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万里路看世界

忠实记录所行所见所闻所感。
正文

牛坟

(2017-05-05 16:34:37) 下一个

牛坟的故事,说来话长。
那是十好几年前,我还在美国打黑工的事啦!当时,我在一家叫做“莲香”的中餐馆找到一份端盘碗的差事,英文叫做“Bus boy", 就是说这种工就像开公车吧!厨房餐桌,餐桌厨房,就好像开公共车似的,终点起点,起点终点一样。”莲香“的老板是咱大陆来的,河南人,老板娘是台湾人。餐馆工作的除去我和大厨,全都是老板家人。其中洗碗打杂的,就是老板的亲弟弟,因为我老家也是河南,跟老板的县紧挨着,加上又是才从中国来美,且岁数也相当,(他五十几,我四十几)的缘故吧。自然地,我和老板的弟弟就特投机,因为我总共只在老家生活过二十天,他就像补课似的,给我介绍老家,总有话说。所以,有一天他找到我,说要去我那里避难,你说我咋办?能拒绝吗?不能不是吗?!
你也许会问:他干嘛要避难呢?
且听俺慢慢道来。他哥也就是老板,为了帮他留在美国,给他相了门亲!这也是咱华人要想留在美国的捷径,他哥就是这样留下来的。这就是我经常看到的那位广东老太太,等他下班就开个车来接他。他是愿意的一开始,为了合法留在美国,拿到身份,然后,让河南乡下的一子一女来美上学,女的年纪大就大呗!有人要你就不错了不是吗?!可他后来和这女的相处长了,觉得不妥。为嘛?这女的,据他说,性欲超旺,夜夜要有床第之欢!他的身体是不错,北方人嘛!一米八几,牛高马大,但也是五十好几的人啦!"我还要不要活啦!"这是一,其二呢!他有个心结解不开啊!他跟我说,在离开家乡的时候,他曾经领导过的民间”小百花艺术团“的成员们,那是依依不舍,送了又送,殷切希望溢于言表啊!"好嘛!我这以后回去省亲,十里八乡的都跑来看,看看咱董事长给咱带回啥啦?门一打开,嚯嚯嚯!咋带回来一老娘啊?!兄弟!咱也还要个脸不是吗?!"我就这样收容了他。这当中,他给我讲了许多文革旧事,其中一桩就是牛坟。

话说文革期间的河南郑州农村有哥俩,弟弟把别人家抛弃的初生牛犊弄回来养,也是天可怜见,非但没死,反而一天天茁壮成长,长势喜人,而且就跟家人似的,那弟弟去哪他跟着上哪,寸步不离,关系好的来人见人羡啊!这哥俩穷呗!当哥的想娶亲,可又没钱,三十好几啦!日思夜想难熬啊!有一天就去央求弟弟,要他把那牛卖了,换钱去讨媳妇!当然,不说你也能猜到,弟弟一口回绝!他是我们家人,不是牛不能卖!这当哥的脸一红,羞怯地走啦!可禁不住光棍滋味啊!不就是个牲口嘛!咋的就不能卖?你就不怕咱家断了香火?你就不怕左邻右舍指指点点?哥哥隔三岔五地就去游说弟弟。毕竟也是兄弟情深,长兄如父嘛!禁不住哥哥不断的劝说,也看不下哥哥想女人的可怜样。最后,弟弟就答应了卖牛。那牛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又是给当作家里人来养的,自然是牛莫牛样喜人的紧!买主立马到,价钱没得说,弟弟只有一个要求:可以使不可以鞭打。弟弟把自己锁屋里,不忍告别。来人牵上牛,欢天喜地回啦!可这边钱还没数完呢,就听见呼哧呼哧的,那牛自个跑回来了,接下来,啃哧啃哧地买家也就追来了!得!咋的啦?半道上这家伙挣脱缰绳跑啦!得!大兄弟!您就麻烦送一趟吧!当哥的就亲自牵上牛出了村。一路之上倒也顺当,毕竟是二主人哦!弟弟没空的时候,也是哥哥伺候过的啊!说话间就到下了人家,关进了圈算是万事大吉。当哥的就忙着回了。一夜倒也无话,就是当弟弟的柴门紧锁,愣不知会伤心得啥样?见天一大早,嘿!啃哧啃哧地,那牛又跑回来啦!那弟弟呼啦破门而出,人和牛搂抱在一起,亲热的啥是的!慢着!你是咋又跑回来啦?正纳闷呢!买家带一帮人涌了进来!嗨嗨嗨!你家这牛性野,咱可养不起!一大早的,开门进去喂料,他呼啦一下就闯出圈门,眨巴眨巴眼就没影啦!得!大兄弟!牛自个回来啦,我那牛钱你还我?那当哥的脸挂不住了,上去就要牵牛,那牛也邪性了,拿出一副单挑的架势,埋下个脑袋,犄角相向啊!这哥子急眼啦!顺手就要抄家伙!慢着!一旁的弟弟发话啦。只见他过去对着那牛说开话:跟人去吧!我们也是没办法!要给哥哥娶嫂子啊!记住:我们不要你啦!你可别再跑回来!到时别怪我揍你!那牛,你别说,愣是听得懂啊!呜呜哼唧着就想讨好弟弟,那弟弟把手一挥,头也不回躲进屋去了。这下子,当哥的才牵起缰绳,众人吆喝着上了路。

"不好啦!兄弟!不好啦!“也不知过去了几个时辰,昏睡中的弟弟被他哥沙哑昏乱的叫声给惊醒。咋的啦?不得了啦!兄弟!那牛,那牛,”一头是汗又惊又慌的哥哥,已是上气不接下气噎住了!怎的啦?怎的啦?俺那牛怎的啦?“死啦!自杀啦!”话音未了,只见他个弟弟噌一下,撒脚就往外跑,可怜他哥哥,气还未喘匀呢,只得紧追着,还得负责解说。原来,自打弟弟向那牛做了分手告白,这家伙就像招了霜打似的,耷拉个脑袋,没了精气神,一开始哥几个还绷得紧紧的,提防这老小儿又玩甚麽花样。可一路走来见他老那个样,一副服输认命的样子,也就放松了下来,聊天的聊天,哼小曲的哼小曲,全然就没有料到这牛会自杀!“就打这,”他哥指着路边的深沟,惊魂未定地说。岂料,这边话音未了,只见他个弟,早已是泪如雨下,就往深沟里奔。据说,那牛愣是等到他家小主人来了,才咽的气,流出来的眼泪都带血啊!

那个弟弟哭的那叫一个惨啊!买牛的和他哥那叫一个感动!本来还惦着卖个牛肉甚麽的,看了这阵势也不敢多说一个字!卖牛肉?你们先将俺杀了得啦!咋办?为这义牛办了个丧事,竖起座牛坟。说话的,讲到后来,说得泪流满面,我也止不住流下泪来!

这真是:叹人间冷暖反不如牛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