠游的风情形成了“大佛与绿和鹿”的经典场景,那是与自然完美调和的天然园林。这份旖旎,也许是当年鉴真大师禅坐时的妙手点化吧。

在神佛习合时期曾跟兴福寺融为一体并被兴福寺掌控的春日大社,也是奈良的世界文化遗产。屹立在春日山原始森林之中的它黄昏时跟京都晨光中的清水寺有一样的氛围,一样的清雅,也跟箱根神社一样在满满的负氧离子中悠悠散发着清香,与古木、石灯、小鹿构成了一幅神话般的画卷。那画卷,就如《古今和歌集》中赞咏的那样,“青青春日野,娘子至此摘若菜,挥振白妙袖,不辞千里路遥远,探春摘得暖意归。”

奈良公园

春日大社

春日大社

春日大社

春日大社

迈入春日大社的红色鸟居,也就迈进了神域。跟箱根神社相同,青灯古刹的参道两侧是古树参天的杉树及白桦树,但跟箱根神社不同的是,春日大社的两旁排列着数不清爬满青苔的石灯笼,这些石灯笼同京都伏见稻荷大社一样,由信徒奉纳,用于照明和驱邪。与京都北野天满宫的守护神是牛,伏见稻荷大社的守护神是狐狸不一样,春日大社的守护神是鹿。1000多头蹦蹦跳跳、温顺乖巧的小鹿遍布春日山,在布满青苔的古道石碑林中穿梭,是陆游笔下“有时掬米引驯鹿,到处入林引野花”的意境。

明治初期因颁布神佛分离令才跟兴福寺分离的春日大社也跟兴福寺一样,有千年的历史。因坐落在原始森林中,因与来自大唐的佛光有着不解之缘,春日大社不自觉笼罩着神圣的神秘色彩,千百年来,朱红柱子、白墙以及由天然扁柏制成的屋顶见证着永恒。并立的4个社殿组成的本殿,围绕本殿的朱红色回廊与春日山麓的绿色丛林及屋檐下垂下的灯笼一起构成了一幅情趣盎然的风景画。黄昏的阳光从林间洒到这幅风景画上,也洒到蜿蜒的阶梯上,让这幅古老风景画更尊贵,更幽深,那场景是日本动漫大师宫崎骏的世界。

春日大社

春日大社

春日大社

春日大社

春日大社

春日大社

春日大社虽然不是我们第一次看见的日本神社,却是我们第一次看见神社与佛寺共存千年的神社。春日大社和兴福寺就像车的双轮、鸟的两翼,神社负责生,而佛寺接纳死。信仰与世俗是不是就是白天与夜晚的轮回呢?在尘封厚重历史的奈良,在佛光普照的奈良,我们为了寻觅大唐的身影,为了聆听大唐的歌声,把8处世界遗产全部看遍。千年的似水流年,宛若弹指一挥间。望穿年华的深处,恰似夕阳里的点点残红。时间的变迁,会冲淡盛唐的繁华,却冲不淡盛唐在奈良洒下的清辉。那清辉,让你清浅入眸,无语嫣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是啊,中国人的打卡景点。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满眼都是同胞啊,占领日本的趋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